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我的殡葬灵异生涯 > 第一百八十四章 生死一线

第一百八十四章 生死一线

作者:奔放的程序员、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尸体勘验完毕,我们的任务就是把它整出去,送到殡仪馆。

    这尸体不知放了多少日子,身体高度腐烂,充满了**气体,人如同被气充起来,四肢粗大,相当恐怖。

    法医在旁边填单子,土哥顺嘴问这人是怎么死的,法医告诉我们是吸毒死的,注射过量毒品。警察在门口催:“哥几个赶紧的吧。”

    我们都有经验,这种死了很长时间的尸体,变成巨人观,肯定相当沉重,四个大小伙子够呛能抬起来。这次五个人一起上,我和土哥负责抬头和肩膀,麻杆撑肚子,王庸和老黄搬两只脚。

    我和土哥上了床,戴上手套,一人抓住一个肩膀,那三个人也准备好了,土哥喊了一声:“起!”

    我们五个哥们经常一起配合,互相怎么用劲都清楚,一起使劲,尸体渐渐抬了起来。我两个肩膀子就觉得麻,有些吃惊,妈的妈我的姥姥,这哪是尸体,简直是灌满了水泥的麻袋。

    土哥指挥,让我们保持节奏和距离,一起把尸体往床下挪。尸体被抬起来,脸朝下,血液无比粘稠,几乎和床单粘在一起。

    走了没两步,尸体的肚子竟然破了,一截腐烂肠子耷拉出来,麻杆正撑在肚子上,手套被肠子套住,黏黏滑滑的。他愣了,胸口一起一伏,犯恶心想吐。

    土哥厉声道:“忍住!出去再说。”

    麻杆咬着牙,继续配合搬动尸体。这时,搬腿的王庸和老黄,力气稍微大了一些,尸体的腿有些扭曲,突然间听到“嘭”的一声,一个什么东西从尸体的鼠蹊部射了出来。

    鼠蹊部就是大腿和腹部交接那个位置,也叫腹股沟,那东西度极快,像子弹一样。王庸和老黄连反应都没反应,那东西就飞到眼前,擦着王庸的脸飞过去,正射在后面老黄的左肩膀上。

    老黄疼的“啊”一声惨叫,双手一松,我们四个也吃不住力,一起松了手,尸体重重落在床上。

    外面警察听到不对劲,都冲了进来,众人一起围住老黄。

    老黄坐在地上,右手摁在左肩头,疼的满脸都是冷汗,身体颤抖。

    这时我们才看清,射出来的是什么东西,居然是吸毒用的针头!

    众人面面相觑,皆有骇然。我倒是知道一些,很多吸毒的瘾君子都喜欢在鼠蹊部也就是腹股沟下针,往里推药注射,据说扎在这个部位相当爽,瘾君子也管这个地方叫“开天窗”。真是没想到,这个死者死的时候居然把针头留在穴位里,现在因为各种巧劲,弹了出来,正射中老黄。

    老黄伸着手要去拽肩头的针头,法医经验丰富,按住他的手:“现在不能动。针头有毒,容易破伤风,马上送医院!”

    警察让我们安心抬尸,他们带着老黄坐警车去医院救治。

    土哥马上打电话给公司,把这件事报告给林亦辰,林亦辰表示她马上到医院。

    我们互相看看,谁也没想到会出这样的事。

    接下来抬尸我们都小心翼翼,生怕从尸体哪个部位再射出针头,吓不吓人。

    套进了尸袋,搬到了外面的运尸车上,我们先把尸体送到殡仪馆,具体怎么冷藏怎么火化怎么处理,后面的流程就和我们没关系了。我们赶紧从殡仪馆出来,直奔医院。

    到医院才现问题真是严重了,老黄竟然被送进重症监护室Icu。他到了医院后,虽然针头取出来,但开始低烧,陷入昏迷,生命垂危,医生什么招都用了,就是不见好转,人始终没醒过来。

    医生下了病危通知单,让我们通知家属。哥几个都蒙了,一小时前大家还有说有笑。老黄在遭遇车祸后,现在重新工作,人变了样,特仗义,性格也开朗多了,天天逗笑,是我们的开心果。

    没想到,短短时间里便天人相隔。

    林亦辰打电话给人事部门,让他们调老黄的档案,查找并通知家属到医院。

    我们四人坐在重症监护室外面的走廊上,心情晦暗,谁也没有心情说话。执尸队的哥们一路走过来,风风雨雨,感情比亲兄弟还亲,更重要的是,这事来的窝囊,毫无征兆,完全是意外,就那么寸,人说不行就不行了。

