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我的殡葬灵异生涯 > 第三百二十五章 天使

第三百二十五章 天使

作者:奔放的程序员、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大吼一声冲过去,再次和鬼眼精灵冲到一起。我们打的不可开交,我一拳他一拳,我一脚他一脚,我们在白丝线上来回滚。丝线颤颤悠悠,裹封住的尸体不停颤动。

    人偶小林也不阻止,远远在那看着。

    我和鬼眼精灵打的无比惨烈,通过这件事发现一个真理,打得最惨烈的,往往是实力相同的两个人。我们不玩什么花招了,彼此心知肚明,打的就是拳拳到肉。

    打来打去,我已经没劲了,全身都是汗,可鬼眼精灵体力一波一波的,他的意志力和体力完全在我之上。他骑在我的身上,对着我的脸来回揍。

    我双眼充血,喉咙肿的像要喷火,一咳嗽就喷血星子。

    “这就不行了?”我忽然听到一个声音在旁边说话。

    我缓缓抬起头,看到模模糊糊的影子,心里一颤,他……他是轻月。

    轻月如一团黑影,在不远的地方哀愁地看着我:“齐翔,你这就不行了?”

    我挣扎着伸出手去摸,可鬼眼精灵骑在我的身上,不停挥拳,打得我一阵阵昏迷,眼前全是金星。

    我挣扎着说:“轻月,你怎么回来了。”

    轻月如一缕黑烟,缥缈不见。

    这时三生石投射出来的影像变了。

    我躺在丝线上,满脸是血,痴痴地看着黑暗天空里的影像。

    我看到了轻月和解南华,他们正在庭院中,转圈对峙。

    我这才知道,刚才看到的轻月是三生石投出来的影子,是幻化而成的黑烟。

    我轻声说着:“南华,轻月……”

    那个时候,轻月得到阴王指,反出阴间,带着阴王指直入后院,他要带走自己的挚爱,赖樱。当时他用我的身体,所以我的感官和他连在一起。

    解南华和轻月对峙,两个外家高手交手,彼此只用一招。解南华因为怕伤害我的身体,关键时刻留情,被轻月重伤。

    此时我看到影像里的轻月变了,那不是轻月,而是我的形象。

    我打败解南华,推门进内庭,我看到赖樱长发披肩,站起来迎接我。合着瞎眼老头的铁珠声,我和她翩翩起舞。我对赖樱无比的依恋,赖樱靠在我的怀里。

    下一秒钟,圆通破灯而出,给了我一掌,接下来和那天场景一样,赖樱为我挡了致命一击,而我化成阴魂而去。

    看完三生石幻化出来的影像,我忽然发现一个非常悲凉的事实,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我是轻月,轻月是我,我们共体共情。失去爱人,失去力量,化成阴魂,这一瞬间的悲壮和绝望,彻底淹没了我。

    我大吼一声,一拳砸了出去,正打在骑在我身上的鬼眼精灵鼻子上。

    他仰面躺下去,顺着丝线滚了两滚,然后爬起来冲我笑:“再来!”

    我们继续打在一起,我已经透支了,身体发虚,拳出去轻飘飘的,打在鬼眼精灵的身上根本没有力量。

    鬼眼精灵到是余力绵绵不绝,他一拳过来我就倒了,他再一次骑在我身上,和蔼地说:“齐翔,我决定结束你的生命,玩也玩够了,现在该干点正事了。”

    他活动活动双手的手指,掐在我的脖子上。

    我呼吸不畅,左右扭动,两只脚不停甩动。鬼眼精灵坐的特别稳,笑眯眯手上加了力气,越来越足。我胸口憋炸了,眼前越来越模糊,开始是窒息的痛苦,后来有种轻松的解脱,意识渐渐远去。

    这时不知是昏迷还是幻象,我睁开眼睛,眼前并没有什么鬼眼精灵,而是厚厚的一层白色薄膜。再一晃神,眼前情景又恢复正常,鬼眼精灵骑在我身上,不停掐着脖子。

    我迷迷糊糊地想,就这么死了也好。

    三生石的幻境又变了,我看到李大民站在深水潭上,手持玉笛,风吹衣角摆动,飘飘若仙。他的身后是巨大的洞壁,上面不停幻化着人脸。

    我看到了耳神通,耳神通身披金甲,小伙子大步踏前,冲过层层彼岸香颗粒,来到深水潭前,纵身而起直击李大民。

    整个过程拉得极长,耳神通在空中飞行时,我全身热血沸腾,我这一生也是做过牺牲的,并不是无用之人。耳神通幻化成一只金色的手臂,重重击在李大民的胸口,那么能的李大民凌空飞了出去。

    我看着骑在身上的鬼眼精灵,突然间福至心灵,心下通透,我何必强行消灭自己的心障呢?自己刚才说得好听,不执也是执,那现在何必和他争个你死我活呢?

