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综琼瑶]守护神虐NC > 第272章 极品VS脑残第四战

第272章 极品VS脑残第四战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幻想VS现实

    翠屏和梅若鸿离了婚,画儿还跟了翠屏,芊芊又打了一个翻身仗,一个胜利仗,和为她“倾家荡产”、“妻离子散”的梅若鸿更亲密了,养伤的日子好似蜜里调油。

    可惜再是甜蜜的爱情总有面对现实的一天——“天哪!这就是你口中开窗就能直面西湖美景真正与西湖的零距离接触推门就是一片院景鸟语花香扑面而来绝对中式烂漫田园风光的水云间?!”

    怎一个破败不堪的竹篱茅舍!好吧,连竹篱茅舍也算不上,出身有钱人家的大小姐杜芊芊深深觉得这里就是传说中的集脏乱差于一身的传说中的贫民窟!

    虚假房产广告害人不浅!

    梅若鸿却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单身汉的住处不就是这样的吗?这阵子他都在医院陪伴芊芊哪有时间收拾家里,再说了男子汉大丈夫,哪能干家务事呀,这一切都等芊芊收拾呢。

    “就是这儿!蓝天无际,白云悠悠。西湖如镜,苏堤如链。远山隐隐,烟波渺渺。水是西湖,云是天,我的小木屋就在西湖与天之间,我梅若鸿就住在水和云之间,这儿就叫‘水云间’!”说罢他深情凝视芊芊,“从今往后这儿也是你的家!我们的家!”

    涉世未深的芊芊被这样潇洒的情怀,这样豪放的胸襟,这样诗意的环境,和这样萧条的现实所震撼了。带着种迷惑的情思,他们走进了小屋,一屋子的光线,在室内闪闪烁烁。原来木板与木板间有隙缝,阳光就从隙缝中射入,投射在灰扑扑的床上、□在外的墙板上,缺胳膊断腿拾荒者都不屑捡的家具上……空气流动吹起的灰尘在阳光下飘洒,这真是美丽极了,破败极了!

    芊芊不得不想,下大雨的时候,这些隙缝会怎样?

    梅若鸿兴高采烈地张罗着,却什么也张罗不出来,只听得一声声懊恼的抱怨:“哎呀,我忘了水壶已经卖了!”

    “老天,我怎么把锅也卖了!”

    “草!水缸怎么不见了!”……

    就这样芊芊坐在屋里唯一一把椅子上,还是一把缺了三条腿只能用石块儿支撑的椅子上,看着在她心中无所不能的梅若鸿乱跑乱跳,却连一杯白水都拿不出来,心中有些不是滋味。

    在杜家的时候,即使杜世全再重男轻女,意莲再左右摇摆,小葳再蛮横霸道,素卿再尖酸刻薄,作为杜家唯一的千金,旁的不说,从未缺衣少食,吃穿用度比不上小葳,却也是白富美的标准。这样脏乱差的地方,这样低劣的生活条件,她真的能忍受吗?!

    一边努力闪躲着飘扬的灰尘,她扪心自问。

    “芊芊,真是对不起,为了给你看病我把家里能卖的都卖了!”忙乱半天一无所获,梅若鸿有些垂头丧气,抬不起头来。

    一听这样的窘境都是为了她,芊芊的那颗缺少爱滋润的心再次悦动起来:“若鸿别这么说,我知道你对我的好,此时此刻有你在我身边,我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别担心,有道是夫妻同心其利断金,只要我们两一起努力,总有一天会把水云间建设成为真正的人间天堂!”

    “说的好呀!”梅若鸿大受鼓舞,“今天是你出院的日子,不如我们去烟雨楼,我要把你介绍给我的朋友。”

    “烟雨楼?”这个和水云间同类型的名字使得芊芊迟疑了一下,难道又是个破败的吊脚楼?

    “那是汪子默的家,也是我们画会所在地!就是西湖边上,那座好大的、古典的园林。那是个好可爱的地方,聚集了一些最可爱的人,在那儿,随便你爱做什么就做什么,琴、棋、书、画、喝酒、唱歌、聊天、吹牛……哇,你不能错过,绝对不能!”还有,不论你做了什么都是要付钱的,那个吹牛也要缴税的地方!

