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嫁女记 > 第8章 赵承奕

第8章 赵承奕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萧烨在溪潭边怒火冲天,不知如何发泄,眼角余光瞥到潭里一只小乌龟伸着脑袋像是看笑话似的看着自己,便忍不住拿起刚刚阮安槿砸他的石头,就向小乌龟掷去,小乌龟瞬间被打翻,滚落潭底。

    小乌龟四脚朝天,滚落大石的滑稽模样取悦了他,让他怒火慢慢消失,逐渐冷静下来。哼,他气什么,阮安槿的账他自有时间慢慢和他算。

    他眼睛扫了一圈四周,看到一边大石头上一个小小的包裹,里面有散落的颜料炭笔,旁边地上还有个小画板,他不知为何就捡起了画板,上面夹着厚厚一叠画纸,随手翻了翻,上面应该是阮安槿日常所画的一些景色速写,每张寥寥几笔就画出各种景色的不同神韵,或生机勃发,或萧瑟苍凉,或幽雅静美。突然他的手顿住了,眼睛盯住了画纸,只见画纸上画的均是一个女子的面容速写,或正面,或侧颜,均披着席肩的黑发不带一点饰品。女子与阮安槿面貌有五六分相似,但看起来去至少有十几岁,而且明明画纸清晰,却又让人觉得面目模糊,有一种说不出的怪异感。

    他不再思索,收起画板和石头上的小包裹,拿着就一跃上树,很快就消失在了山林中。

    且说安槿进了槐林,就没命的往院子方向跑,谁知道那个神经病会不会追上来,再怎么折腾自己,说不定在这树林里毁尸灭迹也不一定。这个别院里怎么会有个变态少年在,她可不记得自家亲戚中有这么个人,初次见她就把她往水里摁,简直就是个不可理喻的死变态。

    雪青就这样提着个天青色的锦垫站在院子门外,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家小姐浑身湿透,像被恶鬼赶似的一阵风从院子后面的小角门卷进了院子。

    碧螺看见她的七小姐突然*的进了房来,又惊又吓,差点落下泪来。忙把安槿推进屏风后,让她除了湿衣服,拿了干毛巾给她擦拭,又对着屏风外跟着追回来的雪青,道:“快,快去吩咐小厨房烧点热水。这要是着凉了,可怎生是好。”说着,到底忍不住,眼圈都红了。

    安槿也顾不上安慰碧螺,擦干了身子头发,给自己裹上被子,还是觉得身上寒意直冒,等雪青急匆匆提了热水过来,泡了个热水澡,才感觉好点。但先前担惊受怕又体力透支,泡完澡便感觉一阵阵乏意。她也顾不上和碧螺雪青交代,便上床沉沉睡着了。

    安槿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许久之后,她睁开眼睛看看床帐顶,突然想到母亲还要带自己去拜见外祖母,却不知现在是什么情况,急忙唤道:“碧螺。”声音涩痛嘶哑。

    “小姐,你醒了。”一个声音高兴的喊道,却不是碧螺,而是雪青,“小姐,你有没有什么不舒服?你整整睡了一个多时辰了,大家都急坏了,二夫人刚才离开。”

    安槿皱眉,娘刚离开?那她岂不是发现自己落水的事情了?她喉咙有点不舒服,刚想唤雪青给自己斟杯水,一个身穿碧青色间条罗裙的女子已经递了一杯水给雪青,然后又低身将安槿扶了起来。安槿抬眼看她,才发现是母亲的一等大丫环如意。

    如意扶了安槿坐起身,这才又伸手从雪青手里拿过水杯,轻声道:“七小姐,有什么迟点再问吧,先喝点热水润润喉。”说着,便端着水杯示意安槿就着她的手喝水。

    安槿囧,她至于这么虚弱吗?忙伸出手,自己拿起杯子就赶紧喝了。然后将空杯子递给如意,冲她问道:“什么时辰了?母亲呢?外祖母大舅母二舅母来了没?”也不待她回答,又问雪青道,“将我的衣裳拿来,服侍我起身,碧螺呢?”

