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我的殡葬灵异生涯 > 第四百二十三章 重伤

第四百二十三章 重伤

作者:奔放的程序员、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快!”洪东东催促。

    整棵大树都在颤抖,有事要发生,身后悉嗦的声音越来越响。

    伊万把黎礼的尸体抱起来,悬挂在树上,周围的树干如同有生命一般,居然动起来,缓慢延伸。我和陈玉珍本来趴着好好的,周围的树须大动,陈玉珍反应很快,拉着我赶紧离开这里。

    大树在颤抖,树须随着树干蔓延,一层一层把黎礼的尸体缠绕起来。

    伊万松开手,从树上下来。洪东东打着手电,照着黎礼的尸体,我和陈玉珍在侧后方偷窥,眼见着黎礼的尸体被树须越缠越紧,紧紧包裹在里面。

    大树渐渐平息了颤动。

    那细细碎碎的声音没了,巨大的鳞片也不再动了。看样子传言是真的,要取走一具尸体必须拿另一具尸体来顶上。

    洪东东对着黑暗喊:“两位还藏着,有意思吗?还有五分钟,你们慢慢藏吧,我就不和你们二位玩了。伊万咱们走。”

    我偷偷探头出去看,伊万带的装备特别齐全,他身后有个锁带,把洪母的尸骸背在身后。两人来到坑道前,洪东东先往上爬,爬了没两步,他又跳下来,对着黑暗说:“两位既然还藏猫猫,那就没办法了,你们就永远留在这里吧。”

    我忍不住要爬出去,陈玉珍一把拉住我:“你看伊万。”

    伊万的枪始终悬在右手边,只要抬手就能拿到。

    “如果我们出去,必死!”陈玉珍说。

    “那怎么办?”我急躁。

    “等。”陈玉珍说。

    我和他趴在树后面煎熬,洪东东没理我们,不知和伊万说了什么,两人顺着坑道径直爬了上去。

    等了片刻没有声音,我和陈玉珍从树后出来。我的手电丢了,陈玉珍的还在。他掏出来,手电光亮很弱,我们一前一后摸着黑来到坑道前。

    抬头往上看,黑森森的看不到顶。

    “怎么办?”我问。

    陈玉珍沉吟片刻:“等吧,现在上去就是送死。”

    我们蹲在坑道底下,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陈玉珍看看表:“洪家到底还是赶上了,现在正是吉时。”

    “看来洪先生的宏图大业可以完成了。”我讽刺说。

    这时,忽然头顶恶风不善,好像掉下来什么东西。我抬头去看,那东西落下速度极快,黑影笼罩,如同一块大石头。

    我心里一紧,洪东东不会是想把我们活埋在里面吧。现在就开始往里扔石头了?

    我正要躲开,陈玉珍叫了一声:“是个人。”

    我一激灵,下意识伸出手去接,那人很快就到了,压在我的手臂上。我情急之中使出天罡踏步,向黑暗的空旷地疯跑了几步,围着一块区域绕圈子,把下坠之势圆滑融入步法里。

    做出这样的举动,我是下意识的。跑到最后,控制不住平衡,抱着那个人一起摔了出去。

    陈玉珍打着手电过来,用光亮照照我,一脸吃惊:“你刚才用的是天罡踏步?”

    我摔得满手生疼,全是血,现在没有包扎的东西,只能简单在衣服上蹭了蹭。

    我爬起来:“陈大师,你知道这种步法?”

    “当然。我曾经看过一个高人用过,你的步法很精奇,学到哪一层境界了?”

    我苦笑:“屁境界,就是皮毛,教我的那个人根本没打算多教。”

    陈玉珍若有所思看着我。

    我们走到刚才那人面前,陈玉珍用手电去照,一照我就愣了,居然是藤善。他满脸血,脸色惨白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不会是死了吧。

    我过去把他抱起来,脑子里嗡嗡作响,藤善死了?

    我伸出手在他鼻子前摸了摸,还有微弱呼吸,我看向陈玉珍,对他点点头。

    陈玉珍摸了摸他的脉搏,掏出一块布把藤善脸上的血擦了擦,我们看到在他头顶有一块巨大的硬性创伤,裂出道大血口子。

    从位置来看,偏向后脑,也就是说袭击是从后面过来的,应该是偷袭。

    可以推想当时的情景,洪东东和伊万上去之后,先是说了什么吸引住藤善的注意,另一人在后面偷袭,打晕藤善后,把他从上面扔下来。

    队伍里四个被雇来的修行者,黎礼死了,藤善受到重伤,我和陈玉珍困在地下。

    陈玉珍从随身褡裢里取出一些简单的绷带,小心帮着藤善清理了伤口,然后包扎上。从始至终藤善都没有醒过来,他这是脑震荡,我们都有常识,什么时候能醒来真不好说。

    把他留在原地,我和陈玉珍来到坑道前往上看看。

    莫名中我眼皮子跳得厉害:“陈大师,洪东东做的太绝了。他这么做为了什么,我们这些人如果出去还不得找他算账啊。”

    陈玉珍摆摆手,示意我先不要说话,他低声说:“你听没听到什么声音?”

