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综琼瑶]守护神虐NC > 158迟到的新春番外二

158迟到的新春番外二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迟到的新春番外二

    还珠之那拉皇后 To xs_zz

    “娘娘,是个阿哥,您生下了十二阿哥!”这激动万分的声音来自老当益壮的容嬷嬷。

    是吗,是个阿哥,真是太好了。乌喇那拉氏昏昏沉沉地想着,自己十几岁到乾隆身边,一直到现在已经三十四岁了,在这的近二十年的时间里,因为不受宠爱,一直没有怀孕生育过。一直到乾隆十七年,入主中宫一年以后,才第一次怀孕,免不了患得患失,忧心忡忡,这下好了,自己生了一个皇子,一个皇子……

    “那拉氏本朕青宫时皇考所赐侧室福晋,孝贤皇后崩后,循序进皇贵妃。越三年,立为后。其后自获过愆,朕优容如故。国俗忌剪,而竟悍然不顾,朕犹包含不行废斥。后以病薨,止令减其仪文,并未削其位号。朕处此仁至义尽,况自是不复继立皇后。从善乃欲朕下诏罪己,朕有何罪当自责乎?从善又请立后,朕春秋六十有八,岂有复册中宫之理?”一个熟悉的恼怒的声音传来,那拉氏气恼地睁开疲惫不堪的双眼,是谁?这么大胆胡言乱语,皇上不可能废了自己的!

    可那个身穿龙袍坐在御座上横眉竖目,疾言厉色的男子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丈夫,大清的皇帝乾隆啊!

    “痴儿,痴儿,你可曾明白所谓帝王的宠爱都是不可倚靠的,伴君如伴虎,一时不慎就会从凌云绝顶跌落万丈深渊。在这世上真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不是中宫皇后,而是太后啊!”一个白胡子老仙人满怀悲悯地注视着那拉氏。

    “什么?这是什么意思?”那拉氏心慌意乱,伸手去抓仙人的衣袖,“难道我会失宠至此,万劫不复吗?!”

    仙人同情地对那拉氏说:“现如今你皇恩优渥,备受荣宠自然不会想到十七年后被废的凄惨处境。你的身世如此可悲可叹,却仍被弯弯的小三上位女作家写成了心肠歹毒的皇后备受鞭笞,是可忍孰不可忍。本仙深感同情,决定逆天而行给你一次改变命运的机会,准备了一些资料,你要仔细参详,切忌不可重蹈覆辙,切忌切忌……”

    这般说着显然在一片浓厚的白雾中消失,被仙人所说的话语震惊的那拉氏在那一片白雾中转来转去,想要找到那仙人和他口中所说的资料,直到被一阵急促的叫喊声唤醒。

    “娘娘!娘娘!您醒醒啊,千万不能睡啊!十二阿哥还等着您养育呢!娘娘!”

    “……容嬷嬷……怎么了?”那拉氏有气无力地开口,没有白雾没有仙人,难道那只是一场噩梦?

    “哎呦,娘娘您总算醒了,真是吓死老奴了,方才怎么叫您都没有回应……老奴老奴。”容嬷嬷抚着胸口,激动地泪流满面,“娘娘,您可不能再那样了,太医说方才的情况很危险,要是您有个万一,十二阿哥可怎么办那!”

    “好了,容嬷嬷,我已经没事了,小十二呢?抱过来我看看。”那拉氏把梦境放在一边,现在对她最重要的是她十月怀胎生下的儿子。

    容嬷嬷赶紧从奶娘手里接过那个小小的襁褓,小心翼翼地递到皇后面前,喜悦地说:“娘娘,对于您生下了嫡皇子,皇上和太后都十分欢喜,皇上已经给十二阿哥取名为永璂,您瞧瞧这小脸多像您啊!”

    永璂,永璂,我的孩子,不管那个梦是不是真的,额娘都会保护你,爱护你,让你一生无忧!轻轻触碰着这个红红的皱巴巴的孩子的脸蛋,那拉氏在心底暗暗誓。

    看过孩子,太医诊断皇后身体没有大碍,那拉氏终于在容嬷嬷担忧的眼神中闭上双眼想要休息一会儿,但是她觉得枕头太高了,睡着不舒服,可是这枕头怎么会突然间变高了呢?

