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进击的宠妃 > 59058 何苦相忘

59058 何苦相忘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天唐锦绣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听得斐安茹这声打着颤音呼唤,斐老夫人身子明显一抖。她走了几步,不过腿脚发酸发软,整个人有些往前冲险些要摔倒。斐夫人吓得连忙搀紧了她,眼神却是不断地往斐安茹身上扫。

    这会儿都是四月底了,斐安茹身上去还裹着厚披风,满院子春意盎然。却把斐安茹脸色衬得加苍白,斐夫人眼眶也跟着红了。

    刑姑姑连忙张罗人伺候着这祖孙三人进了屋子,带着其他宫人都退下了,只留她们屋子里说话。

    当屋子门被关上后,斐夫人搀扶着斐老夫人坐到了主位上。

    “跪下!”老者刚坐稳,便冷声喝了一句。

    斐安茹不敢忤逆,连忙跪了下来。膝盖接触到冰冷地面,让她不由得畏缩了一下。经过三日休养,她虽然能站稳了,却因为没有药材调理,离开床时间长久了,她就会浑身冒冷汗,眼前视线也变得有些模糊。

    “说说你错哪儿了?”斐老夫人并没有兜圈子,她看着斐安茹面无血色模样,也知道她撑不了多久。不过教育还是所难免。

    “孙女不该一时想不开就自缢,后还没死成,让皇上派人把您和母亲唤过来,丢了斐家脸!”斐安茹轻轻挺直了脊背,她低垂着眼睑,声音虽是不高,不过语调却毫无闪躲。

    斐老夫人盯着她仔细看了看,低声道:“确,你若是这回死了,还算一了百了。偏偏没死成,就得好好地活着。你是斐家女,生死荣辱都牵连着斐家,这回死不成也没有下回了!”

    老者声音听起来十分严肃,她肃着一张脸,语气虽然极为严厉,但是瞧着斐安茹不停抖动身体,眉头紧紧蹙起,脸上闪过几分疼惜神色。

    “你去扶她起来吧!”斐老夫人轻叹了一口气,冲着斐夫人使了个眼色。

    斐安茹抓住斐夫人递过来手,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膝盖却是一软,险些再次摔了回去。

    “茹儿。”斐夫人瞧着她这副弱不禁风模样,鼻子加酸涩难耐,不由得伸出另一只手轻轻搂了她一下。

    斐安茹坐到了一旁椅子上,依然还抑制不住地发抖。斐老夫人再次叹了一口气,脸上露出几分无奈神色。

    “茹儿,当初你爹以林枫前途威胁,让你入宫时候,我便不大同意。不过既然此刻你已然进宫,再如何懊悔都于事无补。这回我会和你娘求皇上,让你留宫中。皇上对斐家如何,你心里头是清楚。你如此落了皇家面子,斐家也不可能再送进别姑娘来了。成败就只能寄托于你一人身上!”斐老夫人口气明显软了些,语重心长地说道。

    斐安茹还没侍寝,就上吊自缢了。这大秦后宫中,还是头一遭,绝无仅有。这要是传出去,不仅是落了皇上面子,整个皇家也都为此受到非议。

    “祖母,皇上已然同意我回府了,难道就不能平静地回去么?非要我留这里,跟这些人成天争抢着不知所谓宠爱?何况皇上根本就不可能再宠爱于我,只是这深宫里守活寡?”斐安茹再次听到有人提起那个人名字,顿时心就跟着颤了一下。

    她原先淡然神情再也绷不住了,脸上忽然浮现出极其悲伤神色。语气里带着十足恳求,眼眶早就红了,伸长了手臂似乎要拉住斐老夫人衣袖。

    只是斐老夫人却猛然地站了起来,跨了一大步走到她跟前,扬起手就甩了一个巴掌到她脸上。

    “啪!”清脆而响亮声音,室内回响。

    被打斐安茹还有一旁斐夫人,都被惊到了。斐老夫人一向自持身份,从来没有拉下脸来打过人,这回却是亲自动手扇了斐安茹。

    “深宫里守活寡这话你也敢说!这一趟你父亲本来是不让我和你母亲来,准备把你接回家随便指个人嫁了,那林枫前途你父亲也准备毁了一了百了。免得你个大姑娘家丢人现眼,整日想着私奔之事!平日里教你那些规矩,是不是都被狗给吃了!”斐老夫人抬起食指,颤抖地指着斐安茹脸,气急败坏地喝骂道。

    平日里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淡然态度,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显然是被这个从小养身边嫡长孙女给气到了,她不是不通情理之人,可是斐安茹当初被她爹一吓唬,乖乖地来了后宫。既然已经认准了这条路,就该走下去。哪有反悔之理?

