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综琼瑶]守护神虐NC > 227元宵番外

227元宵番外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壹《卖火柴的小女孩——卖身葬父的白吟霜》

    天冷极了,下着雪,这是一年的最后一天——年三十。在这寒风呼啸的傍晚,一个浑身素缟血色全无的女子跪在北京天桥上,她唱着悲伤的歌,正在卖身葬父。

    她的身后铺着破破烂烂的草席,草席上是一具冰冷的尸体,尸体被一块白布覆盖着。这就是白吟霜那死去的养父,白胜龄。他毫无生气地躺在那里,冻得硬邦邦的,就像一块儿巨石压在白吟霜的胸口。

    白吟霜好端端地跪在地上,还是完璧之身,这些天来没有一个人买过她的身子,也没有一个人丢给他一个铜板。临近过年了,家家户户都忙着烧年夜饭、包饺子,再没有那个闲情逸致上天桥看热闹,就连平日里的那些打杂卖艺的人都不见了。

    可怜的白吟霜,她又冷又饿,蜷着腿缩成一团。她想回家,可却没有家可回,白胜龄的尸体早已和地面冻在了一起,凭她一己之力是无法挪动的。

    未免冻僵,白吟霜抱着琵琶,幽幽地唱了起来:“家迢迢兮天一方,悲沧落兮伤中肠,流浪天涯兮不久长!树欲静风不止,树欲静兮风不止,子欲养兮亲不待……”这是一个神奇的琵琶,弹着琵琶,她似乎回到了几年前,那时她的养母还在世,一家三口过着贫穷但无忧无虑的日子,大年三十总还有一顿热乎乎的饺子吃。

    天寒地冻,手指不灵活,琵琶声变得荒腔走板,那碗热气腾腾的睡觉不见了。

    她搓搓手,换了一个曲子。“月儿昏昏,水儿盈盈,心儿不定,灯儿半明,风儿不稳,梦儿不宁,三更残鼓,一个愁人……”歌声响起,她似乎回到了那一天,一个英俊高贵的公子给了她整整五两打赏,并为她与一个贝勒打架,一直守护着她,哦,那是皓帧,她的贵人,他的知音。

    想起那个令人魂牵梦萦的高贵身影,白吟霜不禁神魂荡漾,拨错了弦,弹错了音。

    她的心中燃起热情地火焰,此时此刻只有对皓帧的相思才能唤回她剩余不多的神智,她唱起了一无数次想要唱给他听得情歌。“弹起了弹起了我的月琴,唱一《西江月》,你且细听;宝髻松松挽就,铅华淡淡妆成,红烟翠雾罩轻盈,飞絮游丝无定。相见争如不见,有情还似无情……”终于她大胆地唱出了自己的心声,模模糊糊地,她似乎听到了皓帧的呼喊,这还是他第一次喊她的名字,却那样亲切饱含感情。他急匆匆跑了过来,只一句“起来,不要再跪了!也不要再唱了。我,来晚了,对不起!”就已惹得她泪水涟涟。

    第二天清晨,白吟霜僵在天桥上,两腮通红,嘴上带着微笑。她死了,在旧年的大年夜冻死了。新年的太阳升起来了,照在她的养父尸体上,也照在她的尸体上,她的怀里还抱着一把琵琶。

    “大年夜地卖身葬父真是不可理喻!还害得我大年初一就看见死人,触了眉头,真是晦气!”人们说。谁也不知道她曾经幻想到多么美好的生活,夺走了当朝驸马爷的真心,吓得金枝玉叶的公主几乎疯癫,多么美好的第三者生涯啊!

    2《豌豆上的公主——榴莲上的格格》

    从前有一位国王,他想要寻找流落民间的女儿,那必须是一位真正的格格。他走遍全世界,碰到不少格格,可他无法判断她们究竟是不是他的亲生女儿,因为她们总有一些地方不尽如人意。结果他只好回到紫禁城,心里很不快活,因为他是多么渴望找到这个女儿。

    有一天晚上,忽然起了一阵可怕的暴风雨,这时,有人在敲门,国王就走过去去开门。

    站在门外的是一个活泼的混混。经历暴风雨的洗礼后,她还是那么开心雀跃,瞪着大大眼睛,猴子似地蹦来跳去,挥舞着九节鞭,她说她是真正的格格。

    “是的,这点我们马上就可以考查出来。”国王走进卧房,把所有的被褥全部搬开,在床榻上放了无数个棱角狰狞的榴莲,把整张床塞得满满地没有一丝缝隙,最后连一条床单都没留下。

    这位混混夜里就睡在这些东西上面。

    早晨国王问她昨晚睡得怎样。

    “啊,真是舒服极了!”混混说。”我一躺在床上,一闭上眼睛就睡着了。王宫的被褥真是软和,香喷喷地让我做了许多美梦。”

    现在国王看出来了,她的确是他真正的女儿,还珠格格。因为躺在满是尖刺的榴莲上,嗅着榴莲特有的气味,她居然还能睡得着。除了他的亲生女儿以外,任何人都不会这么皮糙肉厚且喜欢榴莲。

