第49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沈烁熙被贺茵这么一吼,愣了一下,随即笑开了。她不笑还好,一笑贺茵更是满脸涨红,她恼羞成怒的看着沈烁熙,“快出去,还让不让我换了?时间要到了。”这话虽然是吼着的,但那其中的情意与羞涩却让人心动极了。

    沈烁熙好笑的看着她,“这么久了还害羞?怕什么,这段时间我不知道看过多少遍,未来也不知道还要再看多少遍,何况你的脑袋也每天都在想着这事不是么?不然怎么我的随便一句话都能勾起你的联想?”

    贺茵是彻底崩溃了,她不知道今天的沈烁熙怎么了,怎么这么坏……字里行间都在不停地挑逗聊骚她。虽然平时也总是不正经的样子,但也没这么……大尺度。

    沈烁熙本就是逗逗贺茵的,看时间真的快要到了,她笑眯眯的说:“你换吧,我在外面等你。”她的心情很好,虽然没有骗贺茵穿上想要的白纱,但粉色就粉色吧,也符合她的气质,只要她开心,沈烁熙怎样都可以。

    贺茵一听她这话立马把沈烁熙推了出去,专心换礼服。换的时候她的心还跳的厉害,不知道是为沈烁熙刚才揶揄的情话还是其他什么……总之,内心非常的兴奋又不安。

    换好衣服,贺茵缓缓的走了出去,脸上还有一层未褪的瑰红。其实这种害羞的情绪一直让贺茵很苦恼,她可不像是沈烁熙放的那么开,这段时间晚上睡觉的时候虽然前面都很“激烈”,但保守的贺茵到后面都会穿好衣服再睡,不像是沈烁熙大咧咧的往哪儿一趟,浑身/不/着/寸/缕,夜晚贺茵无意的一模就会摸到滑不留手的身子,每次都吓她一跳。这还不算什么,要是不小心下手重了,把沈烁熙摸醒,那可有她好受的,沈烁熙那体力,一点都不像是学心理的,反而像是体育系毕业的优秀高材生……

    贺茵使劲摇了摇头,压抑着自己翻滚的脑袋,难不成真的让沈烁熙说中了?这一天是怎么了,都在想这些不着边际乱七八糟的事儿。

    沈烁熙看着贺茵,眼睛一亮。贺茵不愧曾经是娱乐圈里的大佬,她非常会选礼服,平日里她走的是性感聊骚路线,而这次答谢宴是隆重的,她特意选了淡粉色收腰长裙,群尾有些长,陪着她的容貌与气质走动之间带着一股贵族的气质。

    “怎么样?”贺茵看着沈烁熙问,其实从沈烁熙的表情中她已经得到了肯定的答案,但女人么,总想得到自己意中人亲口的赞扬。

    沈烁熙当然是一个知心爱人,她微微的笑,眼神炙热,“很美。”

    俩人相视一笑,沈烁熙牵着贺茵的手往外走。坐上车,贺茵看着她随口问:“签的什么大单子,会时间很长么?妈那边还让咱么回去。”

    沈烁熙有点心不在焉,她时不时的看着手机,应着:“恩恩,放心,时间不会很长。哎,那老太太又闹妖呢,这不爸从喜马拉雅登山团回来了,苦不堪言的,最近正跟她闹呢,她是想叫咱俩回家壮胆,别理她,自己做的事儿就得自己买单。”

    “你哦。”贺茵无奈的笑,她也算是服了这对冤家母女了,不知道是不是沈妈总是丑蛋丑蛋的叫的,沈烁熙对谁都温文尔雅,偏偏对亲妈不是那么回事,总是想逗一逗,闹一闹的。

    到了会场,一看这架势,乱哄哄的人群全是脑袋,数不清有多少人。贺茵有点迷糊的,“一个……答谢宴,怎么弄这么多人,哎,宋医生怎么也来了?她入伙了?”