    “回小姐,碧螺姐姐在给您煎药呢。”雪青先答道。

    煎药?安槿皱眉。如意见状忙用轻缓的声音道:“七小姐,现在差不多未时末了。先前您睡了,碧螺担心您的身体,禀报了二夫人,请了大夫给您瞧了下。大夫说要喝几幅药才能驱走身体里的寒气,以免以后身体有隐患。”又答先前安槿问的问题,“老夫人二舅太太带着几位少爷小姐们已经在一个时辰前就到了山庄,二夫人找大夫看过了七小姐,没有什么大碍才刚不久去了给老夫人请安,估摸着现在正在用餐。老夫人刚刚还派人送了一些饭菜给七小姐,七小姐若是饿了,奴婢这就去给小姐热点白粥,先暖暖胃,再吃药。”

    安槿一边听一边已经让雪青服侍着起了身。刚好碧螺煎好了药进来,安槿看碧螺红红的眼睛,安抚的笑道:“让你们担心了。碧螺,你去帮我把那套月芽白配粉紫襦裙拿来,我换了就去给外祖母请安。”

    说着接过如意手上的白粥吃了小半碗,又喝了几口汤药,再不肯喝。由着碧螺拿了衣服穿上,重新梳好卯发,在两边小髻上分别簪上两串粉紫绢花与珍珠相间的小箅子,胸前戴上珍珠白玉红宝串成的缨络,这才出了屋子。

    安槿刚带着丫环出了院门,就看见院子外十几米处背对她们站了一个十一二岁的白衣少年,安槿看那笔直的背影忍不住牙抽了抽。

    听见院子响动,少年转过头来,虽然安槿已经算是看习惯了,还是不得不承认这少年实在生得好看,面如冠玉,唇红齿白,只是微眯的丹凤眼略带了一丝不符年龄的凌厉。他目光略带着迷惘但却又似很专注的看向了安槿。安槿连忙眦牙扮了个笑脸,向少年的方向走了几步,距离五六步远的时候,屈膝行李道:“给六表哥请安。”

    这个少年便是顺国公府六少爷赵承奕。是二房夫人庄氏的第三子。庄氏和国公府二老爷是姑表兄妹,感情甚好,二老爷未纳妾,只庄氏生三子一女,只是庄氏的前两子都幼年便夭亡,唯余现年十一岁的幼子赵承奕以及十五岁的女儿赵敏媛。所以说赵承奕是庄氏的眼珠子也不为过。

    赵承奕径直走到安槿面前停下,似乎还思考了一下,然后伸手就直接牵了安槿的手,温和道:“槿儿,听说你不小心落水了,我过来看看你。走吧。”

    蛇精病。安槿心里简直在咆哮。

    对的,这个赵承奕就是个蛇精病。还是她穿的这个世界男人都是神经病?安槿在这里接触的雄性生物很有限,可是看看她身边的这些,她老爹,她大堂哥,那个刘家表少爷,还有这位六表哥,都是神人啊。哦,今天还遇上了个极品变态。

    她刚穿来时,这位六表哥还算正常,就是个脾气有点大有点自以为是的小正太美少年,看在脸的分上她觉得可以忍。可是一年半前,这位六表哥就突然开始抽风了,看人阴恻恻的,蛇精病间歇性发作,前一刻各种柔情似水各种呵护,下一刻突然变脸用那种又凶狠又阴冷的目光不知道在看啥,有时候还扮孤寂无聊的落寞样,看得她寒毛都竖起来了。她私下总结,可能是多重性人格分裂症。这在这里,好像没得治吧。

    就这对她还算好的,这位大哥看她五姐阮安桐那才叫可怕。

    本来听说他跟阮安桐同岁,从小青梅竹马长大,感情还很不错。以前她还听阮安桐甜腻腻的叫“奕哥哥,奕哥哥。”结果就是一年半前某天阮安桐在别院里找他撒娇,他直接就掐着阮安桐的脖子差点把她掐死。吓得二舅母庄氏和赵氏魂都飞了。

    从此阮安桐见了他就跟见了鬼一样。他眼神一扫阮安桐,就能把阮安桐吓得半死。

    安槿那时不知道他有蛇精病,还以为是他忍受不了阮安桐的纠缠,故意装的,还认为他拒绝女生追求的招数不错呢。

    “在想什么?”赵承奕低头问一直魂游四海没出声的安槿,又顺手摸了摸她的软发,心底一片柔软。

    “没,没什么。”安槿僵硬了一下,又来了,这人通常目无表情的时候还好,太过温情很容易突然蛇精病发作,换第三重人格上。

    感觉到安槿的僵硬,赵承奕心里一阵刺痛。他不知道怎么会这样。他一直以为自己和安槿是青梅竹马,两情相悦的,安槿最是依恋自己的。可是那天他醒过来,却发现安槿虽然表面上对他亲切有礼,但实际极为防备,那些他以为的依恋爱慕从她的眼里根本看不出一丝一毫。

    每当看到安槿看自己的那种眼神,他耳边就想过那个声音:“你以为她喜欢的是你?你最了解她的性格,虽看起来柔顺,内心却最是坚持,如果她喜欢的是你,又怎么会…….”

    赵承奕努力克制住自己,才能不做点什么发泄出来。他想,她还小,他总能慢慢改变她的,这一次,他一定会把所有事情掌握在自己可控范围内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嫁女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糯米姑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糯米姑娘并收藏嫁女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