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夏梦狂诗曲II > 第十一乐章II

第十一乐章II

作者:君子以泽(天籁纸鸢)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雪鹰领主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不朽凡人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Jamie的个性果然和他的外表一样,是一个不大引人注目却相当可爱的男孩。裴诗并不擅长与陌生人展开话题,他却可以在这么嘈杂的环境中和她兴致勃勃地聊上二十分钟,中间并不冷场。他简直就像一个缩小版的森川光,从可以把《梨俱吠陀》《纯粹理性批判》《冷事实》等八竿子打不着边的东西和古典乐聊到一起。裴诗很欣赏博学的人,当他提到有一些冷门的小提琴cd收藏,她就直接找他要了联系方式。很显然Jamie在这圈子里并不是万人迷的类型,所以看见他们互相留电话,旁边的男生全部都来了兴致,全都围过来煽风点火,说什么“我们Jamie还是处男哦”这类奇怪的话。

    裴诗觉得有点扫兴,但是也察觉到这里不是可以聊天的地方,于是跟Jamie说以后有机会再聊,今天先玩游戏。说完这一句,她随意拨了一下头,抬头时刚好看见和别人聊天的夏承司正看着自己。她不自然地别开视线,接过男生们递过来的骰子,和Tina、另外一个女生一队,与Jamie还有另外两个男生玩大话。Tina是夜场老手,第一轮还没到裴诗,就放倒了对面三个男生。第二轮她又干掉一个人,才总算摆阵下来。然后到裴诗,她虽然玩得不多,但因为逻辑和反应都很不错,所以也打败了两个男生。许多轮下来,女生就喝了两次酒,其中一个男生在又一次输给裴诗以后,终于甘拜下风:“今天女汉子太多,哥哥先出去醒醒酒。”

    “别走呀,你走了我们怎么办?三打二?”

    Tina正想拦住那个男生,突然一阵淡淡的香气将裴诗环绕。夏承司坐在裴诗身侧,长长的手指抓住那些骰子,把它们丢到筒里:“我来。”

    “啊,好啊!”Tina用力鼓掌,“诗诗加油,打败他!你就可以出去跟人说你打败地产巨头了!”

    裴诗有些迟疑:“你不是不能喝太多酒么?”

    “你这么确定自己会赢?”夏承司笑容冷淡,摇骰子的样子看上去目中无人极了。

    看见他这样,她气不打一处来:“输了可别哭。”她把骰子在筒里摇了几下,像藏军事机密一样看着骰子结果,有三个三,一个二,一个六,然后开始认真算自己的点数。不知道为什么,不过是跟他这个玩个游戏,她却紧张得不得了,生怕自己输了。

    夏承司却只是微微侧头,打开一条缝,瞥了一眼,就把手指放在筒上面,等她叫骰。

    裴诗想了想,说:“三个三。”

    “四个三。”

    回答这么快……裴诗挣扎了一下,说:“五个三。”

    夏承司喝了一口苏打水,伸出手指,比了一下“六”,又比了一下“三”。

    她觉得这不大可能,但看夏承司的表情真是太笃定了,她纠结了很久,还是选择了去开他的骰子。四个三。一个五。夏承司放下苏打水,接过身后男生递过来的小半杯香槟,再递给裴诗。

    裴诗郁闷地坐回去,轮到Tina和夏承司玩。她原本想到是夏承司手气好才会输,但没想到下一回还是自己和夏承司玩。Tina抱着裴诗的胳膊,不依不饶地摇来摇去:“居然一打三,太不给力了,诗诗,你要给我们女人长脸啊!”

    “好。”裴诗顿时觉得身负重任,动力十足地猛摇骰子,看了结果以后气势十足地说道,“两个三!”

    “两个四。”

    看他看都没看骰子就答得这么快,她又看看自己的点数,里面只有一个四,然后不确定地说:“三个四……”夏承司直接把香槟朝她的方向推了一下。

    “诗诗啊!”Tina一口干了香槟,又冲上去,“我来!”

