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嫁女记 > 第35章 谈话

第35章 谈话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阮安柟微一愣,然后摇头笑道:“越发精怪了。”说完却依了妹妹,命丫环们退下,碧螺和雪青不用吩咐,便也跟着退下了。

    阮安柟才笑着对安槿道:“鬼丫头,现在可以说了吧?”

    安槿看着阮安柟脸上带着些亲昵的恬淡笑容,心里有些不忍,阮安柟的气质的确是变了许多的,留心的话,就会发现她整个人都沉静了不少。安槿有点怕自己会伤害她,或问到什么不该问的。可是在这个时代,一点小事便可以毁掉一个女子的一生,尤其是阮安柟在宫中,更得步步小心,她的贴身玉佩竟可以从宫中流到自己手里,想也不是什么好事。

    安槿终究什么也没说,直接将装玉佩的锦盒推到了阮安柟的面前。

    阮安柟愣了愣,迟疑的打开了锦盒,一看到那块玉佩,脸色刷的就白了,她站起身,不可置信的看着那块玉佩,伸手拿起,又摸了摸,其实就算不摸,她也一眼认出那是自己的碧玉佩,还有自己亲手打的青色梅花络。她拿着玉佩,突然又似想到什么,厌恶的将它扔回了锦盒。

    安槿一直在注意她的神色和动作,见此,轻唤道:“三姐姐?”

    阮安柟抬眼看安槿,目光有些审视,有些困惑,也有些怀疑。但安槿就睁着眼睛,神色不变的任她看着,最后反而是阮安柟收回了目光,坐回到椅子上,也没看安槿,慢慢摩挲着太师椅上的雕花,许久才问道:“这块玉佩,你是从哪里得到的?”

    对面是对自己素来爱护的姐姐,安槿没有丝毫试探或掩瞒的念头,直接道:“是岭南王世子萧烨托人送给我的。”

    阮安柟皱眉,抬眼问道:“萧世子,她和你很熟吗?怎么会拿了我的玉佩送给你?”

    安槿心中叹息,这个姐姐实在是关心自己的,这个时刻,没有急迫的想知道玉佩怎么到了萧烨手里,听了自己的话,第一反应竟是问萧烨与自己的关系,为什么要送她的玉佩给自己。

    安槿想了会,不用装而是真有点疑惑答道:“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上次在外祖家,我出了疹子,萧世子特意带了医师帮我诊治,后来还让医师随我来了阮府帮我调理身体。萧世子说两年前是因为他我才跌落山坡,昏睡了很久,所以很是愧疚。三姐姐知道,我醒来后很多事情都记不清了,到底怎么回事,我已经完全不记得了。”又抬头希冀的问阮安柟,“三姐姐会不会知道些什么,能告诉我吗?”

    阮安柟看小妹妹困惑的小脸,想起两年前妹妹去清源山白云寺礼佛时,不慎从山上摔下,一直昏迷了差不多一个半月,当时全家人都吓坏了,虽然后来醒来,人却有些痴痴傻傻,什么也不记得了,更是瘦的跟纸片人似的,心底不禁一片柔软怜惜,道:“你这么一说,我却也记起来了,你原本就识得萧世子的,当时你跟着萧世子和赵家承奕表弟在后山放风筝,拾风筝时不慎从山上滚了下来,却是不关他的事的。”

    事实上,当时萧世子和承奕表弟在山坡下面,山坡上和安槿在一起的是阮安桐,虽然大家都知道应该跟阮安桐无关,但安槿昏迷那段期间,大家心里还是不免有些迁怒阮安桐,最后赵氏还因为无暇照顾她,直接将她送到了老太太那里,想到这里,阮安柟心底又叹了口气。

    安槿听了,觉得这中间必然还有什么事,要不然萧神经为啥一见到自己就把自己往水里摁?不过想必阮安柟也是一定不知道的了。

    “原来是这样,这玉佩就是萧世子托那个医师送给我的。可是三姐姐,你的玉佩,为什么会到了萧世子那里?”安槿略带了些小心的问道。

    想起小妹妹安槿和萧世子的渊源,阮安柟倒是大概明白了为什么这块玉佩会到了妹妹的手里。

    萧世子在上次二皇子为难自己的时候,就曾出手帮过自己,那次相帮要不就是看在太妃娘娘的份上,要不就是看在和自己妹妹曾经的那一点渊源上。这块玉佩应该是萧世子之后用什么方法从二皇子那里拿来的了吧,没有给自己,是因为自己已经是待嫁年龄,他必是不想让自己产生什么想法,引来什么麻烦,所以就直接给了年幼的妹妹。

    看来这位萧世子远不是表面那么简单的,她心底一黯,那座宫里,有谁是表面那么简单的?自己开始时不就是没有深想,抹不开面子,吃了好几次亏?

