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军妆 > 第90章 各方动向

第90章 各方动向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9章 各方动向

    “宋爷爷,明天再研究,我爷爷以后天天住这儿,您有是机会,不这一天。洛叶说着上前拉起爷爷就走,这位宋爷爷脾气她可是清楚着呢,只能来硬。

    “你这孩子,怎这么难说话呢,哎……哎……”喊了两声人家反而走了,宋老爷子一脸郁闷:“小丫头,欺负我这老头子。”

    “宋伯伯,您别下来了,要是不过意,让宋孟哥哥陪我们下去就好。”见宋方征和宋孟都跟了过来,洛叶赶紧将宋方征往回推。

    “叶儿,这怎么好。”宋方征歉意看向洛爷爷:“洛叔,真对不起,我爸就这个脾气,跟本不听我劝,劳顿您这么久,真是太不好意思了。”

    洛爷爷摆摆手:“没事儿,老年人有个爱好比什么都不喜欢要强,小宋,你回去吧,要是再这么客气,以后我可就不再来了。“

    “那好,洛叔,我不跟您矫情了,让宋孟送您和叶儿他们下去,我赶紧回去收拾收拾,这老爷子,哎”宋方征跟几人招呼一声,无奈回去了。

    进门时恰好看到王琪打着呵欠从卧室出来,关心问道:“头还疼不疼了?烧退了吗?”

    王琪点点头:“头已经不疼了,体温我刚量过,37度多一点吧,明天应该就好了。”说着搭手帮宋方征收拾,看向跟着忙活宋老爷子:“爸,时间不早了,您去休息吧。”

    “那可不行,你放东西我明天找不到怎么办?”老爷子很坚持要一起收拾完才去睡,夫妻二人无奈对视一眼,加了速度。

    “对了,刚才是不是叶儿来接洛叔?”王琪突然停住了手中动作。

    “叶儿枫儿一起来,还有洛市长一个朋友……”宋方征笑着压低声音:“也幸亏是叶儿过来接,搁别人,又被咱爸给留下了。”

    “那孩子,和以前变了个人是,真讨人喜欢。”王琪叹一声:“可惜咱宋孟有女朋友,要不我还真巴望着成一家人呢。”

    “你就别瞎琢磨了,就咱儿子没女朋友那丫头也不见看上,那孩子不是池中鱼,不信你等着看吧。”

    “我知道,就算孟孟配得上叶儿,也不见得轮到咱们,老宋……”王琪略一犹疑:“我怎么听院儿里传出消息,杨市长亲自去洛家提亲了,你说这事儿靠谱吗?”

    “你这听谁说?”宋方征眉头皱起来。

    王琪瞄老公一眼:“这种事儿还能谁说?各家保姆不都常聚堆嘛,咱家李嫂回来告诉我。”

    宋方征拧眉头想一会儿:“这事儿不对劲,以杨市长背景地位,真要有意,找人去提亲就是了,何苦自己巴巴去?

    而且我觉得,这则消息若是真,只有一种可能——杨市长故意放出来风,否则,就算他家保姆不想干了,也不敢把这事说出去。”

    王琪一脸惊疑:“你意思是,杨家担心洛家不答应故意施加压力?目何?省里宋家可是一直上赶着想结亲,这事儿大家都知道,而且据我观察,杨市长不象……”

    “你们俩叨叨咕咕罗嗦什么呢?给我把土都撒了”宋老爷子气呼呼声音打断了王琪。

    “爸,对不起,有点走神儿。”王琪赶紧道歉,帮着老爷子把所有工具收拾到杂物间摆好后,迅速跟宋爷爷招呼一声拉着老公回了卧室。

    “神神秘秘,搞什么?”宋爷爷嘀咕着回了自己房间。

    宋方征无奈看着妻子:“王琪,你现哪象感冒人,幸亏妈没来,要不准认为你是装。”

    王琪拍宋方征一巴掌:“你才装呢,我这不是担心你嘛,按说,叶儿是咱们家恩人,理应一直站洛市长船上,可是现来看,有些事儿……好象越来越偏离轨道了。

    宋方征安慰拍拍王琪:“通过这段时间和洛市长交往,我坚信他不是个糊涂人,有些事情或许存不得已原因吧,仔细想想,身处这个环境有几个人可以真按照自己意愿做事?

