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我的殡葬灵异生涯 > 第一百九十章 不净关

第一百九十章 不净关

作者:奔放的程序员、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你好,刘洋。 ”看到这个人我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把老王大哥的嘱咐抛到九霄云外,直觉到这个刘洋不会害我。

    “你怎么也会在这里?”我疑惑地问。

    刘洋道:“我的经历你就不要打探了,我是阴间的人,你可以理解为鬼差吧,我到此处是视察的。你不是此间中人,赶紧离开,耽误时间越长越麻烦。”

    我知道他是好人,拉着他说:“不行啊,我走阴至此是为了救一个人。”我把老黄的事简单说了一遍,刘洋“哦”了一声:“这样吧,我大概知道那是什么地方,你跟我走吧。”

    我和他从小屋出来,外面是广阔无垠的荒野,天光晦暗,浓浓的黑气弥漫。刘洋带我行走其间,走了一段,他忽然停下来:“你这么信任我?问都不问就和我走?”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我说:“反正这里这么大,让我自己走也是瞎走,莫不如跟着你,如果你没有骗我,说不定就有一线生机。”

    刘洋笑了笑:“通透。你的朋友确实是被抓交替了,那座建筑是阴间的一处入口,一旦他走了进去,就会从中阴境界入地狱鬼府,那时候再想救也晚了。”

    “那我们应该怎么?”我问。

    “不是我们怎么办,是你怎么办。”刘洋说:“我带你到那个地方,已经仁至义尽,剩下的就要看你自己。哦,对了,要到阴间入口,还需经过一道关卡。”

    “什么关卡?”

    “你到了就知道,关口名字是两个字,叫做‘不净’。能不能过这道关,就看你自己了。”

    听他这么一说,我心里咯噔一下,老王大哥曾经想传授我不净观,我觉得他是神棍,就没答应,没想到在中阴境界又要过这样的关卡,难道我命中注定要过这一关?

    走了不知多远,突然出现一座大山,我跟着刘洋绕过山,只见黑漆漆的山谷中,立有一栋高大的牌楼,足有四五米,横跨左右两座大山,气势森严。

    刘洋道:“穿过这道山谷,就能到阴间入口,你想救的人就在那里,好自为之吧。”

    我正要说什么,他摆摆手,自顾自大摇大摆地走了,很快消失在山的拐角处。我深吸口气,壮着胆子走进牌楼,闻到一股极臭的腐烂味道。

    月光森然,照在地上,我定睛一看,差点没吓傻了。从山谷入口一直向前延伸进山谷深处,地上布满了死尸。这些死尸都是死了很长时间,高度腐烂,各种巨人观,有的上面还落着一大层苍蝇,成群的白蛆在森森的骨骼和流着腐水的烂肉里拱来拱去。

    我全身不由自主缩起来,紧紧抱着自己的肩膀,小心翼翼往前走。地上黏黏的,是尸体高度腐烂后流出来的血水和体液,还是泥地,我深一脚浅一脚,半个鞋帮都陷进泥里。

    死尸可以不看,可臭气却挡不住,一层层浓浓地往鼻子眼里钻,我不禁想起前几天尸水洒在身上,带着尸臭满街走的情景。

    好像有什么想法在心中涌动,看着死尸我似明白似不明白,就在这当口,看到不远处亮着一盏灯。

    这盏灯我在古代小说里看过,名为气死风灯,说白了就是灯笼,高高悬挂,灯火幽幽。我有点害怕了,这地方鬼气森森,一切都不可琢磨,怎么会出现一盏灯?

    我走过去,真是怪了,看不到挂灯的竿子,好像这灯笼是飘在半空中的,而且不会飞走,晃晃悠悠。在气死风灯下,有一块巨大的铜镜。铜镜大概一人多高,表面是黄铜的,里面影影绰绰能看到我的影子,并不真切。

    我站在镜子前摆摆手,里面的人也摆摆手,不知为什么,我生出一种极为毛骨悚然的感觉,这玩意太诡,赶紧走吧。

    正要离身而去,忽然看到黄铜表面里又出现一个人影。我的影子依旧在,在我的身后又多出一个影子。

    我头皮麻,赶紧回头看,后面啥也没有,寂静的山谷,满地的死尸。我越害怕,转身要走,这时镜面里多出的这个影子逐渐清晰起来,看清长相和五官。

    这人一现身我就呆住了,傻愣愣看着,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个出现的影子居然是贾佩佩!

    贾佩佩怎么突然出现在这么诡异的镜子里?

