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军界千金 > 第八十章 愧疚,狠拒

第八十章 愧疚,狠拒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说话的女孩儿,耀眼如明珠,璀璨的笑容,美丽的容颜,露出标准豪门闺秀的八颗雪白牙齿,眸光灼灼,她便是宁心扬,宁天华跟连红雅的二女儿。

    看着眼前的苏莫若,她之所以会这样贸贸然出现,自然是因为父母的指示,虽然她性格比较外向,比较叛逆,但对于父母的话,她一向很听。

    而这个姐姐,从小就生活在她的记忆里,时常,她的耳边都能够听到父母说起这个姐姐,说起这个姐姐刚出生的时候的模样,一些形容她小时候各种小动作的话语,那个时候,她只觉得烦人,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她慢慢长大,身边的人,好多都有着哥哥姐姐的爱护,但她,没有姐姐那也就罢了,可是她上面明明有个姐姐,却是从小与父母失散,剩下她跟弟弟两个人,让她充着这姐姐当了十多年了,如今,总算是找到了这个大姐,她也好想这个大姐赶快回家,这样,她也会多一个姐姐疼,那多好。

    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少女,宁诗扬三人也就算了,毕竟他们是朋友,而宁天勤出来帮忙说话,自然也是因为她的身份,可是这个少女,她又是谁,美丽的面容,带着激动看着自己,微微蹙眉,她可不记得认识这样的千金大小姐。

    而现场所有的来宾,却都因为宁心扬的突然出现,还有她说的话,全都闭上了嘴,现场的人,虽然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宁诗扬的身份吗,但却还是有部分人知道,而不知道的人,也知道宁诗扬来宁家很勤,所以,猜测她身份也绝对差不到哪里去。

    所以,她一出声儿,所有人便都安静了下来。

    “你是谁?”看着宁心扬,越的觉得眼熟,心中,有答案几欲破土而出。

    “第一次见面亲爱的姐姐,希望你能够喜欢我这个妹妹。”宁诗扬目光含笑,看着苏莫若,其实她的心中是有些忐忑的,这些日子,她早已经听了很多有关于她的事情,特别是性格,如果不是因为她的性格,他们宁家认亲,不是所有人都会忍不住蜂拥而上吗,哪里还用得着策划这么久,还生怕会出现什么问题。

    这话声音适中,所以传出去的距离也不远,不过周围听到的人,均是一脸惊奇的看着这一幕。

    身份看起来绝对不简单的少女,直接走到衣着寒酸的少女面前,姿态放得这样低,甚至看起来,她还显得那样紧张,一个个人都不解了,疑惑了,今天不是宁天勤之女宁诗扬的生日宴会吗,可是这少女的突然出现,说出这样的话,是不是有些喧宾夺主了。

    而突然,一些人也突然想到了,作为军区司令员,对于这样的宴会,是没有什么例子的,至少没有多少军队高官会给自己的女儿办这样大的生日宴会,还邀请高政商贾,而现在这样的一幕,让大家隐隐意识到,恐怕今天,宁诗扬的生日宴会是一点,但更重要的,恐怕是跟眼前这个衣着寒酸的女孩儿有联系吧。

    闵静跟阙梦雨两人互相对视一眼,随后看向苏莫若,眨巴着眼睛,也不说话,只是看着苏莫若,用眼神说明她们此刻很疑惑,希望苏莫若能够给她们解惑。

    苏莫若同样有些不明白,看着两个好友的目光,便道:“我不知道她是谁,不认识。”说完,抬步就像要走。

    果然如父母说的那样,这个姐姐的性格脾气,真正是有些怪异了,从小到大,还从未这样让人给无视过,面上表情有些僵硬,眸中蒙上了一层水雾,努力忍着,心中对这个刚知道了她的身份就对她印象不错的姐姐有了些哀怨,她多么希望这个姐姐能够给她回以一笑,然后很温柔的跟她说话。

    但,事实告诉她,她的想法,太天真,这样的想法,根本没可能实现。

    “姐,当年并不是爸妈的错,他们也因为你当年的事情,而遭受了十多年的内疚痛苦,这,难道还不够吗?”她希望一家团圆,快快乐乐,不求其他太多,难道,这样的要求,过分了吗?

