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夏梦狂诗曲II > 第九乐章II

第九乐章II

作者:君子以泽(天籁纸鸢)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雪鹰领主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不朽凡人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直到下午,裴诗才明白夏承司为什么要说那番话。

    因为,她错过了早上的一条新闻。她在报纸上看见了一个消息:“盛夏集团女高管彦玲宿醉后死于车祸,最后一通电话拨给夏承司未得回应”。看见“彦玲”两个字和车祸现场照片,裴诗捂住嘴,很久都没能从惊讶中回过神来。

    虽然她曾经亲眼目睹过父亲的死,但那时候她年纪还小,连悲伤的感觉都不能体会太多。那种丧父之痛,是随着年龄增加才逐渐加深的。这一回,是她第一次明显感觉到,死神之手竟离自己的生活这么近——不久前还在平安夜碰面的彦玲,竟然死了。

    她花了很长时间才消化了这个事实,然后察觉到这条新闻后半句话的诡异。为什么记者要强调“最后一通电话拨给夏承司”?一定是因为彦玲之前和夏承司传出了酒后乱性的桃色新闻。而那条桃色新闻,又是与她拒绝求爱扔钻戒这件事是挂钩的。那个晚上她刻意用这么激烈的方式拒绝他,都是之前计划好的,可彦玲的事却与她无关——这个事实她知道,夏承司却不知道。所以,夏承司早上会表现得如此愤怒,肯定是因为他认为这条新闻也是她故意炒出来的。在一个短小的瞬间,她几乎想要立刻掏出手机打电话给他,告诉他彦玲这些新闻与自己无关,但沉静下来想了一会儿,又觉得这个想法真是有点自欺欺人。

    讨好夏承司,不应该是她现在应该费尽心思去做的事。

    她放下手中的报纸,又看了看电视上暂停的dVd影片。影片刚好定格在antonis仰着下巴一脸挑衅的画面上。这是十年前的一场跨年音乐会,场所是所在城市最大的音乐厅。接下来即将播放的,是他把琴弓丢在被他摔碎的百万名琴旁边,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下台去。当时adonis就已经以脾气孤僻著名了,但在这个摔琴事件生之前,他还没有被人挂上“暴躁怪才”的称号。奇特的是,这件事虽然引起了轩然大波,adonis的粗鲁无礼也为他招来了大量的反对者,但是这次演出被古典音乐界称作是“音乐会中的断臂维纳斯”——小提琴家没有表演到最后,却是十年难得一见的精彩演出。而他糟蹋掉了这场音乐会,只是因为一个让人费解的理由——他的演奏通常有两场华彩段,在上半场即将结束时,他即兴演奏了最喜欢的曲子,这时候有一个观众的手机铃声响了。

    不止这一场表演,adonis从小到大的表演裴诗都研究过。adonis和夏娜一样,都是属于外表非常抢眼的小提琴家。他白色的头、时刻抱着那只慵懒又微微欠揍的猫,甚至比夏娜要更抢眼得多。但是,裴诗知道他的水平在哪里。她最拿手的帕格尼尼,他六岁时就在维也纳巡演中表演过——这个视频最初在youtube上广为流传时,没有人能忘记他的模样:他脸上的嘟嘟肉在1/2小提琴上打着滚,眼中却露出仇恨社会的冷酷。西方网友们为此又开始指责着亚洲父母不人道,虐待孩子。

    他看上去像个偶像,经常被人指责只会耍大牌炒作,但懂音乐的人都知道,他的成功,绝非偶然。他是那种真正被逼着练琴到哭、有着过硬的基本功却又天赋异禀的小提琴家。 夏娜和他比起来,就是幼儿园玩跷跷板的水平。击败夏娜,只需要比她炒作得狠就够了。对裴诗而言,这并不算什么挑战。但挑战adonis……她有时甚至不知道,adonis和父亲,到底谁更厉害。

    她长吁一口气,快步朝窗台走去,在这过程中也把沙上的小提琴拖了过去,然后架在了脖子上,试拉了几个音。干燥的秋冬真是好季节,蒸掉了琴木里的水分,让琴的声音听上去带着一点点回音般的沙哑,却又清脆嘹亮得让人心颤。在这琴声最美的时节里,一定要多练习。

    在她的沉默与小提琴的啼鸣中,又有好几天就这样过去了。太专注于艺术的结果,就是生活的其它部分都会乱得一塌糊涂。她有好几次都忘了吃饭,还是裴曲从酒店里带回来给她的。同时,她也没有太关注外界的新闻,以至于得知夏娜宣布停止音乐会的巡回演出,又对售空的专辑不再补货,她也只当夏娜是畏惧而逃了。

    裴诗没有太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夏娜的哥哥却有。

    大雪连续下了许多天。28日下午,夏娜请了几个闺蜜到家里玩,在后院里摆了一张大桌子,用旧式唱片机放着小提琴乐,让大家在那里赏雪景、听音乐、喝下午茶。法国的糕点师把点心端上来以后,大家都聊得很开心,一个家里做宝石的千金小姐说:“看着这雪总觉得很有过年气氛,我突然很想吃妈妈做的鸡蛋面。娜娜,你家厨师会不会**蛋面啊?”

