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诱妃入帐,王爷坏坏 > 第一百一十三章

第一百一十三章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百里芷不是不想回答,而是搞不懂为何徐贞会在这个时候出现,难不成那个慕言回去之后就立马告诉容墨玉了?

    难道他不要命了吗?

    还是知道他们根本就没有生什么?

    “和慕言……” 百里芷老实的回答者。

    同时半是疑惑,半是疑问的看着徐贞:“公公你今日怎么会来?”

    “奴才见昨日下了大雪,而夫人你的月子还未做完,所以今日便送来些蚕丝被还有取暖的炭火。”徐贞冷冷的说着,听不出语气中的情绪是什么。

    随后百里芷便也看见捧着蚕丝被的婢女。

    徐贞又接着说:“虽说王爷不来翠屏居,但是再怎么说,夫人毕竟是王爷的妾,这闺房本就除了王爷,不能有其他的男人进出,夫人你莫不是仗着王爷不能杀你,你就为所欲为吧?这要是传出去,王爷的颜面何在?”

    百里芷坐在床上,有些呆愣的听着,脸上还略微泛着白:“只有这里最暖和,总不能让我去亭子外喝吧?”

    “可是,夫人,你要取暖便取暖,怎么能让慕言进屋呢?慕言是什么人?”徐贞的话语一下锋利起来。

    随后便又对着一个嬷嬷说:“去把慕言叫过来。”

    “公公,我只是心情郁闷,一下雪思家心切,而慕言同是,我们两人只不过喝了点儿酒罢了……”百里芷连忙制止。

    徐贞蹲下身,将地上的蓝色腰带捡起来,放在百里芷的跟前:“夫人,这蓝色腰带是侍卫所有,为何会掉落此地?”

    百里芷看了心里咯噔一下,这个慕言,怎么……

    “我不知道,我喝醉了……”百里芷一低头的说道。

    徐贞没法就将那腰带拿在手上。

    不一会儿慕言便被带了 过来。

    看到徐贞在这里,当即双腿就有些软。

    徐贞直接将腰带扔到慕言的跟前:“说,你昨晚和夫人都做了什么?”

    慕言一下慌了:“属下什么都不知道,属下喝醉了……”

    “慕言,是不是你喝醉之后对夫人做了什么?”徐贞逼问道。

    慕言想了一下,但是仍是摇摇头:“属下真的不知道,属下喝醉了……昨晚的事情一点儿都想不起来了。”

    慕言一脸的痛苦:“倘若,我做了有辱小姐声誉的事情,那属下一定以死谢罪。”

    说着慕言就要拔刀挥向自己的脖子。

    连忙被其他的侍卫制止住了。

    百里芷大叫一声说道:“我想起来了,昨晚,昨晚,慕言喝醉了,了酒疯,一直都在脱衣服,然后我出去吐了,回来的时候,慕言就不见了……”

    慕言知道百里芷是在撒谎,一双剑眉紧紧的皱着。

    徐贞却轻撇了下眼:“可是我看见慕言是在今晚上才走的……”

    百里芷的眼神变了变,看向慕言,也不知道这慕言能不能看懂她的意思。

    这已经很显然了,慕言不是容墨玉派来的。

    如若是派来的,即便生了,徐贞也不会找到这里来。

    “后来的事情,我真的不知道了,我依稀记得回来的时候,慕言的衣服落在地上,当时我头晕的厉害,就倒床睡了,什么都不知道了……”

    “我劝百夫人还是仔细想想这件事若是让王爷知道了,恐怕夫人想要做个完整的人都不可能了,而慕言,自然不用说……”徐贞又再次提醒了一下。

    这话谁出去谁会相信,更何况这场面不管有没有生什么,都会使人联想翩翩。

    即便是清白的,但是谁会相信呢?

    “徐公公,求你放了夫人吧,杀了属下就好,属下的命不稀罕……”慕言赶紧说。

    徐贞却轻撇了一眼慕言:“慕言,你醒来的时候是在什么地方?”

    慕言磕着头的身姿一下愣住了。

    “你该不会连这个事情都记不清了吧?”徐贞讽刺的问着,然后指着百里芷的床问道:“可是在百夫人的床上醒来的?”