    这时医生从重症监护室出来,告诉我们老黄醒了。

    我们赶紧凑到窗边去看,老黄与其说醒,不如说是在说梦话。他闭着双眼,嘴角颤抖,嘴里喃喃不知说着什么。医生允许我们其中一个人进去看,当然是土哥了。土哥换了衣服,走进重症监护室,坐在床边,把耳朵凑到老黄的嘴边听。

    老黄很可能不行了,他现在说的每句话都是最后的遗言,非常重要。

    我们在窗边看到,土哥听着听着,脸色变得很严肃,接着是惊骇,眉头耸动。我旁边的麻杆着急:“说啥了,到底说啥了。”

    时间不长,土哥从里面出来,脸色很差,示意我们到走廊那头说话。

    “怎么啦?老黄说啥了,哥哥你的急死我。”麻杆跺脚。

    土哥叹口气说了起来,老黄是昏迷中的呓语,说的话特别怪。土哥听的迷惑,复述给我们听,他说老黄好像被什么人领到了一处建筑前,这座建筑是大石头砌成的,不像现代风格,他站在路边,忽然看到朦胧的深夜里,有一队人穿着黑色的雨衣从后面走过来。他赶紧躲起来,看到这队人一直走到石头建筑前,然后消失不见,好像是进去了,可又没现门。

    正纳闷呢,他看到建筑的外墙下,有人冲他招手。

    这个人老黄虽然不认识,但一眼就知道他是谁,这个招手的人就是今天我们搬尸的那位死者。

    这个瘾君子站在那里,不停地招手,显得特别急迫,想让老黄过去,老黄害怕,站在路边茫然不知所措。

    这就是土哥听来的全部内容。

    我们几个人面面相觑,麻杆眨着眼问:“哥,你什么意思?”

    土哥摸了摸烟,想起是医院就没掏出来,他沉吟一下说:“从我的感觉来看,好像老黄到了阴间,瘾君子在抓交替。”

    王庸一拍手:“一旦老黄真到了那个建筑里,就死彻底了。”

    “那怎么办?”麻杆着急说。

    土哥没说话,我也没急着表态,我们一起看他。土哥摸摸下巴说:“咱们不是老黄的家属,做不了什么事,不能乱下判断,等家属来吧。”

    林亦辰很讲究,让我们别急着上班,就在医院守着。我身上太臭,那股味还没消,他们三个谁也不愿和我坐在一起。我没办法,让他们守着,我回家洗澡换衣服。

    洗完出来,用了一盒香皂,我鼻子已经麻木,闻不出自己有没有味,重新找了一套新衣服穿上。

    自从被贾佩佩踹了之后,这些日子一直不顺当,流年不利。我一拍大腿,知道问题出在哪了,护身符没了,“悲”字项链让马丹龙拿走了。不行,这是他欠我的,我给轻月打电话,顺便问问他怎么去除身上的尸臭。怪了,怎么都打不通。眼皮子开始跳,觉得有事,我想了想,又给解铃打电话,也是打不通。

    他们两个不会同归于尽了吧?

    我胡思乱想,给小雪打过去。和贾佩佩好的时候,我和小雪没通过电话,我们两个像是心有灵犀,我不找她她不找我。这次我算是鼓足了勇气,把电话打过去,怪了,她的电话也不通。

    我想了想,还有最后一个人能问,就是解南华。我和他没有私下接触,直觉这个人挺高傲的,现在不是矫情的时候,该问就得问。

    解南华的电话也不通。

    我眨眨眼,觉得事情不对了,好像一夜之间,所有的高人都失踪蒸了。

    正愣着的时候,土哥来了电话,问我在哪。我说我在家,正要去医院,土哥疲惫地说:“我们现在已经不在医院。”

    “啊,怎么回事?”我问。

    “老黄的大哥大嫂来了,说啥也不让老黄在医院住,说医院是骗钱的,他们要把老黄接回去。”

    我都听愣了:“他们有办法吗?这不是让老黄等死吗?”

    “你来了就知道了,我们在老黄住的宿舍,”土哥说:“老黄的大嫂说了,老黄这是魂魄走阴去了,除非叫魂回来,要不然没办法。”

    “我靠。”我说:“他大嫂是干什么的,这么牛。”

    土哥说:“这位大嫂据她说自己是什么傻活佛的弟子,只有傻活佛才能救老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我的殡葬灵异生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奔放的程序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奔放的程序员、并收藏我的殡葬灵异生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