    事到如今已经没有选择了,肚子都要饿扁了,反正债多不压身。或许芊芊可以成为子璇的好朋友,然后就债务一笔勾销!

    就这样天真地做着白日梦,两人来到了烟雨楼。

    这回梅若鸿没有吹牛,这是一座纯中国式的、仿宋的建筑,梦幻典雅,甚至还有私人码头系着小船,可直接上船游览湖光山色。不提那贫民窟似地水云间,就连杜家那座豪华的花园洋房都给比下去了。

    跨进那间大大的画室,梅若鸿就高声嚷着:“各位各位!大家停一下停一下……我给你们介绍,杜芊芊!我的……妻子!”

    是呀,经历了那么多苦难他们终于在一起了,虽然还未正式办婚礼,她也是非他不嫁了。芊芊羞涩地同意了这个称谓,含笑看去,只见室内有五、六位男士都竖着画架,正从各个角度,在画窗前的一位年轻女子。听到梅若鸿的嚷嚷,画笔就不受控制了,频频出错。仆人打扮的女子也吓得表情不受控制了。

    一室的宁静被打破,正等着“画家们”出新作卖钱的汪子璇头一个发难道:“梅若鸿,瞎嚷嚷什么!你不是前些日子才和翠屏离婚吗?这么快就勾搭上新人啦!别以为多结一次婚就能多收一次礼金,你欠我的钱,还有为了这个新欢欠下的债务,一文不少,都得还来!”

    倒不是汪子璇乱好心借钱给芊芊治病,是钟书奇他们碍于脸面不得不三五十块地借了出去,又恐有去无回,便把梅若鸿打的欠条以八折形式抵给子璇,再一次证明了在这醉马画会里,只有汪子璇才够狠心,才能做债主!

    “还有你们几个,看什么看!快画!”怒骂梅若鸿之余她也不忘鞭策其他人。

    在女王汪子璇面前,梅若鸿向来是没有骨头的,那兴高采烈的炫耀神情立即烟消云散,期期艾艾做小媳妇状。

    倒是芊芊初生牛犊不怕虎,将梅若鸿护在身后和汪子璇对上了:“你是谁啊?你怎么可以这么说若鸿!他才不是忘恩负义的人,是翠屏又老又丑又没文化配不上他,我和他是真心相爱的!现在的社会,离婚再娶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呀,若鸿在道德上是纯洁无暇的!”

    背对着他的画家们不由得手抖脸抽经,模特儿更是吓得张口结舌,好一对“纯洁无邪”的狗男女!

    “我告诉你人的价值不是用金钱就可以衡量的!若鸿虽然没有钱可他的才华是无价之宝!不像你,表面看起来明媚健康,可你的一言一行已经昭示了你的恶毒的内心。钱钱钱,你就知道钱,虽然你有很多钱,却也改变不了你贫乏的精神!我真为你感到可悲……”

    梅若鸿心里狠狠地给芊芊点了32个赞,画家们和模特儿已经抖起来了。

    汪子璇面对如此大胆无礼的指责,不怒反笑:“是呀,我很可悲,我的人生只剩下钱了,可是你呢,梅若鸿呢?你们连钱都没有!”

    “我……”汪子璇一语中的,芊芊气涨了头脑,只能说:“我们只是现在没有钱,可我们不会永远没钱!我们会靠自己的双手,无上的才华赚来很多很多的钱!你等着瞧吧!”

    “好!别让我等得太久哦~”汪子璇嘲讽道。

    “你,你简直欺人太甚!”芊芊还未被如此对待够,委屈地红了眼眶,拉着梅若鸿一阵风似地跑了出去,出门前还不忘撂狠话,“赚不到还债的钱我绝不会踏入烟雨楼一步!”

    可汪子璇比她更狠:“全部债务是三千六百七十五块一,每月的利息是月息两分!”