    我擦擦眼仔细看,确实是她。贾佩佩站在镜子里,微笑着看我,那么亲切,那么随和。我走到镜子前,轻轻抚摸镜子,用手指敲了敲镜面:“佩佩,是你吗?”

    贾佩佩没说话,嬉笑如常,她像生活在镜子里的世界,她在走路在做工作在吃饭,回到家洗澡玩电脑听歌睡觉,镜子里事无巨细影录了她的全部情况。

    我目不转睛,镜子里的时间在快流逝,很快贾佩佩就成熟到了少妇,她成家了,和丈夫圆了洞房,肚子一天天隆起,生下了孩子。镜子里的景象很奇怪,没有出现其他的东西,只有贾佩佩一个人,她的生活轨迹是我根据她的状态推测出来的。

    比如她在镜子里成家了,丈夫是谁我并不知道,从始至终只有她一个人。看到这里,我甚至还意淫的猜测会不会是我。

    贾佩佩一天天老了,她操持家务,打理工作,照顾家人,后来她垂垂老矣,满面沧桑,人变得极为苍老,坐在轮椅上,目光呆滞,跟年轻时候风光靓丽的她简直就是两个人,不忍目睹。

    终于有一天,她躺在床上行将就木,口水从嘴里流出来,大小便失禁,粪便拉满了成人纸尿裤,没人管,就那么躺着。

    在临死前的一刻,她忽然睁开眼睛,直直地看着上方,嘴里喃喃,说了一句话。

    我听不到声音,但根据她的口型判断,她在说:齐翔。

    说完后,她合眼长逝,镜子里的景象还没有完,她脱得光溜溜的推进了冰柜,然后又被搬出来套上衣服,来回搬运,最后出现了一蓬大火,贾佩佩被推进了火里焚烧。

    大火燃烧,贾佩佩的尸体在火中扭曲,她的面容竟然从苍老渐渐变得年少,从丑陋变得漂亮,最后尸体越来越小,化成了一堆骨灰。

    一阵风吹来,灰烬随风而起飘散而去,镜子里空空,什么都没有留下,再无贾佩佩。

    我趴在镜子上,看完整个过程,等一切都消失了,好长时间没缓过来,说不出的感受堵在嗓子眼里。

    我揉揉脸,抿心自问,我喜欢贾佩佩,是否能接受她从年轻到苍老,再到化成无有的一生呢?所有的这一切在镜子中的变化,如过眼云烟。世上本没有贾佩佩,她如一阵烟来了,又如一阵烟消散,我喜欢她,我心动了,我和她分手了,她生了她死了她在火中化为乌有,这一切的一切到底是为了哪一般?!

    我头疼欲裂,蓦然回,整片山谷的死尸竟然一瞬间都消失了,连臭味都随之飘散。

    前面亮堂了许多,我一边向前走,一边琢磨贾佩佩的事,似明白又似乎不明白,我觉得我喜欢一个女孩没错,但这个女孩从生到死,从漂亮到丑陋,我喜欢只是看到了她漂亮的一面,后面变丑变老我没有经历,这又似乎不算是真喜欢。

    就算她的一切我全接受,全喜欢,可女孩死了之后,化为无有,如过眼云烟,我喜欢又有什么意义呢。

    这些问题就像是活着到底有什么意义一样在拷问着我,我一个都答不上来,脑子转不过劲。正琢磨着,山谷愈亮堂,我走出了群尸烂臭的世界,眼前竟然出现了极美的风景。

    这里是一片绿色清凉的世界,溪水潺潺,山岩都是纯净的乳白色,山泉泄入潭间,微微荡起波光,我全身的臭气,心头所有的阴霾,一瞬间洗刷的干干净净。

    站在水边,我忽然明白了,我在纠结什么呢。

    老王大哥说我口不应心,这话戳中我的性格软肋。我喜欢贾佩佩,我就是喜欢,我尊重我在这一刻的选择,我喜欢她我就要表达出来,她怎么想,以后命运会怎么安排,这些都不需要我考虑,我遵从自己的内心,为什么非要想着去控制别人,控制万物呢。

    我似乎悟到了不净观的意思了,净和不净都只是一种外在的现象,最后终归是要回到自己的内心。

    正想着,忽然前路畅通,已经行进山谷的尽头。山谷之外如同换了一个世界,黑蒙蒙的山,阴森密布,我看到一栋非常古怪的高大建筑,如同怪兽一般矗立在黑暗之中。

    那就是老黄被抓交替的地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我的殡葬灵异生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奔放的程序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奔放的程序员、并收藏我的殡葬灵异生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