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综琼瑶]守护神虐NC > 第274章 极品VS脑残第六战

第274章 极品VS脑残第六战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偏心到底VS偷龙转凤 (二)

    “皇后,这婚事就这么定了?”对于爱女兰馨的婚事乾隆怎么都不满意,结束了那场如同儿戏的选婿大会,又跑来征求皇后的意见。

    对于乾隆的心思,皇后有什么不清楚的呢,可她就是看富察皓祥不顺眼:“皇上,我知道皓祥是个好的,能文能武,与他相比多隆有些不足,可他的出身实在是……”

    硕王岳礼宠妾灭妻已是天下皆知,只是他好歹是个王爷,平日里又不干涉朝政,奉公守法,与人为善,所以也没那等吃饱了撑着的铁面御史参他一本。皓祥也的确争气,长的是昂藏七尺,品貌非凡,又过目不忘,才思敏捷,武艺非凡,曾在木兰围场一箭双雕,得到乾隆的青眼,称赞他“大好男儿甚有乃父之风,满清巴图鲁也!”。加上这些年岳礼特意放出去的舆论宣传,大家都晓得嫡长子皓帧是个相貌猥琐,拱肩缩背,胆小如鼠,文不成武不就的逆子。富察皓祥将承袭爵位的消息都传到后宫来了。

    想到这里,皇后更加不爽,她是正宫皇后,代表全天下正室大房的利益,最不能容忍庶子取代嫡子继承家业的荒唐事情,她皱眉问道:“那日选婿,为何不见富察皓帧?硕王偏心未免太过!”

    乾隆却哈哈大笑道:“皇后,你这可是错怪岳礼了。听说那富察皓帧一出门就被狗追着跑出三里路,岳礼左等右等总不见他的人影只得先带着皓祥进宫。等皓帧衣衫褴褛地回府换了身衣服再次出门却……却一脚踩到狗屎里,又跌了个狗□□,哈哈哈。等他第三次沐浴更衣准备出门迎头就碰上事毕回府的岳礼皓祥,这些日子正指天骂地地叫人满城抓狗呢。”

    “竟有此事?!”皇后严肃,许多宫外的搞笑事情都没人敢告诉她,她还是头一回听说富察皓帧的悲惨事迹,满腹好奇。

    见皇后目瞪口呆的样子,乾隆更加得意,将他听来的消息大方地与皇后分享:“还不知呢,你知道那追了皓帧跑出三里远的是什么狗吗?”

    “藏獒?”在皇后心里只有力大如虎,凶猛异常的獒犬才能把个大男人吓成这样。

    “哪里是藏獒呀!就是只哈巴狗儿!”一想到这么个大男人居然会被那样小巧玲珑乖顺可爱的狗儿追着跑,乾隆笑的直打跌,“说到藏獒,听说岳礼曾经请洋大夫为治疗皓帧的毛绒恐惧症,特意找了只训练有素的藏獒,说是什么脱敏疗法,结果呢?哈哈!那狗一声不响一都没动,皓帧他就给吓尿了!哈哈哈!”

    皇后觉得又好笑又恶心,拿起手帕掩鼻,好似在隔绝那并不存在的尿骚气:“有这么个大伯子,兰馨以后该怎么出门应酬,简直就要成了京城的笑柄了。还是直郡王府家风严谨,绝不会出现这等荒唐儿孙。”

    乾隆一想,也对,皓祥虽好,却又个状况百出的兄长拖后退,多隆虽然能力不及前者,好歹也没那么多糟心的亲戚。现在他瞧着皓帧各种爆笑,要是兰馨真成了他的弟媳,他哪里还笑的出来,异姓王就是靠不住,还是多隆好。

    宫里皇上皇后打成一致,一片和谐。

    宫外,皓祥胸闷气短,抑郁地不得了,即使在选婿当天他表现的十分出色,兰公主的驸马依旧是多隆,多隆是他的至交好友,即使再失望他还是得打起精神来,去给“情敌”道贺,在直郡王府大宴宾客,大放爆竹时,他失落极了,连嘴角习惯性的微笑都挂不住了。

    他的阿玛很是理解,儿子多年的努力付出他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在他看来皓祥与兰馨真是天造的一对地设的一双,可圣旨已下他也无力挽回。只能鼓励他:“不要气馁,阿玛一定会给你找个比兰公主更好的,还不用受皇家规矩的束缚。”

    是啊,天下那么大,女子那么多,总有一个比兰公主更美貌更有才华,可全天下只有一个深受帝后喜爱的和硕公主兰馨。

    不是他贪图皇家富贵,想要攀龙附凤,只是他太想证明自己了,证明自己是个文武双全的大清好男儿,只要被皇上认可,就再也没有人能对他的出身说三道四了。

    可他失败了,败在他的出身上,再是学富五车才高八斗雄姿英发,他也只是个回疆舞女所出的庶子,无论如何也比不上根正苗红的多隆。

    他不甘心呐,不甘心十来年的披肝沥胆只换来沉重的打击——他的出身才是最重要的!是他一辈子不能逃避的痛苦现实!