    芊芊脚下一趔趄,还是义无返顾地回到水云间。

    可水云间毕竟只是水云间,没水没米没有锅,幸好心中熊熊燃烧的怒火支撑着她,没有父母宾朋,只有天地为媒,没有酒水宴席,只有湖水两碗,没有龙凤喜烛,夜刚落下帷幕,他们就滚进了床铺。

    幸好还有一张床!睡前两人甜蜜的想着。

    可人的一辈子总要起床的,新婚第一天,做好准备,洗尽铅华,勤俭持家的芊芊就无计可施了,每米没水没锅,没柴,连碗热粥都喝不上,只能困坐愁城。

    她也想种菜喂鸡洗衣服,偶尔在西湖边上钓钓鱼,可是没钱没钱还是没有钱!

    前几日她还能荆钗布裙地清洁打扫,和困窘的农妇一起挖野菜拾柴。她忙来忙去忙不完,空荡荡的小屋内永远维持纤尘不染。而若鸿,他确实不曾为养家活口担忧过、操劳过。他只画他的画,由早画到晚,由秋画到冬。

    看着丈夫这悠哉的样子,芊芊很心急却又什么都说出口,这个家是为了她才一无所有的呀!若鸿在绘画上有无上的才华,她又怎么能为了家务琐事劳动他那双画家的手,耗费他那宝贵的精力呢!

    就这样还在蜜月中,她已经饿昏好几次了。最后梅若鸿也不能忍受这连粗茶淡饭都没有的日子,提议道:“不如你去城里找份工作吧!”

    城里的工作又哪是那么容易找的,芊芊是个满脑浆糊的花瓶美人儿,有点含金量的工作找不着,纯花瓶的工作她也不会应对频频伸来的咸猪手,这条路也走不通。

    最终,芊芊只能走了翠屏的老路——请汪子璇为她介绍份工作。

    这可是胆敢和她呛声的杜芊芊啊,才不是翠屏那样身世悲惨老实肯干能吃苦的淳朴女性,女王才不会放他到自己身边随时随地给自己添堵呢。

    “你也就一张脸能看啦!算啦,我也不是坏人,就在画会做个模特好了!一个月五十块。”汪子璇和蔼可亲地递上模特雇佣合同。

    “看来你还不算太坏,这样我就可以随时随地和若鸿在一起了。”芊芊感动地签上大名。

    女王大人真的会这么好心吗?

    ——“脱!”汪子璇收了合同,狂狷邪魅地命令道。

    “什么?!要换衣服吗?”芊芊诧异道。

    “不!”子璇冷笑道,“你做得是裸,体模特儿,根本不用穿衣服!”

    “天哪!你骗我,我不干了!”芊芊大喊,转身就想逃。

    汪子璇抓住她,喝道:“你不干了是不是,违约金拿来!一千块!不赔钱我就让警察把你们抓起来!”

    “啊——————”芊芊哭着找到梅若鸿,哭诉自己的悲惨遭遇。

    梅若鸿却无动于衷:“芊芊啊,不然你想怎么办呢?工作你也找不到,难道真要喝西北风吗?一个月五十块已经是高薪了,工作不分贵贱,你就委屈一下,等赚够了钱还了债,我们就不用忍气吞声了。”

    这是要她卖身求荣了,芊芊万分屈辱:“你要我光着身子面对那些人,我做不到,我做不到啊!若鸿,你就为我想想,你是男人,你比我好找工作,求求你,我真的真的不想做这份工作呀!”

    每天都吃不饱的梅若鸿不耐烦了:“芊芊,你怎么这么无理取闹呢,我是要成为世界知名画家的怎么能浪费精力在其他地方呢。这一千块钱不是个小数字啊,我十年时间才欠了三千块,你花钱也太大手大脚了。这一点你要多学学翠屏,起码在我们离婚之前她从没欠过一分债务,还把我和画儿照顾地好好的,哪像现在!你已经不是从前那个杜家千金啦,面子和节操值几个钱那!”

    芊芊气了了个仰倒,说到头来还是她骄奢淫逸,大手大脚比不上翠屏那个老女人!

