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夏梦狂诗曲II > 第十二乐章II

第十二乐章II

作者:君子以泽(天籁纸鸢)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元尊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连绵的阴雨扰乱了城市本身的噪音。在接下来漫长的寂静中,裴诗听见了这座金属城市的心跳声。它与自己的心跳同步,掠夺了呼吸。这种感觉,大概就像一个在看守所待了数个月的罪人,终于听见了那声死刑判决。就仿佛是肢体都被打了麻醉后被无痛地解剖,心脏j□j裸地暴露在冰冷的空气里。她有太多的话想要说,但一句也说不出口。只是用手心按住电话,小心翼翼地把它挂断。

    听见电话那一头的忙音,夏承司却迟迟未将手中的电话放下。他转过身,看向落地窗外的世界。那是一个被雾霾包围的深灰世界,让人想起童话故事里那些阴森森的原始森林。只是,矗立在这片浓雾中的,不是歪来倒去的松树,而是如刀般笔直锋利的高楼。天空是一只会喷水的怪兽,用洪水浇灭了所有的明媚光线,好像下一刻就要把这座城市吞入口中。这是他一向不喜欢的天气。因为在这样的气候下,他总是觉得手中的一切都不在控制之中。他微微皱着眉,拨通了另外一个电话。

    “喂?”

    听见这个声音,他把目光从窗外挪到桌面的文件上,声线低沉:“娜娜,悦悦在么?”

    “夏哥哥,我就是悦悦啊,这是我的电话呀。”

    “哦。弄错了。”

    没错,他拨的是韩悦悦的电话,却把对方的声音听成了自己的夏娜。今天是太疲倦了么,怎么连亲妹的声音都没认出来。可没有办法。那一通电话过后,耳边一直在回响那个总是被压得很低的女性嗓音。到挂电话的时候,她的声音甚至有些沙哑,说的却是他不愿意再去回想的话。因此,除了这个声音,别人的声音听上去好像都是一样的。他用严厉的目光审视着文件上的数据,想要用更多的事情来干扰现在的思绪。最后,他终于说道:“悦悦,关于你说的事,我想过了。现在有个女朋友也挺好的。”

    电话那边的沉默持续了足足有五秒。然后,韩悦悦像个收到惊喜的小孩一样:“真的?真的?我、我真的可以和你在一起吗?”

    他被她的喜悦感染了,闭着眼睛,点了点头,也有些无力地笑了起来:“嗯。”

    “我是在做梦吗……”

    “抱歉,这件事我本来应该当面告诉你的。只是这几天时……”

    他还没说完,她已抢先道:“没关系,没关系!你有这份心就好了。我真的好开心。我本来以为自己会被拒绝的,没想到,真的没想到……”说到后面,韩悦悦没再继续说下去。夏承司不会知道,电话那一头的她正在富丽堂皇的美甲店里做指甲,接到这通电话以后,她抽回指甲油未干的手,擦去了眼角的泪水。

    这才是正常的女孩子吧。一件很小的事,就可以让她的情绪起伏巨大。她也很容易满足。作为一个男人,在与这样的女孩在一起,才更觉得自己是顶天立地的大男人。只是,有的人很容易就喜极而泣。有的人,却是不管经历了再多的伤心,也无法流下眼泪。

    地铁站的入口处积满了污水。泥泞的脚印遍及在地下迷宫的每一个角落,很快被清洁工推着仪器扫去,但很快又被踩上新的印记。在这样反反复复的场景中,裴诗收起伞,进入列车车门。广播里的女人宣告即将开车以后,两道自动门“砰”的一声,机械地撞在了一起。车在飞快地奔驰,车门玻璃上却留下了她的倒影。她看上去很劳累,但嘴角有一丝不明意味的笑容。这个笑容既像是在宣告自己的失败,又像是在炫耀自己用很短时间战胜疼痛。

    还有什么情况会比现在更糟糕呢?小提琴拉不下去。曲子写不出来。前途一片空白。无法战胜那个人。和一个不是男友的人上床了。被森川光讨厌。还有,意识到自己的动心。动心之后,还被对方拒绝了。

    原来,爱上一个人,就像是走在深渊的边缘。你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被伤害,什么时候会被摔到深不见底的黑暗中。好在她有金刚不坏之身,不管摔得如何粉身碎骨,都能够原地爬起来,继续不受影响地走下去——可是,不会死的人,是否就等于重来没有活过?