    慕言的脸色瞬间变得十分的难看,整个人的脸色都变成了猪肝色。

    而百里芷的脸色更加的不好看,立即打断徐贞的话说到:“徐贞,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你是说我做了对不起王爷的事吗?”

    她是千算万算毒没有想到会生这样的事情。

    她之所以设计这一出,就是想看看慕言到底是不是容墨玉的人。

    “奴才可没有这么说,奴才这不是正在调查吗?夫人若是奴才将这根腰带送到王爷跟前,相比不用多说什么,夫人也是知道的。”徐贞回头,毫无畏惧的说着。

    “那就交给王爷处理好了,反正我身正不怕影子歪。“百里芷同样毫无畏惧的说着。

    反正她喝慕言本身就没有生什么 ……

    徐贞叹了一口气,让众人退下。

    语重心长的对百里芷说:“夫人,你想清楚,这件事要是让王爷知道了,你以后在王府可真的没有任何容身之地了。”

    百里芷对上徐贞的眼睛:“我什么都没做,我怕什么?再说他根本就没有把我当做他的妻子,我只不过是一个工具而已,我早就生无可恋了……。”

    说着百里芷下床就朝橱柜上撞去。

    众人一下没拦住,那额头硬是生生的撞到了,鲜血立即流满了整个额头。

    徐贞吓了一跳,还好没有撞到要害之处。

    “夫人,是属下害夫人的,属下该死。”慕言见着,拿着剑就要朝脖子上抹去。

    百里芷挣扎着说:“我们什么都没做,你这样做不就等于承认你心中有愧?你承认你做了什么?你死,我不拦着你,但是这可是事关我声誉的事情。”

    百里芷说着,声音越的细小,随后又转头看着徐贞,眼中没有一丝惧意:“你要告便去告吧,反正我百里芷问心无愧,什么事情都没有做过,我的身子是清白的。”

    徐贞抱着百里芷的身体,艰难的叹了叹口气:“夫人,奴才相信你便是……”

    说完徐贞便让人去请大夫。

    “奴才希望夫人真的什么都没有做,奴才也不想将这件事和王爷讲,本身王爷心中就够烦恼的了。”徐贞说道。

    他其实内心也不相信百里芷会和慕言做些什么来,她的贞烈他也是见识到的。

    不过百里芷如今的事情做得的确有些不妥,很容易落人把柄。

    他先前是怕百里芷会和慕言日久生情,但是现在看来也应该不可能。

    再说了,百里芷都用死来证明自己的清白,他想怀疑,也只能怀疑了……

    不过要是他在现百里芷和慕言暗地里偷偷的见面,那他可不会这么仁慈了。

    如果这件事告诉王爷,不知道王爷会难受成什么样,又不忍心伤害百夫人,只能折磨着自己。

    “里芷绝不是那种随便的女人……”百里芷挣扎着说完这一句话便晕了过去。

    徐贞让人留下来照看百里芷,之后又将知道这件事情的人给封了口。

    至于慕言,自然是调到别的院去看守。

    做完这些事情回到丁香阁,徐贞装作无事的回到容墨玉的身边。

    但是显然容墨玉已经有所察觉了。

    “你刚刚去了翠屏居?”容墨玉对着暖炉烘着手说道。

    徐贞点点头:“是”

    “现什么了吗?”容墨玉问道。

    “没有。”徐贞稍微的犹豫了一下,但是依旧装作无事的回答了。

    容墨玉听到,便安心的闭上眼睛,继续专心致志的暖着手。

    一个月的时间一晃而过。

    大年夜的那天,便又下了一场大雪,这一场比之前的那一场还要大。

    从早上起床便开始纷纷扬扬的下,一直到晚上还未有停的意思。

    雪花一片一片的落在地上,青色的瓦片,朱色的墙壁,灰色的树丫,都落满了厚厚一层的雪花。

    风轻轻的刮过,树上的雪花便“哗啦啦”的落在了地上。

    大年夜本事团员的节日,可是翠屏居依旧是以往的冷清,除了徐贞派过来伺候百里芷的丫鬟,便再无一无。

    这个丫鬟,也不知是哪里来的。

    做事倒是可以,就是玩心太重。

    这不快要到大年夜的时候,府中上上下下都在张罗着春节的事情,在大年夜的时候那些喜庆的对联,窗花,炮竹都早早的送到了各家各院,哪里的大门都粘贴着对联,窗户上贴着窗户。

