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军妆 > 第362章 生死难料/洛恋的身世

第362章 生死难料/洛恋的身世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洛恋盯着工人把她最在意的烫熨板台装上车,留了详细的地址给对方,返回洛叶身边:“洛洛,咱们先过去吧,我刚才给我继父打了电话,他已经去帮忙收拾了。”

    “好,我上去和男皇打个招呼,咱们就走。”洛叶边说边走向楼上办公区,拐角第一间就是经理办公室。

    门敞开着,武泽天正在打电话,见她进来,笑着指指对面的沙发:“洛洛,坐,门店经理我都通知到了,可这总经理的电话总是打不通,我再试一遍。”

    “老武,我过来就是跟你说一声,我们先去恋恋那边,随后去老人院,你要是有时间,就去老人院找我们。”洛叶说完摆摆手下楼。

    “知道了,处理完了我就过去。”武泽天的应答声远远传过来。

    洛叶走到楼梯中央,恰好看到庄爱强半蹲在一张桌子旁,肩膀扛着桌边用力躬了躬身子没站起来,遂紧走两步把他拖出来:“庄叔,这么重的桌子,闪了腰可怎么办?”

    “庄叔,不是说了让您搬小东西吗?求您了,别逞能,行吗?”曲悦也走了过来,一脸的无奈。

    庄爱强一脸的不服气:“曲总,我今年才四十五,力气比小伙子差不了多少,不信咱俩掰手腕子试试。”

    “这不是搭帮的人正好,没人和您配合嘛。”曲悦苦笑道:“掰手腕就算了,要不咱俩搭伙吧,您这人啊,就是干活的命。”

    庄爱强“嘿嘿”笑着:“曲总,您还真说对了,没活儿干的时候,我这心里就没着没落的,不过和您搭伙还是算了吧。我先搬别的东西。”说着往远处走去。

    “洛洛,你先等等。”见洛叶要走,曲悦赶紧喊住她:“我想请庄叔去老人院工作,他心地好,人也勤快,每天下了班就过去帮忙,老人们都挺喜欢他的。”

    洛叶略一琢磨,点头:“我是没意见,但这事儿最好先让苗阿姨探探庄叔的口风,毕竟他在原单位工作了20年。万一不想离开,又不好意思拒绝,就不好了。”

    “应该不会。我跟苗阿姨打听过庄叔的工作,他到现在还是车间的一名普通工人,很负责任,可是不得车间主任的待见,我觉得。他也是没法子,才一直在那儿耗着。”

    “既然这样,一会儿你和他谈谈呗,如果他愿意,干脆把他家老太太一起接老人院去,不用操心。还安全。”洛叶说着摆摆手:“我就不掺合了,恋恋约了我们几个先去设计室,回头去养老院找你们。”

    曲悦应一声。待洛叶走出两步,又喊她:“叶儿,老人院的老爷子老太太们念叨着想吃火锅,要不就今晚上,大家一起。好不好?”

    “行,他们身体最近调理的还行。材料别买太多荤的……”洛叶边说边招呼了洛恋星弄几人一起往外走,到刘行身边时,冲他笑笑:“刘行,晚上见。”

    “晚上见。”刘行冲她挥挥手,失去依托的床架从肩上往下一滑,吓得他赶紧伸手去扶,星弄“噗哧”一声,拍拍他:“哥们儿,嘿嘿……”

    刘行也不搭理她,脸通红的加快脚步往装车方向走去,洛叶嗔怪的揪揪星弄耳朵:“惹祸精。”

    星弄讪笑着:“我哪知道他脸皮儿那么薄,还是男皇好玩儿。”

    “陆路也挺好玩儿。”洛叶嘻嘻笑着凑洛恋耳边耳语几句,洛恋眸子亮晶晶的盯着星弄:“恭喜,恭喜!”

