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军界千金 > 第五十六章 送大礼来了

第五十六章 送大礼来了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苏有才也没想到,他会把人给真的伤到了,其实他也就是看不惯这样的柳琴,想要出手教训教训她,让她好好长长记性,可以又哪里知道,他这么随便一甩,就把人的毛病给甩出来了呢。

    “苏有才,我以前就说过,我的名声很臭,你现在这样,是不是想让我不介意把自己名声弄得更臭一点儿?”苏莫若双目直视着苏有才,嘴角勾着若隐若现的笑容,一双眸子里满含趣味性的笑,但更认真的看苏莫若的眸子,就会现,她的眸光,虽然是笑着,但却是寒光,没有一点儿温暖可言。

    苏有才一梗脖子,“我哪里知道会把人给弄伤,再说了,这说出去谁都会说柳琴的不是,我跟我妈还有我妹走了几十里的山路来看她,怎么她也应该招待招待我们吧。”

    旁边的苏玉儿看了一眼母亲的眼神,知道这个时候她也必须出去帮忙,否则今天的事情就得闹大了,“就是啊苏莫若,虽然说我二哥死了,可是我们这些家人还在啊,可是她却过年过节都不会一趟老家,不来看看我们,我妈也是担心你也不在家,她一个人过年怪冷清的,过来看看她,谁知道她不知好歹,做了一桌子菜,让我们跟着她一直等了两个小时,对我们不闻不问,就一直坐在门口等什么,她又不说话,我跟我妈也饿了啊,特别是我妈,老人家本来身体就不大好,走了这么久的山路,肯定很累啊,如今是撑不住了,让我去热两个菜她把饭才吃了,可是你妈倒好,直接过来抢了我手中端着的菜碗,大哥也是看不下去了,才会出手的。”停了停,又接着道:“大哥本来就是个男人,力气本来天生就要比我们的大很多啊,把嫂子摔到,也不是他的本意。”

    “就是啊,才多大点儿事儿呢,我们乡下人这么个摔都能够摔下问题,那才真有问题呢,就连我这个老婆子,这么一摔也不会有大问题的,去跟你妈好好说说吧,大家都是一家人,干嘛用这种手段撇着我们呢,说出去不好听啊。”老太太一脸我很仁慈的模样,看了一眼地下的柳琴,对着苏莫若道。

    苏莫若脾气也上来了,人家既然喜欢横着扯,那她也不是不会,跟她们讲道理,她们听不懂,那她就跟他们用暴力解决,“你的意思是,你像我妈这样摔一下,也肯定没事儿是吧。”

    “那当然了。”虽然心里有些虚火,但想着这里可是这么多人看着呢,这死丫头就算要对她干个什么,也肯定能够有人上来把她给制住,所以便放心的回答道。

    “呵呵,那你试试成吗?”苏莫若皮笑肉不笑,也没有动作,只是站在原地,看着老太太。

    老太婆听着,心肝儿一抖,“你别乱来啊。”

    “呵呵,我不乱来,我就只是问问你的意见而已,你不是说我妈装吗,要不你也来试试,你都说了,你像我妈这样被摔一下,也肯定没什么大事儿的不是吗?放心,就算摔得你进了医院,医药费我来承担,行吧,像你儿子说的,进了派出所天天有人送饭吃,多好的日子,而你,天天在医院,我也会跟护士说,每天给你送饭的。”

    “你这死丫头,在说什么胡话。”被这么说得有些心虚了,老太太的双腿有些虚软,但还是不愿意屈服,咬着牙梗着脖子看着苏莫若。

    耸了耸肩,“没有,只是完成你的愿望而已。”在所有人都还没有看清楚的情况下,苏莫若动了,她犹如一阵疾风,飞朝着老太婆的方向冲了过去。

    苏有才跟苏玉儿想要阻拦,却都感觉自己抓住的只是一道虚影。

    “砰——”

    直到什么重物摔落在地的声音响起后,老太婆的闷哼声响起后,所有人才回过神来。

    老太太本来就不瘦,反而看起来吨位还挺宽挺大,被直接仍到小坝子的另外一角,地面是泥土,摔下去的力道苏莫若也有掌控好,所以只是摔的皮外伤,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你……”苏玉儿看着母亲竟然真的让苏莫若给扔了出去,看向苏莫若的目光,就仿佛一头狠毒的野兽,恨不能一口将苏莫若给吞进肚子里,但是突然又意识到了她此刻的凶狠,苏玉儿的表情稍微有所收敛,悻悻的转过头,朝着母亲跑了过去,走进开始检查母亲的身体,一双手四处在老人的身上摸着,检查着。