    …………

    ……

    不知道玩了几轮,Tina和另外那个女生已经彻底醉了,她们摇摇摆摆地一起朝洗手间走去,说回来再战。裴诗也有点晕了,但夏承司只喝了一次酒却让她觉得特别不甘心。她誓,只要再赢他一次,她就立刻收手。绝对不让自己结束在失败上。

    “和我单挑?”夏承司难得脸上露出笑意,朝她的方向挪了一些,摇了摇骰子,又只是随意瞥了一眼,就在她耳边低声说,“三个五。”

    这个男人真不负他各种的头衔,不管摇到什么总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看见他这样自信,她觉得自己好像又要被骗了,可是他即便不骗自己,也是这种态度。她看了看自己的点数,咬着牙关说:“四,四个五。”

    “确定?”他的声音充满蛊惑,眼睛就像深不见底的潭水。

    她本来有些犹豫,但因为实在把握不了他的心理和规矩,干脆直接去开他的筒。果然又输了。这回她不等他把酒递过来,自己先拿着杯子一饮而尽。

    一定要再赢一次。

    抱着这样的信念的结果就是,当她真的赢了他以后,她已经比Tina她们还醉了。她只记得自己欢呼着推了夏承司一下,然后绕回到Tina身边和她们聊天。之后的记忆就变得很模糊了,她只能想起一些零碎的片段。还记得自己醉得太厉害,话也变得比平时多了,

    “诗诗你知道吗,记得以前大学的时候,大家最喜欢讨论的事就是party上谁吃谁的醋了,谁看上谁了,又跟谁回家了。那时候想起来真傻,但也很怀念啊。”

    “怀念和在party上和不是男友的人回家的日子?Tina,王尔德说过一句话,想要变年轻,只要重新去做年轻时做的蠢事就好了。真这么怀念,喏,今晚随便挑一个带走……小心挑到个有老婆的,哈哈。”

    …………

    ……

    “裴诗,你走错了,回来。”

    “什么,五错了?我摇的是六啊。”

    “你醉了,我送你回去。”

    “六也不对?那你说是几,别想再骗我了。”

    “你别回去了,现在包房里没人,大家都走了。”

    “大家都摇了五?那有几个人啊……我算算……五,六……不行,我算不清楚了,我头好晕……”

    “你去哪里?那是男厕所!裴诗,给我过来!”

    “我不去!”

    “上车。”

    “不!啊,痛,你放开我,不要碰我,不要碰……唔,唔……放……让吃你的口水,恶心死了……不行了,我要开窗子呼吸一下,我要吐了……”

    裴诗意识到这不是正在生的事。因为清晨的阳光已经照入在了她的眼皮上。只是睁不开眼睛。可是,到底是梦还是之前生的事,好像很难分辨。记得自己被塞到车后座,之后带着香气的舌尖进入了她满是酒气的口中……想到这里,裴诗整个人的脸都青了。后来,后来生了什么……

    “放我下来。我自己知道走。”

    “我没醉……你脱我的衣服做什么?啊,你想淹死我……好冷,好难受……”

    “你、你、你趁人之危,别乱碰,放开我……”

    所有的情景都断裂成了碎片,让她有一种失去记忆般的痛苦。可是,当这些记忆全部凌乱在脑中跑过后,她只清晰地记得他的肌肤炙热如火,他在她耳边说了一句话:“已经很湿了。阿诗,我进来了。”

    “不,不要,你会后悔的。”

    “绝对不会。”

    “绝对会的。真的不可以。”

    “给我理由。”

    “我、我是处女,第一次绝对不能就这么随便就……你放开我,真的不行……”那是整个晚上酒醉后她头脑最清醒的时刻。她知道这件事绝对不能生,不然第二天一切都完蛋了。

    听见她这番话,男人在黑暗中沉默了很久,鼻息喷洒在她脸上,像是沉重的呼吸,又像是一声轻笑。然后他的双唇覆上她的,深深吻了下去,同时像捧婴儿一样温柔地抬起她的臀部,一边与她深吻、与她十指交握,一边坚定不移地把自己推了进去。当时的疼痛,让她的哭声从两人的唇间漏出。她用尽所有力气去握紧他的手。他像是能感受她的痛苦,也紧紧握住她的手。

    这是噩梦。

    这肯定是噩梦。

    裴诗猛地睁大眼,看着上方的天花板。她来过这里,这对她来说绝对不陌生。她想坐起来,但现自己正睡在一个人的胳膊上,有一只胳膊正从下往上,覆住了她的上半身。而身后靠着的身体,和自己的身体,都是j□j的。