    越想越不甘心,皓祥笔下的字越来越潦草,犀利的笔锋几乎将柔软的宣纸划破,坚硬的笔杆也在他紧握的掌中“吱吱”作响。

    身边的下人看不下去了,“爷,您练了好久的字了,不如去街上散散心。”

    皓祥也知道这样胡思乱想下去不行,便带着仆人出门了。

    既然是散心,他就往人多热闹的所在走去。天桥上果然热闹非凡,抖空竹的抖空竹,爬杆的爬杆,还有胸口碎大石,杂耍表演高,潮迭起,观众们不住叫好声,在这样欢快的气氛下,皓祥也忘却了烦恼,豪迈地挥洒赏钱。

    一路走来一路看,不知不觉来到一处气氛清冷的所在。只见一名浑身素缟的女子跪在地上,怀抱一把琵琶,在那儿悲怆的唱着: “家迢迢兮天一方,悲沧落兮伤中肠,流浪天涯兮不久长! 树欲静风不止,树欲静兮风不止,子欲养兮亲不待,举目无亲兮四顾茫茫,欲诉无言兮我心仓皇!”

    皓祥走了过去,见那女子面前铺着张白布,上面写着:“吟霜与父亲卖唱为生,相依为命,回故乡未几,却骤遭变故,父亲猝然与世长辞。身无长物,复举目无亲,以致遗体奉厝破庙之中,不得安葬。吟霜心急如焚,过往仁人君子,若能伸出援手,厚葬先父,吟霜愿为家奴,终身衔环以报。”

    白布上,只有过路人丢下的几枚铜币。

    他见这女子面无血色,歌声凄楚,很是可怜,便拿出荷包施以援手。

    “这里是五十两,足够你安葬父亲了。剩下的钱你买田置地好好过日子吧。”

    随着温润的嗓音,雪白锃亮的一大锭银子放在她的面前,抬头一看是个玉面长身的公子,白吟霜又是惊喜又是感激,泪一下子涌了上来,成串的泪珠,便像泉水般涌出,纷纷乱乱的跌落在那身白衣白裙上了。

    ……

    都说天桥上卖身葬父的骗子多,从前他并不相信,不料今日却被这个女骗子给缠住了。哦,这女子真真死了爹没了娘,算不得骗子,可这一言一行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公子,我这就随您回府上去当个丫环,今后任劳任怨,终身报效!”

    仆人跟她好说歹说,连皓祥地位尊贵,王府规矩森严都说了,还直言不讳地指出她现在一身热孝犯了忌讳,就差指着她的脸骂她不要痴心妄想了。

    可这女子就有一副不要脸不要皮,好似八大胡同出来的做派,不管仆人怎么说,那双波流婉转的眼睛就死死盯着皓祥,无助地咬着嘴唇,似哀求,又似期盼:“那我该怎么办呢?我无亲无故,走投无路,假若公子……不,贝勒爷要我去自生自灭,我也恭敬不如从命……那,那……我就拜别公子,一把月琴,一把胡琴,大江南北,流浪去了……”

    皓祥很是无语,这是怎么回事,怎么搞得好像他抛弃她似地,还大江南北流浪去,埋了白老爹还剩下三十多两,以现在的物价买处小院,做点针线不也能稳稳当当地过日子吗,怎么就要去流浪了?!

    也许是天性使然,这么一想皓祥就明白了,他爽快地表示爹也葬了,钱也拿了,你爱上哪儿上哪儿去,爷对你没兴趣,不限制你的人生自由。

    瞬间,一心想要卖身投靠的白吟霜傻眼了,瞪着双大眼睛,眼泪似落非落,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皓祥对自己的干脆利落很是满意,他最自卑的就是有庶出的身份,还有生母曾是舞女。虽然对于给予他生命的母亲很是孝顺,却不愿让自己的孩子有同样的身份,同样的苦恼。那个白吟霜一看就动机不纯,还是敬而远之的好。

    可皓祥只高兴了一个晚上,第二天麻烦就上门了。

    白吟霜依着仆人劝告时透露的消息竟然找到硕王府门上来了,正门门子赶她,她就绕到后门去,正遇着秦嬷嬷在后门买针线,询问之下居然是皓祥招惹的是非,欣喜过望,立即告诉失势已久的雪如。

    坐困愁城的雪如得到这个消息大喜过望:自从听了姐姐的话做了偷龙转凤的事情,养了皓帧这个不争气的死孩子,她的日子就越来越难过了。随着皓祥一天天出落得英俊潇洒,机智聪颖,硕王爷的心总算是毫无保留地偏到翩翩母子身上去了,她只剩下嫡福晋的名头和不是亲身的“嫡子”了。前阵子皇上选婿,幸好皓祥没选上,不然这王府中更是连她们母子的容身之处都没有了。好容易皓祥出了岔子,招惹了不该招惹的女人,她怎能放过?!

