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军妆 > 第385章 疯狂/毁容

第385章 疯狂/毁容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饭后,大家都坐厅里闲聊,乔二伯的儿子乔诵突然问道:“恋恋,你才二十岁,大学毕业了吗?”

    “乔诵!”乔大伯的儿子乔朗不悦的瞪他一眼,继而歉意的看向洛恋:“恋恋,别往心里去,乔诵就这么个嘴无遮拦的,你才二十岁,一切都来得及。”

    洛恋淡淡笑着:“我去年就本科毕业了,现在是研一,不过导师已经和学校商量好,我定时回法国考试就好。”

    乔老太太狠狠的剜了昝凤一眼,想想就知道,这事儿肯定是她给乔诵出的主意,是想着以此提醒大家,洛恋的水平,会拖累了乔家。

    “你们,比起恋恋来,差了不是一星半点儿,这孩子从小寄人篱下,既没误了学业又没误了事业,她现在是l.l中国分公司的总经理……”乔老爷子哼一声:“乔诵,你今年24了,也是研一,心里没点儿想法?”

    乔诵嘿嘿笑着,讨好的道:“爷爷,这说明我的成长环境太顺,被磨灭了斗志,以后,我一定以恋恋为目标,发奋图强。”

    乔爱民站起来,清了清嗓子:“今天,除老四家乔鑫,其他人都到齐了,我想借着这个机会,表明我的态度。

    这辈子,我最对不起的就是洛香,她为我付出了那么多,我却什么都不知道,还害得她早早的离去。

    也因为这样,恋恋经受了那么多不属于她这个年龄的苦难,好在上天待我不薄,让我有机会遇到她、认回她。

    对于洛香,就算我想要弥补,也找不到任何机会了,那么,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尽我所能,呵护好我们的女儿,给她一个温暖的家。

    二嫂,我知道你和妈谈过,提出不让我认回恋恋,您会觉得,那是为我的前途着想,可是,对我而言,恋恋才是最重要的。

    我已经四十六岁。就算没有意外,我还能守护她多少年?所以,你们都不准找恋恋谈什么。如果被我知道谁这样做了,那么,他将不再是我乔爱民的亲人!”

    乔老爷子瞪儿子一眼:“这么大年龄了,做事还是毛毛燥燥的。”说着看向其他儿子及儿媳们:“爱民的决定,我和你们的妈妈完全支持。谁要是有不同意见,自己放肚子里慢慢消化,不需要说出来。”

    老太太拉着洛恋的手亲昵的道:“恋恋,谁要是对你说不好听的,或者使脸子,你就和爷爷奶奶说。这个家将不再欢迎他回来。”

    “奶奶,爷爷……”洛恋努力忍住将要滚落的泪珠儿,感动的道:“能有现在的幸福。受多少苦,我都不介意了。”

    “我孙女儿是最懂事的。”老太太哽咽起来:“就算你不说,奶奶也知道你这些年遭了多少罪,以后,谁敢欺负我宝贝孙女。老太婆我首先不答应!”

    昝凤悄悄撇了撇嘴,却也不敢再说什么。

    “妈。瞧您说的,我敢说了,我们一家三口,疼恋恋都疼不过来呢,哪会欺负她?”乔家大伯母赶紧静态,并拍拍儿子:“乔朗,以后多和恋恋联系,恋恋有什么需要的,你这个做大哥的可一定要帮。”

    “妈,这还用你说吗?”乔朗笑着看向洛恋:“恋恋,我现在是市税务局二科的副科长,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

    “我会的。”洛恋柔婉的笑着:“不过大哥尽管放心,我肯定不会找您办违背原则的事儿。”

    “这孩子。”乔老太太点点洛恋脑门:“你大哥看你这脾性就知道,这事压跟不用强调,要是小婉啊,他连接话都不接。”

    说到乔小婉,乔爱民眸色瞬间黯了黯,同样是女儿,两个孩子性格却是千差万别,他越想越觉得自己当年真是混蛋,为了所谓的责任,娶了恋清华,却又纠结于洛香的感情,最终的结果是,这边没好,那边也误了,哎!