    说到就要证到。我对着鬼眼精灵微微一笑,双臂张开,任由他掐着脖子。

    既然他就是我,我释然了,他就释然了。

    三生石幻化出的巨大影像在空中湮灭,如同黑夜中灿烂的烟花。鬼眼精灵骑在我的身上,停下手,它缓缓看着自己双掌,整个人如同黑烟在空中做颗粒状消散。

    我对他说:“我是你,你是我,你又何必走呢。我不执于障,也不执于不障,当来则来。人要学会和自己相处。”

    鬼眼精灵点点头,下个瞬间,变成无数黑色颗粒,化到空中再也不见。

    我一提气,还是觉得掐脖似的窒息,再眨眨眼,发现自己眼前是一层白色薄膜。

    我使劲动了动,发现身体都被粘住,被白色东西裹住。我好不容易抽出一只手,拼命撕着眼前的薄膜,撕来撕去,终于给扒开。

    全身还是被黏住,但可以抬起头,我拼命把脸冲出薄膜,看到了外面的情景。

    外面是一个巨大的洞窟,目所能及之处全是白色的丝线,随着山洞里的风,轻轻飘荡,在这些丝线上裹着一个又一个的人状物。

    看到这一幕我遍体生寒,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刚才和鬼眼精灵对抗都是做梦?这里是什么地方?

    我挤动身体,拼了老命终于从层层裹缚的白丝线里挣扎出来。全身都是黏的。

    这里寂静无声,时间都凝滞了,能感受到从哪吹来的阵阵风。

    我坐在这里很长时间,没看到什么人影,仿佛这里只有我一个活人。我擦了下脸,站起来,走到一个白丝线裹着的人状物前,拼命撕扯外面的丝线。

    丝线很柔没什么韧性,一拉就开,我终于看到里面的人。

    等看清这个人,我顿时手脚冰凉,僵在当场。

    他是刘振江,脸色苍白无血,眼窝和嘴唇深紫,脸上荡漾起淡淡的笑,显得非常幸福。

    我像疯了一样,把他身上的丝线都给扯开,刘振江露了出来,我扇着他的脸,大声喊着他的名字,可刘振江毫无反应。

    我坐在地上,看着他,一时悲从心来。就在这时,从他的身体里突然长出很多的白丝线,这些丝线从他的胳膊大腿,从身体各个部位像是草一般往外疯长,最后一层一层把他重新裹住。

    我愣了片刻,再次过去把丝线扒开,把他拽出来。

    可等了不一会儿,他的身体里再次生出白丝线,又把他重重裹在里面。

    我走到另一个人状物前,把外面的丝线扒掉,里面露出了刘河。

    我仔细打量所在的洞窟,少说有几百个人状物。

    我一边擦着脸,一边走到另一个人状物前,使劲扯着,里面露出王桂枝。

    我一屁股坐在地上,控制不住地流泪,到底是怎么回事,这里太诡异了。

    就在这个时候,我看到对面有一个站立的人状物,被白丝线粘在洞壁上,他双臂张开,像是一个张开翅膀的天使。

    我心念所动,连滚带爬过去,使劲扯开他脸上的丝线,一层一层剥去,露出下面的脸。

    看到这张脸,我打了个哆嗦,如同一道闪电掠过眼前,一下子整个人愣在那里。

    我看到的这个人,正是我自己!

    他脸色苍白,双目紧闭,嘴唇和眼窝都是黑色的。我几乎又要哭出来,悲戚之感袭遍全身。

    我轻轻走过去,伸出手去抚摸他的脸颊。

    这个“我”突然无征兆地睁开眼睛,我吓得倒退一步。

    “别害怕,我就是你。”他平静地说。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我急着问:“你又是谁。”

    “这么快就忘了?”他笑:“我就是你们说的鬼眼精灵。”

    “你……你是鬼眼精灵……”我磕磕巴巴地说:“刚才……”

    “我不知道你刚才遇到了什么,”他平静地说:“但是我们是一体的,是同一个人,我能感觉到你现在的状态,你已经堪破执念了。”

    “你什么意思?”我问。

    “只有堪破执念的人,才能从昏迷的状态中醒来。”他脸色平和:“所以,你醒来了,我也就醒来了。”

    “我不明白。”我说。

    “你刚才是不是做了一个梦,你梦到了什么?”他问我。

    我顿时明白了!全身一股电流穿过。

    刚才在白丝网上和鬼眼精灵惨烈的一战,那不是真的发生,而是我做的一个梦,是我的执念之境!

    这个境和刘振江的帝王梦,刘河的江南梦,王桂枝的家庭梦一样,都是生发于我们的执念中。

    在梦中面对生死一刻,我堪破执念,从梦中醒来,这个洞窟才是真正的颠倒世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我的殡葬灵异生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奔放的程序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奔放的程序员、并收藏我的殡葬灵异生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