    容嬷嬷替皇后检查后现,枕头并没有变化,但是枕头下面被塞了书和纸张,这才使得枕在上面不舒服。

    一看有书和纸张,回想起梦中那老神仙口中的“资料”,那拉氏立即精神一震,接过那三本书和一叠写的密密麻麻的纸,照那神仙的话“仔细端详”起来。

    “《清史稿》卷二百十四列传一后妃 :皇后,乌喇那拉氏,佐领那尔布女。后事高宗潜邸,为侧室福晋。乾隆二年,封娴妃。十年,进贵妃。孝贤皇后崩,进皇贵妃,摄六宫事。十五年,册为皇后。三十年,从上南巡,至杭州,忤上旨,后剪,上益不怿,令后先还京师。三十一年七月甲午,崩。上方幸木兰,命丧仪视皇贵妃。自是遂不复立皇后。子二,

    永璂、永璟。女一,殇……”

    “《东华续录》乾隆朝卷二十二:据留京办事王大臣奏,皇后于本月十四日未时薨逝。皇后自册立以来尚无失德……此实皇后福分浅薄,不能仰承圣母慈眷,长受朕恩礼所致。若论其行事乖违,予以废黜亦理所当然。朕仍存其名号,已为格外优容,但饰终典礼不便复循孝贤皇后大事办理,所有丧仪止可照皇贵妃例行,交内务府大臣承办。著此宣谕中外知之。钦此。……”

    “还珠格格(第一部):‘为什么不动?’乾隆对尔康吼着,脸色严肃眼神悲愤:‘上次对紫薇用针剌这次烙刑鞭子全部动用这样残忍这样狠心还有什么资格当皇后?她什么都不是了!她是一个罪大恶极的女人!尔康!尔泰!你们立刻给朕把她押到宗人府去!不许耽误!听到没有?’……”

    “还珠格格(第二部) :乾隆越听越气,混身抖指着皇后痛骂道:‘你是朕的皇后居然这样心狠手辣!你一次又一次的陷害紫薇和小燕子害得朕误会了雨荷差点失去一个好女儿!为了那个布娃娃严刑拷打紫薇又差点要了紫薇的命!现在真相大白了你还不知道忏悔还在这儿狡赖!朕不杀你实在难消心头之恨!来人呀!给朕把皇后绑起来!立刻推出去斩了!’……”

    “还珠格格(第三部告慰真情):乾隆也被惊呆,继而勃然大怒,冷冷的说:‘朕看你真的是疯了!来人呀,将皇后扶回船中休息,明日即派人遣送娘娘回宫养病!’……”

    那拉氏越看越心惊,不管是正史、野史,亦或是市井小说,她的命运都免不了悲惨的结局。她曾经荣耀风光过,曾经是母仪天下,统治后宫十七7年的皇后,她做皇后的时间比孝贤皇后还要长。她春风得意过,但最后是凄凉屈辱告终,而她曾经有过的一切都被乾隆帝无情的抹去了。她曾经是皇后,从名义上来说她也从来没有被废除过,但她却没有得到任何谥号。她死后不仅没有按照一个皇后应该有的体面礼仪下葬,而且连自己的穴位都没有,而是被塞进了别人的墓穴,甚至无祭无享,连一个低等的常在答应都不如。

    这也就算了,可是更令她心痛不已的是她的孩子,她的行走于路上的心肝。

    “《清史稿列传》:贝勒永璂,高宗第十二子。乾隆四十一年,卒。嘉庆四年三月,追封贝勒。以成亲王子绵偲为后……”

    “《清史稿凶礼》:四十一年,皇十二子永璂薨,诏用宗室公例治丧。嘉庆四年,追封贝勒。”

    为什么?这究竟是为什么?自己的下场已经如此凄凉,可是永璂的结果比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年纪轻轻就死去,没有亲生儿子传承,甚至连个高点的爵位都没有,只是贝勒,还是追封!还只是宗室公例治丧!

    皇上啊,皇上,你为何绝情至此,就算皇后行事乖觉吗,你忍无可忍,把她打下十八层地狱,可永璂到底是你的亲生骨肉,你的嫡皇子啊!对他你又为何痛恨至此,既没有把他像孝贤皇后所生的永琏、永琮那样被秘密立为储君,更是连普通皇子阿哥的待遇都没有,我的永璂、我的永璂啊!!!