    “这……会中餐的厨师今天休息。”夏娜看了一眼透明玻璃门后的厨房与白衣厨师,一脸嫌弃地摆摆手,“你别闹了,下午茶吃什么鸡蛋面。”

    “那你做给我吃啊。”大小姐不依不挠地说道。

    “我的手可是要拉小提琴的,谁会去碰柴米油盐。”

    “哈哈,我看你是不会做吧。”

    夏娜面露尴尬,冷笑一声:“哈,说得好像你会做一样。”

    “好了,你们别争了。”韩悦悦站起来,“只是鸡蛋面,很简单的啊。我去做就好了。你们还有谁想吃?”另外三个女孩也举起手来。韩悦悦伸出大拇指:“ok,你们等等我。”

    韩悦悦刚进入厨房没多久,夏娜的一个闺蜜就低声惊呼起来:“哇,夏娜,你怎么没告诉过我们你哥在家里?”

    “啊?我哥在?哪个哥?”

    夏娜顺着她的视线看去,正巧看见夹着一本书下楼的夏承司。他穿着V领深蓝毛衣,露出里面的浅蓝衬衫,身材挺拔,冷淡的气息被脚上的深蓝棉拖鞋褪去不少。一看到他,她这几日的消沉似乎也变好了一些。正站起来想跟他打招呼,他却径直走过来,低声说:“娜娜,你来一下。”

    在一群闺蜜羡慕的目光下,她跟着夏承司去了厨房的玻璃门前。他的神情有些严肃:“你怎么把巡演停了?专辑也不打算卖了?”

    一听到这个话题头都大了,她长叹一声:“别问了,反正和裴诗的比赛我已经输了。卖多少、办不办巡演都不重要啊。”

    “娜娜,你的前程与其他人没有关系。”

    她眼中有一闪而过的怒气,但想了想,又讥笑起来:“哥,我知道你对裴诗有意思,但你应该也知道,如果拼卖力练琴和厚脸皮,我是拼不过她的。当初你让我和她竞争的时候,不是应该已经猜到这个结果了吗?到现在,不知道有多少人都在等着看我的笑话。你是很了解我的,与其输得一败涂地,我宁可现在就放弃。”说完这句话,她转身回到了桌子旁,和其它女孩吃糕点去了。

    庭院里大雪如飘絮,如同朦胧的精灵长出了多对白翼。冰雪脱下了天空的衣裳,把它披在大地的肩膀。白色也是消逝的颜色,它战胜了人生的风暴,留下了死亡的沉默。彦玲车祸的照片里,就是一片白色里留下了红与黑的印记。然而,不过几天,所有的一切都又一次被纯白覆盖。

    夏承司随眼看了一下玻璃窗后面的厨房,隐约看见有几个身影在里面忙碌。忽然想起裴诗刚当他助理时,曾经在他不是太大的家里忙里忙外,被他命令着去做饭给他吃。他不是没有看出她就快要炸毛了,但与她同处一室,如果他不做点坏事,恐怕真正的“坏事”就要生了。

    当时看着她在厨房里的背影,他曾经设想过他们之间的很多种可能。哪怕他知道,她就是一个冰冷的堡垒,永远不会对别人露出自内心的笑容。只是他没想到,她比他想得要冷漠太多了。

    这时,彦玲死去前一天说的话又一次在耳边回响:“裴诗是个孤儿,她根本不会理解家庭的温暖。”

    大雪模糊了时光,让记忆踉跄着随之飘落。他静默地站在雪地前,看着口中的雾气萦绕向上。在这片漫漫白雪中,他听见身后玻璃敲响的声音。他转过头去,先是看见起雾的玻璃上用手写出的“hi”,后面加了一个大大的笑脸符号。然后,他看见这几个字后出现了一个女孩子灿烂的笑脸。他还没回应,那女孩已经指了指喝下午茶的地方,然后端着自己做好的鸡蛋面,朝她们的方向快步走去。

    很快,他听见那些女孩惊呼道:“哇,悦悦,你太厉害了!好香!”

    “只是鸡蛋面而已,没有这么夸张啦……”韩悦悦有些不好意思地捧住脸,然后转过头朝夏承司挥挥手,“夏哥哥,你要不要也吃一点?”

    ——————————我是喜闻乐见的准备被读者用闪电劈死的分割线——————————

    俺很多书都有个特点里,就是主角未必永远就是主角……

    ……我记得有不少读者说,夏承司值得更好的女孩……额,我想说的是,你们真的猜到剧情了!

    今日祝福:看文冒泡,24小时内有更新哦!看文不冒泡,72小时内有更新哟=3=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夏梦狂诗曲II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君子以泽(天籁纸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君子以泽(天籁纸鸢)并收藏夏梦狂诗曲II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