    因此,一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小混混就成了格格,那些个榴莲也被他们父女俩连壳一块儿吞入腹中了。

    请注意,这是一个虚构的故事。

    3《丑小鸭——丑小鸭》

    在一座老旧的废气的房子边,有几道溪流,充足的水分使得附近的杂草浓密的像座森林。这儿有一只母鸭坐在窠里,她得把她的几个小鸭都孵出来。功夫不负有心鸭,一个个的鸭蛋崩开了,从里面出来一只又一只毛茸茸的小黄鸭,哦,不,其中有一只是丑陋的灰色,小小的育不良似地。

    第二天是个万里无云的大晴天。鸭妈妈带着她所有的孩子走到溪边来。扑通!她跳进水里去了。“呱!呱!”她叫着,于是小鸭子就一个接着一个跳下去。水淹到他们头上,但是他们马上又冒出来了,游得非常漂亮。除了那个丑陋的灰色的小家伙,她走路时便东倒西歪,到了水里就更难掌握平了,就连浮到水面上的本能都缺失了,差点成为有史以来第一只淹死的鸭子。

    听说了丑小鸭的事,其他鸭子都跑来看笑话。

    “咦,这只鸭子真是又丑又蠢,真是鸭子中的败类啊!”

    “对,她太丑,太蠢了,因此她必须挨打!”

    “他们都很漂亮,只有这只是例外,真希望能把她再孵一次!”

    ……

    那只小鸭太丑太蠢了,到处挨打,被排挤,被讥笑,不仅在鸭群中是这样,连鸡都欺负她。她感到很自卑,就连鸭妈妈额外开小炤给她上游泳课都心不在焉,时常45度望天,落下清冷的泪水。

    日子一天天过去,丑小鸭沉浸在文青的梦想中作诗:“我有一帘幽梦……”鸭妈妈表示响亮的“呱呱”才是最美的诗歌。

    这天孤芳自赏的丑小鸭看到一群漂亮的大鸟从灌木林里飞出来,他们白得亮,颈项又长又柔软,这就是天鹅。从这一天起,她有了新的梦想——变成天鹅。是的她坚信,她不是一只蠢笨的,深灰色的,令人讨厌的鸭子,而是一只洁白的高贵的天鹅。

    她做着这样的美梦,不论其他鸭子怎么说都不愿抛弃这个梦想,她张开翅膀,“呱呱”乱叫着俯冲,想要和她的天鹅族人们一起从寒冷的地带飞向温暖的国度。可她刚刚飞到半空中,“噼!啪!”天空中便出一阵响声,她落到芦苇里,受了重伤,把水染得鲜红。一只大猎狗跑了过来,咬断了她的脖子。

    鸭子们目睹了这血腥残忍的一幕,鸭妈妈悲伤地说:“我对她说过无数次,她不是天鹅,只是一只丑陋的,大脑育不健全的鸭子!”

    肆《海的女儿——海中芭蕾》

    在海的远处,水是那么蓝,像最美丽的矢车菊花瓣,同时又是那么清,像最明亮的玻璃。然而它是很深很深,深得任何锚链都达不到底。要想从海底一直达到水面,必须有许多许多教堂尖塔一个接着一个地联起来才成。海底的人就住在这下面。

    住在海底,富有四海的王已经做了好多年的鳏夫,是他的老母亲为他管理家务。她为自己高贵的出身感到自豪,异常疼爱着那些小小的海公主——她的一些孙女。她们是六个美丽的孩子,而她们之中,那个顶小的要算是最美丽的了。她的皮肤又光又嫩,像玫瑰的花瓣,她的眼睛是蔚蓝色的,像最深的湖水。不过,跟其他的公主一样,她没有腿:她身体的下部是一条鱼尾。

    最年幼的公主是一个古怪的孩子,不大爱讲话,总是静静地在想什么东西。当别的姊妹们用她们从沉船里所获得的最奇异的东西来装饰她们的花园的时候,她却取走了一件人鱼永远用不上的东西——一双鞋,确切地来说那是一双芭蕾舞鞋。

    那双芭蕾舞鞋已经被海水侵蚀,改变了甜美的色彩,系带破碎不堪,鞋底也扭曲了,可人鱼公主凝视它的目光却是那么火热,好像那是一件奇珍异宝。

    她的家人们不能理解她奇怪的爱好,她也对祖母一再说起的海面上的故事不感兴趣。因为她曾经是一个人,一个用两条腿走路,舞蹈的人类女孩,曾经她是那么快乐,有幸福美满的家庭,严肃又慈爱的妈妈、儒雅地爸爸、爱好文学的妹妹、青梅竹马的男朋友……还有伟大的舞蹈事业。可是从那一天楚濂心事重重地带她出门,摩托车飞驰、心绪不宁……“嘭!”一切都变了,她失去了一条腿,也失去了美好的事业,她痛苦断肠,宁可死去。可老天爷依旧步步紧逼,她的家庭被妹妹插足,她爸爸的小三带着女儿找上门来,好好地家瞬间变得千疮百孔,面对同样失婚、被亲人背叛的妈妈,她却无能为力。只能移居美国艰苦地打拼。