    “哼!”星弄小脑袋一扭:“不理你们了。”

    几个上了车子,拐到路上后,洛恋感叹道:“回国,果然是个正确的选择,你们的生活,我喜欢,洛洛,我发现你就象个家长一样,操心的事儿可真多。”

    洛叶从后视镜扫她一眼,笑道:“恋恋是不是想说我特别象个事儿妈,还是个罗嗦的事儿妈。”

    “不是,不是……”洛恋连连摆手:“我以前的生活,从来没有触及过这样的一面,觉得特别新鲜,你们象亲人一样的感情,你们可以经常在一起,都是我特别羡慕的。”

    星弄装模作样的皱着眉头:“恋恋呐,生活总是很公平的,你只看到了我们开心的时候,没看到我们受苦的时候,告诉你,我们的指导员外号女阎王,那个喜欢找茬就别提了……”

    等过一个红绿灯,往前挪了几步又给堵住后,洛叶伸脑袋往前探了探,懊恼的猛拍脑门,出门的时候怎么就忘了问问刘行,车祸现场在哪儿了,这可倒好,慢慢往前挪吧,想了想手伸向洛恋:“恋恋,手机给我用一下,我来通知拉家俱的怎么走吧。”

    洛恋电话递给洛叶,伸脑袋前后瞄了瞄,叹口气:“这种x型的路口,最危险了。”

    瑶光呼着气直拍胸口,“看到这种十字路口我就胆战心惊,初三的时候,我爸买了一辆小摩托车,我趁他不在,就偷了出去骑。

    到了一个这样的x型十字路口时,三面都来了车,我心里就慌的不行了,结果直接把油门当了刹车,轰轰的就往前冲。

    当时真吓毛爪了,索性闭上眼睛,嗷嗷叫着任由摩托车往前冲,心里就想着,死就死吧,反正我爸也不喜欢女孩儿。

    结果,半天没感觉到疼痛,睁开眼睛一看,也不知怎么回事儿,车轮胎就蹭了马路牙子停下了,三面的车子都停下来了,车上的人象看怪物一样盯着我看。”

    洛恋拍拍她肩膀:“孩子,你运气真好,如果那摩托车倒了,就算不撞到车上,也把你摔个好歹的。”

    瑶光一脸的后怕:“时至今日,我回想起来还是搞不明白车子是怎么停下的,我本来跑在路的中央,怎么就停在路边了呢?而且还是直直的站着,太神奇了。

    不过,那次的厉险虽没对我造成实质性的伤害,却是让我留下了十字路口恐惧症。直到现在,我骑自行车过十字路口,都要下来推着走。”

    星弄担心的看着她:“妖妖,你这心病必须要克服,要是想和我和洛洛在一个队伍,车技是必备的一项技能,你这样子可不行。”

    “以后你们帮我吧,哎!”瑶光垂头丧气的叹一声,脑袋探车外去继续观望,随着车子慢慢往前挪。突然“咦”了一声。

    “怎么了?”星弄好奇的探过脑袋。

    瑶光指指十字路口站警察旁哭泣的女子:“那女人,看衣服和身材,怎么那么象刚才被男皇炒掉的女人?”

    洛叶猛的想起。她去和武泽天告别时,武泽天说一直打不通总经理的电话,难道,出车祸的就是那总经理?不会那么巧吧?

    车子挪动到车祸现场位置时,确定了她的判断。那个哭泣的女子果然是王艳丽,旁边站着的,正是他的老公苗其敏。

    人生的下一秒会怎样,果然是未法预料!

    ……

    洛叶一行人到达云心大厦二楼时,洛恋的继父周镇海正忙活着打扫卫生,周镇海四十六七岁的样子。中等微胖的身材,国字脸,粗眉细目。戴一副细边眼镜,很文质彬彬的样子,回头看到几人,笑着迎过来:“恋恋,带朋友来了?”

