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军妆 > 第365章 怀疑

第365章 怀疑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沙市医院的太平间内,杨兴如一根木头般看着被白床单裹住的王丽清,灵魂已经不知飘到了哪儿去。

    妈妈和爸爸离婚后,妈妈的一切都以他为中心,他到京城上大学的时候,妈妈是准备和他一起去的。

    可就在临行前的两天,妈妈接到了朋友的电话,问她有没有兴趣尝试一下工作,那是妈妈最好的朋友,怕妈妈离婚后胡思乱想,才想着把那个机会介绍给妈妈。

    妈妈当时是拒绝的,可他听到了沙市两个字,鬼使神差的就极力怂恿着妈妈去应聘了。

    妈妈未随爸爸调到岛城前,是某国企的总经理,有人脉有关系有经验的她,自然很顺利的就应聘成功了。

    其实,让妈妈来沙市倒也不是有什么计划,他自己也说不清那是一种什么情绪支配着他,就那么窜掇着妈妈来了。

    可是,怎么突然的,妈妈就这样离开他了?他奋斗的动力就是有朝一日,成为掌权者,让妈妈为他骄傲!可现在,就剩他一个人的成功,还有什么意义?

    这个世界上,不会再有第二个人象妈妈一样爱他,爸爸和凤雨宁虽未结婚,可那个女人已然怀了爸爸的孩子,以后,爸爸注定不再属于他。

    至于爷爷,从来就没把他当回事儿,爷爷喜欢的是大伯的儿子,那个一无是处的纨绔子!

    再一次掀开床单,看着妈妈被整容后仍是可怖的面容,他的拳头紧紧的握起来,这次的事情,绝对不是简单的车祸。

    是谁做的,他也能猜到个一二,别的事情。他都可以容忍,唯独这事儿,绝不可以!

    “小兴……”王艳丽瑟缩着扯扯杨兴袖子:“姐姐走的这样突然,要不要请姐父来看最后一眼?”

    “要!当然要!”杨兴咬牙切齿的道,回头看向王艳丽的眼神冰冷:“跟我说实话,我妈妈在这边工作,有没有人和她过不去?”

    “过不去?”王艳丽努力回想半天,摇摇头:“好象没有,老板基本不在这边,沙市的业务都是姐姐说了算。没人敢和姐姐做对!”

    “小矛盾也没有?想清楚了再回答。”杨兴再重复一遍。

    王艳丽看向沉默的老公:“其敏,有吗?”

    苗其敏琢磨了半天,看向杨兴:“有一个人。老板的儿子,他曾公然质疑过姐姐用人唯亲。”

    “他叫什么名字?”杨兴眸色血红。

    苗其敏答道:“武泽天。”

    “武泽天?”杨兴重复一遍。

    苗其敏点头:“是的,就在今天,他把我和艳丽都炒掉了,老板带着他来公司和所有人见面后。他单独和姐姐谈过话,虽没有明说,但影射我和艳丽来公司是姐姐走了后门。”

    杨兴冷哼一声:“凡是和妈妈有过结的,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杨先生……”守在门口的警察过来,礼貌的道:“武先生过来了,他想见见杨先生。”

    “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杨兴嘀咕着大步往外走。

    “你想干嘛?”王艳丽戳着老公小声问道。

    苗其敏面部有些狰狞:“借势,借势你懂吗?他炒了咱们,咱们也不能让他好过了。杨家的势力现在不借,以后想借也借不到了。”

    王艳丽担心的道:“万一查出来,会不会出事儿?”

    “女人就是头发长见识短,他怎么查?以前的事儿,死无对证。明白吗?”苗其敏说完也不知是不是错觉,就觉得背上有阵阵冷风吹过。吓得赶紧拉着老婆往外走。

    “你,就是我妈妈所在公司老板的儿子?”杨兴冷冷的打量着站他对面的武泽天,一脸的戾气。

    “是。”武泽天只当他是刚没了母亲心情不好,也没在意,礼貌的躬躬身:“王总的事情,您请节哀,有需要公司出面的事情,尽管开口。”

    “猫哭耗子假慈悲的事儿,你还是少做。”杨兴“哼”一声,看向警察:“我怀疑他和我妈妈的死有关系,原因是,在此之前,他和我妈妈有过争执,这事儿,他公司的两位员工可以作证!”

    “你……”武泽天就觉得一股子火直冒头顶,他何时受过这种气,怒目瞪着杨兴,压低了声音缓缓道:“杨先生最好想好了再说,我念在你母亲刚刚去世,不愿与你一般见识。

    可是你若再胡搅蛮缠,我也不会就此姑息,说出的话要有凭有据……”说着恰好看到苗其敏和王艳丽出来,唇角勾起讥讽的笑意:“原来你说的那两名员工是他们,对于两名刚刚违纪被炒的员工所说的话,你认为可以当真吗?

