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综琼瑶]守护神虐NC > 第283章 穿越时空的格格第二部〔上〕

第283章 穿越时空的格格第二部〔上〕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小白花的现代生活

    “紫菱!紫菱!快醒醒!怎么就烧成这样了?!”伴随着中年妇女焦急的声音,一只温暖的手不断在她额头来回探热。

    这是怎么了?我是吟霜!不是紫菱!她想喊却怎么都出不了声儿,只觉得身体滚烫沉重,连动动手指都苦难万分。

    这时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插了进来:“你说她怎么就烧成这样了?!还不是你整天逼着她读书读书!我早就跟你说过紫菱生来就有灵气,你硬逼着她读书早晚要把她的灵气磨掉的。不就高考吗?你就为了那几个破分数把我的紫菱逼成这样,到底是女儿的健康重要还是分数重要啊?!”

    高考?是科举吗?!这家好阔绰,连女孩儿都给读书,还去科举难道考上了还能做官不成?

    “你以为我想这样吗?!”妇人带着哭腔倔强的回应:“我还不是希望紫菱可以考个好大学,以后有份好前程!你说她有灵气却连作文都写不好,数学更是一塌糊涂,我给她请了多少家教,你是从来不管她学习一味放纵她,只有我盯着,考试那两天还不是我顶着个大太阳在考场外苦苦等待,求老天保佑她考个好成绩。你呢?你这个做父亲的在哪儿呢?现在倒好全成了我的不是,难道我劳心劳力是要害她吗!”

    “好好好,我知道你做得一切都是为了她好,可这只是你想要的好,不是紫菱想要的好,她热爱自由,喜欢文学,她是有才华的孩子,你硬要把她往千篇一律的模子里套她怎么受得了。咱们国家这个应试教育太死板了,真正有天赋的人才都显示不出来,考得再好也是庸才!”男人开始指点江山,口水乱爆了。

    妇人最看不惯丈夫这种“千错万错都是政府的错,都是制度的错,只有我是最英明的”调子,立即打断他,“别忘了你也是靠高考跳出农门的,要不是高考你还在乡下种地呢!你从前还吹自己是乡里第一名,照你的说法你也是庸才啦?咱们绿萍芭蕾还跳的这样好,现在还要拿全额奖学金去哈佛读硕士,当年高考全市第三,你是不是还觉得她是个庸才啊?!那你为什么摆了酒席请大家吃酒啊!”

    汪展鹏叫舜娟有理有据说了个哑口无言,只能不断强调:“紫菱和绿萍不一样,你不能用绿萍的标准去要求她,就算她考不取大学又怎么样,难道我们还会少她这口饭吃吗?”

    说道这里舜娟也低沉下来:“……我还不是为了她的将来着想吗?”

    “虽然你是她的母亲,却不能强求她按着你定下的模子去发展,去生活,她的后半生是属于她自己的……”

    耳边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白吟霜沉睡前最后一个念头是:多好的母亲,多么为紫菱着想的母亲啊,为什么紫菱和她父亲都不喜欢呢,她要是我亲娘就好了!

    白吟霜觉得自己睡了好久,终于饿醒过来,一张开眼睛就傻了——这是什么地方?我死了吗?!

    这是一间雪白雪白的屋子,包括她身上被子,身下的褥子,这样苍白的颜色是很不吉利的。更可怕的是还有一根透明的管子一头连着个穿着水的琉璃瓶子,一头连着根针,就插在她左手手背上,简直令人心惊胆战。

    正待逃离这个不吉之地,同样白色的房门打开了,走进来的一老一少见她醒了都露出欣慰的笑容:“紫菱,你总算醒了,还烧不烧啊?”

    一边说着,中年妇人径直走过来,想要伸手摸她的额头。声音倒是耳熟,可这人陌生地很,穿着打扮也稀奇古怪,吟霜十分恐惧,一偏头躲了过去。

    见她如此抗拒,舜娟不由气馁道:“行!我知道你喜欢我逼着你读书,逼着你考大学,可你不能为了气妈妈不顾自己的身体呀!看到你烧的浑身滚烫怎么也叫不醒我不知道有多难过,挂了一晚上盐水才好一点儿你就这么不听话!这是在生我的气吗?好吧,你不想读书我也不逼你了,只要你健健康康就好,乖,让我摸摸你额头看还烧不烧。”

    吟霜被这个自称是她母亲的妇人惊呆了,自从养母去世,她已经有多少年没有被这般慈爱地对待啦,并不是说养父不好,可再好白胜龄也是个男人除了男女有别,他到底也没有女性的细心体贴,像这样摸额头探热的事儿他就没做过。

    吟霜看着这双伸过来的手呆住了,下一秒就感到额头一片温暖柔软——这是一双母亲的手!

