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嫁女记 > 第6章 二小姐阮安檀

第6章 二小姐阮安檀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阮安檀是赵氏的嫡长女,外祖母顺国公老夫人庄氏心疼自己的小女儿赵氏嫁得不好,极是偏宠她,因此很小的时候便下了决心要把阮安檀娶回顺国公府,不安哪个孙子。

    但国公夫人也知道赵氏的性子因为宠爱太过,有点养歪了,外孙女如果教养不好,要嫁回来,不说儿媳妇有意见,就是老国公爷那里也有点说不过去,便在外孙女的教养上很是花了些功夫。除了亲自过目外孙女们的教养先生外,更是不时把阮安檀接去国公府,带在身边亲自教养。

    所以忠毅侯府一众小姐中,属阮安檀教养最好,颇有勋贵家大家闺秀的风范,性子沉稳有礼,进退有度,做事也极为妥帖。

    安槿去找阮安檀,便是要把这事交给阮安檀处理的意思。便当是给她练练手吧,安槿心想。将来阮安檀,想必后宅中的事情不少。

    其实这事也只能找阮安檀,阮安檀差不多早已管了二房两年家,现在母亲的嫁妆产业很多也是阮安檀在打理,府内各种关系,阮安檀最是清楚,而且内外都有人手,办事方便。

    安槿到达随风居的时候,阮安檀的大丫环柳意正在外屋,听说安槿过了来,赶忙上前迎进厅房,一边让人备茶,一边告诉安槿说二小姐正在小书房理事,又命人前去书房禀报。

    阮家几个姐妹虽然都有独自的小院落,却属阮安檀的院子最大,是个二进的院子,第一进是厅房偏厅耳房,后面一进才是住房和书房。所以每次过来还要通报等候,不像其它姐妹的院子,就是一小院,一旁主房也就四五间,厅房后面就是睡房,旁边则是书房或绣房。进了院子,丫环看见了,唤一声:“七小姐过来了。”里面就能听到了。

    阮安檀很快就从后面书房到了前厅,步子虽稳却加快了速度,面含笑意,显然见到妹妹过来也是极为高兴。

    安槿起身,给阮安檀施了一礼:“二姐姐,知道二姐姐忙着,还来打扰,还请二姐姐不要见怪。”

    阮安檀忙笑着扶起安槿,怜爱的拉起安槿的手,又忍不住揉揉妹妹的软发,笑道:“你又作怪,快坐下。怎么这个时候过了来?”见安槿额上有薄薄的细汗,便拿起绣着淡粉花纹的帕子给安槿擦了擦额角两鬓,再转头吩咐旁边的丫头,“去小厨房拿些消暑的酸梅汤,给七小姐盛些。再把玫瑰缠丝糕,蜂胶枣泥糕,酥皮千层饼都备些来。”都是安槿喜欢吃的。

    安槿乐呵呵道:“要吃陈嫂子亲手做的。”阮安檀有自己的小厨房,陈嫂子是外祖母送给阮安檀的,听说还是从南方寻来的,除了会做各种养生药膳外,还会很多南方特有的甜品点心,很是合安槿的口味。有时候安槿还会过来讨教一二。

    陈嫂子笑眯了眼,她极喜爱安槿。陈嫂子逢家变,亲人俱失,背井离乡,被主家收留,送到了京城国公府赵家。一开始的时候她连官话都不会说,和人交流都是连蒙带猜,生活孤寂可想而知。后来她又被赵家送给了阮家二小姐,几次转辗,很是流离。却不曾想在这里遇上了阮家七小姐,小姑娘眼睛大大,水漾明眸,笑起来却像弯起的月牙,一次吃了她做的糕点,竟是常常过来寻她,请教些糕点做法,有些点子竟是说不出的好。还学着和她说白话,时间久了,竟也说得似模似样,有时候她听了,竟是觉得惊讶,虽然七小姐白话有些发音有点怪,但说得软软糯糯的,竟似足了南方一些世家小姐说白话的语气。她暗想,果然大家小姐就是大家小姐,即使七小姐不曾和南方世家学习,只自己学学,竟也是南方世家小姐的神韵。

    这却是陈嫂子弄错了,其实安槿的白话比陈嫂子的强多了,那是她曾经说了十几年的语言,虽然现时白话和前世有些差别,但却差不离。她只不过借了陈嫂子,让人知道她怎么会了白话而已。每次能和陈嫂子说上两句,她心里都止不住的酸软怅惘,仿佛这样才能感觉到她曾经有过另一世的人生一样。

