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综琼瑶]守护神虐NC > 206琼瑶女主你们爆弱了43

206琼瑶女主你们爆弱了43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反琼瑶女尊帝国I

    经历了数不清的风风雨雨,传出过多少耸人听闻的故事,北京城依旧默然不语地注视着一个又一个的脑残在她拨打的胸怀中兴风作浪。(北京城:坑爹啊,为毛不来场地震把这些闪瞎人眼的脑残劝活埋了!!!)

    时光荏苒,从前那被埋在粪坑里还死不掉的小强,渐渐长大了,也到了如花的年纪,看着亭亭玉立的皓帧,岳礼心中快慰,不管怎么样,这卖相还是不赖的,大家都说皓帧会有大造化的。和颜悦色地叫他坐下,叫秦公公拿点心,泡茶给他喝:“我的儿,今年大挑,你可要争气啊,阿妈在家中的处境你也看到了,你阿玛靠不住,你那三个姐姐也靠不住,阿妈也不指望你飞上枝头变凤凰,太女妃争不到,侧妃一定要拿下!不然阿妈就要被那个贱人给活活逼死了!”

    秦公公泡了茶过来,习惯性地劝道:“福晋说的什么话,那个贱人除了会勾引人还会什么,这王府还是要靠福晋您把持才行。往常出门子,那些夫人、太太都拉着咱们贝勒爷不放,都说贝勒爷一副好相貌,又有好家世,又懂规矩,除了太女还有谁配得上啊!您那就放宽心吧,等贝勒爷当上了太女妃,大格格继承了王府,那个贱人就是您五指山下的猴子,怎么也翻不出您的手掌心。”

    这番话听得岳礼那叫一个舒心,可皓帧一个青春少男却不爱听这种磨磨唧唧,溜须拍马的话,开口说明来意:“秦公公说的没错,儿子一定会给你争口气的。不过儿子还有件事儿想要求您答应。”

    “什么事,说来听听。”岳礼问。

    皓帧赧然一笑,揪着手帕:“也没什么,只是儿子听人提起弘济寺的风景好,和尚解签也特别灵验,就想去瞧瞧。儿子这些日子学规矩都快学成个木头了,阿妈就带儿子去松泛松泛吧。”

    岳礼对儿子的撒娇最没有招架之力,想着儿子连日来的用工很是不舍,自己也正好去庙里拜拜,给儿子求个好姻缘,便爽快地答应了,明天就去。

    晚饭时,雪如听到福晋要带皓帧去求签,心中一动,便道:“既然要去庙里,就把皓祥也带上,希望他们兄弟都有个好前尘。”

    听王爷一言堂,岳礼的脸扭曲了一阵儿,又不屑地瞄了畏畏缩缩的皓祥两眼,瞪了不知所措的侧福晋扁扁(男的不好叫翩翩这种飘逸的名字吧)一眼,还是应下了。

    第二天,岳礼还是没给皓祥好脸色,安排了三辆马车,一辆岳礼和伺候的秦公公坐,一辆给皓帧和他的贴身仆人小扣子坐,排挤的皓祥只能和一堆下人仆妇们一块儿坐一辆。一路上,岳礼优哉游哉地喝着茶,听秦公公奉承,皓帧则和小扣子一人一个窗户目不转睛地看风景,只有皓祥和一堆下人一起挤得跟沙丁鱼似地。

    到了目的地,岳礼和皓帧就被住持带去厢房休息,留下一地的仆役和皓祥,皓祥在原地转了半天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跟着府里的杂役走了。

    皓帧和岳礼用过茶水,听了老和尚念经,歇过了,便提出在寺里到处走走,去佛前上柱香,求根签。

    皓帧陪着岳礼走马观花地绕寺庙一周,又在佛前拜了几拜,同样的虔诚,不同的愿望。

    岳礼的是——佛祖保佑,让皓帧成为太女妃,让大格格顺利继承王位,让扁扁变肥、变丑、变成王爷不屑一顾的黄脸公,和皓祥一起被王爷赶出王府,让皓祥选秀被刷,一辈子嫁不出去……事成之后必有重谢!

    皓帧的是——佛祖保佑,给我一个真正的知心爱人,她只许对我一个人好;要宠我,不能骗我;答应我的每一件事情,你都要做到;对我讲的每一句话都要是真心。

    不许骗我、骂我,要关心我;别人欺负我时,她要在第一时间出来帮我;我开心时,她要陪我开心;我不开心时,她要哄我开心;永远都要觉得我是最漂亮的;梦里你也要见到我;在她心里只有我……事成之后必有重谢!

