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军界千金 > 第六十四章 涌动,亲临

第六十四章 涌动,亲临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杨崇山直接回了自己的住处,次日杨伟清醒过来,才稍微想起,昨天晚上似乎跟姜宏宽等人喝的有些高兴了,之后又让姜宏宽请来的美女伺候得舒服极了,隐约还记得他正兴奋的当头,杨崇山给他来过电话,不过精虫上脑,做事哪里还可能经过详细思考,直接就把电话给扔到不知道哪个角落了。

    蹙着眉头,在酒店房间内开始仔细的搜索起来。

    这个电话必须找到,杨崇山再怎么说也是京华大学校长,他的上司领导,他尽管后台再强大,只要不犯错,谁都拿不上他的把柄跟他说事儿,但杨崇山始终是学术界的泰山北斗,昨天他白天就给他来过电话了,可是他却因为一些事情给担搁了,后来直接去了姜宏宽给他设下的宴席,哪里还记得学校里,领导杨崇山回来了,还让他回学校去见他的事情啊,直接玩得很嗨皮。

    杨伟现在还是想起了第二次打电话过来,杨崇生那阴沉的声音,心里就更加别扭了。

    “哎哟,伟哥你怎么都起来了,不再休息一会儿吗,我看你昨天晚上可以累坏了。”这个时候,一道娇媚的女音在杨伟的耳边响起,让原本有些焦虑寻找手机的杨伟身体一颤,随即脑子里就忘记了要寻找手机的事情了。

    转过头,看着浑身不着寸缕的女人,那白皙的皮肤,娇嫩的脸蛋,挺翘的胸部跟雪白的大屁股,口水有些不自觉的咽了咽,一双眼睛冒着狼性的绿光。

    那女人很满意这样的杨伟,更是挺了挺那令她一直很骄傲的两只酥胸,双眸含羞带怯,那模样甚是撩拨人心。

    哪里还管得了其他,下身的反应,让他忍不住再次起身,朝着床上的女人扑了上去,直接准备再给大战三百回合。

    房间内春色无线,可是酒店内却是闹翻了天。

    ……

    杨家

    “杨伟到底怎么搞的,为什么到现在还联系不上他?”一个年纪大概在六十多岁的老人双眸迸射出阴沉沉的光芒,一口牙齿白森森的,显得甚是骇人,看着眼前的美貌女子,声音几乎是从牙齿缝儿里挤出来的。

    女人也让这样的老人给吓到了,抖了抖身体,面色泛白,看着这个平时宠爱自己到骨子里的男人,这一刻心里却有些泛怂,缩了缩脑袋,“我……我不知道……”听着这个男人的意思,恐怕哥哥这次惹出来的事儿就不小了,如果让男人找到了哥哥,那哥哥岂不是没有好果子吃,一想到这里,女人就更加咬紧了牙关。

    “啪——”老人毫不犹豫就给了面前女人一个响亮的巴掌,那巴掌打得丝毫不留情面,一双眼睛喷着火光,看着面前的女人,一个丝毫不知道审时度势的女人,也就只有那张脸和那娇嫩的身体能够如得了他的眼,可是这一次的事情实在惹得太大,让他不得不怒火中烧。

    “你……你竟然打我?”她无名无份跟着这个足可以做她父亲的男人在一起这么多年,而十八岁到如今的二十八岁,整整十年时间了,可是这个男人呢,从来都没有对她动过粗的男人,今天,竟然破天荒的给了她一个狠狠的巴掌,以前朋友就说过,男人变心很容易,不过眨眼间,十年时间了,她已经很坚定自己的内心,认为这个男人虽然年纪大一些,但绝对是一个会懂的疼爱女人的男人,可是现在,这是什么情况?为什么?难道,她心里坚定认为的好男人,也在变了吗?

