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我的殡葬灵异生涯 > 第六百五十章 天下无间

第六百五十章 天下无间

作者:奔放的程序员、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黄老灵这么一提醒,我向大殿的四面墙上看去。

    墙上绘着色彩黯淡的图案,应该是年头太久,颜料剥落得厉害。如果不仔细留意,是看不出墙上这些图案的,我第一眼看过去也没引起太大注意,经黄老灵提醒,才重视起来。

    居士和几个香客说话,我背着手来到墙边仔细看,不由倒吸口冷气,墙上绘着的都是森罗可怖、凄厉惨绝的地狱景象,像什么拔舌、洗肠还有刀山火海之类的酷刑,小鬼儿画的极其恐怖,阴魂画的也是凄厉无比,栩栩如生之至。

    不知这些壁画出自何方高人之手,画功逼真精湛,看时间长了犹如身临其境。

    我顺着墙慢慢走,一幅画一幅画看,渐渐发现了有不对劲的地方,这些画作隐隐的似乎被贯穿了神识之能。作画之人应该是修行有成的尊者,下笔时把自身的神识之能用在笔法里,浮现在画面上。这样有什么好处呢,可以让观者潜移默化受到画作的影响。

    我聚精会神看着,尽量不动用仅存的神识去抵抗画作影响,而是放松心态,我发现很容易就陷入到地狱图的情绪里,一晃神仿佛真的进到地狱,听到无穷的惨叫和烈火熊熊的声音。

    我一时恍惚,赶紧收神,怔怔了半晌,还真是邪门。

    “此画名为地狱变。”身后响起一个声音。

    我回头去看,那居士捻动佛珠,不知何时站在我的身后。他笑眯眯的,大冷天穿着一身白色的丝绸单衣,倒也不怕冷,看上去有点像国学大师。

    能在这里看庙,也不是啥普通人,我赶紧说:“你好你好,不知怎么称呼?”

    “本人姓陈,庙里一个志愿者,一年总会抽出一两个月时间过来闭闭关,帮忙宣传一下教义,接待信徒香客。”他说。

    我和他握握手:“陈先生你好。我姓齐。”

    “怎么,对墙上的画感兴趣?”他问。

    “我还没见过地狱图,”我笑笑:“觉得挺稀奇。”

    “此画叫《地狱图》或是《地狱绘》,也叫《地狱变》,”陈居士说:“描绘的是地狱苦刑的细节,在于警示众生,宣扬佛法,让人懂得因果报应之理。”

    “不知此画为谁人所画?”我问。

    陈居士说:“相传是地藏菩萨的人间化身所作。”

    我颇有兴趣地看着他。

    陈居士没接这个话茬,反而说起了自己:“我是上海人,本来那里有名寺普陀山,可我为什么还是不远千里来到这里。”

    “为什么?”我问。

    “就是因为这满墙的地狱画感动了我。”陈居士说:“我还很小的时候,爷爷在世,他祖籍就是在大屯子乡,有一次带我回家祭祖,进了这座庙,刚一踏进来看到满墙的地狱图,我顿时就傻了。你知道过电的感觉吗?”

    我笑着摇摇头。

    陈居士说:“乍看到地狱图的第一眼,我就跟过电似的,全身汗毛都竖起来了。我觉得我找到了归宿,似乎听到了久远的声音,所以日后等事业和家庭都有了以后,我便做了一个佛家的居士,有时间就来庙里帮着打理一下。”

    我点点头:“原来是这样。你刚才还没说这画是谁画的。”

    “传说作画之人就是地藏菩萨在人间的化身。”陈居士说:“这里还有个故事,齐先生你有时间吧,我可以说给你听听。”

    我做了个洗耳恭听的手势。

    “说是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时候,那时候你知道吧?”

    我点点头:“知道。特殊时期,红色浪潮。”

    “对,就那个时候。”陈居士说:“那时候批判牛鬼蛇神,破四旧,砸烂旧世界什么的。有一帮小子不知天高地厚,拿着铁锨锄头,组队来拆这座阴王庙。刚到门口还没等举锄头刨砖,好好的大白天突然黑下来,电闪雷鸣倾盆大雨,雨里还刮着旋风。”

    我笑笑说:“真的假的,听着这么离奇。”

    “那你看,”陈居士说:“继续往下听。这帮小子当天没动手,转过天,天好了,他们又来了。到门口刚要拆庙,又是刮风下雨。到了第三天,队伍里有个小将发狠,说人定胜天,牛鬼蛇神再厉害也是纸老虎。他们制作了一个横幅,写了句诗,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听听,天都能换一换,别说一座庙了。”

    我听得津津有味:“然后呢?”