    她在繁重的学业和生活压力中沉睡,醒来却是海王的宫殿。珊瑚砌成的墙,琥珀做成的窗子,大大小小的鱼儿在海藻、海葵与珊瑚的枝桠间游来游去……

    震惊过后,她现这一世她失去了双腿,身体的下部是一条鱼尾,“做不成芭蕾舞演员,我还可以做游泳健将嘛!”她苦涩地想。

    海王的公主们都对海岸上的人类世界好奇万分,大家都对老祖母口中神奇的世界各种好奇,除了小公主。她早就知道,6地上不仅能够散香味的花,绿色的森林,时刻清脆歌唱的小鸟,还有不上人类的尔虞我诈,下流无耻,与之相比海底世界才是平静安详的。从她突奇想,研究人鱼的特殊舞姿开始,人类世界不比一个泡泡更重。

    一年又一年,她的姐姐们相继到来十五岁,升到水面上大开眼界了,可她还是不为所动。这年,小公主也十五岁了,老祖母给她戴上由珍珠组成的百合花环,让八个大牡蛎缠在她的尾巴上。在亲人的劝说下,她暂停了伟大的艺术事业,浮出了水面。

    说实话,作为一个前世是人类的人鱼公主,仰视大船是一件极其无聊地事情,而且脖子很酸,漆黑的夜色在考验她的视力,只有那隐隐约约的乐声令她回忆起从前在舞台上翩翩起舞的美好时光。

    可一场大风暴打断了她的美好回忆,狂暴起伏的海面上,船桅像芦苇似的在半中腰折断了,船开始倾斜,水向舱里冲了进去。

    水手,乘客惊叫落水,小公主保有前世的记忆,自然不愿眼睁睁看着无辜地人类死在她面前。她在那些漂着的船梁和木板之间灵活地游动,把一个个昏迷不醒的人托上木板,最后她抓住了王子——赫,这模样分明是楚濂嘛!她厌恶地将王子推开,心情恶劣,不过转念一想,或许他只是长得像,品行不会那么恶劣。这样想着,她挽救了“楚濂”的生命。

    救了一夜的人,在晨光熹微之际,趁着没人现缓缓地沉入水中,心想“这回遇到楚濂,下回会不会遇到紫菱、费云帆他们呢?!算了,还是住在海里好,友爱的姐姐、慈祥的祖母、威严的父王,还有那群跟着她舞蹈的小丑鱼。”

    再说那位酷似楚濂的王子,他扶着木板漂到海滩上,被一个酷似紫菱的公主救起。所谓救命之恩自当以身相许,公主和王子很快腻歪在一起,牛皮糖似地分不开了。很快,他们在众人的祝福下结了婚,过起了神仙眷侣的生活。

    只除了,王子时不时会提议:“美丽的吱吱公主啊,你跳个舞吧!”

    每当这时吱吱公主都会惊讶地回答:“英俊的畜畜王子啊,我不会跳舞,可是诗歌同样美好,请让我为你念一诗吧,我有一帘幽梦……”

    次数多了,王子也不再提出这样的建议了,美好的诗歌听上百遍千遍也不会令人厌烦,可吱吱公主的诗……唉!

    午夜梦回,畜畜王子总会忆起那绚丽的海中舞蹈,是那么地模糊而动人,“为什么吱吱公主不会跳舞呢?”他用疑惑地眼光看着妻子。

    王子迷恋上了舞蹈,在剧院流连忘返,冷落了自视甚高的公主。公主只能在冰冷的王宫中一遍又一遍念她的“一帘幽梦”,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国王的弟弟也就是畜畜的叔叔与她在诗歌的海洋中相知相许,相约私奔了。

    “畜畜王子:

    虽然你很英俊,但你不能领会诗歌的魅力,我们终究有缘无分。所以我决定和狒狒公爵去他的领地,在薰衣草的芬芳中吟诗作对!

    勿念

    不再爱你的吱吱”

    “擦!!!”被戴了绿帽子的王子,怒火中烧,虽然他包养了几个舞蹈演员情妇,却无法容忍叔叔和自己的妻子私奔这么荒唐的事。

    国王得知此事也十分恼火,不过正好可以趁此机会收回那一大块浪漫的领土。

    一个月后,王子带领的军队打败了狒狒公爵的军队,在薰衣草丛中逮捕了睡得正香的奸夫□。

    而此时,在海中。

    成千成百草绿色和粉红色的巨型贝壳一排一排地立在四边,燃着蓝色的火焰,照亮整个的海底,无数的大小鱼群在那里游来游去,有的鳞片上出紫色的光,有的亮起来像白银和金子。男人鱼和女人鱼唱着动听的歌。小公主伴优美的歌声在一股宽大的激流上翩翩起舞,这样灵动的舞姿,住在6地上的人们是跳不出来的。</P></DIV>

    <TR>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综琼瑶]守护神虐NC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J同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J同学并收藏[综琼瑶]守护神虐NC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