    “皓祥,福晋所言是不是真的?”岳礼看着跪在地上哭的稀里哗啦的女子,皱起了眉头,一身素服,真是晦气。

    “阿玛,儿子的确给了这位姑娘银子葬父,可绝没有做那等事情。小邓子、小李子都可以为儿子作证!”皓祥瞪着白吟霜,双眼几乎要冒出火来。什么叫做恩将仇报,什么叫做忘恩负义,他今天算是明白了。

    小邓子,小李子将昨日的情形述说一遍,对这阴魂不散的女人更加鄙视了。

    见硕王爷意动,雪如赶紧替白吟霜说话:“他们是皓祥的奴才,自然要替皓祥说话,可怜这位白姑娘,父亲尸骨未寒,就被……被……皓祥不肯认账,白姑娘还有活路吗?若是传扬出去,外人要如何议论咱们王府?!”

    白吟霜也叫起屈来:“王爷,虽然贝勒爷对我做了……可我不是不知感恩的人,贝勒爷买了我,我就是他的人,他想对我做什么我视不敢反抗的。若是我没有资格当丫头,那么,就让我去厨房挑水劈柴,做做粗活也可以!求求您,不要把我赶走!我生是贝勒爷的人,死是贝勒爷的鬼!”

    这么肉麻不知廉耻的言语酸的雪如都阵阵作呕,更看不起这个瞎了眼喜欢皓祥的卖唱女了。

    “你这个女人真是不知廉耻,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我对你做了什么呀!我真是瞎了眼,救了你这么个白眼狼!你就是这么报恩的?!好好好,既然你口口声声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那你就去死!”

    “小李子,快去拿把杀猪刀来!”皓祥大声下令。

    小李子看看主子,瞧瞧王爷,不知该如何是好。

    见他没动作,皓祥已经气疯了,解开腰带就要往白吟霜脖子上系,“爷来给你个了断。”

    雪如都被吓住了,白吟霜左躲右闪,满厅乱爬,两个奴才不知该拦还是帮忙,闹得不像样。

    岳礼大喝一声:“都给我住手!”

    皓祥停手,直挺挺往他面前一跪,涨红着脸颊,委屈不已:“阿玛,儿子是清白的,是这个女人想要攀附咱们王府,编出来的谎话,儿子绝对没有做过!”

    看着心爱的儿子被个女人逼成这样,岳礼心疼不已,和颜悦色道:“你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就算真的有什么也正常,她都卖身投靠了。若是你实在喜欢她,只叫她孝服去你房里伺候也没什么的。”

    言下之意还是认为他真的对白吟霜做了什么了,皓祥红了双眼,吐露心声:“儿子并没有看上她,儿子绝对不会让下一代受儿子受过的苦楚。”

    岳礼听明白了,内心十分愧疚,也红了眼眶,赶紧将他扶起来,安慰道:“皓祥,你是个好孩子,阿玛明白,是阿玛对不起你们母子,阿玛一定给你在皇亲贵胄中找一个端庄贤良的妻子,让你们和和美美过一辈子!”

    父子两一行哭,一行倾诉,抛下繁杂琐事,往偏偏侧福晋院里去了。

    张望了许久,还不见两人回来,白吟霜呆呆地问道:“福晋,这,这就完了?皓祥到底收不收我?”

    雪如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没用的东西,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还没能让皓祥收了你,连个男人都搞不定,快把你那张丧气脸收起来!”

    白吟霜嘴一瘪,又是两泡眼泪,却是没人愿意欣赏,还是得求助于福晋:“福晋,您是个慈悲的善人,求您给吟霜纸条活路吧。”

    雪如喝了杯茶,歇了口气,计上心头:“王爷没说留你,也没说不留你,你倒是长了一脸狐媚像,多在皓祥面前晃悠晃悠说不定还真能打动他,侧福晋是个舞女,你是歌女,说不定你能和她有共同语言呢,罢了,我就留了你吧。”

    就算皓祥看不上这个白狐狸,也是根刺儿,只要能让那对母子不舒坦,她也不会吝惜那点米粮。

    就这样包袱款款的白吟霜以丫头的名义在雪如院中住了下来,可她的惹祸体质惊人,还没到第二天,半夜里就闹腾起来了。

    秦嬷嬷点着了灯,出去一阵儿,带着嘲笑与不安回屋了:“福晋,是大阿哥,在那白狐狸房里闹呢,淫,言,浪,语地真不害臊。”