    一股不知是腐臭还是体臭的味道占据了四周的空气。裴诗坐在拥挤的人潮里,忍不住用手掩住了鼻子。旁边浑身泥水的中年男子横了她一眼,醉醺醺地说:“小姑娘,你嫌我臭是吧?”她没有回答,只是站了起来。那个中年男子却狠狠推了她一把:“你觉得你自己了不起是吧?你站在这里就觉得自己了不起了是吧?你了不起,你还在坐地铁?这么大的小女孩,连个男朋友都没有。这样下去,是没前途的啊。”

    裴诗差点被他推倒,所幸抓住了扶手才站稳。车厢里的其他乘客都对中年男子露出了鄙夷的眼神,但这是个广袤而冷漠的城市,没有人会把自己无故往火坑里推。她不愿与他浪费时间,直接钻入人群,挤到门口,但那中年男子还在继续叫嚣:“你那是什么态度?一脸瞧不起人的样子?实际上,你应该是会被男人玩弄的类型吧?哈哈哈哈。”

    刚好这时,列车在又一个站台上停下。裴诗原本就只是没目的地在外闲逛,这下更是毫不犹豫就下了车。地铁站里的空气并没有比车里好很多,但起码没了臭味。裴诗长吐一口气,看着告示牌上错综复杂的地铁地图。出来散心并没能让自己的心情变好一些,反倒变得更糟糕了。她终于选了一个目的地,换乘两次地铁,走过几条街,抵达了一个日式庭院。

    在地铁上她就打过电话给森川光,但响了许久都没人接。这下到了他家门口,她收好伞,又按了几次门铃,才有几个彪形大汉走出来往外扫了一圈。没过多久,裕太匆匆忙忙地赶出来,一脸吃惊地说:“诗诗,你居然来了?”

    “对。组长在吗?”

    “在的,在的,在他房间。你等等,我进去跟他说一声……”

    “他在忙?”

    “不,也不是很忙。”裕太抓抓脑袋,弯腰鞠躬着把她往里面引,态度相当反常,“你在大厅等等我,我去找他。”

    “既然如此,我跟你进去找他好了。”

    她无视了裕太的推拒,与他大步往森川光房间的方向走。她知道这样很不礼貌,尤其是对一向注重礼节的森川光而言。可是,今天真的是例外。不知道为什么,她不愿意再像上次那样等待大半天,她很急着要见他。而且离他家越近,这种迫切的心情就越明显。这段时间所有的事情加起来,已经快要变成一座巨大的石山,把她压到窒息了。原来她并不是没有知觉的死人,只是太多的痛苦加在一起,让她已经对这种感觉麻木了。她只想和他见面聊聊天,哪怕他不安慰她,只是笑着听她说也好。她想要向他道歉,得到他的谅解,这样她才会觉得自己不是四面楚歌,不会在下一刻倒下。

    抱着这种信念,她拉开了森川光房间的门。

    然而,眼前的画面却把她震住了——森川光穿着黑色的和服,正倚靠在榻榻米上。令一个穿着艳丽和服的女子坐在他面前,背对他,头后仰着靠在他的颈项间,衣领已经滑落到了手臂,露出半截白白嫩嫩的酥胸。他们面前放着一个小木桌,上面放了一张写了一半毛笔字的纸。他手里则拿着两支毛笔,一支蘸满了墨,一支蘸满樱桃汁,那只蘸有樱桃汁的笔就在她的胸部上方点点画画。他笑得文雅,却又有几分不怀好意。她红唇半张,口中断断续续出j□j,双颊通红,也不知是因为他的话,还是因为他的笔。

    “出去。”听见开门声,他连头也没抬,用日语淡淡说道,“我不是说了么,不要打扰。”

    他又和那女子视若无人地温存了一会儿,却没有听到关门声,然后漠然地抬起头:“没听到我说……”看见裴诗的那一刻,他也呆住了:“小诗。”

    “我不知道你在忙,打扰了。”裴诗鞠了个躬,转身就走。

    前院的石子路被一些高大的斑竹挡住了路。雨丝像是从云朵里挤出的透明墨水,为这些清香的植物写下了情书。斑竹抖动着身躯,就似被恋人宠着的女人一样,炫耀着自己的幸福。但透过这些美丽的景物,仰起头,裴诗却只能看见高远的、深灰色的天。巨大的孤独感被无限放大,甚至吞噬了所有其它的负面情绪:悲伤、失落、绝望、惆怅、痛苦。她的身体里,只有空荡荡的孤独。

    听见脚步声靠近,她原本想要冷静地告诉他“等你忙完了我再来找你”,但回头看见森川光担心的神情,心底忽然有一个声音告诉她:或许还是有人在意自己的。这种想法是这么冲动又不理性,可是眼眶却突然变热了:“等你忙完了,我再来找你。”

    “小诗……”面对她这样的态度,他竟不敢再往前走一步,“那个女人不是……”

    “没关系。我知道你也对我失望了。”她的声音沙哑,但语气还是和以前一样,冰冷犹如这一日的雨水,“所以,你现在做的每一件事,哪怕再恶心,都不必向我解释。”

    过了半晌,他才低低地说道:“……恶心?”