    “恋恋,有件事情爸爸要征求你的意见。”乔爱民认真的看着洛恋:“那就是关于你户口和名字的事情,爸爸想听听你的意见。”

    洛恋明白乔爱民的意思,遂笑道:“爸爸,我是乔家的女儿,这是事实,不在乎一定要在户口簿上展现出来,而且身为设计师,把户口迁回来是很有方便的。

    我已经申请了中国永久居留证,正在等待批复中,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妈妈的意思的确是希望我回归乔家,可是,也不必一定要拘泥于形式,您说呢?”

    “恋恋说的对,毕竟中国不接受双国籍,以她的身份来说,迁回来的确是不方便,我们也不好搞特殊,就听她的吧。”乔老爷子说着看向洛恋:“但是,认祖归宗的仪式还是要办的,恋恋,以后对外介绍你的名字,就叫乔洛恋,怎么样?”

    “我听爷爷的。”洛恋痛快的应允,心中自是很感动,毕竟乔家的地位摆那儿,如果他们不是真的重视她,绝不会提这事儿。

    一家人正热热闹闹的商量着,门铃响了起来,离门最近的乔诵赶紧起身去开门,众人视线也都转过去。

    “三婶?”

    伴随着乔诵的惊呼声,恋清华和乔小婉拖着箱子进来了,“爸,妈,大哥大嫂,二哥二嫂,四弟四弟们,好久不见。”恋清华一脸讶异的打招呼,乔小婉紧随其后叔叔伯伯哥哥的招呼,看到坐沙发上和乔老太太依偎在一起的洛恋时,惊的直呼:“你怎么在这儿?你不是洛叶的朋友吗?”

    乔爱民一字一顿的道:“她是你的妹妹,亲妹妹。”

    “什么?”母女俩同时急呼。

    娘俩之所以这么着急的赶了回来,自然是与乔爱民的态度突然转变有关,之前,他已经松动的表示,愿意考虑复婚的事情。

    可是,突然间,乔小婉再提这事时。他就一口回绝了,语气极为的坚决,对乔小婉的态度,也不似前几天那般亲热。

    娘俩一琢磨,肯定是出什么事儿了,招呼都没打一声,便跑了回来,当然,说的是没和恋凤男打招呼,恋老爷子可是交待了。只要乔家不认错,娘俩坚决不准回来。

    ……

    gf大301宿舍。

    眼见着还有三天就期末考了,众人都蹲在宿舍进行最后的冲刺。旁边宿舍的一女生脑袋探进来:“洛叶,有人找你,在会议室。”

    “好,我知道了。”洛叶应答着,起身伸个懒腰。这几天除了训练和上课,都窝在宿舍复习,身子都僵了。

    “不会是恋恋吧?”星弄抬起脑袋。

    洛叶摇摇头:“哪可能,她要在京城待到米兰服装设计大赛初赛结束才能回来,这还有二天就比赛了,她哪有那闲功夫。

    而且。明天是她回归仪式的宴会,别心事了,赶紧复习。万一有哪科挂了,看我不扒了你的皮。”洛叶边说边走了出去。

    “洛洛,等等,等等……”星弄一脸激动的追了出来。

    洛叶奇怪的打量着她:“你干嘛这表情?”

    “嘿嘿……,我猜。应该是夜大帅哥来找你商量定婚的事情,考完试再过几天。不就是寒假了么,嗯?”星弄眉毛挑挑:“如果我猜对了,回来的时候要出去买糖炒栗子给我解馋!”

    “嘴馋就承认吧,找那么多理由干什么?”洛叶撇撇嘴:“放心吧,不管是谁来找我,都给你带糖炒栗子,行了吧?”