    得罪了宁家,就算是他有再大的势力,再多的钱财也都不可能抹平,所以,看着眼前这个跟了自己十年的女人,当年十八岁就跟着他,整整十年时间,大好的青春年华都个了他,所以,这十年来,他对她,从来心有愧疚,对她也是非常的好,更是给了她家人想要的一切荣华富贵。

    可是如今看来,他是太宠着这个女人了,女人一宠就变坏,以前他还没怎么感觉出来,顶多就是利用他的一些钱财跟关系帮助家里的人升官财,这些他都没说什么,因为这个女人很聪明,从来不会做什么有损他利益的事情,可是今天,她竟然还想要藏着她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哥哥,一天尽不干好事儿,时常在学校里给他找麻烦,不过四十多岁的年纪,就已经是世界顶级学府的副校长,这些荣誉都还不够吗,还时常借着职责之便收受大量贿赂,如今,也不知道怎么着的,竟然惹到了马王爷的头上,这样的大舅子,他简直宁愿没有。

    看着老人并没有因为自己那可怜委屈的眼神而过来扶起自己,安慰自己,女人知道,今天恐怕是老爷子被气得不轻吧,她是一个很聪明的女人,否则单单凭着容貌跟年轻的身体,根本不可能还一直呆在这个老人身边荣华富贵,恩宠不断,能够这么大的火,就说明了这一次,哥哥惹下的祸事,已经是老人都不能再帮着处理的事情了。

    自己慢慢从地上爬了起来,走到老人身边,眼神带着委屈,却努力忍着,想要让自己表情恢复得自然一些,伸手扯了扯老人的衣袖,“伟良,这一次的事情……很难办吗?”

    “哼——你说呢?”吴伟良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这个大舅子,保不住了,也只能给宁家送过去,否则,让宁家自己找上门来,恐怕他这辈子,都没有翻身之日了。

    一想着就因为这个女人的哥哥,就有可能毁了他所有的一切,吴伟良的心里,就有一团熊熊的烈火在燃烧。

    “不就是一个小丫头吗,他竟然就因为一个小丫头,招惹到了宁家,他到底有没有脑子啊?”虽然他也不清楚那个丫头的身份,但是既然宁家都出手了,那么绝对可以看出那个丫头跟宁家的关系很亲密。

    面色有些难看,讪讪的目光过了好一会儿才恢复自然,脑子里思绪翻转,总算是下定了决心,抿着唇,抬头看着老人,“伟良,我大哥他可能在百宴楼的酒店里……”

    “这都什么时候了,他竟然还有心思在酒店里?”吴伟良一听完女人的话,一双眼睛一下子几乎瞪成了牛眼,不可置信的看着女人,这一刻,吴伟良有种想要拔枪将杨伟给毙了的冲动。

    他妈的这人惹了这么大的事情,竟然还有那个好心情在酒店里翻云覆雨,而外面都已经闹翻了天,他倒还悠闲的把手机给关机了。

    这一刻,因为女人说出来的话,吴伟良的心里,已经放弃了最后一丝可能去尽力抱住杨伟的想法,在他的心里,杨伟已经是一个无用的人,丝毫不能再激起他的好心。

    这样的人,就活该受到惩戒。

    也知道大哥有错,眼神有些躲闪,但是如今看吴伟良的意思,已经不可能再抱住这个哥哥了,家里的人不能一起都倒下了,没有了这个哥哥,她至少还在,这个男人的心,这么多年来她已经摸透了,只要她好好的温柔一些,他照样还是跟以前一样宠着她,那样,家里的其他人,也照样收益,如今这样的情况下,她已经不能因为这一个哥哥,而断送了她在这个男人面前的一切地位,如果真的那样,恐怕她也没有了活路,家人,更是没有了活路。

    在这一刻,她就必须下抉择。

    “既然我哥不懂事,伟良……一切就交给你去处理吧。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怪你。”一双眼睛饱含柔情的看着面前的吴伟良,那模样,仿佛一朵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儿似的,模样硬是能够催化一个男人的心。

    看着这样的女人,吴伟良的怒火稍稍有些缓减,面部表情缓和很多,伸手抹去了女人脸上的泪痕,眼里闪过一模愧疚,但很快就让他掩去,转过身去踏步离开,同时给女人留下一句话跟一个匆忙的背影,“我先去处理这件事情,你就好好呆在家里,哪儿都别去。”

    身体微微一僵,这个结果,她已经想到了,只可惜了这个大哥,她已经不能再帮到他了,一切都只能听天由命了,大哥的前途,也许会由此断送,但是想着她还有这个能力,可以救济大哥,心里就踏实很多。