    关于他们夫妻做了什么事儿,证人很多,警察随时可以去调查,而且,他们最后的结果是不是在牢狱里渡过,都是未知,相信谁,你最好权衡一下。”

    杨兴眯眯眼睛:“就算他们说的有所偏颇,你质疑我母亲用人为亲是真的吧?”

    “难道我说错了吗?”武泽天“哼”一声:“看来,我真是自作多情的操心了,你请便吧。”说着看向警察:“有需要我配合的地方请说,他们的私事儿,我就不掺合了。”

    “武先生,麻烦您跟我去作一个笔录,这是例行程序。”一名警察道。

    ……

    众人正开心的吃着火锅,武泽天气哼哼的来了,洛叶冲大家使个眼神,径直起身拉着他往外走:“事情怎么样了?”

    “别提了……”武泽天把整件事情详细的讲了一遍,洛叶拧眉听完,求证道:“你是说,女人的儿子名叫杨兴?”

    武泽天点头:“是,二十多岁,长的倒是不错,就是整个人散发着一股子阴冷之气,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想不到,死的人竟然是她。”洛叶眼睛眯起来:“这事儿,到底是巧合还是故意?”

    武泽天以为洛叶说的是车祸,解释道:“车祸怎么看都不象是巧合,据目击者说,大货当时突然疯了般撞向君威,车子停下后就迅速逃了,而离奇的是,他在市效自杀了,当然,是不是真的自杀我不知道,只是听警察这样说的。”

    洛叶拍拍他:“老武,别生气了,和这种人生气不值当的,洗洗手,过来吃饭吧,老爷子老太太们都挺高兴,这事儿就别提了。”

    ……

    沙市401医院,普一科1125病房内,乔小婉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发呆,苏莎无奈的劝她:“小婉,吃点东西吧,你这样不吃不喝的,身子都熬垮了。”

    乔小婉猛的坐了起来,认真的看着苏莎:“莎莎姨,你说,我还有活着的必要吗?”

    “小婉,你可不能做傻事儿。”苏莎赶紧劝:“这是意外,这种药让谁吃了也没个好形象,大家都理解的。”

    “莎莎姨,你跟我说实话,如果这药是被洛叶吃了,在舞台上出现这一系列情况,夜家还会接受这样的女人吗?”

    “会!”苏莎神色认真:“就算这事儿是出在洛叶身上,夜家仍会认了她做夜家的媳妇儿,这不是人力所为,没什么好怪罪的,夜家向来就不是不讲理的人家。”

    “噢。”乔小婉躺下去继续盯着天花板发呆。

    两人间,这类对话已经进行了好多次,苏莎一脸头疼的看着她,以前怎么就没发现这丫头思想这么偏激呢?要么不说话,要么就钻着牛角尖没完没了……

    “小婉!小婉!……”伴随着声声呼喊,恋清华冲了进来,身后跟着高壮的乔爱民。

    “妈妈……”乔小婉唤一声,抱着恋清华就哭起来,恋清华心疼女儿,一时也哭的泣不成声。

    乔爱民歉意的看向苏莎:“小苏,麻烦你了。”

    苏莎笑着摆摆手:“应该的,小婉是我看着和大的,出了这种事儿,照顾她也是应该的。”

    “我可怜的女儿,你怎么就遭这么大的罪,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跟妈妈说说……”恋清华说着看向苏莎,一脸的埋怨:“苏莎,我把女儿放心的交给你,你就是这样待她的,咱们这么多年的朋友,真是白做了。”

    “清华,我……”苏莎噎在那儿不知怎么说,大家的怀疑和猜测她当然知道,说实话,她对洛叶和白燕都不算十分了解,自是不敢妄下定论。

    她现在的感觉亦是十分复杂,既害怕猜测被证实,又期待着被证实……

    “妈妈,这事儿绝对是洛叶做的,我敢肯定……”乔小婉晃着恋清华的胳膊呜咽:“妈妈和爸爸一定要为我做主,在所有人面前这么丢脸,以后我还怎么见人?”

    乔爱民喝斥道:“小婉,没有证据的事情不可以乱说,调查的同志还没下定论,你怎么能胡说八道呢?”

    乔小婉缩在恋清华里,委屈的辩解:“妈,你看爸爸,又开始教训人,一直在场的就那么几个人,林团长和莎莎姨不能害我吧?白燕害我也没有动机吧?那你说,不是她是谁?难不成是我自己给自己下药?”

    --------

    这是修改后的章节,此前造成的不便暖深感歉意,如果看完的,重看一遍吧,包括前面有些词句,也做了变动。

    特别感谢“黎九”的打赏。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军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军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