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辣妻难驯 > 第23章 咱们不合适

第23章 咱们不合适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求婚失败后的白枫一直郁郁寡欢,他一向能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的,但现在他感觉自己情绪很是多变,真是一点儿都不在自己的掌控当中啊,这一次他是真的受伤了,而且是倍受打击!

    因为许母也知道白枫跟许婉约求婚的事情,不仅知道,而且她还参与性的给了些意见和建议呢,当得知自己的女儿沒有答应白枫的时候,她也是着急上火啊。

    “婉约,你究竟为什么不答应小枫呢?都到这时候了,你还有什么顾虑呢?”

    许婉约不知道被妈妈说了多少遍,问了多少遍了,但每次她都是默默的低着头,任妈妈怎么批评她都不还嘴,因为她也知道在这件事情上自己的确有错,而且错得不小呢,白枫的确是个理想的结婚对象,她相信,他一定会成为一个很好的老公。

    但现在,许婉约真的不能给白枫一个肯定的答复,她真的给不了,她也想答应她的,但她真的做不到,她想要对自己负责,更想对白枫负责,对所有人负责,所以,在自己沒有准备好之前,在自己沒有准备好做白枫的一个好妻子之前,她不想匆忙答应他,为的就是不想伤害他啊,倘若自己迫于无奈,或者说是迫于压力而答应了他,到时候要俩人过得不幸福的话,那她对得起谁呢,到时候不是大错特错吗?婚姻的苦头她已经吃过一次,够了,不想再嚼第二次黄连了!

    所以,许婉约必须好好想想,在对待这件事情上,她真的需要一点时间和空间。

    “妈,我知道是我不对,你要骂我打我都成,但我现在真的不能马上做出决定,请您能理解我。”

    许母哀叹一声,然后道:“婉约呀,不是妈不理解你,是你这么做对小枫的伤害得多大啊,你看自打那天后,小枫再沒來找过你吧?你得找他去啊,至少跟你说清楚,说明白,然后好好的道个歉啊!”

    许婉约还真沒想到这个,她以为白枫是需要时间好好的冷静一段时间呢,所以她才沒有去找他,但现在一听妈妈这话,似乎说得还真有几分道理呢,按说即便是冷静也该够时间了吧。

    沒错,在这件事情上自己是该主动些才对,不管自己有再多的理由,毕竟都是自己伤害了白枫的感情。

    当即,许婉约就答应了妈妈的要求:“妈,您说得对,是我的不对,一会儿就去找白枫,好好跟他道个歉,看他怎么说吧!”

    许母深感安慰的轻轻点了点头,心里虽然也倍觉失望和失落,但不管怎么说,她对许婉约的决定很是有些意见呢,因为在她的看好里,白枫真的是一个很好的女婿,错过了这个村可就沒这个店了啊!

    晚上,许婉约果真去见了白枫,敲了敲门,敲了好几声都无人应答,然后许婉约就给白枫的办公室打了电话,值班护士说他一下班就走了,说是回家了。但敲门却沒人回话呀,可许婉约的耳朵灵得很,听到屋里面有细微的声响。

    因为不放心,想了一想,许婉约就拿出了之前白枫硬塞给自己的备用钥匙,她记得他那会儿还告诉自己來着,说他的家就是她的家,她想來随时都可以來。

    果然,打开门一看,屋里面有人!白枫在家呢,但却是坐在地上颓废喝啤酒呢!一瓶瓶一罐罐的啤酒到处都是,里面全是空着!

    “白枫,怎么喝么多酒啊!”

    白枫平时是喝酒,但一向很适量的,他是个医生,很懂得养生,吃什么喝什么都一向很是节制的,但现在却不顾一切的喝啊喝,喝得晕头转向,喝得满屋子都充斥着浓浓的酒味儿!

    “婉约,你为什么要拒绝我?”

    白枫心里面难受极了,沉静了这么些日子,许婉约终于來看自己了,他还以为她永远都不会來看自己了呢!

    “我以为你永远都不会再來看我了呢!”

    接着白枫又补充了这么一句,说实话,刚开始的时候他是很失望,但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他都开始有点儿绝望了呢!

    幸亏许婉约今天來了,要不然白枫都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了呢,生活应该怎么继续下去了呢!

    “白枫,对不起,都是我的错,但我真的沒有做好准备,正因为带着负责任的态度,所以,那天我才沒有答应你的。”

    许婉约很真诚的说出了自己心里的想法,很内疚的道了歉,白枫心里难过不好受,她又何尝不是呢!她也好受不到哪里去啊,这些日子以來她的内心也一直忍受着各种煎熬,各种疼痛,有时候她都觉着快呼吸不过來了呢,白枫真的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可自己却无情的拒绝了他,现在她都觉着自己成了个坏人了。

    听到许婉约的道歉,白枫心里面多少是舒服了点儿,可根本原因还是解决不了啊,心里最痛的地方还是在隐隐作痛,因为不管怎么说,许婉约最终还是拒绝了自己不是吗?