    看着满脸小心翼翼的宁心扬,苏莫若蠕动了几次唇,想要告诉她,其实她并不是真正的苏莫若,她是来自十多年以后的慕清,可是,她相信吗?她又能够说的出口吗?进入这个叫做苏莫若的女孩儿的身体内,她的身体承载了她的生病,而她的生命亦是承载了她的身体,这样的两个人,如今已经合二为一,但是,让她突然接受这些人,还有想着曾经这个叫做苏莫若的女孩儿内心的悲凉,这突然出现的家人,还有前面在京城的时候,她遭遇到的一次又一次的跟踪,这些,让前世曾经身为龙组特工的慕清来讲,心中总感觉怪异。

    “姐——”看着苏莫若没有再说话,宁心扬心里怀着一份期待,双目含着小心,声音有些试探性的喊了一声。

    “……对不起。”苏莫若一把撤开自己的手,退后两步远距离,看着眼前满脸挫败的宁心扬,看了一眼旁边低着头,都不敢看自己的宁诗扬,转身,离开。

    “柠儿,你难道就真的忍心吗?”一道女音响起,夹杂着丝丝痛,夹杂着丝丝哀。

    转过头,看着面前,双目红肿,却丝毫不影响她美丽的女子,看起来很年轻,双眼就这么直直的看着苏莫若,一步一步,朝她走来。

    蹙眉,很明显的猜到了女人的身份,因为,她们曾经见过。

    “这位女士,我叫苏莫若,不是你嘴里叫的柠儿。”现场这么多人,这件事情这样大规模的爆出,不难想象,让这些人认识了自己以后,后续会给自己带来多少的麻烦,看着面前的连红雅,眼神淡漠疏离。

    让女儿这淡漠疏离的眼神看得心狠狠一揪,眉头皱起,“好,那我叫你若若,可好?”

    “这是我妈叫的,不是你。”满脸戒备,转过头不去看连红雅。

    “若若——”连红雅的心狠狠被刺痛了,捂着心口,面色极为难看。

    “别这么叫我。”闭上眼,她能够很清晰的感觉到这具身体内的心思在狂涌,努力深呼吸几口,让自己变得平静一些,在这个事情上,她必须坚持,养母在这个世界上,就只有她唯一的亲人,如果她跟宁家人相认,那么,养母要如何办,也许,很多人会认为,养母同样可以当作养母好好孝顺,但又有没有人想过,如果有了这么一天,她还是只属于养母的养女吗?她的身份会生天翻地覆的变化,而她的身边也会多很多亲人,她的亲人多了,自然留下来陪养母的时间也少了,久而久之,难道养母柳琴不会失落,就算她不说,心中也会认为,她已经不再只有她一个亲人了,她这个养母,应该算是可有可无了。

    很多人没有经历过不明白这样的感受,但是她经历过,她明白,曾经的慕清,只有队友,只有任务,只有前进跟死亡,其他的一切,都与她相隔遥远,永远不可能有交集。

    而今生,她有了养母这个亲人,养母也只有她一个亲人,如果当她成为了宁家的女儿,就算她的心里,养母的地位仍旧是最高的存在,但是其他人,其他人会这样认为吗?

    这,也包括了养母柳琴。

    感受着此刻身边痛苦的连红雅,她一声不吭,因为,她也不知道要说什么。

    跟连红雅也接触过好几次,其实,连红雅给她的感觉很好,应该会是一个很好的母亲,但是,这么多年来,她也只是生了她,却没有养过她,而柳琴却是不同的。

    “姐——”宁心扬现在是确确实实的见识到了她这个还没有跟家里相认的姐姐,心是多么冷,多么硬,咬唇,看着母亲的样子,她心疼了,在她的记忆里,母亲一向高贵优雅,随时随地,都是一副仪态万千的高雅太太,除了对这个姐姐,她还从未见过母亲流露出这样脆弱的一面,如水晶玻璃鞋一般,一碰就会碎。

    “莫若,你妈妈当年因为跟你失散,足足一个月卧病在床,她思念你,整整十八年,家里人都认为可以放弃对你的查询时,她都还是坚持着,硬是让家里人不停的找寻你,尽管当年,你生存的希望微乎其微,尽管有可能,这辈子她的坚持都有可能是在做无用功,但是,她还是坚持在做,难道,你就这么不尽人情吗?当年提出将你留在一户农家,等我们进京安排妥当了再接你回京,都是我的主意,你妈妈当时并不同意我这么做的……如果你要恨,就恨我好了,可是你不能这样对待心心念念你将近十九年的母亲。”实在看不过去妻子的模样了,走至妻子面前,一把将妻子搂住。

    “我知道这些年来亏欠了你,但,我们始终是血脉相连的亲人,你妈这些年来这么想你,如今好不容易找到你,回家吧孩子,这么多年来我们没有对你的好,以后一并加倍还上,好吗?”

    慢慢转过头,看向宁天华,咬唇,狠了狠心,“这十八年来你们干什么去了,十八年都没能找到我,如今找到了,就想要接我回家,现在——晚了。”最后四个字,掷地有声,说完,转过头,脚步坚定,决绝离开,留下呆愣一片的人。

    她不是苏莫若,她有养母。

    如果他们在十八年前就能够找到这个叫苏莫若的女孩儿,那么,她也不用如此为难。、

    她跟柳琴已经相处出了感情,让她放手,那肯定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唯有跟他们断了亲情,才是她如今唯一的选择。