    裴诗觉得自己有些缺氧了,她张开口,大口呼吸了几次,然后屏住呼吸转过身去。

    夏承司睡在她身后。

    他的睫毛长长的,高高的鼻梁和眉骨如同深谷上的山崖一般,令他半边脸都陷在松软的枕头里。她这一刻几乎要哭出声来,但所能做的事只有捂着胸口,让那里难以掩饰的疼痛消散。

    他睡得很沉,但隐约感到怀里的人有行动,于是在睡梦中微笑着凑过来,在她间吻了一下,然后把她抱得更紧了。这一抱,下身从内到外仿佛不属于自己的痛楚一下苏醒过来。记忆越来越清晰,她每一寸肌肤都被这个男人的手指和舌尖碰过了,连双腿间也……

    他居然做了那么猥琐的事……自己居然被他做了这么恶心的事。

    她觉得快要窒息了。这真的是噩梦。

    虽说前一个晚上她几乎都是在半断片儿的情况下度过,但醉酒前的事她可是记得清清楚楚:一开始见面的冷漠态度、他在玩大话时不怀好意的笑、之后故意赢她无数次最后还猛灌她酒……哪怕这时他睡着的样子很像个毫无防备的孩子,但她知道,他起来以后一定还会变成以前的样子,总是用不带感情的冷漠眼神审查她,说不定还会嘲笑她。想到这里,已经绝望得恨不得立刻从世界上消失。

    再度抬头时,她却正对上他凝视着自己的双眸。这一望就像是心脏受到了重击。前一夜在黑暗中,他也是用这样复杂又深情的眼神看着自己。她吓了一跳,收紧肩膀,恨不得钻到泥土里去。不行,不能哭闹,不然他就真的拿住自己的把柄了。可是这些事已经完全出了自己的承受范围。她涨红了脸挣脱他的怀抱,坐起来,夺过被子把身体裹住。他也跟着坐了起来,看见他上半身胸腹的肌肉,她尖叫一声,把枕头扔过去。他牢牢地接住枕头,把它丢到床头,好像完全不介意她那么害怕自己的**,从被子底下握住她的手:“阿诗,听到你昨天说的那些话,我真的很开心。”他抓起她的手,在她的手背上印下长长的一吻:“我们的关系终于更亲密了一些。”

    更亲密了一些?他把不该做的事都做光了!裴诗抽回自己的手,不可置信地看着他。看见她的反应,他竟然笑了出来——她从来没见他这样开心,而且这是弯着眼睛、自内心的阳光笑容,不是她做错事了以后他从鼻子里哼出来的那声冷笑。然后,他伸手把她搂到怀中,顺着她的额头一直吻到了眼睛、鼻尖,最后辗转在她的唇上。当他的嘴唇碰到自己的,裴诗的身体颤抖了一下。他像是能察觉到她没有安全感,用尽全身力气抱紧她,又顺着她的脸颊,一直亲吻着她的耳廓,声音无限缠绵:“我爱你。”

    这句话让裴诗感到天崩地裂。

    受不了了,第一次就这样随便被这个男人……没有婚姻、没有爱情、甚至连个恋爱关系都没有,他们就……他还在和韩悦悦恋爱。而这个时候,他的手居然还收回来,握住了她的……他把她当成什么了?

    终于忍无可忍了。羞愤的怒火把她的脖子都烧成了红色。

    “你混账!!”她在他胸口打了几下,眼泪夺眶而出,“你太恶心了!”

    他像是被人揍了一拳,完全懵了。

    “不要脸!你这是在报复!”她推开他,但还是不断在他胸前乱打,“太过分了!你这个睚眦必报的人!”

    “我没有。”

    “你就是在报复!因为我让你当众难堪,所以要让我受到这种羞辱,真低级!”

    夏承司目瞪口呆地听完她说的话,受伤的情绪还没来得及传达到眼中,脸色就已变得惨白:“和我上床,就让你这么难受?”

    “昨晚连醉成那样我都说了不要,你认为现在我会高兴?”大颗眼泪顺着下巴落下来,她把头埋在被子里,模糊不清地哭了起来,“我简直恨不得立刻去死!”