    所以,白枫心里还是难受的,沉浸在痛苦当中还是出不來呢。

    “白枫,真的对不起,我知道自己伤害了你,但现在我真的不能答应你。”

    白枫顺嘴儿就问了一句:“那以后呢?”

    许婉约一时语塞,她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一句,白枫问到点子上了呢。

    “白枫,我现在真的不能给你答案。”

    许婉约只能再次回了这么一句,心里头压抑得很,不來见白枫吧,她觉着对不起他,可一见吧,更觉对不住他,不管怎么做,反正都是自己的不对,自己的不是就对了。

    白枫微弱的点了点头,他也知道这种事情逼不得,强迫不得,既然人家女方都这么说了,你总不能强迫人家答应吧,这又不是旧社会,白枫所能给予的只能是理解再理解。

    “好吧,婉约,我给你时间,我愿意给你时间,只希望下次不要再让我失望才好啊,我会每天祈祷的。”

    许婉约是沒答应自己,不过沒把话说绝不是,她说自己需要一段时间好好考虑,那他不如就给她时间考虑吧!等都等这么久了,还在乎这一点半点时间吧!

    听到白枫这么一说,许婉约心里的愧疚总算是减轻了不少,然后趁热夺过白枫手里的啤酒瓶劝道:“那你要答应我,别再喝这么多酒了,不然我会很失望的,你要再继续这样,再这么不爱护自己的身体的话,我真的有可能再也不理你了哟!”

    劝得不行,只能來哄的,看來有句话说得对啊,男人不管年龄再大,其实骨子里都是一个孩子。

    白枫一听,眼睛比刚才更加明亮了起來的道:“好,婉约,我答应你,以后再也不会像现在这样胡乱喝酒了,我一定会好好振作起來等着你的好消息的!”

    说罢,俩人还拉了拉勾,然后又开始和好如初了,彼此答应以后都不再提及此事,以后的生活以后再说,然后白枫又像什么事儿都沒发生过似的,每天只要一有时间就來找许婉约,就來看她,陪她看电影,吃饭啦。

    但当有时候白枫看着许婉约的时候,他却觉着一切都变了,表面上看,似乎是什么都沒变,但内心里其实真的都变了,白枫能感觉得到,以前俩人之间沒有任何的嫌隙,但现在呢,每次见面的时候俩人似乎都异常的小心翼翼,都怕一不小心就会触及到那个伤心的点。

    但是呢,不管是白枫还是许婉约,俩人都沒有点破,都在假装好时光一直在继续着,从來都沒有变过似的。

    时间一长,白枫和许婉约都感觉心在慢慢的变累,慢疼,真的,心里的包袱慢慢的竟变了重了起來,这究竟是为什么呢?刻意维持的感情似乎变成了他们心里一个共同的负担。

    而叶少仁和许雪儿又何尝不是呢,在人前的时候他依然恩爱得跟天仙眷侣似的,但当只有俩人,一回到家的时候,全都背对着背,似乎像是陌生人一般,以前许雪儿总是顺着叶少仁,但当知道他跟许婉约偷偷见面的事情之后,她的忍耐也坍塌掉了。对待叶少仁也不似先前那样只一味的讨好。

    所以,当俩人在一起时候有部分的时间都是沉默得,沉默得可怕,终于有一天,许雪儿还是忍受够了这种沉默,她终于再次爆发了。

    “少仁,上次爸妈不是跟你说了吗?让咱们抽个时间去登记,我看你今天也不怎么忙,干脆咱们现在就去登记了吧!”

    叶少仁听到这话终于抬起头正视了许雪儿一眼,但眼神里却带着一丝不可思议,然后说道:“雪儿,你觉着现在说这个合适吗?”

    许雪儿很明白叶少仁话里的意思,俩人现在正闹着别扭呢,而且别扭还不轻,而她却在这个时候说要跟自己去登记结婚,这让他能不感到意外么?

    “雪儿,真的,咱们就面对事实吧,不要自欺欺人了,咱们真的过不到一块儿去啊!”

    许雪儿听罢,心里更加的愤怒起來,就是因为她清楚的知道俩人间的关系现在已经到了破裂的边缘,她才要抓住一切可能的机会尽力去弥补,尽力去修复啊!不然到时候不是说散就散么,自己在叶家的地位现在还只是有名无实,要叶少仁真想散的话,不是一句话的事儿么?以前自己还可以拿假怀孕來说事儿,可现在他连碰都不碰自己,况且,这个计策用一个就足够了,要总用的话肯定会漏馅儿的。

    许雪儿可不想再次冒险,上次已经不小心被方正知道了,要不是他也有把柄握在自己手里,她现在一定会死得很惨的。

    “为什么过不到一块儿去?少仁,你不要再想着许婉约了,人家现在有男朋友,而且他男朋友还眼她求婚了呢!”

    许雪儿一直暗地里派人跟踪着许婉约,所以她是知道上次白枫跟许婉约求婚的事情,但她也知道他失败了,所以她才越发焦急了,但她想这件事情叶少仁应该是不知道的,不如拿这个暂时糊弄他一下,让他对许婉约失去妄想,现在时间紧急,她也只能想出这个办法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辣妻难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梦中轻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中轻叹并收藏辣妻难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