    “祖母,父亲真这么说!”斐安茹脸上露出一副难以置信表情,毕竟她是嫡长女,得父亲疼爱也是多年,从来没想过会有这样被放弃一日。

    斐老夫人冷笑了一下,斐夫人搀扶下,又慢慢地坐回了椅子上。

    “你当初总督府时候,要是这般寻死腻活,或许你爹还可能松口。现如今你到了后宫倒是本事了,你既然撕破了脸皮,不顾皇上是否会迁怒到总督府了,你爹还何苦顾着你!”斐老夫人显然也是变得激动了几分,话音刚落,便猛烈地咳嗽了起来。

    斐夫人连忙抬手轻拍着老夫人后背,她好几次想张口说话,无奈却不知从何说起。一边是她婆母,一边是她骨肉。哪一边都是有苦说不出,哪一边又都是倔脾气。可怜她夹中间,只有沉默份儿。

    斐安茹心底一慌,也不知为何,心里头就涌出了无限委屈。许久未曾长辈面前失态她,竟是“吧嗒吧嗒”地落起泪来。她毕竟才刚及笄,十五岁少女,再是心机深沉,也依然天真稚嫩。

    家中,父亲就是天,她被吓唬了,自然只有慌乱无助,从了他意思进入后宫。若不是有了沈妩那样大羞辱,之后再是猛地激将了一回,她也不会有自杀勇气。

    斐老夫人见她服了软,心里头也不好受,长叹了一口气。暗自摇了摇头,总认为她教出来孙女,聪慧有加,能看透世间凉薄。原来也会被情所困,被未知恐惧所吓倒。

    “茹儿,这个世间,容易便是破罐子破摔。对于一个人来说,她容易杀死便是她自己。你瞧,你已经体会到了,这样容易事儿。”斐老夫人语气再次缓和了下来,她边说边站起身,借着斐夫人搀扶,慢慢地走到了斐安茹身边,抬起手摸上了她脖颈。

    斐安茹脖子上还有一条十分清晰印记,那是三尺白绫所留下痕迹。斐老夫人和斐夫人根本不敢把目光往上面扫,越深刻印记,就证明斐安茹当时求死决心有多大。她们险些就失去了这个守礼懂事儿茹儿。

    “只有活着,你才能体会到这世间艰辛。特别是这后宫,你要学会是保护好自己同时,杀死别人。祖母知道你虽面冷,不过终究是个心善孩子。我们斐家也不求闻达于诸侯,你只需你大力量替皇上守好贵势力。至于林枫,好孩子,忘了他吧!无论他以后荣耀显贵,还是战死沙场,亦或是娶了旁人,都再与你无关!”斐老夫人颤颤巍巍地蹲□,轻轻扬起头看着斐安茹,像是一种安慰。

    斐安茹听到后一句话时候,忽然低下头,双手捧着脸,嚎啕大哭。

    斐家曾经给皇上一个安乐窝,皇上登基后也给了斐家无上荣耀。现皇上和斐家都急需一个共同联系,来继续维护彼此之间利益。那个联系,便是斐安茹。

    不要她得宠,只要她人活着,安稳地享受皇上日后给予她高位。偶尔替贵这边挡下刀剑,就足够了。可惜,却得用她爱情和所有美好年华来维护。

    斐安茹殷切哭声,像是一把破空长剑,让人心里一惊,紧接着发凉。刑姑姑带着几个宫女站门外,少女悲切哭声一清二楚地传到了耳朵里。却没有人说话,这后宫中,每日都有女子哭泣,或妥协或失利。她,也不过刚开始罢了。

    直到斐安茹声音沙哑,再也哭不出来时候,她才停了下来。

    斐老夫人和斐夫人没再多说一句废话,只叮嘱她好好休息,亲自扶着她上了床,捻好被角。这才相互搀扶着出了储秀宫,因为她们知道,这一回斐安茹不会让人失望。

    龙乾宫里,皇上也早就等着这二位夫人。三人外殿之中,说了两柱香时间,斐老夫人和斐夫人便告辞了。

    待李怀恩将二人送出宫后,回来时候,便瞧见皇上撑着下巴,暗自失神。

    “皇上,两位夫人已经出宫了。奴才是看着她们马车走,斐大人派了不少侍卫护送,安全得很!”李怀恩轻轻行了一礼,将声音也压得低些,似乎是怕吓到皇上一般。

    齐钰紧锁眉头轻轻舒展开了,慢慢地点了点头,脸上神色淡淡,瞧不出喜怒。

    “李怀恩,有朝一日,大秦后宫宫规必定要改写!多少好女子,就葬送这里!”男人忽然开了口,声音压得很低,透着几分冷意。

    语气里带着漫不经心,仿佛只是他随口一说般。不过李怀恩却从中听出了几分杀气,君无戏言!

    作者有话要说:不好意思,今天家里来人了,很晚才写,但是二还是有!

    废话不多说,我下去码字了撒~有事儿请留言,拍砖不接受,傲娇脸!╭╮@@##$l&&~*_*~&&l$##@@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进击的宠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盛世清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盛世清歌并收藏进击的宠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