    贺茵嘟囔着,沈烁熙笑了笑,“好了,你先在这坐会,我去应付一下,你想溜达就溜达,不想跟人说话,就自己待着就行。”

    贺茵早已习惯了沈烁熙的体贴,她点了点头,找一个角落里坐了下来,安心等待沈烁熙。以前她虽然总是经历如此的场合,但自从转到幕后之后,贺茵反而喜欢安安静静的。沈烁熙体恤她,每次都让贺茵随着自己的性子来,如此,她倒也舒坦自在。

    没一会,晒成了古铜色的宋医生就端着酒杯笑眯眯的走了过来,“好啊,美女。”

    正喝水的贺茵差点喷了,“宋医生?你怎么成这样了?”贺茵看着宋年年,真要怀疑她是不是晒伤了,怎么能这么黑?

    宋年年倒也不客气,一屁股坐她身边了,“嗨,帅不?我晒了整整一个月。”

    以前宋年年可是白的让人羡慕,那小脸恨不得一掐就流水,而现在都快赶上黑炭了。整个人跟原来的感觉一下子就不一样了,她的脸上有着一股玩世不恭的痞劲儿。

    贺茵虽然不知道她跟贺颖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也知道这一切肯定跟姐姐有关,内心对宋年年难得有些恻隐,她抿了抿唇。宋年年知道她想说什么,晃动着酒杯轻笑,“嗨,我早就看透了,我这人啊,就是没有烁熙那好命,前半辈子吃喝玩乐的没什么放在心上的,好不容易有一个心上人,却怎么也不肯看我一眼,都怪我以前坏事做的太多,我活该。”

    宋年年的情绪有些低沉,笑容也淡了下去,她琢磨着贺颖怎么说也算是贺茵的姐姐,得不到贺颖的安危,贺茵总会说几句什么吧。

    谁知道等了半天,就看见贺茵眨着眼问:“宋医生,你都做什么坏事了?”

    宋年年:………………

    宋年年刚刚颓败,笃冷又悄无声息的走了过来,这可惊着贺茵了。

    “你怎来了?难不成沈总业务渗透,把你从圈子里拉出来了?”贺茵已经不能用惊讶来形容自己的内心了,笃冷笑的还是那么天然,她摇摇头,“哪儿啊,我今晚是受邀嘉宾。”

    “嘉宾?”贺茵听得一头雾水,心底隐隐有些不安。沈烁熙在搞什么?一个答谢晚会弄了这么多大熟人过来,就算是业务渗透,这也太未免太透了吧?

    笃冷显然之前已经喝了不少了,她的脸红扑扑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贺茵,贺茵被看的浑身发憷。

    “冷冷,喝多了?喝多了就回家睡觉吧。”贺茵永远是那么直接简单,笃冷听了轻飘飘的笑,笑中有一丝无奈去凄凉,“茵茵,你是不是也以为我曾经喜欢过沈医生?”

    “不是么?”贺茵极快的回问,她的确是那么认为,而且还因为这个事儿跟沈烁熙闹过小别扭。

    笃冷轻轻的摇头,眼睛泪光闪闪,一眨不眨的盯着她。

    贺茵:………………

    为什么要用这种眼神看她?那一刻,她差点要把笃冷当做贺颖。

    笃冷又喝了一口酒,做出一副豁出去的样子,“你知道么?我刚进公司的时候,在楼下碰到一个女孩,她扎着清爽的马尾,穿着一身运动服,看样子是像刚运动完,没有化妆,清爽自然,当时她站在阳光下,我没有看清她的五官,但是她给人的感觉特别干净一点都不像是圈子里的人。”

    “哦。”贺茵心不在焉的应着,扎马尾的?不化妆的?她的公司还曾经有爱往太阳底下站那么俗的路人?

    笃冷已经沉浸在回忆之中,“当然我就被她经验了,你知道我这个人,就喜欢自然不做作的。许是在这个圈子里待久了,见到的人都是乌七八糟的,后来我惊喜的发现,她居然是我的大学同学。”

    贺茵的手一抖,猛的睁大眼睛,不会吧……

    笃冷的目光对上她的眸子,淡淡一笑:“茵茵,你不用觉得为难。你对我来说,只是一段可想不可追的回忆,是我心中美好的暗恋对象。”

    “你……烁熙……”贺茵舌头都不利落了,这是怎么了?她怎么就一下子变成了“暗恋杀手”?还有,她怎么不记得自己不化妆又愣是往太阳下站了?