    “看样子不烧了。”舜娟看着不再抗拒的女儿突然叫了起来:“紫菱怎么了?你哭什么呀?我弄疼你了吗?还是针头扎到肉里去了?”

    一同进来的少女也赶紧走到病床前,果然紫菱正在哭,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硕大的泪珠子就这么一滴一滴连成了片,看着可怜极了。

    绿萍赶紧按下呼叫按钮,安慰母亲和妹妹:“别怕,护士很快就来了,哪里不舒服只管说。”

    白衣天使匆匆来了,问了半天吟霜都只是摇头落泪,就去喊医生,留下舜娟与绿萍急的团团转。

    “女儿都住院了,展鹏也不来看看,真是!”舜娟没了主意,就想去找丈夫。

    见她要走,吟霜生恐这是做梦,赶紧拉住,鼓起勇气喊道:“妈妈,别走!”如果是梦的话,她一定会按照我的意愿留下来吧。

    舜娟果真站住了,自紫菱上学后,这般渴求她的陪伴还是第一次,她受宠若惊地坐在床边,搂住了哭的稀里哗啦的女儿,“好,妈妈不走,妈妈陪着你。”

    绿萍看着这一幕笑了,说道:“紫菱从小就怕打针吃药,每回打针都要妈妈抱着哄着,长大了也没变。”

    舜娟回想起紫菱小时候每一次生病的情形也乐了,那时候的紫菱胆子小怕疼怕打针,打针前都要再三拜托医生“轻一点,再轻一点”,却不知道打针是越快越好,越慢越疼的。这么一乐,这些年逼她上进的怒气就消散了,像小时候一样抱着她,轻轻拍着她的背:“紫菱,真是爱撒娇!妈妈的心肝宝贝不哭了,乖,乖……”

    绿萍也忆起从前被妈妈抱的日子,挨着紫菱坐在床边。

    医生来了,问了又问,听了心跳也看不出什么,差点就要开单子做全身检查了,白吟霜才不好意思地表示她是太想妈妈太想家了没有不舒服。

    误会解除,大家都松了一口气,舜娟赶紧向白忙一通的医生护士道歉,医生倒是很好说话反正紫菱的烧已经退了,马上开了药开了出院单,绿萍就去办出院手续了。

    舜娟被紫菱拉着走不了,好笑地点点她的额头:“你哦,都这么大了还是怕住院,才刚退了烧就哭着要回家,亏得阿兰炖了一锅土鸡汤,我们辛辛苦苦给你送了来,这下又要原原本本带回家。”

    说到鸡汤,白吟霜的肚子不由咕咕叫起来,舜娟无奈:“行了,把汤喝了再回家,也算探病一场。”

    就这样,白吟霜喝了香喷喷的鸡汤和妈妈姐姐回到家里。回家的旅程充满的震撼:四个轮子的铁盒子不用马拉跑的飞快还能发出比马嘶更大的叫声,街道宽敞干净,平整不颠簸,路上行人如织,男的都不留辫子,梳着奇怪的短发,看着倒比半月抛精神,女人就更不得了了,有的顶着个大黑眼圈(烟熏妆),有的脚下踩着三寸长的高跷(高跟鞋),有的长着七彩的眼珠子,七彩的头发(美瞳,染发)吓死个人,更多的是穿的露胳膊露腿伤风败俗的女子……这么说有些刻薄了,因为自己的妈妈和姐姐也是这么穿的,她也正露着两条白生生的细胳膊(T恤)。

    到了家里她更是惊讶地合不拢嘴:珍贵的琉璃器具和西域葡萄酒装了满满一柜子(酒柜),还有平整光洁透明的整块儿水晶镶在窗子上,那么长那么宽(玻璃窗)……与这些华贵高雅之物相比自己房间里那挂珠帘就算不得什么了,不就是一些木雕的珠子吗,有的大,有的小,有的溜圆,有的长圆,垂着挂着极不协调,叫人看了心烦。

    还有一样儿,落地水晶镜子,又大又明亮可比铜镜好使多了,乍一眼还吓了一大跳,可仔细一看,这个汪紫菱长得就和她一模一样,只是头发短些,真神奇啊,这世上居然会有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她站在镜子前细细端详,慢慢思索。

    到了晚上,汪展鹏终于回来了,对着终于“大病痊愈”的心爱的小女儿就是一个熊抱,还要给个额吻,被饱受惊吓白吟霜躲了过去,在大清可没有这样的规矩,他想要*吗!