    “哎呦,死丫头你想我快点儿死啊,别乱碰我,痛死了。”老太婆吃痛的龇牙咧嘴,被女儿弄得痛死了,对着女儿就一顿大吼。

    知道母亲现在身体被摔得很痛,也没有还嘴,对着旁边呆愣的大哥苏有进就吼:“大哥你傻了啊,没看见妈都这样了吗,赶紧教训一下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野丫头,竟然敢对长辈这样没礼貌。”说着又朝着天空大吼,“老天爷,你们看到了吗,这里有个不知道尊敬长辈的狗东西,快点来道闪电劈死这个下贱的野丫头吧。”

    “你倒是挺有力气骂人的啊。”看了一眼苏玉儿,嘲讽的说道,随即又将目光调转到了凶狠瞪着她的苏有才身上,“你不是准备去牢里蹲着吗,我想着那里的生活也挺适合你,所以放心,我一定会帮你完成心愿。”

    “就凭你这个贱丫头也行?哼,真当老子喝水吃豆腐长大的,老子没那么白痴,你竟然敢动手打我妈,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说完,暴喝一声,就朝着苏莫若伸出手,看起来,是准备把这巴掌狠狠的落到实处去。

    看着那飞朝着自己打下来的巴掌,苏莫若轻蔑的看了一眼苏有才,这个男人,年纪都已经快五十了,天天喝酒抽烟,不务正业,劳作都不去,身体根本就是个空架子,如果自己稍微使点儿力,肯定就能把他的命给取走。

    “苏有才,你找死。”正在苏莫若伸手准备还击的时候,苏莫若旁边的姚凤就冲了出来,一把将苏莫若拉开,然后飞出一脚就将苏有才给踢得倒退两部坐在地上。

    “姚凤你这个贱人,老子教训老子侄女儿也碍着你的眼了,这是我们的家务事,你一个外人,凭什么来插手。”苏有才怒火中烧,被一个女人给教训了,还弄得他丝毫没有还手之力,老脸顿时通红一片,看着姚凤的目光,*裸的含着凶光跟威胁。

    “是啊,就是碍着我眼了,你能把我怎么样?”姚凤也是一个不讲理来也可以横着来的女人,丝毫不拘泥于一些礼数,她认为是对的,不管如何她都会帮,更何况这么大一个男人了,竟然欺负一个小女孩儿……虽然苏莫若刚才直接在所有人都没看清楚的情况下将老太太踹飞,但也不能保证她能够相信苏莫若是一个身怀绝技的人,毕竟年龄还在那里摆着呢,她绝对不相信,苏莫若有着那样好的伸手,刚才那一击,应该是她气极了之后的一个反常举动,乎了她平时的力量跟度吧。

    “来了来了,妈你们赶紧的,医生护士抬着担架过来了。”这个时候,姚凤儿子姚靖的声音远远传来,不一会儿,姚靖那张因为跑得太快而累的直喘的通红稚嫩俊脸就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里。

    一听到姚靖这话,原本已经准备好了跟苏有才打一架的姚凤也清醒过来,转过头去对着苏莫若就道:“你快过去问问你妈能不能站起来,如果不能站起来,就让医生护士把担架抬到里面来把你妈弄上去抬医院抓紧治疗。”

    姚靖跑得更快一些,所以当姚靖走已经走了进来后,后面的医生护士都还没有跟上来。

    “怎么样,柳姨你能够起得来吗?”姚靖一张脸上写满了担忧,看着柳琴的模样,他有些不敢肯定。

    “去叫医生把担架抬进来。”苏莫若看了一眼母亲的情况,知道她肯定连动一动的力气都没有,直接冷着声音对姚靖下了命令。

    突然有人对自己下命令,而且还是一个他丝毫不熟悉,这一年来在镇上时常听到名声最臭的苏莫若,心中顿时有些不愿,但又被那冷得令人寒的目光一瞪,顿时老实了下来,狠狠的白了一眼苏莫若,然后转身就往外面跑去。

    医生护士抬着担架进来了,姚靖走在两人旁边,伸手指了指苏莫若旁边躺着的柳琴,“医生,就是她,我柳姨看起来伤得很严重,你们快过去帮忙检查检查。”