    大家对我评介是刚正不阿,可是有些事情上我也有自己无奈,要是不懂得妥协,只能有一个后果——既损了自己也帮不到别人。

    从洛叶洛枫救了宋孟那一天起,我们就和洛市长绑到了一条船上,是以,不管他选择了哪条道,我都会选择和他同行。

    若他背离了原本做事方式,我冒死也会相谏,不为别人,就算为了洛叶洛枫,我也必须这样做,老婆,我希望你可以支持我做法。”

    王琪点点头:“反正本来也是叶儿枫儿把我们从死亡线上拉回来,再一起跳进去也无所谓。”

    “不要想那么悲观,还有啊,你可一定不要刘**杨市长面前流露出这种情绪。”宋方征一脸郑重。

    王琪叹一声:“我知道,这不就是跟你说说嘛,我倒真希望我什么也不知道,也不用担这些心事。”

    “其实我感觉,洛市长对有些事情好象清楚,过一段时间看看吧,没准咱们能帮到他也说不定。”宋方征拧拧眉头:“这两种帮方式,会使事情往两个不同方向发展,不过你放心,我原则就是绝不助纣为虐,我也相信,洛市长不会让我有这种为难。”

    “爸,妈,没什么事儿我要睡了。”门外传来宋孟问询声。

    王琪拉开门:“孟孟,你进来一下。”

    “爸,妈,出什么事了?”宋孟见两口子都是一脸严肃,有些疑惑。

    王琪亲昵抚抚儿子脑袋:“孟孟,喜欢现工作吗?”

    “还行吧。”宋孟疑惑了。

    “如果……”王琪犹豫一下:“我是说如果,有一天失去这份工作,重开始,孟孟会怎么做?”

    “妈,爸,到底出什么大事了?”

    宋方征摆摆手:“什么事儿也没出,你妈感冒了发烧,有些多愁善感胡思乱想,回房睡吧。”

    “真没事儿?”宋孟一脸不相信。

    “真没事儿,休息去吧。”

    宋孟半信半疑一步三回头离开后,王琪不乐意了:“老宋,你怎么说话呢,什么叫我发烧了多愁善感胡思乱想?我这不是提前给儿子打打预防针,免得真有一天面对困境,手足无措手忙脚乱嘛。”

    “你呀,心理压力太重了,事情没你想这么严重,算了,我还是和洛市长谈谈吧,你现状态真让我担心。”宋方征安慰摸摸妻子脑袋:“睡吧,我下周就找洛市长谈,咱们心里也有个底,好不好?”

    “好吧。”王琪顺从点点头:“所以说人是不能知道秘密,还是傻子幸福。”

    宋方征:“……”

    ……

    “呼……”洛叶练完后一个动作,长舒一口气,擦擦满头满脸汗水,瘫倒地下软垫上。

    松球哼哼唧唧凑过来舔她脖子,洛叶笑嘻嘻提起小东西:“敢占我便宜,小坏蛋,想找揍?”

    “啾啾……”逗逗凑过来乖乖趴洛叶身旁,懂事不得了。

    “噢噢嗯嗯……”被洛叶举着小东西眼睛里透着说不出委屈,小腿蹬啊蹬哼唧着,说来也奇怪,小松球一般不“汪汪”叫,而是常常发出哼哼唧唧撒娇声,显得可爱至极。

    洛叶笑嘻嘻捏捏松球软软小肚肚:“坏家伙,就会装可怜。”换来是某球又一阵哼唧。

    看看时间已是凌晨一点多,洛叶赶紧将小东西放到逗逗身旁:“让哥哥搂着睡觉,我去洗澡。”

    逗逗听话伸出一腿外加一翅将松球压住,小松球显然早就适应了这种睡觉方式,乖乖闭上了小眼睛。

    “真乖”洛叶满意摸摸俩宝贝去了浴室。

    冲凉出来感觉有些渴,便取了杯子去厨房倒水,经过书房门口时,听见里面有对话声,洛叶放轻脚步,靠了过去。

    “正刚,这些公司资质根本就是名不符实,万一出现质量问题,你要背负很大责任。”这是宋方征声音,原本书房隔音还将就,可是这万籁俱寂凌晨,原本不清晰声音,耳朵贴门上也能分辨清楚。

    “现立项没下来,刘**还不好说什么,可是换了杨市长,原本半年多能立项事儿,估计三个月左右就能解决,到时我必须面对这个问题。

    我想过不履行约定,大不了我仕途就此终结,再往坏处想就是进去待几年,可让我拿不定主意是温馨叶儿枫儿怎么办,我爸放弃一切过来跟我过,恐怕也受不住这个打击。”

    “正刚,我们都这个环境摸爬滚打不是一天两天了,自然不会象当年似,什么都不懂,只有一腔热血,口口声声喊着不做任何违背良心事儿。

    有时违背良心是为了做多有良心事儿,你这样干部现不多见了,若是就此放手,损失不只是你。

    而且,有些事情放手可能使结果会坏,因为对方是不会允许你就此放手,你必须坚持下去。

    你呀,要不是被我问急了,都不知道这些年你有这么多苦衷,你说你有没有当我是真正哥们?”