    受了冷遇的汪展鹏皱眉,舜娟端着菜过来,得意道:“今天的紫菱最缠的可是我。”

    汪展鹏不解道:“怎么?紫菱最爱的不是我吗?医院里给她吃了什么药?”

    舜娟狠狠瞪他:“胡说什么呢!谁吃错药啦!”

    “哈哈哈,是我吃错了药乱说话。”汪展鹏哈哈一笑,开了酒柜拿葡萄酒,“为了庆祝紫菱出院,为了我说错话,我自罚三杯!”

    绿萍从楼上下来,站在紫菱身边笑道:“爸爸,你要是醉了只能睡沙发了,我们可扛不动你。”

    说笑声中饭菜美酒都摆上了桌,看着这一盘盘她从未见过的美味佳肴,吟霜连筷子都不敢伸了。舜娟和绿萍看她不吃酒不停地给她夹菜:

    “这是你最喜欢吃的啤酒鸭,我看你喝鸡汤喝的那么香就叫阿兰做了个小鸡炖蘑菇,也是土鸡,很有营养的。”

    “常常这个苦瓜鸡蛋,苦瓜是用开水焯过的,不那么苦了,这个鸡胗你也喜欢的,吃起来脆脆的,爽口。”

    见妻女如此,汪展鹏也不甘示弱地给她夹菜,很快白吟霜的碗里就堆起高高的饭菜,美味佳肴塞得她两颊圆鼓鼓,看得大家开怀大笑,她拼命咽下口中的菜蔬,跟着笑起来,多好,多和美的一家人啊!

    接着她陪着舜娟看了神奇的小盒子里小人们演的戏(电视剧),讨论着神奇的剧情,听着她随着剧情发展有时发笑有时怒骂,从没那么欢喜那么担忧过,这真的只是一个美梦吗?

    等到九点半,妈妈就催她上楼休息,吟霜自然是听话地回到房间,这时绿萍拿着几本书走了过来,那摇曳的风姿明艳动人:“紫菱,原本以为你还要在医院里观察两天,雨珊他们托我给你带几本小说消磨时间,现在都给你,别看的太晚,早点休息。”

    吟霜看着摊在书桌上的包装精美的小说,大叹这里的物资丰富,用度奢侈,这么好的纸张不印四书五经,反倒印这些小说?!

    她小心翼翼地捧起一本——《梅花烙》穷摇著:对即将临盆的硕亲王府大福晋雪如而言,最爱宠或者失宠,全看肚中孩儿是男是女了-一场男女婴对换的阴谋于焉展开……

    作者有话要说:小白花低贱(歌女是贱籍)淫荡(孝期失贞)不自量力(和公主抢额驸),大家都不喜欢她,可仔细想想,她是全文最大的受害者,一出生就被抛弃,从天潢贵胄流落江湖,又因为地位悬殊爱而不得,低下到尘埃里去了,最后还为咆哮马而死,她的一生就是个悲剧。

    与其他琼瑶女主相比,兰馨虽是孤儿却有皇上皇后的宠爱,以公主之尊未必不能再嫁。新月成年失去父母,还有幼弟忠仆。小燕子一开始是孤儿,却有大杂院安家,柳青柳红兄妹护持,后来还有哥哥找上门来。小白花虽然亲生父母尚在却过得比上述几位惨多了,到最后还是没能恢复本来身份,始终是个上不了台盘的姨娘。

    所以在这一卷中我想让她幸福,一个美满的家庭,疼爱她的父母,温柔美丽的姐姐,不必低三下四也能出人头地的社会环境,这些汪紫菱弃之如敝履的,是她求之不得的,她会抓住这个机会,实现自身的价值,每一个女孩都是珍贵的!

    PS:高温天气降临,电脑旁热浪滚滚,J又要坐不住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综琼瑶]守护神虐NC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J同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J同学并收藏[综琼瑶]守护神虐NC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