    ……

    自从那日宴会后,上流社会基本上都知道了那天的事情。

    宁天华跟连红雅的身份,不难让人查出来,毕竟,宁家,在整个Z国,那都是绝对的庞然大物般的存在,宁天华的杰出,连红雅的杰出,都不是说着玩玩的。

    这些人都试图从多方渠道打听苏莫若的消息,却是每想到,他们在打探这个消息的事情,似乎总有一股力量在阻拦着他们,根本不给他们丝毫机会查到当晚宴会上拒绝了宁家第二代最杰出的大儿子宁天华认女儿的少女。

    学校内,苏莫若每日上课下课,倒是宁诗扬,从那天以后,变得一场沉默,闵静跟阙梦雨也因为这样的气氛,而不敢随意的说话,一行四人,虽然每日还是一起上课,但却是变得沉默得很,没有什么机会再对话。

    这日,早上刚进入教室坐下,王期音就来了教室,在所有人诧异的目光下,径直走到苏莫若的面前,“有空吗,校长找你,有点儿事。”

    “嗯。”点了点头,直接起身。

    王期音看着苏莫若没有拒绝,狠狠的松了一口气,虽然跟她相处的时间不长,但她能够察觉到,苏莫若是一个性格绝对清冷的人,对人说话做事从来都是那么冷冰冰的,只要是她不喜欢做的事情,就算是刀架在她的脖子上,她都不会妥协一件她认为正确的事情。

    两道身影一前一后离开教室,顿时引来了所有同学的猜测。

    苏莫若中途转学到了东海大学,来到这个班上,还是引来了许多人的猜测的,虽然大家不知道她具体转校的原因,但却也知道,京华大学跟东海大学,始终还是高上一个档次的,而来到班上这将近半年的时间,苏莫若性格清冷,除了寝室内的几个女生能够跟她说得了几句话,其他人,似乎跟她一句话都说不了。

    而这些时间,他们也现了苏莫若的家境似乎不是很好,住着四人寝室,也完全是因为学习成绩有意,很得王期音的喜欢,所以才会有那日她刚来学校,有王期音亲自送到寝室的一幕。

    如今,整整半年时间,王期音都没有怎么表现出跟苏莫若的亲情,很多人也渐渐开始忘记了他们的关系,但是如今,众人才觉,似乎苏莫若的地位,从来在王期音的心中,都是特殊的。

    试问一个学生,如果真的有什么事情,大可以让同学来传话,又或者直接在门口叫一声就好,哪里又有一个老师,亲自走到学生的座位前,声音那么柔和的出声询问,根本没有丝毫强硬,话语更是透露,如果你没空,我们可以改日。

    跟着王期音一起往楼上的校长办公室走去,一路上王期音不时的询问一些有关于苏莫若的生活学习状况,也提到了郝刚,因为上一次跟郝刚一起请过一个星期的假,所以王期音提起了郝刚。

    这段时间,学校已经没有了郝刚的身影,隐隐约约记得,似乎从那一次他跟郝刚请了一个星期假过去陪那个老人后,他就没有再出现在过学校里,更不曾出现在她的视线里。

    “你跟郝刚同学是?”王期音强忍着八卦的心理,但还是忍不住给问了一句,双眼期待的看着苏莫若。

    嘴角微抽,看这老师的表情,她有种特别强烈的感觉,难不成,这老师喜欢郝刚?老牛吃嫩草?

    郝刚来这个学校读书,按理说,应该是会瞒着很多人他的真正年龄吧,毕竟执行这些人任务都是高度机密,而王期音,应该还达不到能够知道郝刚真正年龄和身份的那个层次。

    “你到底知不知道?”王期音有些着急了,看着郝刚,眼里带着一丝迫切。

    “老师想知道?”苏莫若抬头看着王期音,声音清冽。

    被苏莫若这话跟眼神看得浑身不自在,一撇头,心中有些尴尬,“没有……就是……就是随便……随便问问而已?”心中,却是为自己捏了一大把汗,这么大年纪的女人了,竟然还问起这么小,还曾经是自己学生的男人,真正是汗颜得很,不过,这种心思,她自己都忍不住,很想要知道一些,有关于郝刚的信息,这个学生,似乎在她的记忆力,了解为零,她曾经怀疑过这个来去匆匆的郝刚根本不是一个学生,她也曾经追问过父亲,但是父亲的声音很严厉,并且带着丝丝的扭扭捏捏,最终,她还是放弃了追问。

    但是父亲的藏藏掩掩,却是更加挑起了她内心的八卦,想要查清楚,这个郝刚,究竟是不是一个学生,她以前也曾经知道一些国家特工或者一些警察,深入敌人内部,进入各个地方做探子,变化自己的各种身份。

    “王老师,到了。”苏莫若看着王期音一张脸上表情不停变换着,站在校长办公室的大门口,也不提醒,但是过了许久都不见她回神,唯有开口提醒道。

    王期音这才反应过来,啊了一声,抬起头来,伸手敲响了办公室的门。</P></DIV>

    <TR>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重生之军界千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倾城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倾城殇并收藏重生之军界千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