    那拉氏悲痛欲绝,想起老神仙的话“决定逆天而行给你一次改变命运的机会,准备了一些资料,你要仔细参详,切忌不可重蹈覆辙”,她突然有了活下去的希望,是啊,她是有神仙保佑的,就连神仙都给了她逆天改命的机会,她不能消沉,不能忧郁,绝对,绝对不能让着可悲的命运成真,她一定要平平安安地当上这世间最高贵的女人——太后,而永璂就是掌握天下大权的皇帝!

    从这一刻起,那拉皇后变了,她不再是那个以夫为天,成天想着维护皇室威严的皇后了。要说女人之间的勾心斗角她也不是没有经历过,只是从前她并不受宠,做事小心谨慎没有什么可以拿捏的把柄,脏水泼不到她的身上,对于这些都只是冷眼旁观,求个明哲保身罢了。当上皇后之后,皇上表面上还是挺宠爱她的,所以才能让她这么快生下嫡皇子,原本她还诚惶诚恐地怀着“用我的真心,换你的真心”的想法,一心要做个乾隆身后的贤内助,和孝贤一比高下。

    现在她心寒了,帝王的心思又哪里是她可以把握的,自己掏心掏肺换来的不过是彻底地失宠和永璂的英年早逝,现在的她不再把规矩体统放在第一位,一心只想求得平安,不再被乾隆的冷酷无情所伤害。

    那拉氏改变了从前对永璂的教育计划,对于唯一幸存的嫡子,不能过度保护,适当的时候必须让他知道权利斗争的残酷性,不能像那三本书里写的那样胳膊肘向外拐。想要在斗争中立于不败之地,必须联络外朝,可是她的娘家子侄的确比不上孝贤皇后的娘家,多是中庸之辈,不像富隆安兄弟几个那么才华出众,不过这也未必不是好事。若是孝贤皇后还在世,先皇后嫡子还在,乾隆又怎么会这么大方的提拔赏识富察家,须知“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圣祖朝上的夺嫡之争是多么地轰轰烈烈,不可不防啊。

    于是那拉皇后放松了后宫的管理,对乾隆的高要求,转而将精力投注到永璂的帝王教育和对娘家的关照,嘱咐上了。

    乾隆觉得很奇怪,严肃的皇后怎么生了孩子就性情大变,再也不满口“祖宗”“家法”,而是贤惠地把他往其他宫妃身边赶,让他雨露均沾,开枝散叶。对于这种做法,太后当然是最高兴的一个,年纪大了谁不希望多抱孙子呀,多子多孙才是帝王家的福气啊!一高兴,太后就赏赐了不少好东西,对永璂也更加慈爱了。可乾隆却不是滋味,从前是令嫔和皇后你争我夺,想要他的宠爱,可现在自己怎么成了皇后不要的垃圾?哎呀,难道是之前太宠令妃拨了皇后的面子,她这是伤心欲绝了?因为那拉氏现在还比较得宠,容颜还未老去,乾隆对她还有一份宠爱在里头,此时倒是升起了一份怜惜之情,到坤宁宫的时间反倒多了。

    就这样,决心不让噩梦成真的皇后还是和历史上一样生下了两子一女,不同的是三个孩子都在皇后和容嬷嬷的小心提防之下活泼可爱的生活着,成了皇后对抗娇弱令妃的一大利器,没办法,谁让七格格九格格不像五格格那么招人喜欢呢。

    春去秋来,年复一年,很快到了乾隆二十五年,永璂都八岁了,皇后仍是稳坐中宫,和更压令妃一头,在一片轻松祥和的气氛中,那拉氏都有些飘飘然了,几乎忘记了八年之前的那场噩梦,直到——

    “什么?愉妃暴毙!”那拉氏惊讶万分,明明昨儿个来请安的时候还言笑晏晏,身体爽利着呢,怎么才一个晚上就……

    接下来的事情就脱离了那拉氏的掌控,愉妃暴毙,乾隆怜惜五阿哥丧母,特地让他住在景仁宫,五阿哥也很快在其伴读福尔泰的引导下投入了令妃的怀抱,亲密的就像亲生母子一样。

    在那拉氏眼皮直跳的时候,五阿哥随乾隆西山狩猎,打回了一只脑残燕,那只燕子还嚷嚷着“十八年前”、“夏雨荷”什么的,听到这个消息,她重新打起了精神。因为那所谓的“剧情”的强大影响力,愉妃已经炮灰了,难道自己命中注定逃不过此劫……