    又是这个不争气的“儿子”,雪如嗤笑道:“皓帧,皓帧,还真是只耗子,大白天地蒙头睡觉,到了晚上也不叫人安生。这小狐狸精还真有本事,勾搭了皓祥还不够,连我的皓帧都不放过。好歹皓帧才是嫡长子,以后要袭爵的,小浪蹄子打的一副好算盘。”

    “就是这个理儿,福晋安心睡吧。”秦嬷嬷吹熄了灯,房里恢复了黑暗。

    是夜,出来觅食的皓帧在新来的迷恋皓祥的美貌丫头身上一逞□□,在他猥琐的内心强迫了白吟霜就等于战胜了皓祥,真是痛快至极,折腾了许久才沉沉睡去。

    白吟霜从昏迷中醒来,就看见昨夜的禽兽依然气势汹汹地趴在她的身上,睡得直流口水,心下悲愤至极。她爱的是皓祥啊!她娇嫩的身躯是要献给皓祥的!她的贞洁却被这个禽兽夺取了,她还有什么资格爱他!苍天啊,她要如何活下去!

    一切都毁了,被这只耗子毁了,屈辱、不甘、悲伤混合成愤怒之火,熊熊燃烧在她心中。她不顾身体的不适,跌跌撞撞下床,拿起沉重的烛台,捅向毁了她清白,毁了她未来的禽兽……

    “啊——————!!!”一声哀嚎响彻硕王府。

    片刻,秦嬷嬷面无血色地回禀雪如:“福晋,大事不好了,您快去看看吧,出大事了!”

    正在梳妆的雪如,一脸的疑惑和不满,放下手中的脂粉,跟随老仆来到白吟霜屋里。

    “喝!”这一地的血泊让她一下子清醒了,倒在血泊之中被捅地像个筛子似地肉块不正是她的“儿子”皓帧吗?!

    “皓帧!”她叫着,想要扑过去,可这鲜红的颜色制止了她。

    “福晋,不止这个,还是那个,你看,那个烙印!”秦嬷嬷扶着雪如,焦急地在她耳边低语。

    “啊?什么?什么烙印?”还没吃早饭呢,就看到这样一幕,难怪雪如的脑子短路。

    “是梅花烙啊!,福晋,你看!白吟霜的肩上!”

    “梅花烙!梅花烙!”雪如总算把目光放在那个不着寸缕,浑身青紫的“疯女人”身上,天!真是的是梅花烙,那印记就和自己天天摸索的梅花簪子一模一样,十八年了,她怕了十八年,念了十八年,几乎要放弃希望,却不料,这印记在这样的时刻,这样的地点,这样的女子身上出现。

    “冤孽啊!”雪如长叹一声,撅了过去。

    随后岳礼等人赶来,看这情形就知道皓帧没得救了,虽然他一直不喜欢猥琐的大儿子,却不会放过胆敢杀了他儿子的女人。

    他正想处置了白吟霜,却被披头散发的雪如拦住,后者状若疯癫地出示了梅花簪和在白吟霜包裹里找到的锦缎襁褓,又哭又笑地说出十八年前的故事。

    看着如山的铁证,岳礼震惊了,原来他的嫡福晋居然是个如此疯狂的女人,原来皓帧真的不是他的儿子,原来这个喜欢皓祥的歌女才是他的女儿,原来他的女儿想要和弟弟*,能成功,却被冒牌货强了,最后亲身女儿杀了冒牌货。

    不仅岳礼的三观被揉碎了重塑,原本大仇得报要慷慨赴死的白吟霜也呆若木鸡,清醒后扑上来撕咬造成这一切的亲生母亲:“是你!你毁了我呀!”

    事已至此,雪如也不反抗,只是不停道歉:“这都是我的错,我的错啊!”

    这对母女之间的恩怨纠葛,岳礼不知该如何插手,也不想插手,只是木然地看着这一切……

    “这都是什么破事儿!还好兰馨没有嫁过去!连自个儿后院都管不好,臣妾觉得这个硕王爷也实在太无能了!”听了乾隆说的“震惊世人的硕王府案”,皇后在觉得骇人听闻的同时,一边指出矛盾的源头。

    “这下子,皓祥倒是名正言顺的袭爵了,皇上,你觉得这其中会不会还有什么隐情啊?”正房一倒,庶子上位,这个故事太过匪夷所思,皇后再次阴谋论了。

    “这个嘛,大概没有了。”被皇后惊人的推理能力吓到,乾隆有些不确定。为了心爱的庶子上位就把嫡子说成是野种,这得多“大无畏”啊,反正脑残如他也不会做这种事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综琼瑶]守护神虐NC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J同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J同学并收藏[综琼瑶]守护神虐NC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