    唯有翠屏居全被雪花掩藏着,除了古墓色和白色,就在也没有任何的颜色。

    一大早这个叫小兰的丫鬟给百里芷熬好了粥,便出了翠屏居去街上看热闹去了。

    而且南陵王有皇后的懿旨,大年夜要再宫中度过。

    自然一大早便准备新年的礼物去了皇宫。

    整个王府的人便算是得到了假期,探亲的回家探亲,不能回家的便道街上去看杂技表演,人皮影儿表演,还有烟火。

    可以说这王府中除了要护院的侍卫,还有值班的家丁,婢女都到府外玩乐去了。

    百里芷被禁了足,自是连这个翠屏居都出不去。

    百里芷站在墙边,踩着雪花,身上披着斗篷,静静的听着外边儿,孩童欢愉的声音。

    明天就过年了。

    不知道她远在现代的父母怎么样了。

    她好想她们,特别,特别的想。

    她好像和家人,朋友 围在一起吃火锅,一起看春节联欢晚会儿。

    到了第二日便挨家挨户的拜访,道新年快乐。

    然后吃着喜糖,和亲戚聊着一年的事情。

    如今,冷冷清清,即便是过年,但是她却丝毫感觉不到一点儿年味儿。

    她好想喝酒,好想吃火锅。

    泪无声的从眼角滑落。

    现在是最难熬的时刻,无论怎样,她都要咬牙坚持过去。

    只要咬牙坚持过去就好了。

    她相信她的光明,她的未来就在不久之后。

    一盏离愁 孤单伫立在窗口 我在门后

    假装你人还没走 旧地如重游 月圆更寂寞

    夜半清醒的烛火 不忍苛责我 一壶漂泊

    浪迹天涯难入喉 你走之后 酒暖回忆思念瘦

    水向东流 时间怎么偷 花就一次成熟 我却错过

    谁在用琵琶弹奏 一曲东风破

    岁月再墙上剥落 看见小时候

    犹记得那年我们都还很年又 而如今琴声幽幽

    我的等候你没听过

    谁再用琵琶弹奏 一曲东风破

    枫叶将故事染色 结局我看透

    …………………………

    百里芷慢慢的哼出这曲子。

    似乎只有这个曲子才能更加贴切的表达着她现在的心情。

    她很喜欢这词,特别的喜欢……

    仿佛写到了她的心里一样。

    揣在怀中的手,慢慢的从寒风中伸出来,手掌展开,那些雪花便飘落在她的手中,然后在她的手掌中慢慢的融化。

    脸迎着雪花,那带着刺骨冷冽的寒风便吹拂到她的脸上,加上雪花,更是冰凉一片。

    可是越冰凉,却寒冷,却更加的让她清醒。

    不知道秋墨现在如何,过得好不好?

    她在心底告诉自己,百里芷,过了今年就会好的。

    “夫人……”一个清冽的声音骤然在百里芷的身后响起。

    百里芷愣了一下,闭上的眼睛慢慢的睁开,声音好熟悉,只是一下子想不起是谁。

    慢慢的回过头,移动的步子,在雪上踩着,出嘎吱的声音。

    “慕言?”百里芷的声音略带着惊讶,一贯淡淡的声音中夹杂着女性特有的柔软,落在这寒冷的冰雪上,仿佛比这雪还要的冰冷。

    ^^^^^^^^^……………………………………………………………………………………………………

    虽然说是写两千,但是浅浅还是想办法补齐了,呜,亲们,以后的更新可能会很晚,因为浅浅真的要写论文,好麻烦的说,不是写小说,能烦死个人的说^

    国庆过完就要交,所以亲们你们可不可以偶尔留个言鼓励鼓励,个红包让浅浅开心开心?

    ………………………………………………………………………………………………………………………………………………………………………………………………………………………………………………………………………………………………………………………………………………………………………………………………………………</P></DIV>

    <TR>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诱妃入帐,王爷坏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浅笑微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浅笑微染并收藏诱妃入帐,王爷坏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