    不行!她要逆天改命,她不能可怜兮兮地变成废后,不想和纯妃葬在一起,不设神牌,死后也无祭享,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可爱的五儿和永璟小小年纪就死去,更不能让永璂成为乾隆的皇子中,唯一的一个成年皇子,却至死也没有得到任何爵位的特例(永璂是嘉靖追封的)。

    原本那拉氏也许还会以静制动,反正那个夏雨荷生的只是一个对储位毫无女孩子,五阿哥永琪最后也带着那只白痴燕定居云南,丝毫威胁不到永璂的地位,她要做的就是少说多看,谨慎行事,不要用什么“忠言逆耳”,剪头的行为惹恼了乾隆就好。可是愉妃暴毙的事实,令她升起了一种恐惧的感觉,她决定先下手为强。

    这回皇后没有追究小燕子的来历,企图,也没有让容嬷嬷出马教导小燕子规矩,只是静观其变,看着小燕子和五阿哥、延禧宫越走越近,看着小燕子屡屡闯祸,看着令妃利用种种手段把紫薇和金锁弄进宫……当然她更没有因为嫉妒失去理智,关紫薇小黑屋,让容嬷嬷表演精湛的甩针舞,她在蛰伏,她在等待,等待一个时机,一个一击命中的时机!

    在她的焦急等待中这个时机终于到了——

    老太婆哗啦一声突然从腰间抽出一把尖锐的匕直扑乾隆吼着:“我给大乘教死难的信徒报仇!看刀!”

    变生仓卒小燕子等人远水救不了近火,近处的鄂敏、傅恒、福伦等人大惊。

    “有剌客!有剌客!保护老爷要紧……”福伦大喊声如洪钟。

    乾隆已经挥着折扇来不及的打着那些炭火和热腾腾的茶叶蛋一抬头陡见利刃飞刺而下。乾隆本不至于招架不住,但是前前后后全是人墙施展不开。眼见利刃直逼胸前,自己竟退无可退闪无可闪。就在这千钧一的时候紫薇奋不顾身用身子直撞乾隆挺身去挡那把刀。

    只见利刃“噗”的一声插进紫薇胸前。鲜血立刻出来。

    乾隆大震什么都顾不得了伸手捞起紫薇,不待他嘴里出一声大吼,一把利刃从他的背后刺穿了他的心肺,一怔之后,乾隆再也保不住紫薇沉重的身躯,两人交叠着倒地。

    同时,鄂敏、傅恒、福伦都大喊着飞扑过来救人。

    远处小燕子、永琪、尔康、尔泰听到这边的喊叫知道出事了也顾不得伤人不伤人一路吼叫着扑奔过来飞的飞窜的窜跳的跳……(改编自还珠原著)

    可是这一切都太晚了,乾隆遇刺身亡可不是一句简简单单的“臣等救驾来迟,请皇上赎罪!”就可以蒙混过关的,起码在新帝永璂面前不可能。

    于是该抓的抓,该斩的斩,傅恒、鄂敏、纪晓岚可以以戴罪之身寻找机会将功赎罪,五阿哥和还珠格格到底是金枝玉叶只是被圈禁起来,可福伦这一家子可就难逃一死了。为了活命,失去了心上人的福尔康第一个“坦白从宽”,把真假格格一事说了出来,这下小燕子也难逃一死了,可动了小燕子,五阿哥可就了狂了,本着“恨屋及乌”“有异性没人性”的原则,他像一条疯狗似地对着福家和令妃死缠烂打,延禧宫也覆灭了,十五阿哥还没出生就胎死腹中。那拉氏看着这群脑残狗咬狗,一个比一个惨,一个拉着一个下地狱的样子,心中高兴不已,命运终于扭转了。

    接着依照那本书里的线索,在那拉氏的引导下,箫剑所在的乱党社团也被一网打尽,这下晴儿该嫁给谁呢?这就让白人送黑人,沉静在丧子之痛中命不久矣的太皇太后操心去吧。

    朝堂上还有正事呢,比如西藏土司携公主来朝,比如阿里和卓携公主来朝。前者很简单,举办个比武招亲大会,挑个文不成武不就,身份低微的八旗子弟送去西藏做“妾”,至于高原反应,那是神马东西傻傻搞不懂。回疆“圣女”就难搞很多,幸好永璂年幼,阿里和卓脸皮再厚也没有当场说出那种“卖女求荣”的话来,这就给了那拉筹划反击的时间。蒙丹不愧蛮牛的称号,光天化日之下就带着手下明目张胆地闯进回子军营,拉着含香就要私奔,被朝廷官员瞧个正着。自家圣女做出这种不知廉耻的事情来,在场知情的不知情的回人都愤怒了,先用石头砸死了这对狗男女,又逼着阿里和卓退位,向大清皇帝请罪。大势所趋之下,屡屡叛乱的回疆顺理成章地改土归流了,一时间永璂在朝堂和民间的声誉高涨,早已过了昏庸的死在微服私访中的先帝。