    安槿并不急着进入正题,和阮安檀聊了一下日常,探讨了一下宫廷美白配方,再满足的喝了酸梅汤,吃了各色甜糕,才道:“上次在母亲房里听说姐姐这里有一副张僧繇的画,妹妹很是想看一看,姐姐你知道我最近在尝试新的画法,张僧繇的画却只见过摹本,从没见过真迹。”这却是舅家二表哥也就是阮安檀的未婚夫偶然得了,知道阮安檀喜欢,以外祖母的名义送了来的。

    阮安檀的脸微微红了红,她虽比同龄人成熟稳重,却也还是一个待嫁少女。不过阮安檀毕竟是阮安檀,她起身笑道:“你这个促狭鬼,快跟我过来吧。”便携着安槿的手,带着她去了内院,她的小书房。

    进了书房,阮安檀让人奉了茶,便摈退了服侍的丫环们,自己亲自拿出画,小心铺开,安槿早已伸长脖子盯着。过来有事商量是真,但看画却也是真的。张僧繇的画在前世早已绝迹,现在能看到真迹,她怎么可能不兴奋。

    展开的是一幅贵族仕女游园图,女子身着绛纱复裙,高髻乌发,面目微丰,唇红眸亮,身边秋叶澄澄相印,说不出的慵懒高雅。你再看向她的眼睛,她也便似在回望你,仿若对你微微调笑着,让你心跳都漏了那么半拍,竟仿若幻境。

    “七妹妹。”阮安檀唤道。

    “嗯?”安槿这才从画中醒神过来,摇了摇头,道,“真是神笔。”

    阮安檀笑,瞅着安槿一副恋恋不舍的模样,道:“一会儿我让人拿盒子给你装上,你带回去临摹。我前几日去探闵先生,听说你在学仕女图,这对你必是有用的。”安槿高兴的抱着阮安檀的胳膊蹭了蹭,这个姐姐,真是不小气咧。

    阮安檀不理安槿的撒娇,小心收起画,放好,这才慢慢走回到椅子旁坐下,看着安槿道,“说吧,这样神神秘秘的,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要和姐姐说。”自己这里好东西多了去,平时也不见安槿巴巴的跑了来,而且,通常姐妹们互访,也都是事先约好,不会这么突然说要来就来的。

    安槿眨眨眼,弯眼笑道:“果然什么都瞒不过二姐姐。”也退到一旁的榻上坐下,端着几上茶杯喝了口茶,才继续道,“是这样的,二姐姐,你必也听说了,前两日,五姐姐又去找浣珠表姐玩,听说她看到浣珠表姐难过,还陪表姐坐了半宿。我知道五姐姐向来和浣珠表姐好,以前浣珠表姐喜欢苏绣,四姐姐绣得最好,五姐姐还把四姐姐送她的海棠秋思绣屏都送了给浣珠表姐,那个可是四姐姐为了五姐姐的生辰,花了好多个晚上熬夜绣成的。”这是安槿早就知道的,因为那副海棠秋思图安槿也很是喜欢,只是不舍阮安梅熬夜便没出声,却不想阮安桐就那样送给了刘浣珠。安槿那时倒没有多想,只觉得阮安桐是个没心肺的傻子,自己必不会送她什么好东西。

    见阮安檀不出声,又道:“可是母亲说,浣珠表姐身份已不同往日。前两日刚传来消息,大堂嫂已有了两个月身孕,却因了浣珠表姐之事,有些不好。大堂嫂平日待我们也好,五姐姐和浣珠表姐这样好,岂不是要伤了大堂嫂的心?万一大堂嫂有什么事,真是大罪过了。我是做妹妹的,实不知该如何劝阻五姐姐,只能告诉二姐姐,让二姐姐看如何是好。”

    阮安檀其实当然知道五妹妹阮安桐去找刘浣珠的事情,并已经敲打过阮安桐的管事嬷嬷,但却没想到其中还涉及了四妹妹阮安梅。她又想起刘家舅太太就曾有一次笑容颇为怪异的赞四妹妹的绣工好,当时只以为她是讨好赵氏,现在想来却不知跟七妹妹刚才说的事情有什么联系。

    这事得好好查查。

    安槿见阮安檀皱眉思索,便知她已经起了疑心。想必这事阮安檀一定会出手料理了,想到此,安槿便轻松的起身告辞,仿若之前说的只是小姑娘一时担忧,告诉了长姐,有人担当,心思也便立即转开了。

    安槿的确觉得是无事一身轻啊,她临走时还不忘提醒阮安檀一定要记得把仕女图送过来。阮安檀听了,也不禁把心思放了放,笑了起来,敲了一下安槿的脑袋,宠溺的骂了下,还不忘让陈嫂子给安槿装了盒点心带回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嫁女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糯米姑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糯米姑娘并收藏嫁女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