    笃冷看着贺茵恍然如梦的样子,内心苦苦的,她这还真是实打实的暗恋呢,看她贺总这样子,是半点记忆都没有了。

    贺茵被笃冷这么咄咄逼人的看着,吞吐的说:“所以……那会贺颖来我这挖人,你留下,是因为……是因为这个?”

    笃冷摇了摇头,脸上的红褪去,“茵茵,我一向是个实在的人,但不得不说,那一次贺颖开出的条件很让人心动,心动到让我几乎看不到心中那美丽的暗恋。”

    贺茵:………………

    此时此刻,贺茵真的很想上前一脚踹飞笃冷!

    笃冷淡淡的笑了,“这个世上,可怜的人不只是我一个。贺颖她从公司挖人,不过也是做给贺邢看的。”

    “你是说?”贺颖盯着笃冷看,笃冷点头,看向她:“贺颖不仅没有把我挖走,甚至临走前还嘱咐我,好好帮助你。”

    此时此刻,贺茵的内心已经不能用震惊来形容了。笃冷静静的离开了,但贺茵的心却无法平定。这么多年了,原来自始至终都有一个人守护着她,无论何时何地,都默默的帮着她,即使是误会,即使是痛恨,贺颖也从未改变过。

    贺茵正想的出神,周围的灯光忽然变暗,原本的舞曲也变了调子,变得轻松愉悦起来,人群却开始阵阵骚动。贺茵起身,正要去找沈烁熙,沈烁熙却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走到了她的身边。而沈烁熙的打扮着实让贺茵吃了一惊。

    沈烁熙穿了一身白色的西装,整个人显得笔挺帅气,没了平日里的柔弱,整个人多了一份英气。她站在贺茵身边,微笑的伸出手,“不知道有没有荣幸,请美女舞一曲。”

    贺茵虽然有点迷糊,但还是把手交了上去。

    紧接着,周围的音乐开始变得熟悉,那是贺茵工作室创作的音乐,她一下子就听出来了,贺茵有些紧张,她使劲的盯着沈烁熙看,想要看出些什么,沈烁熙却始终淡淡的笑,舞的最后,她在她耳边轻语:“我曾经的小公主长大了,我再也不放心让你就这么把美展现在别人面前,现在,我要独占你。”

    说完这话,音乐突然停止,周围的欢呼声开始走向高/潮,贺颖呆呆的看着沈烁熙,看着她单膝跪地,不知道从哪儿捣鼓出一枚闪闪发亮的戒指。

    直到这一刻,贺茵才明白是怎么回事,而副舞台开始缓缓升起,沈烁熙的母亲,贺颖,萧宝贝……所有贺茵生命中重要的亲人朋友一一出现。

    这一刻,她已经哭成了泪人,沈烁熙同样含着泪,仰头望着她,深情的说:“从见你那一刻起,就再也没有忘记你。这些年,我努力着,拼搏着,现如今终于可以牵着你的手走在阳光下。你愿意么?”

    说到“你愿意么”的时候,沈烁熙的眼泪也流下了下,贺茵再也控制不住心中的情绪,她蹲下身子,抱着沈烁熙用力地点头。

    人群又开始欢呼,不少人的脸上都有了泪痕,看台上,宋年年挑眉看着满脸是泪的贺颖,“你这自虐的坏女人,明明心疼的不行,就为了贺茵能开心,非要来么?不会自私些么?”

    贺颖目不转睛的看着贺茵,泪眼婆娑间,她仿佛看见了小时候那个小小的缩在她怀里的身影。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当沈烁熙缓缓说出这话时,贺颖重重的呼了一口气,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从今天起,她的爱人,她的妹妹,她的寄托,终于再也不属于她了。

    人群还在欢呼……

    沈烁熙已经拥住了贺茵,俩人都是泪流满面却紧紧的抱在一起,到最后,在众人的注视下,沈烁熙为贺茵戴上了那枚珍藏已久的戒指,在阳光下,亲吻她爱的女人。

    ——————

    全文完。

    叶涩2016年8月1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舌尖上的催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叶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叶涩并收藏舌尖上的催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