    “爸。不是说了让您请家政公司的人来打扫吗,您怎么亲自动手了?”洛恋说着掏了小手绢帮周镇海擦擦额头。

    “他们打扫的太马虎。我再擦一遍。”周镇海笑着扶扶眼镜:“再说了,我现在缺少锻炼,权当是做运动了。”

    洛恋给双方做了介绍,大家寒喧过后,周镇海搓手笑着:“恋恋,你带着大家到处转转,我还差一点儿就擦好了。”

    洛恋赶紧去夺他手里的拖把:“爸,您歇着,我来吧。”

    周镇海推着她:“就差一点边边了,听话,带着朋友们到处转转,阳台上我放了几盆花草,去看看喜欢不。”

    “辛苦爸了。”洛恋不再矫情,拉了洛叶、星弄、瑶光去各个房间转,库房,样板间,制作室,宿舍,办公室……最后来到阳台。

    阳光透过玻璃暖暖的射进来,两盆绿意盎然的富贵竹身姿婀娜,几盆芦荟、仙人掌、吊兰等好养且四季常青的花草幸福的舒展着叶子,阳台的正中放了一张小桌子,上面摆了一套紫砂茶具,六把藤制的小椅子绕在四周……

    星弄赞道:“恋恋,亲生父亲也就如此了。”

    “是啊,爸爸是这个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亲人,妈妈离开他的时候,我伤心了好久,可惜,他们终还是分开了,好在,妈妈没有拒绝我和爸爸来往。”洛恋眸中涌上一丝伤感:“离开爸爸的那段日子,是我这一生中,最难过的日子了。”

    洛叶拥了拥她,不知说什么好,她的话里话外透着一个信息,她的妈妈待她并不好,可这事儿,让她怎么问?

    “坐吧。”洛恋指指藤椅:“我知道你们都很疑惑,又不好意思问,以前,我没说,不是想瞒着星弄,是这种不开心的事情,不想影响到她。”

    洛叶犹豫一下,道:“恋恋,我们只是心疼你,没别的意思。”

    “我知道。”洛恋点点头:“其实,我现在的妈妈,并不是我的亲生妈妈……”说到这儿,洛恋咬住唇,仰头望着棚顶不让泪水流下来。

    “难怪!”洛叶叹一声,眸中多了一丝理解。

    星弄挽住她的手:“可怜的恋恋,你怎么不早告诉我呢,你可以来中国和我生活在一起的,让我爸爸妈妈认了你做女儿就是了。”

    “星弄,从认识你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是真心待我的朋友,你也是可以帮到我的朋友,可是,我不能离开,为了妈妈,我也不能,当然,我说的是我的亲生妈妈。”

    洛恋呼一口气,继续道:“我的亲生妈妈是中法混血儿,姥姥姥爷很早就去世了,但留下的遗产很丰厚,所以妈妈的生活并不困难。

    后来,她遇到了爸爸,关于爸爸是谁,她一直没告诉我。我只知道,妈妈很爱爸爸,从我懂事起,就看到妈妈常常拿着一个玉佩独自发呆。

    妈妈因为太想念爸爸,身体越来越差,在我七岁的时候,就离开了我,临走之前,她把玉佩给了我,说那是爸爸的信物。希望有朝一日爸爸见到了玉佩,可以认回我。同时,她把我和家产一起托付给了她最好的朋友。也就是我现在的妈妈艾玛。

    艾玛是和妈妈一起长大的好朋友,她有一儿二女,儿子莫尼克和大女儿丽莎都比我大,小女儿艾丽丝小我半岁。

    妈妈把我托付给她的时候,她刚刚带着三个孩子和继父结婚没多久。四年后,他们因为性格不合,分开了,我便随艾玛一家回了法国。

    自我到艾玛家,姐姐和妹妹就不喜欢我,艾玛对我的感情说不上好坏吧。我们间的关系礼貌而客气。

    至于我选择来中国,除了我喜欢中国,还有。艾玛要将艾丽丝培养成法国最有名的设计新秀,我,必须避开,现在,明白了吧?”