    裴诗用力摇摇头。她在胡说什么。怎么就这样把夏承司做的事代入了呢,她沮丧地说:“对不起,我用错词了,不是恶心。我的意思是……亲密。”

    “我知道了。”他轻叹了一声,眼神黯淡下来,“没事,我不会在意的。只是这件事还是有必要跟你解释一下。刚才那个女人是一个艺妓。我和她做的事,如你所见,没什么好辩解的。”

    “我知道,组长也是男人,这很正常。”

    “我不会因为夏承司的事对你失望,因为你起码是专一的。当你抱着夏承司的时候,心里不会想到第二个人吧?”他顿了顿,眼中有一丝自嘲,“可当我抱着这个艺妓的时候,一直想,如果她是小诗就好了。”

    裴诗骤然睁大双眼。睫毛上沾满了雨水,让视线变得冰凉而模糊。他望着她,微微一笑:“现在,你懂我的意思了么。我对你一直都是抱着这种想法,并不是你想的那样高尚。”

    她只是眼也不眨地看着他。

    “我不仅不高尚,也不大度。”他平平淡淡地说着,一直很平和,就像是在讲别人的事,“我没法容忍你和其他男人在一起。所以,我们以后还是不要再见面了。”

    她这才从惊愕中走出来。她穿过湿润的斑竹林,走到他面前,伸手握住他的手。他的手指冰凉,脸色也变白了一些。然后,他愣了一下,僵硬地甩开她的手:“请别碰我。”可是,那只手刚从她的手里抽出来,他就看见了她望向自己的双眼。那双眼睛是如此明澈,深黑,就像望不见底的月下泉水。他一向不喜欢失态,也不喜欢勉强他人,他的生长环境很早就教会了他要懂得取舍。但与这双眼睛对望的刹那,他忽然像是被击溃了。他抬起她的手背,垂头深深地吻了一下,蹙眉道:“小诗,跟我在一起好吗?”

    雨的声音均匀而单调,清脆地落在竹叶上,无声地消失在他的和服中。她抬头看着他的眼睛,竟泛着他不曾见过的水光。这几乎已经是世界上最动人的情话了。她轻轻说道:

    “好。”

    这是他如何也没有意料到的答案。她也没想到自己会回答得如此干脆。

    “以后对男人的话不用太较真。”那个男人是这样告诉她的。但她偏偏不信。她会用时间与努力去证明,森川光与他不一样。她与森川光的结局,会比跟他在一起美满很多。

    *********

    过了几天,裴诗收到了一封陌生邮件,署名是夏承逸。她点开一看,果不其然又是一条他举办的派对邀请函。从她认识夏承逸以后,他几乎每隔一段时间都会一个这种邀请函,而且举办规模都不小。只不过她从来没有回应过。这一回派对的举办地点是在泰国的一个小岛,dressing code是制服与泳装。她看了看邀请函上热带海滩的照片,又抬头看了看窗外乌云密布的天空,回邮件询问他家人是否要去。夏承逸很快就回复了:“我大哥和妈妈会去,二哥和姐姐都忙。怎么了呀,二哥不去你就不去吗?”她写道:“不,只是问问。”

    这时,正在回复邮件的夏承逸被身后的推门声吓了一跳。夏承司立着衬衫领子,正在把金属袖扣别到雪白的衬衫袖口上:“承逸,帮我拿一下挂在你身后的皮带。”夏承逸哦了一声,把皮带送到他手上:“我正在和裴诗邮件。”

    夏承司警惕地抬起头:“你和她说了什么?”

    “让她参加我的海外派对。”

    “叫她去做什么?”

    夏承逸不满地扫了他一眼:“你又没打算去,问这么多做什么?她是你一个人的?”

    “别叫她去。”

    “不叫她去,人数不够,难道你来充数?”

    “行。”

    “哇,答应得这么干脆?难道你和裴诗藏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胡说什么,我陪你去,你别叫她来了。”

    “好的。”

    夏承司忙着出差,并没有留意到夏承逸堆了一脸的狡黠笑容。他匆匆下楼了。

    月底,裴诗应夏承逸的邀约,踏上了前往泰国的旅途。她在曼谷的码头买了票,跟着各个国家的游客一起上了轮船。行李搬上铁制楼梯的时候,她能闻到潮湿的铁锈味,而当人真正上了甲板,视野豁然开朗,让她瞬间忘记了很多事情。像是她一直记挂的一件事——十多年前,父亲自杀前的一周到两周前,曾经日夜买醉。

    某晚,他回到家中接了一通电话,用祈求的语气说道:“我现在已经身无分文了,你到底想把我逼到什么程度?做人真的不能这么绝,这样下去,我会死的。”对方好像只是言简意赅地说了一句话。当时,父亲坐在昏暗的灯光下,用手撑着额头,背影看上去极其瘦弱。他用手指一下下拨着床上女儿的白色小提琴,渐渐的,清脆的拨弦声就被他低低的哭声取代:“我还有两个孩子,如果没了我,他们该怎么办……”