    佛祖瞪着蚊香眼,张口结舌,没想到世人的*如此可怕,比佛经还绕口,算了,就当没听到吧,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许完了比佛经还要绕口的愿望,都以为自己的愿望会实现的两人笑着开始抽签。皓帧捧着签筒,摇晃着,心里既紧张又喜悦,口中不听念佛。

    “啪嗒”一声,一支签掉落在他面前,岳礼赶紧捡起签,和儿子一起查看签文,“荆山宝玉瑞气钟,欣遇楚文雕琢命。两献谁知不一同,当时侯爵始能封。”

    乍一看说的是楚文王,封爵什么的,岳礼看不懂,便问:“皓帧,你这求的是什么签?”

    皓帧扭捏了一阵儿,小声回道:“儿子求的是因缘,阿妈还是请大师解一下吧。”

    “施主请稍后,待贫僧一一道来。”解签的和尚接过签文,讲解道:“这是姻缘签,说的是和氏璧的典故。当年和氏在荆山现了一块璞玉,献给楚王,楚王命工匠查看,认定乃一般石材,楚王遂砍了和氏双脚。和氏自此后终日号泣,后有人见其苦的凄苦,认为定有隐情,于是再荐于楚王,楚王又命人剖开璞玉,得一美玉,遂名为和氏璧。”

    听她说的好像《成语新解》里的故事,皓帧不高兴了:“可是这因缘与和氏璧有什么关系呀?”

    “呵呵”和尚继续道:“和氏璧能过成为传说中的瑰宝被世人熟知,并不是一蹴而就的,先是由和氏献上,再由其他人献上,最终才成就了和氏璧。是以楚王犹疑不决,不知该把爵位封赏给哪个。签文暗示你当下能够遇到好姻缘,但如果像楚王那样游移不定,只会错失好姻缘。”

    皓帧接过签文,心思百转千回,思考着怎么能不错失自己的好姻缘。岳礼却没想那么多,在他看来什么是好姻缘?嫁入皇家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才是好姻缘,哎呀莫非皓帧会被两位皇女争抢,一家有儿百家求这可是件大好事,岳礼得意地幻想着。

    接着岳礼把自己求到的签文递给解签和尚。“天边消息应难问,切莫私心强望求。若把石头磨作镜,精神枉费一时休。”

    和尚看着心道不好,这签文说的是百般心机,到时满盘皆空,实在不是好签。可这位是方丈打过招呼的贵客得罪不起,和尚只能婉转解释道:“此签说的是,小心驶得万年船,修身积德为要。”

    岳礼一把拿过签文,看到最后一句“精神枉费一时休”,也知道和尚没有实话实说,可他也不喜欢听实话,暂且放过她。

    “秦公公,逛了这半天也累了,扶我回厢房歇息。皓帧你就在这附近逛逛,别走远了。”说完又回头吩咐道:“小扣子,看好你家贝勒爷,若是皓帧磕着碰着,小心你的皮!”

    见岳礼一扭一扭地走远了,解签和尚才擦了一把冷汗,真是好大的雄威。

    皓帧好不容易离开阿妈身边,不知有多逍遥自在,要不是顾忌身份几乎要蹦蹦跳跳了,他带着同样鲜少出门的小扣子到处乱逛,突然现寺庙门前一群和尚围做一团,吵吵闹闹的不知在做什么。

    皓帧好奇地张望着,想去瞧瞧却怕被人认出,最后经不住小扣子的撺掇,还是去了。

    然后皓帧就看到了一名十七八岁的姑娘,她一身缟素,头上绑着白孝巾,直挺挺的跪在那儿,素素的净净的脸上,一点血色也没有,眼睛里,一滴泪也没有。她怀抱一把琵琶,正在那儿悲怆的唱着: “家迢迢兮天一方,悲沧落兮伤中肠,流浪天涯兮不久长! 树欲静风不止,树欲静兮风不止,子欲养兮亲不待,举目无亲兮四顾茫茫,欲诉无言兮我心仓皇!”她面前铺着张白布,上面写着:“吟霜与父亲卖艺为生,相依为命,回故乡未几,却骤遭变故,父亲猝然与世长辞。身无长物,复举目无亲,以致遗体奉厝破庙之中,不得安葬。吟霜心急如焚,过往仁人君子,若能伸出援手,厚葬先父,吟霜愿为家奴,终身衔环以报。” 白布上,有过路人丢下的几枚铜币,显然,并没有真正要帮忙的人。

    这哀愁的姑娘,这悲凉的身世深深打动了皓帧,他不明白为什么没有人愿意帮助她,这些满口“阿弥陀佛”,原本应该慈悲为怀的和尚甚至在驱赶这样一位可怜的姑娘。

    皓帧顿时感到世风日下人心不古,也顾不得掩藏行踪,怒斥道:“你们这群和尚整天吃斋念佛,到处讨要布施,却私德不修,这位姑娘已经这么可怜了,你们怎么能将她赶走?!你们还有没有慈悲之心,有没有怜悯之心!”