    “这还差不多。”星弄嘀咕着回了宿舍。

    洛叶无语的摇摇头,这丫头和她在一起时,永远是个孩子,到了别人面前,立马就成大姐大了,人与人的缘份,还真提奇妙。

    ……

    看到坐在会议室一脸凄苦模样的乔小婉,洛叶眉头皱了起来:“你,找我什么事儿?”

    乔小婉哀怨的看着她:“洛叶,我就是想问问,我上辈子欠你什么?为什么任何事情,你都要和我作对?

    小轩哥哥是我从小就喜欢的男人,你抢走了,好吧,我认了,可是我爸爸呢?为什么你也要抢走?”

    洛叶淡淡的瞥她一眼:“打住,冤枉人不是你这么冤枉的,我什么时候抢你爸爸了?你最好脑子清楚一点考虑问题好不好?”

    “难道,洛恋不是你特意安排的吗?”乔小婉冷笑一声:“你肯定早就知道了她的身份,然后,一步步的让她接近我爸爸,编出那些苦难的戏码蒙骗爸爸,让爸爸愧疚,让爸爸恨妈妈,坚决的不再和妈妈复婚。

    洛叶,我妈妈曾是那么坚强的一个人,从小到大,我就没见什么事情能击倒她,可是这次,因为你设计,爸爸无论如何都不再接受她,这些日子,她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就象一具没有灵魂的躯壳,任我怎么劝,都是那副半死不活的样子。

    你真的是太恶毒了,我已经不和你抢夜轩,我已经决定放弃,我已经远远的避开,可是,你为什么还要赶尽杀绝?”

    “你是不是有臆想症?”洛叶一脸无语的看着她:“你爸爸身为一省之长,是那么容易被蒙骗的?如果你实在信不过你爸,可以和你姥爷求证嘛,恋恋是不是受了那么多的苦,他应该清楚的很,这可不是我能编来的。

    至于对你所谓的赶尽杀绝,更是无稽之谈,我要真有那意思,你能那么容易的就出了国?

    至于你爸妈的婚姻到底是怎么个情况,他们为什么走到今天这一步,你更应该比谁都明白。

    原本以为经了这么多事儿,你会头脑清醒一些,现在看来,经一事长一智这句话还真不能用在你身上。”

    乔小婉怨毒的看着洛叶:“我爸妈为什么离婚,全是因为你,要不是你,他们怎么会离婚?”

    “你那意思,就是我明知道你要害我,还要傻乎乎的坐那等着,然后还要感谢你害我?”洛叶不屑的“嗤”一声:“敢情,你一直把我当白痴?”

    “不管怎么说,造成今天这一切的根源都是你,要不是你抢了小轩哥哥,现在我们一家,还是跟原本一样, 而我。也还是那个幸福的乔小婉。

    洛叶,你毁了我,你彻底毁了我,我恨你!”乔小婉越说越激动,猛的将一物体冲洛叶扔过去,洛叶闪身的同时,搬起凳子冲那黑乎乎的东西砸了过去,即而一个翻滚闪到了门口,同一时间内“呯”的一声巨响,并伴随着乔小婉的惨叫声。在会议室回荡……

    “怎么了?怎么了?”值班老师急急的奔了过来,刚到门口他就被刺鼻怪味给熏的倒退了一步,继而便被里面的惨像给惊呆了。

    洛叶看着抱脸哀嚎的乔小婉。无语的叹一声,拨打了120,不管如何,见死,总是要救的。

    乔小婉扔过来的。是一个特制的小炸弹,从味道判断,里面包裹着的是硫酸,炸弹的威力倒是不算大,可是炸开里面的小瓶子却是没问题的。

    瓶子裂开时,硫酸便会四处飞溅。换言之,这东西炸开时,即便人已经趴在地上。也会被烧伤了暴露的位置。

    这种恶毒的东西,想来又是从他那姥爷那儿捣腾来的,如果不是洛叶的身手够快,那么,乔小婉铁定就得逞了。

    不过。洛叶也有些奇怪,会议室有监控乔小婉应该清楚。而她在明知会被揭穿的情况下,还毫不避忌的这样做,显然是抱了无所谓的态度,是什么事情,让她会如此的破釜沉舟?仅仅是恋清华的颓废,她不应该这样的。