    ……

    宁家

    杨崇山下午来到了宁天华的家里,大红门内,就算是杨崇生这些人,也不能随意进去。

    别墅内,宁老爷子跟老太太一起过来了,坐在客厅内的正位沙上,而杨崇山则坐在对面,看着面色严肃的两位老人,又看着旁边坐着,同样面色不好看的宁天华跟连红雅,老脸有些尴尬。

    但想着他今天过来的目的,还是硬着头皮看向宁老爷子,“宁老啊,这一次我因为有一个全国性的巡回学术研讨会,所以这几个月都没有在国内,还不知道生了这样的事情,前两天接到了宁将军的电话我才知道了这件事情,连夜让人订了机票赶回来……飞机抵达京城后我直接就回了学校,到办公室里给杨伟校长去了电话,请他来我办公室一趟,问一问这件事情,可是那边却整整一天没有理我,晚上我给他再打电话过去,他却似乎神智不大清醒,直接给我把电话挂了,最后还关了机,让我根本找不到他的人在哪里……”滔滔不绝的将这些事情说了一遍,杨崇山是学术界的权威,但是在宁老爷子面前,他还是忍不住肃然起敬,这个老人,战场上的铁血将军,就算如今改革开放,他的功勋,还是让他们很多人都铭记在心,深刻至极。

    “这件事情,我必须要让你们处理这件事情的校长给我一个交代,我宁家的孩子,还容不得你们这般欺负。”老爷子的话,已经是在跟杨崇山变相的说明了苏莫若的身份。

    杨崇山也没有料到事情会展成这样。

    苏莫若是谁?

    苏莫若,明明姓苏,而且他昨天回来就已经让档案室的人调出了苏莫若的档案,父亲早逝,养母独自抚养她长大,生在在偏远的贫瘠小镇山,生活都显得困难,这样的女孩子,竟然会是宁家的?而如果是宁家的孩子,那她,到底又是宁家的什么人?突然想到在m国,宁天华给他来的电话,杨崇山的脑子里,不自觉便想到了这个……

    “你不用猜测,苏莫若就是我这大儿子跟大儿媳的大女儿,早年因为一些事情而失散,流落在外十八年,在她来京城读书的时候,才让我们查到……”老爷子很简短的将苏莫若的身份跟杨崇山直接说了个明白。

    杨崇山听着,一张嘴却是已经说不出一个字来了,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眼前的众人,苏莫若竟然会是宁家大儿子宁天华的大女儿,这样算起来,苏莫若让人给无缘无故的开除了,这就算他换成了这女孩儿的长辈,也得火冒三丈吧。

    一想到这个杨伟竟然给他找了这么大的一个麻烦,杨崇山就恨不能一刀把杨伟给捅死得了。

    可是,他却知道,事情都闹成了这个样子,想要轻易解决,已经有些说不过去了。

    “是,我已经让人在找他了,找到了,就立刻把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问清楚。”杨崇山连连点头,面上的神色越来越凝重。

    “杨校长,我很敬重你,但是这个杨伟,我看他就是太不像话了,我孙女儿的性子,虽然说不上和善,但也绝对不至于像他所描述的这样恶劣,直接将我孙女儿开除,他知不知道,就因为他的一己私欲,如果这个女孩儿不是我孙女儿,有我们照拂,那么,这就会让这么一个好好的女孩子,所有的前途光明,都毁于一旦。”

    是啊,这个事情,宁老爷子说的没有任何错,如果换一个人,那么她的一生,恐怕就是毁了。

    而现在,杨伟的开除电话都已经打给了苏莫若,听说这个女孩儿的性格极为倔强,如今想来,想要让她再回京华,恐怕难度,不是一般的大啊。

    ……

    宋雪莉一直都现父母这几天不对劲儿,但又说不上是哪里不对劲,可是却没想到一大早,因为还在m国出差的杨莫晗就给她打来的电话,电话里,杨莫晗的语气有些凝重,“雪莉,帮大哥一个忙好吗?”