    在丈夫身上得不到支持,芊芊终于想起了她原本的身份——杜家千金,有里子有面子有节操。

    当她幡然悔悟打算重归杜家时,看门的老伯拦住了她:“那个……小姐你不能进去!”

    “你说什么!这是我的家啊!”

    “老爷已经登报和你断绝父女关系了,昨天就带着夫人和少爷回了山东老家,说是要去改族谱。”

    “改族谱”这三个字犹如五雷轰顶,炸得芊芊欲哭无泪,登报还能挽回,族谱一改就再无挽回余地,杜家,这座精美的花园洋房,她是永远回不去了。

    没有退路的她只能重回烟雨楼,重回梅若鸿的怀抱:“若鸿,若鸿你答应我,等我们攒够了钱我就不做这份工了好不好?我做得一切都是为了我们的将来,你不能瞧不起我呀!你一定要答应我呀!”

    “这是为艺术献身,我怎么会看不起你呢!我为你深深的感到自豪!”梅若鸿心中暗喜,一个月五十块呢,可以吃肉喝酒了。

    当裸,体模特的模特的日子对芊芊来说是如此痛苦屈辱。在空旷的画室里还开着窗,她却只能拖得□,被男人们观察描绘,其中还有她的丈夫!天哪,这是怎样难熬的日子呀!幸而还有一条白色的轻纱遮掩住关键的部位,不然她第一天就要跳湖自杀了!

    随着时间的过去,芊芊渐渐适应了男人们火热的目光,起码在烟雨楼里她吃得饱,也能购置新衣了。但是新的问题很快又出现了——她怀孕了!

    所谓饱暖思□,而且为了节省费用他们连蜡烛都舍不得点,到了晚上只有滚床单一事可做,这对血气方刚的小夫妻很快有了“爱情”的结晶。

    当然沉浸在初为父母的喜悦中,他们从未想过要打掉着个匆忙赶来的孩子。孩子的月份越来越大,芊芊的肚子也圆了起来。挺着个大肚子,芊芊不但要面对怀孕后期的尿频尿急,还有内心深处挥之不去的隐忧。

    “若鸿,你想要个男孩还是女孩?”

    “男孩女孩我都喜欢。”

    “不可能,画儿就是女孩儿,离婚时你就不要她。”

    “女孩子总是要嫁人的嘛!”

    “果然,你还是想要男孩儿!”

    “传宗接代还是得靠儿子!”

    “你骗我!原来你和我爹一样重男轻女!”

    “什么重男轻女?我只是想传宗接代!”

    “万一我生不出儿子怎么办?你会不会像我爹一样纳妾?”

    “怎么会呢,我们还年轻,一直生一直生,总会生出儿子的。”纳妾那是有钱人才纳得起的。

    “可是万一,万一……”万一自己和娘一样一辈子只生了一个女儿呢?梅若鸿会怎么对待她呢?她不敢问出口。

    揣着包子跟揣着炸药似的终日惴惴不安的芊芊终于到了临盆的时候,生孩子的疼痛震慑了她,再也无暇祈祷“生个儿子”,在汗与血中她用尽了气力,经过一天两夜的挣扎终于筋疲力尽地生出了孩子。

    “男孩还是女孩?”她不安地问道。

    “是个儿子!”产婆的回答让她松了一口气。

    她生了一个儿子!她竟然第一胎就生了一个儿子!芊芊欢呼雀跃,她觉得自己有了作为一个女人最丰厚的资本,对这个长着粉嫩小*的小家伙爱不释手,就连梅若鸿都抛到一边去了。

    话说生了孩子的女人就是不一样,一颗心都栓在孩子的身上,将丈夫的抱怨置若罔闻。芊芊想给儿子最好的,像小葳那样的成长环境,不由抱怨起梅若鸿的不事生产。

    梅若鸿那是由老妈、翠屏、芊芊轮流供养长大的,哪里受的了芊芊的冷言冷语。在芊芊多次因他赚不了钱而不给他饭吃之后,爆发了:“你存心要整死我是不是?我把什么面子、自尊都抛下了,才摆一个画摊,居然被路人侮辱,被警察欺侮……回到家里来还要被你冷嘲热讽,连饭都不给我吃!天哪,你这是要逼死我呀!”