    “不用检查了,是心脏问题,背脊也有些很床上,耽搁有些时间了,赶紧抬上担架,送回医院具体检查。”其实苏莫若不大相信这个镇医院的水平,但想想这里已经是最近的医院了,她在旁边看着,也不会出什么大问题,实在不行,她就打电话联系县里市里,送养母过去就行了。

    那抬着担架过来的护士看了一眼苏莫若,心中有些诧异她这么肯定的病患此刻的病情,对着旁边的一声看了一眼,“要不再检查检查吧。”

    “麻烦你们了,我会一些医术,已经检查过了,现在我妈很需要救治,请你们别耽搁时间。”这是她前世今生第一次向人低头,说话如此的低声下气,没有了平时的冰冷跟傲气。

    医生是一个年纪在五十岁左右的女人,看起来对苏莫若也熟悉得很,本来还准备为难为难她的,但是看了一眼地面上躺着面色难看的柳琴,又看了一眼苏莫若后,还是狠狠叹了口气,心中到:算了吧,苏莫若本身也没有惹到过她或者他们家的人,顶多就是在外面的名声不好,她听到过,现在人家为了养母给自己低头,她还能说些什么呢。

    点了点头,对着两个抬着担架的护士道:“赶紧小心点儿,把人抬走。”

    “谢谢。”这声谢意,她说的很真诚,看着两个护士小心翼翼的将担架放下,就要去移动柳琴。

    “你们干什么,这里还有老人也受伤了,怎么只有一个担架。”旁边苏玉儿看着医生护士过来竟然抬着担架走到柳琴身边,顿时不满的提醒道。

    苏有才一听妹妹的话,看了一眼躺在地上,已经昏迷的母亲,一阵火大,“就是,老人也受伤了,她一个年轻人能够有什么事,你们还是先把我妈送医院吧。”

    苏莫若听着这话,对着两个护士道:“别理他们,继续。”

    两个护士不是本地人,是分配过来,看起来也就二十多岁,比较年轻,才过来参加工作不到一年,心思单纯,哪里知道他们一家的事儿,只知道,有老人在,不管在什么地方,始终得记着,尊老爱幼。

    老人家的身体也不好,比年轻人更容易伤到,这个时候只有一个担架,她们心里自然犹豫了,毕竟柳琴这边是人家亲自去医院叫的他们,可是另外一边,却是一个足以做她们奶奶的老人。

    旁边的中年女医生听着,看了一眼两个护士,就朝着苏玉儿身边昏死过去的老太太走去,走过去蹲下来检查了一下老人的身体,随后转过头对着两个护士道:“先把她送上担架,这边你们回去之后再找人过来抬去医院。”说完转身便往门口走去。

    苏有才跟苏玉儿都是一惊,但是他们却都知道,医生得罪不得,在他们的世界里,医生就是掌控他们生命的老大,把这些个老大都得罪了,那么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

    “不是啊医生,我妈这身体不好啊,年纪都这么大了,可经不住你们回去叫人过来这么长时间啊,要不你们一块儿把两人都弄走吧。”苏玉儿还是妥协了,但是还不忘算计着过来接柳琴的担架。

    “进医院开始要给钱的,不管哪个地方的医院都不是慈善机构,你们,有吗?”姚凤在旁边突然阴声阴气的冒了这么一句话出来,随即扭着头,跟着两个护士一起出了大门。

    苏有才跟苏玉儿这才回想起来,他们今天出门是带了钱,但是也不过十多块钱。

    “大哥,你身上带了多少钱啊?”苏玉儿看了一眼大哥苏有才,心中有些不敢肯定,毕竟他这个大哥一天不务正业,也根本没赚过钱,钱都是她在婆家给他那点儿,又或者母亲给他点儿才有的,今天过来本来就是准备拿钱的,又哪里可能带多少钱在身上。

    苏有才一听,顿时老脸一红,但一会儿就有硬着脖子道:“没有,大哥身上带什么钱啊,有你跟妈在身边,我还需要带什么钱呢。”

    一听这话,苏玉儿的心都凉了半截,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母亲,这个时候,她很想要丢下一切不管直接离开,但是最终还是心软了,看了一眼这时准备跟着离开的苏莫若,咬了咬牙,“苏莫若,不管如何她都是你奶奶,你是我二哥二嫂养大,我二哥是你父亲,你父亲是我妈生的,现在你奶奶有事,本来就是你给弄伤的,这钱,得你来出。”