    “明白了。难怪每个假期你都要到处旅行不在家待着,面对那样的一大家子人。的确有够头痛的,真是难为你了。”洛叶叹一声:“听你这说法,艾玛的产业实际是你妈妈的,以后,你打算怎么办?”

    洛恋唇角泛起一丝苦涩的笑意:“我现在能做的就是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守住一点儿是一点儿,我并不贪心的想要拿回来,我只是希望,她们留一点给我就好。

    我亲生妈妈的愿望是做出洛家自己的品牌,我想帮她实现这个梦想,如果我待在法国,这个梦想是永远不能实现的,所以,我选择回中国。

    我相信,总有一天,我可以展示属于我自己的品牌,可以笑着告诉妈妈,我对得起她,对得起洛家。”

    “你一定会成功的。”洛叶握住她的手,一脸真诚:“恋恋,咱俩都姓洛本就是缘份,我也不瞒你,我姥爷家在法国有产业,我未婚夫家在那边的关系也不错,如果有需要,我会帮你求他们。”

    “谢谢洛洛,我明白你这句话的份量,可是,我并不想夺回什么,我只是想展示我自己的才华,创办属于我和妈妈的品牌, 有你们这些朋友给我精神的力量,就够了。

    而且,艾玛并没有表现出不让我插手家中产业的想法,我提出来中国开办分公司,她一口就应了下来,资金方面也没难为我。

    只要这样,我就满足了,不管怎么说,妈妈离开的时候,我只是个孩子,若没有她的收留,公司恐怕早就卖掉了。”

    洛叶叹一声:“只要你开心就好,我只是提前跟你打声招呼,以后,有什么事情不要自己憋在肚子里,我们三个,都是你坚实的依靠。”

    “我知道,所以说,上天是很公平的,让我经受苦难的同时,把你们送到了我的身边,这比什么都强。”洛恋说着双手合十,念叨了几句,羞涩的笑笑:“我是基督教徒。”

    “恋恋,你想过要找你的亲生父亲吗?看你的长相,他应该是黄色人种,搞不好就是中国人。”瑶光道。

    “一切随缘吧,如果有缘遇到,为了妈妈,我会认了他,但不代表我喜欢他,从我生下来他就没有找过我,说明我在他那儿根本是不重要的,在我心里,继父才是我的父亲。”洛恋唇角勾起笑意:“好人还是有好报的,继父再婚后又生了一个儿子,现在的继母和弟弟都很好,他们对我,也很亲呢。”

    “恋恋,想不到你的出身这么复杂。”星弄一脸心疼的看着她:“都怪我太粗心了,咱们认识这么久了,我都不知道你过的那么苦。”

    “傻瓜,我在物质上过的并不苦,艾玛在这方面没有委屈我,只是在情感上给予我比较少罢了。”洛恋叹一声:“知道我为什么交了你这个朋友后,会一直和你联系吗?”

    “不知道。”星弄摇摇头。

    “你的善良和单纯我特别喜欢,尤其上了大学后,同学间那种妒忌到死的竞争,特别让我渴望一份单纯的友谊。

    说件你们听来有些夸张的事情,我们设计班一共29名学生,其中28名的设计稿都丢过,而偷设计稿的人就是第29名同学。

    所有人都知道是她做的,可是没抓住她的手腕子,只能看着她得意,看着她留校,看着她嫁给了我们的导师。

    我们导师乔治今年27岁,帅气又有才华,可是,他竟然就喜欢上那个女人,并娶了她。”洛恋摊摊手:“身边这种人这种事见多了,我真的需要你来给我温暖,让我有勇气走下去。”

    “你喜欢导师?”星弄敏锐的抓出了重点。

    “有一点点吧。”洛恋眸中迅速闪过一丝失落,随之恢复平静:“我们班所有的女生都喜欢他,那是对导师尊敬加崇拜的一种喜欢。”

    “恋恋,拉家俱的车子到了!”周镇海的喊声传上来。

    ------------

    暖今日更新到,差1000字,明天补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军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军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