    “第三天他们一群人又来拆庙,刚到门口,就看到庙门站着一个和尚。那个年代什么和尚尼姑道士,要么被批判关牛棚,要么还俗避祸,哪有大大咧咧冒头的。眼前这和尚不但冒头,看样子还想阻挡革命小将拆庙,胆大包天至于极点。”陈居士对我说:“齐先生,你跟我来。”

    我们从佛殿里出来,顺着院子往外走,来到庙口,他指着门前两棵苍天古树说:“当时和尚就是在这里,把那些人挡住。”

    我问他,然后发生了什么。

    “那和尚在两棵大树之间拉了一幅巨画,大概能有十米长短,现在回想起来真是不可思议,这十米的大画卷成卷儿,一个人也拿不了啊,真不知道这和尚是怎么带来的。”陈居士说。

    “画上就是地狱变?”我说。

    “不错,”他点点头:“上面画着牛头马面的鬼差,还有恶煞鬼畜,身堕无间阿鼻地狱忍受极刑凌虐的亡魂……种种地狱景象,跃然纸上,纷然眼前,据说在场所有人都惊住了,这些革命小将从来没见过如此逼真又离奇恐怖的古画,完全超越了他们的认知。”

    “他们被镇住了?”我问。

    “开始是被镇住,后来他们又开始喊口号,打倒一切牛鬼蛇神。一起举着锄头冲过去,如果这和尚执意阻拦,他们不介意把他活活打死。”陈居士说:“就在这时,发生了异象。”

    他掏出一包烟:“抽烟不?”

    我摆摆手,他自顾自点上:“画上出现了一片呜咽声,越来越响,从画里透出来,声音传到外面很远的地方。后来听知情者描述,声音很低沉很压抑,有男人也有女人的,让人毛骨悚然,全身起鸡皮疙瘩。在场所有人都怔住,声音实在太悲惨了,声声入心,真的像是从地狱里发出来的一样。”

    “把革命小将吓住了?”我呵呵笑。

    “这还不算什么,最离奇的在后面,”陈居士说:“这个和尚突然走进画里了。”

    我浑身打了激灵,莫名其妙的,我感到一阵彻骨的寒意。

    我看向陈居士,陈居士严肃地点点头:“整件事你不用去质疑真假,我这么一说你这么一听,当个段子听就行。”

    “然后呢?”我问。

    他摇摇头:“没然后了。那和尚从始至终一言不发,众人眼睁睁的注视下他先是凭空写下了四个字,然后缓缓走进地狱的画中。画里是熊熊火海,他的身影在大火中飘然远逝,最终模糊成了一个小点,消失在无数亡魂中间,从此之后,再没有人见过他的踪影。”

    我听得都傻了。

    陈居士说:“这件事之后,没人再敢动这座庙。这件事流传甚广,不光是大屯子乡,你出去打听打听周围几十里,但凡上了点岁数的人大约都有耳闻。后来那段年代过去之后,气氛缓和,不再谈什么牛鬼蛇神,庙里渐渐起了香火。”

    “那幅画呢?”我问。

    “那幅画一直被一个老人收藏,八十年代的时候,他自己掏钱找工匠和画匠,把整幅画拓印在庙里的墙上,便形成了你刚刚看到的地狱图。”陈居士说。

    我没说话,在沉思。

    陈居士说:“收藏画作的老人就是我爷爷。”

    我抬起头看他。

    他说:“这幅画一直被他精心收藏,家里人谁也没看过,甚至不知道这件事,等到他把整幅画拿出来要画在庙里的墙上时,我们才知道他原来还藏了这么个东西。后来,爷爷把原画烧了,说此物不应该再留人间。”

    我想了想说:“我比较好奇,那和尚走进画里时,他写下了哪四个字。”

    陈居士沉默了很长时间,这才说:“他写的是‘天下无间’。”

    “什么意思?”我问。

    陈居士道:“大概意思是,那时的天下就是无间地狱。”

    “怎么讲?”我看他。

    “那个十年里夫妻反目,母子决裂,家破人亡,人人自危,好友之间都无法说真话。有人因为一句话获罪,甚至丢了性命。”陈居士把烟头扔在地上,用脚用力踩了踩:“人和人之间没有情爱,没有真善,没有美德。只有猜疑、嫉妒、迫害和斗争。这样的环境,这样的人间,用无间地狱来作象征,倒也恰当。”

    我被他说得沉重起来,我第一次正视“无间地狱”的概念。一提到地狱,无非就是刀山火海各种酷刑,而无间地狱是所有地狱里规格最高的地方,那应该是痛苦的巅峰。

    想象一个人会受到什么顶级的酷刑,对于无间地狱来说都太过于公式化。

    那么怎么才能到达痛苦的巅峰呢?正是陈居士在上面说的这些。

    天下无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我的殡葬灵异生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奔放的程序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奔放的程序员、并收藏我的殡葬灵异生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