    “真是笑话,如果这样,那好吧,我们互相算算,你们先把治我妈的钱拿出来,我妈可是苏有才给弄伤的。”要钱,可以啊,但是她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他们得先好好算算苏有才伤了她母亲的事儿来。

    一听这话,苏玉儿心肝儿一抖,往后退了一步,面色也有些讪讪起来。

    “怎么,不准备跟我算了吗?”斜了一眼旁边不说话苏有才,又将视线调转到苏玉儿身上,“我妈的事儿,我们没完,老太婆的医疗费我会出,不过,苏有才伤了我妈,我说过,了了他的心愿,让他在监狱里去过几年甚至几十年。”

    不知道为什么,苏玉儿总觉得苏莫若这话很有可信度,就仿佛,她真的会这么做一般,心脏都有些停止跳动了,紧张的看了一眼沉默不语的大哥,又看向苏莫若,“苏莫若,都是一家人,何必把关系闹得这么僵?”

    “一切都是你们促成的,别在这里说废话。”说完,冷哼一声,转身离开。

    “我说大哥你怎么哑巴了,现在都这样了,那死丫头说了要告你,你怎么还傻站在这里呢,还不说话。”苏玉儿气的要死,怎么就摊上了这么一个哑巴哥了呢,可她还偏偏不能不管,母亲说过,大哥现在就是他们老苏家唯一的根了,没了这根,老苏家就只能绝后了,而如今,大哥总算是娶到了媳妇儿,更是有了孩子,可是却没钱生孩子,想想这些事儿就觉得荒唐,但是却又是事实。

    “说什么啊说,那死丫头就知道唬人,当老子是吓大的。”瞪了一眼妹妹,不乐意她就让苏莫若这么给唬住了。

    看着哥哥的样子,知道跟他说什么他也是听不下去的,唯有闭上了嘴,但心里却开始担忧起来,苏莫若本身性格就比较乖张,做事从来不按常理出牌,今天打上了柳琴,都在他们预料之外,如果她真的跑去派出所做什么疯事,那时候恐怕也晚了。

    ……

    苏莫若跟着一起来到了医院,因为要检查,所以家属只能在外面等着,虽然几次三番苏莫若不放心要求进去陪着,但最终都让人给拒绝。

    眼看火爆的苏莫若就要杀人放火的时候,姚凤出声制止住了苏莫若,将她到一边的椅子上坐下,跟着姚靖三人,一起安静等起了检查结果。

    半个小时后,老太婆也让担架给抬了过来直接送进了检查室,苏玉儿跟苏有才两个人等在外面。

    大概又过了十多分钟,柳琴才让护士推着推床出来,将其送往旁边的病房。

    进入病房,这个病房是一个很大的病房,里面对排放着恐怕不下二十个床位,尽管很大的病房,这样的安排,也将病房弄得非,拥挤,医院病房内,并没有因为过年而减少病员入住,仍旧跟平时一样,显得拥挤非常。

    护士将柳琴推着到了门口左侧的一个空地上安置好,也没有准备将昏迷中的柳琴抬到病床上,对着苏莫若道:“今天晚上就让你妈睡这个床,明天我们再过来将她移床。”

    姚凤其实很想要让护士给柳琴重新换个病房,但是想着她如今手头根本没钱,每天都还得跟着柳琴出去打工赚钱呢,便忍住了这个想法。

    她忍住了,并不代表苏莫若能够忍住。

    如今养母受伤,她已经想到了如何给养母钱的对策,而现在养母昏迷着,一时半会儿也不用跟她解释太多,便直接对着旁边的护士道:“请问你们这边还有单独好点儿的病房吗?”