    这样的杨莫晗,她从未见过,这样凝重的口气,在她的心目中,这个大哥温柔体贴,稳重不是涵养,是绝对不会有这样紧张的时候,而且听那口气,似乎是遇到了什么他解决不了,而她似乎能够帮忙解决的事情,想着她的父母,便猜想可能是杨莫晗生意上出了什么问题,想要找她的父母帮忙,而家里只有她一个女孩儿,自然也就找上了她。

    “说吧杨大哥,有什么可以帮到你,我一定帮。”宋雪莉笑眯眯的对着电话那头,语调愉悦的说道。

    杨莫晗听着,也知道她跟宋雪莉的关系,便将事情给说了出来,“是这样的,京华大学副校长杨伟因为私受贿赂,而将你的同学苏莫若开除,可是现在我爷爷回来了,查清楚了其中的关节,是杨伟故意找了个理由把你的同学开除,知道了这件事情是冤枉了你的同学,所以希望能够让你的同学重新回学校,但是我爷爷他们都已经打了无数遍你这个同学的电话号码,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没想到竟然是这件事情,宋雪莉愣愣的拿着电话,靠在床头,心中的各类思绪翻转。

    这件事情,究竟是谁对谁错,她很清楚,苏莫若是打了姜雨的人,似乎也连带着姜雨也打了,不过应该没有多严重,应该是姜家夸大其词,而给了副校长杨伟好处,让他帮忙开除苏莫若,按理说,苏莫若的身份也只是一个小镇上来的学生,到底是什么缘由,值得校长亲自来问这件事情,更让跟自己关系从小就很好的杨莫晗来电话问自己情况。

    想着这两天她也打过苏莫若电话,但是都是处于关机状态,几次下来她也不打了,想着可能是她电话没电了,也没有多注意,可是现在挺杨莫晗的话来看,苏莫若根本就是专门将电话给关机了,拒绝跟所有人联系。

    “我也不知道她的其他联系方式,我这两天也打过她电话,一直都处于关机状态……学校怎么可以这样,杨伟副校长,我一定要检举他,我要让他坐不稳这个副校长的位置。”宋雪莉不是没有抛弃的人,开玩笑,宋家唯一的千金大小姐,哪里可能脾气是好的,苏莫若可以说是她的铁杆儿好友,哪里能够容得下人这样欺负的,一想到杨伟竟然还把她给开除了,一个高等学府的学生,才不过大一,竟然就让这个学校给开除了,杨伟太狠,就这么一个开除,就绝对是回了苏莫若的一生,前途命运,一切都会由此变得黑暗。

    听着宋雪莉的语气和后面的沉默,杨莫晗也知道这件事情不简单,看起来宋雪莉是真的跟这个叫苏莫若的女孩子关系很好,要让宋雪莉来帮忙找苏莫若,恐怕只会适得其反,想了想,杨莫晗稍微宽慰了几句后,便挂断了电话,赶忙电话给国内的爷爷,汇报这个电话过后的结果。

    ……

    而我们的当事人,此刻就悠闲的坐在家里看看书,喝喝白开水,自己体味人生百味。

    当门铃声敲响的时候,苏莫若因为昨天晚上很晚才休息,此刻都还在床上休息休息着,睡眼朦胧的睁开双眸,慢慢从床上爬起来,走到门口去把大门打开。

    门口,一位头斑白,年纪大概六十岁左右的老人,还有一个年纪在三十多岁,身着正是西装,一位衣着高雅,姿色妍丽,年纪大概在三十岁左右的女人,均是一脸惊愕的看着眼前明显有些“衣衫不整”的苏莫若。

    侧开身子,面色平静,没有言语,没有其他动作,只是这么一个侧身,意思摆在那里,反正你愿意进来就进来,不愿意进来就算了。

    还是年纪最长的老者反应过来,对苏莫若点了点头,笑容满面的走进了房间里。

    随后两个人才依次走进了房间。

    可以说,房间内非常的乱,到处都是一些金融书籍,还有一张偌大的书桌,占据了原本不大的客厅,而沙上有着一床被子,一看就知道这是熬夜的人休息的地方。

    三个人走进了客厅,却是无处下脚,更不知道要坐哪里。

    苏莫若倒是显得很自然,直接走过去稍微收拾了足够三个人坐的地方,随后就坐在了对面的沙上,抬眼看向旁边站着的三人,“不用这么客气,坐吧。”

    老人家的嘴角不由自主的抽了抽,但还是对着身边的两人道:“坐吧,过来坐了这么长时间的车,也累了。”

    两人才依言坐在了刚才苏莫若收拾出来的空沙上,不过腰杆儿挺得笔直,看起来是让苏莫若给吓到了。

    嘴角微勾,看着眼前的三人,“你们是东海的吧。”