    那时,她只意识到了父亲已经破产的事实,并没有去意识到一个成年男人说出这样的话有多么严重。父亲死后没多久,她才终于想明白,是电话里这个人逼死了他。可是,当时她年纪太小,根本不会想到去查通话记录这样的事,她只是乖乖地接受了父亲遗嘱的安排,去了柯家。从那以后,她一直想要查出这个人是谁,无奈能力有限,都没有办法做到。直到事情又过了那么多年,她与柯泽有了恋爱的萌芽,那个人才真正出现在她的面前,用冷得几近残酷的声音对她说:“远离我的儿子,你和他不能在一起。”那时她刚断了手,却依然有着一股倔强劲儿:“我和他没有血缘关系,你没资格要求我离开他。”那个人冷笑了一声,说:“如果说,你父亲的自杀是我逼的,你也要和我儿子在一起?”

    这是初夏的晨曦,泰国的温度已经很高了。但当脚下的钢铁庞然大物缓缓开动,浓稠的柴油味被海风吹散,她还是感到了身心的舒爽。打开手机查看短信,第一条就是森川光才的:“一路平安,到了岛上告诉我一声。”

    这段时间,她与森川光保持着情侣关系,比以往亲密了很多。他们很深入地聊过一些话题,其中有一个,就是她一直不愿意面对的“没有感情的音乐”。他们都知道,音乐家在台上表演的时候,其实内心一直都是平静的。但这样的从容,却是用过去千万次激动与情绪化的练习换来的。而她除了手恢复时练习的一闪一闪亮晶晶,之后就再也没有那么忘我地把感情投入在音乐中过。她在潜意识里大概知道自己缺乏什么,所以总是用高的演奏技巧来掩盖这个事实。森川光问她为什么会这样。她说她不能理解,或许她并不是那种擅于表达感情的人。这个话题过后,她整夜整夜地失眠,压力比过去还大,每天起床之后脸色都很不好看。森川光看出她的痛苦,终于在一日平静地说道:“既然小提琴让你如此痛苦,不如不再继续。”

    听见这句话,她彻底怔住了。然后,他又缓缓说道:“小诗,你过去有没有想过要当个普通的女孩?找一份能养活自己的工作,交一些会关心你的朋友,再被男朋友好好疼着爱着,平静地生活,远比你一个人闯荡打拼要幸福得多,不是么?”

    这话令她骤然心痛,却又幡然醒悟。

    转眼间,又一个夏季即将到来。时间过得是如此快。这么多年来,她为小提琴牺牲的、放弃的、付出的,已经远远出了常人所能承受的。但她似乎从来没想过作为裴诗,一个普通的女孩,到底想要什么。她给森川光回了一条短信,告诉他自己已经上了船,对方很快就回了一个微笑的表情。然后,她在满满的幸福与满足感中,忽然捕捉到了一抹金属般锋利的空落。

    此时此刻,她的双脚像是陷入了这个庞大柴油机械的深坑,头与衣角却如船头的泰国国旗,被风吹得犹如一团想要挣脱逃离的乱线。跳着远方被浅蓝色天空笼罩的深蓝山群,她现越是朦胧遥远的地方,就越有让人想一探究竟的魅力。海风是黏湿的,大海是如此广阔无边,任何沉重的记忆也被暂时抛到了脑后。世界是如此广阔无边,在这片蓝色的海洋面前,巨轮都变得如此渺小,更别说是巨轮上小小的她。空中有海鸥飞过,它们扑打着翅膀,慵懒地滑行在泰国湾的上空。

    她抬头看着它们飞行的轨迹。在视野中清晰地看见了它与海洋的对比。

    我们在一生中,花了很多的时间去追寻生命的意义。

    就像《海鸥乔纳森》里的乔纳森,他知道自己与其它海鸥不一样。既然上帝送给了他一双可以带他翱翔在高空的翅膀,他一生的追求,就不能只是满足于吃饱喝足。

    长老对他说,这世界上并没有天堂,天堂是完美的状态。因此,他想像鹰一样追求极限的度,达到那个完美的状态。

    我们也同样在寻找着自己的状态。

    是模糊而开心地生存,还是清醒而疼痛地生活?

    是要享受原地踏步的幸福,还是燃烧生命,用锋利与尖锐穿破长空,飞向更高更远的地方?

    有的人哪怕到生命尽头也想不透,或者不敢思考这个问题。

    有的人还没学会说话走路,就已经知道了答案。

    The end of part To.

    28 november 2o13, ko samui.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夏梦狂诗曲II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君子以泽(天籁纸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君子以泽(天籁纸鸢)并收藏夏梦狂诗曲II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