    虽然只是一个小镇上,但是却始终有那么一些个有钱人跟大人物,虽然不多,所以,医院内,也专门有几个房间是高级病房,专门来赚有钱人的钱。

    那护士本身也不知道苏莫若的家世如何,但是从她们今天过去接人的那个房子就可以看得出来,这家人并不宽裕,但如今这个女孩子竟然要求她们给她的母亲换一个好点儿的病房,顿时心中犹豫起来。

    “放心,我知道你们的高级病房收费好点儿,不过我能承受,所以,请按照我说的帮我妈换一间病房。”看着两个犹豫不决的护士,苏莫若的耐心很缺乏。

    “……那请你先去下面把费用交了。”不是她们势力啊,尽管让人去缴费这很正常,但毕竟这女孩子还没有她们大,怎么可能身上有这么多钱呢,让她缴费,不过就是为了提醒她,你没这么多钱,还是就住在这里就好了。

    “哟,野丫头在外面搞到钱回来了。”病房内也有人认出了苏莫若,对着她就一顿嘲笑。

    这个时候也没有心情理会这些,转身便离开病房。

    姚凤奔出去拉住了苏莫若,“你干嘛去。”

    “去缴费啊。”眼睛都不眨一下的看着姚凤,这个女人还不错,心思没什么复杂的,也没有目的接近她们一家,她也很乐意母亲多一个这样的朋友。

    姚凤一听,眉头微蹙,她不好意思问她有没有那么多钱,毕竟她了解柳琴的,听说她丈夫临死钱给这个女儿留了一些大学的费用,柳琴每天也会赚钱,每天却还是那么节约,想来肯定是把钱给了这个女儿了,一咬牙,抬头看向苏莫若,“你留在这里,我去交钱,你放心,我会把钱交完的。”她想着柳琴每天那么辛苦,时常在她耳边说起这个女儿,能够考上京华,对柳琴也很好,虽然镇上人都说她是非,但这一刻,她的心底,承认了这个女孩儿的优秀,她那里还留了一些钱,本来是准备儿子以后上大学用的,但是现在看来,得先挪用一些了,大不了以后她辛苦一点儿,把钱给赚回来就好,又接着说了一句:“你的钱,把它收好了,你还在读书,你妈每天赚钱很辛苦,供你上大学很不容易,你得知道节约……”

    听着这话,苏莫若心被针轻轻一扎,本来平静的心湖,如投入了一颗石子儿,漾起一片涟漪,深深的看了一眼姚凤,摇了摇头,“放心,我有钱,以后,我也不会让我妈这么辛苦。”说完,便转身迅下楼往缴费处奔去。

    看着消失了踪影的苏莫若,姚凤站在楼梯口,耳边一直回想着苏莫若刚才说的话,心中有些纠结,有钱,她哪里来的钱,看起来,也是骄傲吧,摇了摇头,这是人家家里的事儿,既然她话都说出来了,人家也不让她帮忙,那么她也不勉强,转身回到病房里。

    不一会儿苏莫若便缴完了费用,不得不说,这个小小的镇医院真的很黑,难怪说是限量版的豪华病房,那怪说这几件病房就只是针对镇上那么几个乡绅土豪,难怪了。

    想想看,一间病房一个晚上的价格竟然是两百块一晚,这里还不加其他医药费,就只是仅仅住宿费,现在很多宾馆一天晚上的价格也才五块钱,没想到,这医院一个晚上,赶上了2o12年以后的星级宾馆了。

    果然是看着钱赚钱啊。

    不过她也没有心疼这些钱,身上也带了一万块,一股脑的先交了一千,毕竟这里的医疗到底能不能治好母亲还说不一定,先交一些,免得后面这些医院说没住到时间也不退钱,她的钱不是大风刮来的,也得用到刀刃上。

    上楼的时候,苏莫若都还记得那个收钱的护士看着她的眼光满是惊异。

    她记得那个护士,叫杨莉,是她从小玩到大的伙伴宋世军的母亲,她还记得一年以前,这个女人因为他儿子上他们家来大闹一场的事情,今天看着她竟然直接拿着一沓钱出来,从中间抽出十张给她,怕是吃惊不小吧,毕竟她手里这沓钱,对于普通人家来说,一年恐怕都赚不到的,更何况,她是出去读书,而不是去抢钱。

    当她将缴费单递给两个年轻护士的时候,两个护士的表情一直很精彩,足足一分钟以后,两人才收敛好惊讶的表情,对着苏莫若一笑后,将柳琴推着离开,往楼上高级病房而去。

    病房内应该是所有人都认识苏莫若的,这个时候见柳琴竟然让护士给推走,有人就嗤笑道:“肯定是没钱住院了吗,野丫头也不是我说你啊,你妈这一年来天天吃点儿青菜土豆,连米饭都很少吃,也不知道她为了哪样,就你这死样儿,能够成什么才啊,我就不信了,你这死丫头还能偶出去大财回来养你妈了。”