    阮安柟心思几转,将缘由想了个明白,见妹妹问起,想到这个玉佩的转辗,原本还想说自己不小心把玉佩掉了,可能被萧世子捡到了,又曾在妹妹身上见到过看起来一样的,所以就送来了给妹妹。

    可是看着妹妹晶莹剔透却不掩关心的眼神,想到太妃娘娘说要接妹妹进宫亲自教养,就觉得也许自己不该瞒她,将来五公主,或者其他公主皇子们,妹妹都需要打交道,多留些心眼总是好的。

    于是虽然觉得不堪,阮安柟还是将事情原原本本的跟安槿说了,不单于此,她还挑拣着将自己与其他宫妃公主们的一些交往简单说了下,只盼着安槿将来在宫中能多长个心眼,少吃点亏。

    好在安槿已经受过一段时间的特训,迅速的就将阮安柟东一锤子西一锤子讲的跟闵先生填鸭式的灌输的东西联系起来。

    其实后宫妃嫔们倒是对阮安柟颇为客气,因为她们谁都知道赵太妃娘娘在皇帝陛下心中的特殊地位,但也正因为此,年轻的宫妃对阮安柟也颇为防备,说话往往更是一句话里面含了几层意思。

    皇后娘娘和二皇子的生母德妃对阮安柟都颇为亲热,皇后娘娘多次在三皇子妃赵敏仪入宫的时候招了阮安柟一起说话。赵敏仪是她们的大表姐,都是外祖母亲自费心教养大的,气度性子和阮安檀颇为相像,未出嫁时待她们姐妹就不错,所以阮安柟对她也很亲近,后来三皇子妃更是常带着小郡主姜璱过来太妃娘娘处和她一道说话。

    七皇子的生母宸妃娘娘却对阮安柟颇为客气疏离,七皇子是宫中唯一未大婚的适婚年龄的皇子。想必宸妃娘娘觉得自己做皇子正妃身份不够,怕她赖上七皇子吧。如果太妃娘娘真跟皇帝陛下提起,陛下看着太妃娘娘的情分,未必会不肯,毕竟这么多年,太妃娘娘少有跟陛下提过什么请求。想到此,阮安柟心中一片苦涩。

    安槿听到阮安柟多次说到三皇子妃,皇后娘娘还有小郡主姜璱时,心里咯噔一下,她最近的课可不是白上的。还有五公主为何突然跟自己的三姐爆三皇子的黑历史?她可不觉得这就是小姑娘无端的炫耀之举,看她行事,可不只是表面的蛮横而已。

    离中秋还有半个月,阮爹阮二老爷在看望了孕妻住了一晚后,第二天又匆匆回了书院,安槿连话都没怎么跟阮爹搭上,更无暇问及书院之事。好在阮爹说中秋会休沐三天,届时就会一直在家了。

    安槿要进宫的消息虽然没有人特意宣扬,但府里也没有特意瞒着,所以有心人该知道的还是都知道了。这其中,赵承奕自然是非常有心的有心人。

    赵承奕一直留心着安槿身边的消息,虽然他未能完全收服安槿的贴身丫环,赵老夫人上次送安槿的小丫环红衣却是自己的人,而且红衣和雪青的关系颇好,所以安槿有什么动静他一直都很清楚。

    只不过安槿尚年幼,他记得很清楚萧烨和安槿早年并没有太多交集,不然以萧烨的性子,最后被赐为萧烨侧妃的也不可能是阮安桐,所以他虽心有防备,却还没有提升到警戒的程度。

    赵承奕当然知道安槿入宫的缘由,他听说了皇庄的事情,一个人关在房间里沉默了很久。他记忆中的小表妹是不会说出那样的话,做出那样的事情的。

    可是他却不能不否认,记忆中美丽柔婉的安槿早已渐渐模糊,他一个人在绝望荒芜的世界里生活了太久,久到安槿只是变成一个残留的影像一个执念。他再见到幼时的安槿,才又慢慢唤回记忆,唤回自己还在跳动的心,所以他不在乎那其中的变化,也根本不愿意去想其中的变化。

    赵承奕去见了自己的祖母。

    赵老夫人正在听外院管事报事,见到赵承奕到来,似乎并不惊讶,只是示意他站到一旁,让管事继续说话。

    管事见此,也没顾忌,继续报告着外面铺子和庄子的一些事,赵家虽然主要是世子夫人掌中匮,外面产业也都是家族子弟管着,但老太太还是定期会听一听外院管事的报告。

    赵承奕一直等了半个多时辰,才听完了管事的报告和与赵老夫人的讨论,讨论完了,赵老夫人命管事退下,见他跟赵承奕行了一礼,躬身出去了良久,才饮了一口茶,问赵承奕,道:“怎么?有事找祖母?”

    赵承奕没吭声,走到厅中跪下,才道:“求祖母成全孙儿。”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嫁女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糯米姑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糯米姑娘并收藏嫁女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