    听着苏莫若这话,三个人都同时抬头看向了苏莫若,来之前老人就给两人说过,今天来见的这个学生,非同一般,无论身份还是她自身的能力。

    老人叫王铭之,是东海大学校长,跟京华大学校长杨崇山也是多年老朋友,不过因为两人各是一个大学校长,所以多年来,都因为一些资质上乘的学生而搞的脸红脖子粗,两个人就是对干的类型,反正你看上的学生,老子就要抢过来,你没看上的,资质好的,老子也抢,但多年来,一直都是京华大学校长杨崇山略胜一筹,这对着东海大学甚至王铭之来讲,都是一种痛。

    而苏莫若,如今短短两天时间,却将京城内很多势力都搅动了起来,杨崇山更是亲自登宁家门致歉,虽然他不清楚详细缘由,但是也绝对知道,这个苏莫若,身份非同一般,而同样,她的头脑,也绝对不可能跟高考那样一般。

    尽管在很多人眼里她很聪明,那成绩很可喜,但是他总觉得,这个少女,远远不止她所表现出来的那样,她,还有更大的潜力,没有被挖掘出来。

    “苏莫若同学,是吧。”三十岁左右的漂亮女郎,一头乌黑秀看起来让她整个人分外迷人,大大的眼睛,跟果冻一样誘人的红唇,说话的时候,整张脸都露出得体大方的笑容,让人忍不住对她心生好感。

    听着女人的话,苏莫若点了点头,从旁边拿起一杯白开水,悠然自得的喝了一口,随后对着旁边眼神有些惊愕的年轻男人道:“开水在那边,要喝就请你们倒一下,谢谢。”

    三个人再次让苏莫若的举动给弄得一愣一愣了,问话的女人更是瞪大了眼睛,明明都已经三十岁的人了,虽然看起来很年轻,但是总感觉她的一举一动,都太过单纯了点儿。

    “鸿轩,你去到三杯水吧。”老人在旁边搭了话。

    虽然对苏莫若这样的举动很不乐意,但男人还是没有表现出来,点了点头,便起身去给三人一人倒了一杯白开水过来。

    苏莫若在喝了一口水后,才抬起头来,双眼不像刚才那样淡淡的,而是饶有兴趣的看着三个人,随后对着中间的老人道:“你们今天过来找我,是看到了我的入学申请了吗?”

    这话问得很直接,老人一愣,随即哈哈一笑,“苏莫若同学,不得不说,我真的很喜欢你,京华大学开除你,那是他们眼睛长到屁股上去了……”

    “咳咳——”旁边女人听着,面色一僵,随即就大声咳嗽出声,提醒着老人自己注意自己的仪态。

    老人却因为太高兴,随后挥了挥,“唉,这丫头我喜欢,在她面前,我不想这么装了,哈哈哈,音儿啊,这丫头可是另外一个你啊。”

    那女人一听,明显有些不乐意的瞪了一眼老人,随即看向苏莫若,一双眸子里,明显比刚才多了一丝其他味道。

    “京华大学开除了你,而你选择了我们东海,这让我们校长很开心,所以,如果你没有任何意见,我们这边就准备给你办理入学手续了。”叫音儿的女人笑意盈盈,目光直直的看着苏莫若。

    “嗯,我也就是准备这几天就前往东海,还有几天时间就要开学了。”点点头,老校长亲自前来,她之前也没有想过,想着可能也就是副校长或者是系主任过来一趟就行了,可是看今天这阵仗,她的心里,多多少少很舒服,毕竟被人这样重视,换做谁,都会很高兴。

    东海大学副校长王铭之一张脸上一直保持着温和的笑容,笑眯眯的看着苏莫若,“丫头,如果你已经准备好了,那你今天方便跟我们一起去东海吗?学校那边也已经给你准备好了宿舍,我们一起过去,可以先帮你安置一下。”

    听着这话,苏莫若微微一思考,倒也认为可以,便点了点头,“好啊,我这边没什么东西,稍微收拾一下就可以了。”

    三人一听,也都露出了笑容。

    叫音儿的女人直接起身,对着苏莫若道:“你有什么东西,我帮你收拾吧。”

    反正多一个人收拾得也快一些,这一点苏莫若倒是没有任何意见,点了点头,两人一起朝着卧室走去。

    外面,三十多岁的年轻男人看着身边的老人,声音有些疑惑,“校长,这丫头,真的有那么大能量吗?”