    看着在她面前放下帝王威严,和弟弟妹妹嬉笑打闹的永璂,那拉氏在心里说:“我做到了,老神仙,我做到了。我的儿子是这个国家做高贵的皇帝,我是这个国家最高贵的女人——太后!再也没有人能够废了我,永璂也将长命百岁,子孙满堂!”

    梅花烙之齐王妃(确切的说是福晋) To nn

    “福晋,王爷临死之前留下了这本书,交待您一定要用心仔细看!”跪在下边的侍卫从怀中取出齐王的遗物,并转述他的临终遗言。这侍卫满身的尘土,又是血渍,汗渍的,眼中落下滚滚热泪,目光中满是愧疚之情,主子已死,而自己还活着,这真是天大的耻辱,可是王爷的临终遗言也很重要,必须传达。

    “快,快拿来给我看看!”齐王福晋乍然得知丈夫的死讯已经泣不成声,听得还有遗言要她看书,更是忙不迭的一把将书抢过,开始翻阅。

    一开始福晋不明白这本书究竟有什么意义,硕王福晋雪如看着柔柔弱弱的难道还真有胆量做出这种“狸猫换太子”的事情吗?雪如好歹也是格格出身,会无知,愚蠢到这种地步不惜犯下混淆皇室血统的大罪也要争一时荣宠吗?可是,这书上字字句句都有据可考,那名叫做翩翩的侧福晋的来历、雪如生产之前的确与其姐姐雪晴来往甚密,生产当日雪晴也在产房之中陪同、还有那个知情人产婆苏嬷嬷……难道,难道王爷的意思是要我揭穿这场阴谋扳倒硕王爷,可是这硕王府和齐王府向来井水不犯河水,扳倒了他又有什么用呢?

    齐王福晋带着深深的疑惑继续看了下去,“兰公主闺名兰馨,并非皇上亲生,原是齐王府的格格,自幼父母双亡,被皇后带在身边,收为义女……”怎么回事,怎么会牵扯到兰馨,这个作者又是怎么知道自己有殉情的想法的呢?

    福晋激动地继续往下看,“我统统都知道了!关于你虐待吟霜的种种阴毒手段,我统统知道了!你的所做所为令人指,令人不齿!我简直难以置信,天底下居然有你这种恶毒的女人,而这个女人正是我的妻子,如此无品无德,你已经不只令你的丈夫蒙羞,也令整个皇家宗室蒙羞!”“论名分、论地位,你是天,她是地!可是论人格,讲性情的话,她是天,你是地!”“她是我的女人!是我所爱的女人!如果你能容纳她,我和你那婚姻还有一丝丝希望,偏偏你不能容纳她,这样百般欺负她,你不是置她于死地,你根本是置我于死地!”……

    天哪,天哪,之后的字字句句简直就像一根根的绣花针,狠狠地,杀人不见血地插进她的心里,压抑地透不过气来。福晋看不下去了,这实在是太残酷了,比上一刻她听到王爷的死讯还要令她痛心疾。

    “兰儿!兰儿!我的兰儿呢?快把她抱过来!”福晋难忍悲痛,一叠声地要见女儿。

    兰馨的奶娘崔嬷嬷赶紧把兰馨抱到福晋面前。

    “兰儿,我苦命的兰儿啊!!!”看着襁褓中像个粉团子一样的女儿,齐王福晋泪如雨下,她明白了,明白了王爷的意思,他要自己好好活着,保护他们唯一的女儿,保护她出嫁以后不受婆家的欺凌!想起王爷往日对自己的柔情蜜意,对兰馨的万千宠爱,她的眼泪中包含着对丈夫的怀念,对女儿的牵挂,声声凄厉的叫声,令人闻之落泪,顿时整个齐王府中又是哭声一片。

    虽然哭的那么凄惨,可齐王福晋依然坚强地活了下来,为了王爷的遗愿,为了兰馨的终生幸福,她放弃了自杀殉情的计划,她必须活着,看到兰馨的幸福!