    “我不是一直没脸跟你说嘛,这事儿压心里也憋慌,接下来步子你有没有好建议?”

    “稳住,先稳定对方,不要露出任何马脚,我想办法帮你调查证据,你呀,要是早告诉我这些事儿,没准现已经可以解决了,哎,让我怎么说你好呢?”

    “呵呵……,以前总觉得说不出口,对了,叶儿跟你要手机事儿,为难就算了,我会跟她说。”

    “这有什么好为难,给我侄女用也算是家属嘛。”

    “还有一件事想和你商量,叶儿想考军校,你看法呢?”

    “真?这孩子越来越让我惊奇了,支持,没说,我是一百个支持……”

    听着里面对话转到纯闲聊上,洛叶直起身子轻手轻脚往厨房走去,倒了一杯水,轻手轻脚回了自己房间。

    一直倚墙角夜轩盯着娇小身影眼前消失,若有所思,他一眼就能看出,这孩子刚房间锻炼完,而且绝不是普通锻炼,这个年龄孩子经受了什么,才会这样苦虐自己?

    江政去书房与洛正刚谈话起因就是想知道洛家发生了什么,会让孩子们和大人都发生了这么大变化,对于江政与洛家感情,他非常清楚,两人一起出任务时,常听江政提起这个好兄弟以对好兄弟担心。

    能让江政剖心挖肝对待人,引起了他好奇,这也是他愿意一起来洛家作客原因,现他倒是觉得,江政担心有一定道理,但是洛家人绝不是他担心那么弱。

    夜轩看看时间,手里一直揉着一个纸团迅速弹向书房门,随之,书房门轻轻打开,江政径直来到他身旁:“走。”

    夜轩一言不发转身。

    看着两人身影消失,洛正刚轻轻关好房门,倚门旁沉思了好久,轻叹一声,回了卧室。

    “老公,你们谈什么了,这么晚?”温馨一脸担心倚床头。

    洛正刚笑着安慰:“没事儿,就是把我工作上一些困难告诉了江政,让他帮着出出主意,顺便告诉了他叶儿要考军校事儿,免得你总担心。”

    “神神秘秘还不准我过去,担心死了。”温馨不满翻个白眼儿。

    “有些事情不知道比知道强,江政是怕你担心,他工作性质你又不是不知道,这次为什么住咱家里?有些事情咱明白就行,听话,别多想了,睡觉。”

    ……

    “江叔叔,你有黑眼圈了,婶婶看到就不喜欢你了。”吃早饭时,洛叶发现江政眼睛黑黑一圈,便笑着打趣他。

    “我这是向国宝靠拢,明白不?”江政笑着抹抹脸:“你婶婶看了只会心疼,可不象叶儿这么没同情心。”

    “叔叔晚上干嘛去了?”洛叶问完明显感觉夜轩瞄了她一眼,想到他职业,不免有些心虚,难道昨晚行为……被发现了?

    如此想着便偷偷瞄回去,恰好和那双墨紫色眸子对撞了,某叶迅速挤出甜美可爱笑容:“夜大哥,您眼圈没黑,还是那么帅,我妈做煎包可好吃了,您多吃点儿。”说完都想抽自己嘴巴子,都说了些什么乱七八糟。

    “谢谢。”夜轩配合夹一只水煎包放小碟子里。

    江政打趣道:“叶儿,为什么只让你夜叔叔……呃,不,是夜大哥吃,没江叔叔份儿?”

    “江叔叔吃个小笼包吧,这个是我和妈妈一起包。”洛叶笑嘻嘻夹一个小笼包给江政,随之爷爷、爸爸、妈妈、哥哥每人一个,倒是很公平。

    江政指指夜轩面前小碟子:“叶儿,不能偏了,还有你夜大哥呢。”

    洛叶无语看着江政,刚才妒忌人是他伐?

    夜轩一直观察洛叶,暗自惊奇不已,按照时间推算,她昨晚睡觉应该是二点钟左右了,这一大早就起床帮着做早饭,还如此精神奕奕,倒真让他刮目相看了,这和江政原本了解小弱女子相差着实悬殊,别都可以装,唯独这精神头是强装不出来。

    早饭后,江政和夜轩说声有事儿便离开了,洛正刚将洛叶喊进了书房:“叶儿,有件事爸要先征求你意见再实施,你坐下。”

    “爸,您说。”洛叶不免不些忐忑。

    “江叔叔昨天给出了主意,拒绝杨家求亲事情,我感觉办法挺好,但是想想还是征求叶儿意思吧。”洛正刚将他和江政商量计策跟洛叶详细讲述了一遍。

    洛叶沉默一会儿点点头:“这个办法是不错,可是征求事主意见了吗?他会答应吗?”