    微微眯着眼睛,其实他也不知道怎么了,就算是很多高官子弟红三代,想要让他亲自上门去请的,还真是没有过,这个丫头,算是破了他这个例子,一切,也都源自于他的一个梦,这个梦,是在三年前出现的,那个时候,他只觉得这个梦很怪异,一个被京华大学开除的学生,后来转入他们东海,竟然让他们东海的名气,在短短四年里,直接翻了个翻,一举击败京华大学,成为国内席高等学府。

    “这个丫头,我们好好待着就是了,东海那么多学生,多她一个优秀的学生,何乐而不为。”王铭之没有将这个梦告诉任何人,也不会告诉任何人。

    男人听着,点了点头,对于苏莫若这个女孩儿,他们的次见面,她只觉得这女孩儿很怪异,不过,一举一动却不会引起他的反感,所以,后面,他也想要好好看看,究竟,这个女孩儿有何种能耐,能够让王铭之亲自来京城接人。

    东西大概半小时就收拾好了,提着两个手提箱,房子租期还未到,而她也觉得以后可能还是会回京城,所以,房子还是准备继续留着。

    楼下,一辆商务型奥迪车停在楼下,在这显得陈旧的小区里,显得颇为引人注目,很多住户,都是探出了脑袋,看着苏莫若一行人。

    将东西放进后备箱内,几个人都还没来得及坐上去,外面就又响起了车子的喇叭声。

    王铭之一听这喇叭声,就连忙对着旁边的年轻女人跟男人道:“快上车。”

    两个人也隐约明白是谁来了,动作迅的打开车门,让苏莫若先上车,随后几个人也跟着上车。

    可是,车子却出不去了,因为小区门口,已经让几辆车子给堵住了去路。

    王铭之面色铁青,看着外面匆匆忙忙赶过来的老友,恨得牙痒痒的,不过,心里却也是洋洋得意的,但随即又开始担忧起来,看了一眼旁边闭目养神的苏莫若,不安的心,又微微放松了些许。

    “王铭之,你这老王八蛋,乘老子不在国内,就来我学校挖人了是不是?”两个人老人之间说话,似乎从来都是这么肆无忌惮,说话满口脏话,丝毫没有学术界泰山北斗的模样。

    如果让认识的人看见这样的杨崇山,恐怕得眼睛珠子都掉在地上。

    王铭之听着这话,脸一阵青一阵白,忍了好久,却终是没能忍下这口气,打开车窗,看向外面满脸气急败坏的杨崇山,破口大吼,“我怎么着你了,挖人?你说的可真好听,人家苏莫若同学是让你们学校给开除的,我挖人?我哪里有挖人?我可你们好多了,你们这直接把人给开除了,是要注定毁了人家一辈子的前途,可是我们知道苏莫若同学的才华,知道她是被冤枉的,所以,我们很诚挚的请她到我们学校读书……”

    这话丝毫没有说错,可是杨崇山没有做,这一切都是杨伟做的,现在想着杨崇山都感觉心口仿佛被刀子狠狠的割着心,那种感觉,让人疯狂,苏莫若不能走,如果真的走了,恐怕对京华的名声,会造成很大的影响。

    苏莫若在车内很平静,让王铭之等人都松了一口气。

    但平静却不代表她听不到,杨崇山的话,她都听的一清二楚,其实对于这个杨崇山,她也听过很多关于他的事情,很不错的一个老校长,学术界的泰山北斗人物,不容忍轻易忽视,为人正直,刚正不阿,做京华大学校长也已经十多二十年了,能力为人,很被众人认可。

    可是她去东海,却不止是因为京华对她开除的事情,还有,她的心,始终还是有些放不下一些人,所以,想要过去看看。

    “一起都是你在说,你把车门打开,让我跟那丫头亲自说说话。”杨崇山还是不死心,看着车内闭着眼睛十分平静的女孩子,他的心里,总有着一种不详的预感。

    王铭之听着,明显是不乐意,直接拒绝,“你以为我傻啊你,你这老王八蛋学了邪功,让这丫头跟你聊聊,直接就得把这丫头给骗回去了,我告诉你,少在老子面前耍你哪些歪门邪道,今天,我就一定要把苏莫若同学带到东海,她现在选择的是我们东海,这丫头可是也选择了我们东海的,你自己得懂规矩,别做什么下三滥的勾当。”