    “我……”他用手心按了一下额头,“是我理解错了?你不喜欢我?”

    “不喜欢。”和他对话的时间越长,前夜生的事就越无法从她脑中散去,她使劲摇头,“不喜欢,不喜欢!和其他女人搞不清楚就做这种事的人,这辈子也不会喜欢!”

    他怔怔地看着她,很久都说不出话,最后张了张口,像是一个穷途末路的人正在寻找最后的生机:“好,好。就算我误会了你说的话,但生在实际行动上的事,不可能有假。”

    “什么事?我又做了什么事让你误会了?”

    “你昨天晚上的三次。不,第一次我没进去就不算了,后面两次都是我在里面的时候……你是第一次,应该是只有疼的,可是你昨天晚上一直叫着我的名字,而且太热情了。所以如果真的很反感我,怎么也不可能……”

    话还没说完,脸上已经挨了她一个响亮的耳光!

    “龌龊!!”

    她抱着被子逃下床,拽着自己丢了满地的衣服,一路飞奔到浴室里。听见夏承司下床的声音,她转过头对他说:“你别来,我不想看到你。”他只能硬生生地坐回床上。

    国外的学校里都有上过性知识普及课,她对这方面的信息可以说是了如指掌。但她一直认定自己太注重精神生活,所以有一定的性冷淡。每当有女生躲在一起讨论自己最棒的经验时,她既不害羞,也没表现出太大的兴趣。可是,当这件事真正生以后,却现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

    洗澡的时候,她意识到有温热的液体从腿间流出。原本以为是月事来了,她低头一看,现那并不属于自己,整个脸色都变了。而且,身上总沾着他的味道,好像怎么洗都洗不干净。夏承司是人渣已毋庸置疑。但这一刻她更讨厌的是自己。因为她在浴室里待了四十多分钟,头一直很疼,但没有一秒钟脑中不会浮现他在床上的样子。会想到他的眼睛和身体,会想起他的声音,会想到他让自己弓起背的吻。而且就像得了病一样,心跳一直很乱。好像这件事就会占据自己全部生活了。这样不自爱的自己,真的很讨厌。

    待她穿好衣服走出浴室,夏承司已经衣冠楚楚地站在窗前,正在与别人通话,谈工作上的事。听见她的脚步声,他连再见都没说,就直接挂断了对方的电话,回过头来:“你肚子饿了么?我去帮你做早餐?”

    “不,我要回去了。”

    “我送你回去?”

    “不。”

    “我送你回去吧?我开车,会比较快。”

    夏承司说话,是出了名的习惯用命令口吻。这大概是他用疑问句最多的一天。看见他有些卑微的样子,她竟有些于心不忍,皱了皱眉说:“不准送我到家门口,在附近停。”

    “好,我马上去开车。你收拾好了就下来,我在车里等你。”

    不知是不是因为宿醉的缘故,好像这一天的所有东西看上去都与以往不同。看见他高高的身材消失在门外,她只觉得即便穿着衣服,自己也觉得像是被扒光了一样。其实这一刻她真的挺饿的,浑身都不舒服。而且,刚才洗澡的时候,她也想起了回来路上,自己与他的一段完整对话:

    “夏承司,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么……在伦敦,当时你还在打工。”

    “记得。怎么?”

    “如果那时候你追我就好了。”

    “……”

    “怎么了?不高兴么。我只是在想,那时候如果你追我,可能之后我就不用知道那么难过的事了……”

    “如果那时候我追你,你会答应么?”

    “可能还是会和上次一样,当众拒绝你,一点也不给你台阶下吧。但像你这样的人,稍微坚持一下,我说不定就动摇了……这样一来,我的第一个男朋友就会是你,你现在也不会有女朋友……”

    关上夏承司家门的那一瞬,她想,如果没有韩悦悦,自己大概会更希望赖在床上,让他这个颐指气使的大男人去下厨,端早餐到床边乖乖伺候她。然后,靠在他怀里稍微休息一下。或者一个早上,一整天。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夏梦狂诗曲II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君子以泽(天籁纸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君子以泽(天籁纸鸢)并收藏夏梦狂诗曲II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