    “答应了。”洛正刚舒口气:“挺出乎我意料。”

    “那我也没问题。”洛叶也松一口气,杨家势力摆那儿,万一得罪了,很多事情就多了变数,目前来说,过一关是一关吧。

    有时她倒真想把一切说出来,可是想想那也不现实,说了,一切就不是原来感觉了,为了这份来之不易幸福,她必须坚持。

    “那我现给杨市长电话,约他晚上吃饭。”

    洛叶应一声出了书房,她相信杨市长会赴约,即便有应酬也会推了,除非不是因为温家。

    ……

    “妈,你说爸来电话说,洛叔叔约了咱们提前吃饭,要谈我和叶儿事情?”杨兴一脸惊喜看着老妈王丽清,有些不相信自己耳朵。

    王丽清笑着摸摸儿子脑袋:“是啊,你爸刚才来了电话,让我告诉你别出门了,免得晒得难看惹洛叶烦。”

    “行,不过我头发好象有些长了,我去理个发吧……”杨兴迅速跳下床,打开衣柜犹豫一下:“妈,我们再去买套衣服吧,这样才显得重视嘛,对不对?”

    “行,妈陪你一起去。”王丽清白儿子一眼:“现就这个样子,以后心里估计只有叶儿没妈妈了,对不对?”

    杨兴赶紧安慰老妈:“才不会呢,我这不也是为了老爸嘛。”

    “你呀,就那张嘴会说。”王丽清自豪打量着儿子,越看越觉得儿子是绝无仅有美男子,除了有点儿过于显年龄。

    杨兴实际才17周岁,不知道却以为他有21-22左右,好是男孩子,这要女孩子可就哭死了。

    杨家母子忙着出去拾掇时候,聂翠也找到了刘正行办公室。

    “你来干什么?”刘正行看着妻子皱了皱眉头。

    聂翠怒气冲冲看着老公:“我来干什么?你有没有关心过行行?听说杨家要和洛家结亲,这事儿你不会不知道吧?”

    “知道又怎样,难道我说你们别结亲?”刘正行拍拍脑袋:“我一直闹不清是,杨家吃错什么药了,宋家那么好亲事放着不要,偏要去捡一个没用垃圾。”

    “你这是人话嘛?什么叫没用垃圾?我不准你这样说叶儿,亏她还喊你伯伯呢。”聂翠气冲冲坐沙发上:“行行听说这事后,心情一直很低落,我以前就告诉过你,行行喜欢叶儿,你也答应了,有你这样做父亲吗?”

    “我告诉你们能怎么样?和杨家去抢?”刘正行一脸严肃:“这些事不要跟着瞎掺合,我有数。”

    “你有数有数,有什么数?我心疼儿子,元元和行行都是你亲生儿子,你怎么对行行事情一点儿都不关心?”聂翠抹抹眼泪:“孩子现憔悴模样让我心疼,昨天跟我念叨,早知道他就转学去叶儿学校了。”

    “行了,这事就这样吧,从这件事情你也应该明白一个道理,官大一级压死人,不要说行行和洛叶事情没提起过,就算已经订婚了,也要给杨兴让道,明白吗?”刘正行眼底闪过一抹亮色:“我要不是识时务,今天会走到这个位置?”

    聂翠站起身来:“我就知道来了也是白来,算了,我去找小洛去。”

    刘正行一脸无奈:“你找他有什么用?他还要受制于我呢。不要以为我不心疼行行,可是心疼不是无原则害他。”

    “你是说我害儿子?”聂翠声音一下子高了起来,这话太伤她这个做母亲心了。

    “聂翠,你讲讲道理好不好?难道惹怒了杨家,让他们把我撸下来,你们就幸福了?还有啊,将来行行和洛叶能不能走到一起还是个未知数,你觉得值得?冷静想想我话,你就明白我苦衷了。”

    刘正行重重叹一声:“我原本是想顺着行行心意,让他开心就好,可是谁曾想发生了这种节外生枝事儿?该当他们没有缘份,回去好好劝劝儿子吧。”

    聂翠颓然坐沙发上,半晌,起身拿了包,一声不响开门走出去,生怕妻子做错事,刘正行赶紧吩咐人跟了出去,好聂翠真是回了家,总算让他心放下来。

    暖今日送到,特别感谢‘洛花**舞蝶‘烟烟一串大红花,特别感谢粉红给暖,订阅正版亲们</P></DIV>

    <TR>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军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军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