    “你……王铭之你给老子下车,我们好好理论理论。”杨崇山有种别人一拳闷在心口的感觉,难受得要命,却偏偏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嘴角微抽,苏莫若开口了,“杨校长,我已经选择了东海大学,对于京华大学,我只能说抱歉……”

    随后,她视线锐利,看向车外的杨崇山,透过杨崇山又看向不远处站着的灰头土脸不敢吭声的男人,猜到这人就是杨伟,心中心念一动,直接打开了车门,在所有人惊愕的目光中,飞走到杨伟的面前,一个巴掌狠狠的打在了杨伟的脸上。

    直接把杨伟给打得倒退了好几步,因为精神不大好,直接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似乎是摔到了脊骨,弄得他额头上冷汗冒了出来。

    这不过是在一瞬间,短短几秒钟的事情,谁也没想到,苏莫若竟然会出手打人,而且还是一脸快意。

    心念再次一动,苏莫若的人已经坐在了车上,外面如常,因为,这已经回到了苏莫若刚回答了杨崇山话的时候。

    杨崇山听着苏莫若的话,面色有些不大好,但知道这一切都是杨伟造成的,火气就翻了起来,转过头对着旁边灰头土脸的杨伟就道:“我们京华是百年老校,名声一向很好,从来不会误会任何一个学生,也不会冤枉一个好学生,而你,这一次竟然犯了这么大的错误,更是私自将一个优秀学生开除……”

    看着那被吼得跟怂货一样的杨伟,苏莫若眼里滑过一抹嘲讽的光,虽然她不犯人,但犯了她的人,也不会有好结果。

    她会让他知道,天堂无路地狱无门是个什么意思……

    杨伟那么怂拉着脑袋,妹夫也不帮她的忙了,妹妹更是没有出现,电话也打不通,想着他这一次是犯了大错,心里就一直想着将功补过,现在看到了苏莫若,也不管其他了,直接道:“苏莫若同学,我真的不是有意的,我姜宏宽,姜氏地产董事长姜宏宽姜董的意思,他说只要开除了你,他就会给我们学校投资一大笔钱,用于教育事业上……”

    知道这些对于她们这些副校长来说也是一种功绩,而他很聪明的没有提到她收受贿赂的事情,苏莫若也没有说话,只是笑呵呵的看着杨伟。

    “到现在了你还隐瞒,说,一个字不漏,全部给我说明白,就算我们学校留不住这样的优秀学生,你今天,也必须把这个事情好好的交代一遍,之后给我登报,给苏莫若同学一个交代,还她一个清白。”京华大学开除一个学生,虽然不说人尽皆知,但只要是业内人士,又或者是关心这方面的人,又或者是一些京华在校学生,也都是隐隐知道一些的,如果这件事情处理不好,绝对会给学校和苏莫若造成很大的负面影响,宁家的态度摆在了那里,杨崇山尽管很不想让学校的声誉牵扯进来,但唯今之计,也只能先这样处理,平息苏莫若心中的怒火。

    杨伟听着杨崇山的话,面色灰白,知道一切事情这个校长恐怕都已经调查清楚了,之前他有后台,收受贿赂也没有让学校名誉受到损坏,所以杨崇山一直放任他,可是现在,惹到的事情,已经不是妹夫或者这个校长可以抵得过去的了,又哪里还能够让他继续瞒着自己的所做作为。

    最终,杨伟一五一十的把事情给交代了个清清楚楚。

    姜宏宽,姜氏地产,姜家,姜雨,看起来,他们果然是嫌好日子过得太久太舒爽了,从而忘记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一类说法。

    最终,苏莫若也没有同意留在京华,在王铭之那看着杨崇山炫耀和解气的目光中,吩咐了年轻男人开车。

    一行四人,往东海方向驶去。

    在此期间,苏莫若给纪蓝去了一条短信,很简单,也很明确:全面收购B市姜氏房地产股票。

    东华,她来了,苏莫若嘴角不自觉勾出一抹笑,不知道,今生今世的他们,有没有生多大的变化。</P></DIV>

    <TR>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重生之军界千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倾城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倾城殇并收藏重生之军界千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