    “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洛叶,我恨你,这辈子就算做了厉鬼,我也不会放过你,我落得今日的下场,全是你,是你,你为什么要抢走我爱的男人?为什么?”乔小婉似是忘记了疼痛般,狰狞着血呼拉的脸,冲洛叶嚎叫。

    值班老师回过神后,手哆嗦着掏出手机给校长韩乐明打电话,这事儿,太严重了……

    韩乐明正在开会,布置期末考试的事情,接了值班老师的电话,喊声“散会”,招呼李清奇徐继湘和凤天至杭梦琳跟他走,就急急的跑了出去。

    众人赶到会议室,看到眼前的惨象时,都是呆愣了呆愣,路上韩乐明倒是把事情和几人说了,但大家怎么也没想到,会是如此的严重,乔小婉的下半边脸已经完全毁了,那感觉和外国恐怖大片的配角很象,这脸,算是毁定了!

    “是她,是她干的,是她害的我!”乔小婉看到众人,声嘶力端的大喊着。

    她这喊声倒是让几人松了口气,听这中气十足的,应该没生命危险,无论如何,在学校发生命案总归不是件好事儿。

    见众人看向自己,洛叶淡淡的道:“还是看录像吧。”

    韩乐明点点头:“洛叶,你的性格,我们还是多少了解的,放心吧,只要没错,没人能冤枉你。”

    凤天至冷笑:“这事儿就算不看录像也知道跟洛叶是自保,这疯子女人上次下药害洛叶结果害了自己,这次肯定又是扔炸弹害洛叶,把自己给炸了。”

    众人嘴角同时扯了扯,见过护犊子的,可象这位这样子的护法,还真是让大家大开眼界了。

    凤天至“哼”一声:“别不信,我敢打赌!”

    乔小婉恶狠狠的盯着他:“你,就是你,上次打我的人就是你,你根本就是喜欢洛叶,可惜,她是夜轩的女人了,当然,她愿意给夜轩戴绿帽子,相信你会很乐意的,我祝你成功,哈哈哈……”

    凤天至腿往前伸了伸,看看她恶心的样子,终是又退了回来。

    原本就觉得洛叶无责任的众人,这一下子绝对相信了凤天至的猜测,就看看这女人的疯样子,根本就是迷了心智,哎,自古至今,这爱情果然最伤人!

    救护车的鸣叫声由远而近的传了过来,韩乐明招呼道:“小乔,不管怎么样,先治好伤再说,你能自己走过来吗?”

    “不要,我不要治,你们杀了我吧,原本,是想死前让洛叶一辈子都当个丑八怪,想不到,她竟然又躲了过去,哈哈哈……,洛叶,算你运气好……”

    ……

    医院的病床上,乔爱民坐在床头,不断的轻声呼唤着乔小婉,可她就那么呆滞的盯着天花板,眸中了无生意。

    “小婉,恋恋是爸爸的女儿,可你也是爸爸的女儿啊,你怎么会做出这种事儿?小婉,你看看爸爸,好不好……”

    “让我死吧……”乔小婉终于看向他:“爸爸,既然不爱妈妈,为什么要娶她?又为什么要生我?

    我长这么大,你何曾象疼洛恋那样心疼过我?妈妈的确是宠着我,可是,只有妈妈的爱,怎么够?

    一直以来,你以为自己是受害者,其实,我才是最大的受害我,生而不教谁之过?我恨你!”

    “小婉,对不起,爸爸知道错了,以后,爸爸会尽自己所能让你们姐妹俩幸福,你答应好好治疗,好不好?”

    乔小婉认真的看着他:“会和妈妈复婚吗?”

    “小婉,我和你妈妈间的事情,就此结束吧,如果再在一起,只会让我和她,一起痛苦。”乔爱民叹一声:“小婉,不要用这件事情要胁爸爸。”

    ----

    差一千字,明天补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军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军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