    “你的面子、自尊值几个钱?!”芊芊把他从前的话抛回去,感觉出了一口恶气,“亏我一直相信你是个才华横溢的画家,结果你连画画都赚不来钱!别人是嫁汉嫁汉穿衣吃饭,我呢?是我辛辛苦苦出卖自尊养活一家老小!赚不来钱还想吃白饭,做梦去吧!”

    梅若鸿只觉得从前温柔美丽的芊芊面目扭曲成了满口都是钱的大魔王汪子璇,满腔的怨恨、不平,全化为巨大的悲痛。他踉跄的冲到屋外,跌坐在地上,用双手紧抱住自己的头,绝望的说: “天哪,你不是芊芊,我的芊芊不是这样市侩粗俗的女人,你是魔鬼,是魔鬼!我已经失去了尊严、失去了友谊、失去了欢笑、失去了信心、失去了画画、最后连芊芊也失去了……啊,这种日子,我怎样再过下去呢?”

    这样的咆哮,这样的自怨自艾,芊芊已经见怪不怪了,她已经看透了梅若鸿好逸恶劳自私卑劣的本性,厌烦了总是呵护他,照顾他,为他还债的生活,直截了当地喝道:“活不下去了是不是?西湖没加盖,想死就去死吧!没有了你,我还能活得轻松些!”

    说罢便抱着儿子关上了房门。

    梅若鸿惊呆了,手足无措不知该如何是好,好容易憋着一口气想去跳西湖,却被浑浊的湖水呛了两口,急忙逃回岸上。

    第二天,芊芊看着躺在院中,浑身泥水,如同死狗一般的梅若鸿,不屑道:“连死都死不成,你还能干什么!”

    经此一役,梅若鸿的地位一落千丈,芊芊成了比汪子璇更可怕的女魔头,因为汪子璇没法不分白天黑夜地盯着他,在他耳边念叨要他去工作赚钱。即使想要耍赖皮装可怜,有子万事足的芊芊也不会可怜他,只会拿大棍子打他,当着街坊领居的面毫不留情地吐他口水,让所有人都知道他是这样的一个混账东西。

    这样磨了两年,梅若鸿那好逸恶劳的脾气倒是被矫正了一些,连带着从前那些飞扬神采也不见了。他不再去“销金窝”——烟雨楼,而是从被迫退会专心赚钱。每天早上就着凉水吃馒头,在湖边摆摊给人画肖像,要是生意好,上午赚着钱了就有馒头,没有就喝水,一直摆到太阳下山,稀粥就着咸菜胡乱吞咽,有的时候连咸菜都没有。随着他摆摊的年月增长,笔下的功夫竟然有所长进,在湖边也有了一批回头客。

    不仅梅若鸿像变了人似地,就连芊芊也大幅改变,生养了四子二女的她,不复从前娇美,成了体态臃肿的村妇,也失去了做裸,体模特的工作,成天在市井里讨生活,总算自己开了一亩地种些菜蔬,养了一笼鸡给儿子补身,那重男轻女的势头并不比她亲爹差。

    “真没想到这个杜芊芊居然有这等能耐!”汪子璇点着芊芊还来的钞票,感叹道,“梅若鸿也算是改好了吧。”

    “这可不见得。”看着一边点钱一边双眼发光的娇妻,谷雨农一针见血,“我看她那几个儿子就要被惯成新一代梅若鸿了。”

    “但是这世上再没有杜芊芊这样愚蠢的接盘侠了!”汪子璇看得更透彻,这些年他们闹得那么厉害,失足妇女杜芊芊已经成为杭州城里家长教女的典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只会生儿子有什么用,只会生不会教还不如不生!

    哪有那么多傻乎乎的漂亮姑娘给你祸祸!

    作者有话要说:反正看反琼瑶文的都不是傻姑娘!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综琼瑶]守护神虐NC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J同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J同学并收藏[综琼瑶]守护神虐NC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