    “不对,要我说,就算这野丫头以后了财,回家准备孝顺柳琴的时候,她也给累死饿死了。”

    “对啊,老孙你说得对,我也这么觉得。”

    大病房内,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聚在一堆儿,本来过年了还在医院里带着是一件很让人憋闷的事儿,但今天因为苏莫若的到来,让大家找到了话茬解闷,纷纷开始聊起了这事儿来。

    旁边姚凤听着都生气了,姚靖更是脸色都涨红起来,鼓着腮帮子看着一群人,“你们有没有同情心啊,人家柳姨都这样了,你们还有心思说人家女儿,我这么小年纪都觉得你们丢人。”

    “小子,说话给我注意着点儿。”有人听着姚靖的话,开始不乐意了。

    “我怎么了,我说的是事实。”姚靖平时都不怎么出门,窝在家里看书,母亲不在家,他学着做饭洗衣,让母亲少忧心,虽然来了镇子上已经一年了,但是跟大家都不熟悉,更不了解,现在次接触到这些人,却没想到一个个竟然心肠这么不好,便气不过了。

    姚凤看着儿子的模样,走过去牵住儿子的手,怜爱的看了儿子一眼,儿子长大了,却也越来越像他了,眼里闪过一抹伤痛,很快消失,嘴角扯出一个笑,“我们别说了好吗,赶紧过去陪你柳姨。”

    “……好。”看着母亲的样子,又想着柳琴的状况,忍下了心中的怒火,跟着母亲姚凤离开,边走还边问道:“妈,这些话苏莫若姐姐难道听不到吗?她为什么还不还嘴呢?镇子上的人不都说她脾气很乖,很凶,不论男女老少,惹毛了她,都骂的吗?”

    听着儿子这个问题,姚凤也不知道,但却还是跟儿子解释道:“现在你柳姨都那个样子了,莫若应该是心情不好,不想理会这些人,可是她的心里肯定很难受,一会儿你过去,要好好跟你莫若姐说话,别惹着她了,我们一会儿一起在医院里守着,明天你继续守着,我回家给你们做饭送来。”

    “好……”

    苏莫若随着两个护士推着母亲来到高级病房,其实也不算什么高级,无非就是一个大概有三十平方的病房,里面放着一个床,旁边有一个小床,看起来应该是陪护的人可以用来休息的,几把椅子和一个小沙、一个小桌子,然后挨着墙壁有一个电视柜,里面放着一台电视。

    因为刚才要上楼,所以推车已经改成了担架,现在两个护士小心翼翼将柳琴从担架上挪下来放到病床上,又动作小心的从一边柜子里拿出一床被子。

    “你们出去吧,剩下的我来。”说着,就不容对方拒绝的接过了护士手里的被子,动作轻柔的走到病床边将被子轻轻盖在了母亲的身上,“妈,好好休息一晚吧,明天醒过来就好了。”随后又看了一下母亲的面色,现虽然苍白但比之前已经缓和了许多,再检查了一下她的心脏,刚才应该是受到了撞击,现在稍微休息一下也好了,但心中却担忧,母亲竟然有心脏病,这个事情,她一直不知道,今天如果苏有才下手再重点儿,恐怕母亲柳琴的命都得交代在那里了。

    抬头看了一眼吊水,又看了一下输液的度,转过头去走到一旁检查水瓶里有没有开水,现空空入也,母亲需要擦一下脸,所以自然需要一些水。

    正在她准备出去打水的时候,大门就让姚凤跟儿子姚靖推开,两个人走进来看着苏莫若手里的说服,姚凤就直接道:“莫若,打水就让姚靖去吧,你在这里好好陪陪你母亲。”

    本来她也不大乐意去的,她想要好好陪陪养母,一年了,她们本来可以好好过一个年,却没想到,很可能直接在医院里过了。

    姚靖接过水平就出去打水了,姚凤走到苏莫若身边,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别担心,你妈会好的,你才刚回来肯定很累了,旁边有小床,你先躺着休息一会儿吧。”

    “不了,我不累,今天麻烦了,一会儿你们就先回去休息吧。”她跟姚凤始终不熟悉,尽管有好感,但也不能直接就麻烦人家,更何况现在都已经这么晚了。

    姚凤一听,顿时不乐意了,对着苏莫若道:“我跟你妈可以很好的朋友,我才来这个镇上一年,你妈给我介绍工作,让我养活自己跟儿子,我们一直关系很好,现在她出事,我自然要留下来跟着你一起照顾的。”