    和尚们和其他香客惊讶地注视着一身锦衣玉袍的皓帧,看着他振振有词地样子一阵恍然:这都什么跟什么呀,你买香烛,土特产、胭脂水粉就随你去了,可你卖的是人啊!这里是寺庙,不是人市,要卖身去人市!一身孝服跪在寺庙门前,来烧香的施主都有所顾忌不敢进了有没有!还有啊,你在这摆摊交摊位费了没?那位交了钱却被占领了摊位的摊主要求赔偿哦,亲!

    不等在场之情的围观群众说明情况,跪着的姑娘已经为这名肯为她反抗众人的公子深深打动了:“多谢公子出言相助,吟霜感激万分!”说罢一个头狠狠地磕了下去,等抬起头来已是满面泪水。

    皓帧心中一痛,连声道:“罢了,罢了,既然这清净之地都容不下你,我便与你银两好好把你爹安葬了吧。”说着便取□上佩戴的玉观音,递给白吟霜。

    不等白吟霜接过玉观音,人群中已经有识货地大声指出:“嘿,你这丫头真是好运气,遇到这个出手阔绰的爷们,这观音雕刻流畅饱满,水头好,一看就知道是上好的冰种,去当铺当了少说也值个七八百两银子!”

    听到这观音如此贵重,白吟霜立即小心翼翼地奉还皓帧:“公子,这观音太贵重了,吟霜只需要五十两而已,观音还是请您收回去吧,吟霜受之有愧。”

    小扣子可得意了,揣度皓帧的性子,大方地挥挥手:“这算什么,我家贝勒爷送出去的东西绝不收回!”

    被小扣子这样一嚷,皓祯忽然觉得,自己那玉观音给得鲁莽,对吟霜孝心是一种亵渎,一种侮辱。生怕对方把自己看成有钱人家的纨绔子弟,心中一急,额上竟冒出汗来,他急忙对吟霜一弯腰,有些手足失措的说:“对不起,我只是被姑娘的孝心所感动,绝对没有瞧不起你的意思,我只是……只是……”他竟舌头打结起来。

    吟霜定定看了皓祯两秒钟,眼里有了解,有感激,有沧桑,有无奈,有温柔。她低低说了句: “我白吟霜自幼和父亲卖艺为生,遭逢大难,您与我萍水相逢却慷慨解囊,惟有感激!您的心意我领了,我这就随您回府上去当个丫环,今后任劳任怨,终身报效!”

    见白吟霜说的郑重,皓帧也明白她的不幸处境,真的把她带去给阿妈过目,又把她的悲惨生世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小扣子也在一旁添油加醋,什么“和尚仗势欺人”,“众人都被贝勒爷的仁慈感动”巴拉巴拉一大通。

    见儿子带着一个戴孝的姑娘进来,岳礼先是不悦,后来渐渐被儿子和小扣子的说辞打动。原因无他,在于造势,帮助一名走投无路卖身葬父的女子这是件好事,值得宣扬的大好事,而在场围观的群众就是免费的传播者,只要他们回到京城对亲朋好友一说,一传十十传百,再由民间传进皇宫里去,皓帧的前途就更加光明了!这就和几年前他有意让人放出的“硕王府皓帧贝勒义释白狐”的传言是一个道理,原本只是三格格打猎弄来一只白狐送给皓帧,可皓帧却害怕白狐的尖牙,利爪,最终将白狐遗弃的事件,经过一番打磨润色之后却从侧面烘托了皓帧的善良,因此皓帧还被王爷好好地夸奖了一番呢。

    这样一想,岳礼也对用来侧面烘托皓帧美好品格的“道具”——白吟霜和颜悦色起来,大方地给予了会些拳脚功夫的她贴身保护皓帧的侍卫一职,欢喜的白吟霜千恩万谢。

    回程的路上,有了新伙伴,还是异性伙伴的皓帧丝毫没有疲惫的感觉,而是赞叹着造化千万,世上居然还有白吟霜这样文静优雅,纤尘不染的女子,相比之下自己的三个姐姐都如同粪坑猪头一般难以入目,难怪自家阿玛为王府继承的事伤透了脑经。

    傍晚回到府里,清点了人数才现,数目对的上,可是皓祥却不见了,岳礼不在意,就让哭天喊地的扁扁带着几个仆人连夜赶往弘济寺寻找皓祥了。

    在寒冷的夜风中,皓祥握着求到的签文“时临否极泰当来,抖擞从君出暗埃。若遇卯寅佳信至,管教立志事和谐。”,回想着解签和尚的说法:“这签说的是人的运道,否极泰来,一切的厄运都将过去。卯寅佳信至之时便是事事顺利,万事大吉!”

    “否极泰来……”皓祥心想看来自己的命运即将改变了,难道是大选?

    这时一声包含深情的呼喊声打破夜的寂静,“皓祥~~皓祥~~你在哪里?”

    皓祥眼睛一亮猛地站起来,朝声音的方向跑去:“阿妈~~我在这里!”</P></DIV>

    <TR>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综琼瑶]守护神虐NC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J同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J同学并收藏[综琼瑶]守护神虐NC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