    当然她更不会轻易饶恕那些欺凌自己女儿的人,比如罪魁祸硕王福晋,还有她那个不知从哪里抱来的野种,为此她不惜颠覆整个硕王府。

    很快,北京城流言四起,大家都在偷偷议论着硕王府嫡长子皓帧的出身来历。硕亲王的两个儿子都长得不像他,皓祥还好,像他娘,高鼻深目,十足的回人长相;而皓帧却既不像父亲也不像母亲,不知哪来的遗传基因。而且流言说的有鼻子有眼的,什么产婆苏嬷嬷,什么汉人的孩子,什么梅花簪,什么杏花溪……这种王公贵族的八卦传得很快,大家见面的问候语都从“您吃了吗?”变成了“你听说了吗,硕王府……”

    硕王府的人很快也听到了这个流言,硕王爷固然是气得吹胡子瞪眼,雪如也是胆战心惊,回到房里,欠揍了下人,和心腹窃窃私语。

    “秦嬷嬷,你说这是怎么回事?当时我们做的那么隐秘究竟是谁……”雪如的声音打着颤,浑身抖。

    秦嬷嬷也是一身冷汗,仍然故作镇定地安慰道:“福晋,这可是要掉脑袋的大罪,谁都不会说出去,您要冷静,千万不要自乱阵脚呀!”

    可雪如又怎么冷静地起来啊,这个流言说的全是事实,就连自己和姐姐的对话都穿的传得那么真切,还有那朵梅花烙,那条送走她女儿的杏花溪,这一切的一切都令她担忧不已,,就好像有人在默默地窥视着,偷听着……实在太令人胆战心惊了。

    “为今之计,只有立马消灭所有的证据,那个产婆,皓帧贝勒的亲生爹娘,还有,还有那支梅花簪也不能留着了。”秦嬷嬷作为雪如的奶娘也不是什么善良之辈,立即建议道,“福晋,不能再犹豫了,必须要当机立断呀!”

    雪如握着这支寄托着她无数思念的梅花簪,不想松手,这支簪子是特制的,小小的一朵金属梅花,下面缀着绿玉,缀着珠串,又缀着银流苏,就是这支簪子在她那刚一出生就被抛弃的女儿身上铭刻了不能磨灭的印记,这支簪子一丢天知道她还能不能见着她的女儿。

    “福晋!”秦嬷嬷露出狰狞的面孔,厉声喝道,“真的不能再犹豫了,难道您要为了那个不知死活的四格格把整个王府都拖入地狱吗?!要是东窗事,王爷、你、我,皓帧贝勒,都会倒楣的!你也知道,咱们大清就是注重王室血统,我们这是欺君罔上、满门抄斩的死罪呀!这支簪子是无论如何都不能留着了。”

    说着一把夺过梅花簪,藏进怀里,准备带出府销毁。

    在这之前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福晋,依老奴看,在这府中还有内鬼,您绝对不能放过。”

    对,要不是有人把这件事透露出去,自己也不用把认女的唯一的凭证都给销毁,要是让自己知道那个内鬼是谁……

    “我绝对要让她生不如死!”雪如咬牙切齿地誓。

    于是,为了平复内心的慌乱,为了泄内心的愤恨,雪如掀起了一场寻找泄密者的“大清洗”运动,每天都有不少婢女,小太监被打得皮开肉绽,就连硕王爷都有些看不下去了,同时他的心里也产生了某种疑惑。

    不能硕王静下心来细想,硕王府偷龙转凤事件的重要证物——梅花簪,以及重要人证——皓帧的亲生父母就被送到了御前,这张薄薄的纸再也保不住这团熊熊燃烧的火焰了。

    原来雪晴派人去灭口的时候,一下子就被官府的人抓住了,可谓是人赃并获。而梅花簪也被一个受到雪如酷刑虐待的婢女现,偷偷传递给了她在府外的家人,请他们替她报仇。

    雪如露出真面目,刚刚嚣张了没几天就被官兵手铐脚镣地带走了,和她一起被带走的还有心如死灰的硕亲王、以及年纪尚小不明事理的皓帧。

    甚至不用当堂对质,硕王福晋雪如伙同其姐雪晴,在刁奴秦嬷嬷的帮助下,偷龙转凤,欺君罔上,污蔑宗室,紊乱皇族血脉,罪不可赦,当处极刑。硕王知情不报,看在他往日的功勋,免其死罪,着即监禁两年,降为庶民,硕亲王府其余人等,一概军府第归公,择日迁居,皓帧作为当事人也无生还之理。