    “嗯,谢谢你。”也不想再多跟姚凤说什么,既然她想要留下来,她也没有意见。

    姚靖把水打回来了,苏莫若默默的过去到了一盆水,拿过旁边医院留着供有钱人买的帕子,看也不看价格,撕开包装带,将帕子取出放盆里打湿,揉了两下拧干,走到病床旁边给养母擦起了脸跟手来。

    “你这孩子可真贴心,知道你妈爱干净。”姚凤在旁边看着,忍不住道。

    “嗯,她一直最爱干净了,一点儿不干净都睡不着。”以前的苏莫若嫌弃过柳琴啰嗦,嫌弃过她丑,不过心里,却始终记得她的所有习惯,始终将她放在最重要的位置,现在的苏莫若,更将柳琴放在最顶尖的位置,谁都无法撼动她在她心里的地位。

    将柳琴的脸跟手擦干净后,苏莫若就搬了张椅子坐在病床旁边,指了指旁边的小床跟沙,“你们休息一会儿吧,我还不累。”

    看着这样的苏莫若,知道她心里难过,也没有再劝,对着儿子道:“姚靖,你休息一下,明天还要轮换着照顾你柳姨,得把精神养好了。”

    姚靖依言躺在了小床上休息。

    第二日上午,柳琴都没有醒过来,苏莫若大概看了一下,知道她是太劳累了,而问了一下姚凤才得知,这一年来,养母每天的睡眠时间竟然不足四个小时,养母时常给她打钱过来,但是她从来没去动过,现在看来,她却是太不懂事了,前世没有亲生,对这类的接触很陌生,如今她痛恨自己不懂这些人情世故,养母为了赚钱给她上大学,给她生活费,连睡觉时间都减少到了正常时间的一半,而她,却也只是想着不去用那些钱,现在看来,她的做法,简直就是白目加混账。

    姚凤回去做饭给他们送来,只有姚靖在病房里,给他打了一声招呼后,便离开了病房。

    她已经找到了办法将钱给养母,而且光明正大,慢慢的,她会一点一点告诉养母她如今的境况,让她逐渐接受如今的她,可是现在当务之急,是解决了苏有才,让养母日子过好点儿。

    离开医院后她就直奔孔一辉的家里。

    最近一年,孔一辉的父母都已经调回了镇上工作,因为即将过年,所以孔一辉的父母也都在家里,房门刚被敲响,就有人过来开了门。

    孔一辉怎么都没想到,来他们家敲门的竟然会是苏莫若,他们认识好多年了,从小一起玩儿,可是她却从来不会登他们这些人的门,一向都是他们直接去约定的地点找她,以前他们也问过她为什么,她从来不说,可是今天,却让他惊讶了,老大竟然直接来他们家了。

    “老大,你怎么过来了?”一张脸上惊喜的表情丝毫不掩盖,笑看着苏莫若,看起来很兴奋。

    “小辉,是谁来了啊?”孔一辉的母亲是一个年纪不到四十岁的女人,知性优雅,保养得当看起来很有些味道,身上有着一股书香气息,整个人犹如古时候大宅门里学识过人的千金小姐。

    当看到苏莫若的时候,苏雅看到苏莫若的时候,惊讶也不少于儿子,儿子跟苏莫若的关系很好,她跟丈夫一直都知道,从来不阻止儿子,只是因为他们都观察过这个女孩儿,要说恶劣,她的心思并不坏,儿子跟着她一起玩儿,她们倒也没什么意见,不过这么多年来,这还是她第一次上他们家的们。

    “先让你朋友进来吧小辉。”苏雅看着苏莫若站在门口不说话,只是看着她,下意识的对儿子道。

    孔一辉让母亲这么一提醒才回过神来,连忙侧开身,让苏莫若进来。

    “苏姑娘,过来是找小辉出去玩儿的吗?”苏雅脸上扬起笑容,对苏莫若亲切的问道。

    摇了摇头,她对孔一辉父母的印象都停好,一年前的事情,他们也曾来帮忙解围,所以,她来跟他们谈这件事儿,一来是帮母亲,二来,也是给他们送大礼来了。

    ------题外话------

    继续保持万更,亲们多多支持。</P></DIV>

    <TR>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重生之军界千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倾城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倾城殇并收藏重生之军界千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