    刚才太过紧张,我什么都没听到,此刻静下心仔细去听,好像听到什么,那种声音像是机械表的齿轮,在轻轻扣着。

    我用出耳神通,耳神通像雷达一样扫过坑壁的土面,快速向上,等来到坑道一半的高度时,耳神通发现了端倪。

    坑壁上挂着一样东西,耳神通仔细一扫,等我看明白是什么,几乎要窒息了,心脏都快停了。

    那居然是一枚遥控炸弹。

    我察觉不好,赶紧收回耳神通,来不及了,突然之间炸弹爆炸。

    黑黑的一块炸弹陡然四分五裂,强烈光芒和爆炸气流如同万千钢针穿刺而来。

    耳神通最怕的就是尖锐和爆裂的声音,没等我反应过来,这些气流钢针全部插进耳神通,我就觉得胸口一闷,耳膜像是被无数针尖插过。

    我哼都没哼一声,人飞出去,摔在地上。眼前发花,想坐起来全身无力。脑袋嗡嗡作响,神识完全断绝了和耳神通之间的联系。

    耳朵似乎蒙上一层厚厚的纱布,气流过来发出嗡嗡沉闷的声音。以前听说过炮兵打仗,经常听震耳欲聋的大炮声,耳朵一般都有点问题。此时此刻,我就是这个感觉,像是刚从弹坑里爬出来,耳朵短暂失聪,大脑一片空白。

    我眯着眼睛勉强看到无数的尘土飞扬,坑道成了一处巨大的沉灰场,什么都看不见,土块纷纷下落。

    陈玉珍的手电光芒,此时已经看不到了。最后一缕光线被昏沉的尘沙淹没,四周陷入了绝对的黑暗里。

    我嗓子眼一甜,张嘴吐了口血,昏昏沉沉晕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脸上一阵清凉,我慢慢睁开眼,看到陈玉珍焦急地蹲在旁边,他把我扶起来,张开口说了几句话。

    光看他在动嘴唇,什么也听不到。

    我揉揉发晕的脑袋,打了个激灵,意识到了什么,侧着耳朵去听,什么声音也没有,哪怕连杂音都没有,一片死寂,就像这个世界上从来没存在过声音一般。

    我闭上眼想用出耳神通,神识中空空荡荡,根本没有耳神通的影子。

    经历过这么多事,此时此刻我是真正的害怕了。上次是看不见,难道这次会听不见?

    我说:“陈大师,我好像什么都听不到了。”

    我明明开口说话,完全听不到自己的声音。陈玉珍看我,他翻出手机,打开记事本软件,用输入法拼写了几个字:你听不到我说话吗?

    我颤抖着接过手机,打字写:什么也听不见,没有声音。

    他写道:刚才突然的爆炸,可能导致你短暂性失聪。没关系,不要惊慌,现在要赶紧逃出去。

    我颤着手写:我刚才看到在坑壁上有遥控炸弹。

    陈玉珍写:那一定是伊万按照洪东东的指示放的,他打算让我们全死在这里。

    我控制不住自己,呜呜哭了起来,写着:我该怎么办,我什么都听不见了。

    陈玉珍写:哭什么,现在最要紧是想办法出去。出去之后,你是求医还是拜佛,耳朵的事慢慢说。

    这时他似乎听到什么声音,收了电话,抄起手电走向不远处。

    我看着他干着急,什么都听不到。

    陈玉珍在地上扶起一个人,正是藤善。他已经醒了,也是迷迷糊糊的。

    陈玉珍帮着他恢复神智,两人一起过来。藤善看到我,张口说了句话。

    从口型能认出来,他说的是“你怎么了?”

    我指指自己的耳朵,回应他说:“听不见了,聋了。”

    藤善愕然,看看陈玉珍,陈玉珍点点头,做着口型对他说“聋了”。

    我觉得藤善比我幸运多了,他顶多脑震荡,而我这么一聋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恢复。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我的殡葬灵异生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奔放的程序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奔放的程序员、并收藏我的殡葬灵异生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