    明天就是雪如姐妹押赴刑场的日子了,形同枯槁的她们那有什么什么心情去吃摆在面前的香喷喷的“断头饭”,就在相顾无言之时,衙役讨好地带着一名贵妇来到她们面前,这名贵妇正是齐王福晋。

    “雪如福晋,雪晴夫人,这监牢的滋味可还好吗?我看两位没什么胃口,这可不成,要是空着肚子上法场来世可是要做个饿死鬼的。”

    雪晴反应迅,立即想到:“是你,是你对不对?!一定是你!是你散布的谣言,是你害了我们!”

    齐王福晋也懒得再绕圈子,直截了当地承认了:“没错,就是我。可我散布的可不是什么谣言,这都是有凭有据的事实!多行不义必自毙,害了你们的正是你们的愚昧和贪婪!”

    “为什么?我们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雪如失控地大叫,从牢房里伸出手来,要抓挠齐王福晋。

    “没错,我们往日无怨近日也无仇,可这并不代表将来仍会如此,要怪就怪你伤天害理的事做得太多,连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说着,齐王福晋拿出一本书甩到雪如的脸上,“你好好想想这个叫‘琼瑶’的是不是和你有仇吧!”

    说罢,转身离去。原来拿到《梅花烙》的当天,齐王福晋就把此书上陈乾隆,说是齐王临终得到天书,揭穿硕王府的阴谋,纯洁皇室的血脉,同时也是一片爱女之心。齐王意思,又是为国捐躯,临死前还送了这么重要的“天书”过来,拳拳报国之心实在难得,乾隆在感动之余,就按照书上的安排,认了兰馨为义女。但是硕王府,这个如同眼中钉肉中刺一般的异姓王府也必须铲除,之后的流言也是乾隆授意,要的就是硕王府自乱阵脚。

    雪如不知道这些内幕,翻阅着这本原原本本记载着她的行为以及心理的书,从惶恐到高兴最后是无比的失落,按照这本书上所写,皓帧会娶兰馨,但是他的一颗心却全部给了白吟霜,白吟霜她苦命的女儿,王府的四格格,真是她的好儿子!可惜最后,要不是翩翩和皓祥动起了歪脑筋……

    “雪如,这个‘琼瑶’究竟是什么人?你想明白了吗?”雪晴见妹妹一会儿哭一会儿笑,还青筋暴冒的样子,忍不住问道,说到底她也想死个明白。

    “琼瑶?”雪如闭上眼想了又想,眼光一闪回答:“我刚进府的时候,王爷有个通房好像叫这个名字,仗着王爷的宠爱很是嚣张的样子,又是惯会装柔弱的,整天把‘真爱’‘美好’‘纯洁’挂在嘴边。可是后来却不知廉耻地想要跟一个姓平的清客私奔,王爷震怒,她还大言不惭地说什么‘爱她就请给她幸福’‘感情是不能勉强的’,最后当然被王爷处置了。”

    “可那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她的尸骨都已经被野狗啃吃了,又怎么会?难道真的是她阴魂不散地要把整个王府都拖入地狱?”雪如不敢确定。

    “别怕,要真是女鬼作怪咱们也不用怕她,等明天午时一过,咱们一大家子就一块儿去会会这个家伙,让她知道什么叫做上下尊卑,什么叫做三从四德!”知道是谁害的,雪晴身上燃起了昂扬斗志,精力充沛地号施令,“雪如,秦嬷嬷,赶紧吃饭,明儿个还要斗鬼呢!我倒要瞧瞧这个琼瑶是个什么厉害货色!”

    受到姐姐的激励,雪如也充满了斗志,和秦嬷嬷对视一眼,抓起油腻腻的红烧蹄髈大嚼起来。至于雪如一行能否虐到脑残的缔造者,请大家自由想象吧。</P></DIV>

    <TR>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综琼瑶]守护神虐NC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J同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J同学并收藏[综琼瑶]守护神虐NC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