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军妆 > 第572章 下落

第572章 下落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朱江林愤愤的看着洛叶:“所以,我才为堂哥不值,你心里没有他的丁点儿位置,他却为你毁了前程。”

    看朱江林的样子不象撒谎,洛叶犹豫一下,冲站了远处张望的星弄瑶光招招手:“过来!”

    “朱江雨退学的事儿,你们知道吗?”两人到了近前,洛叶抢先问道。

    “朱江雨……退学?”星弄迅速摇了摇头,“不知道啊,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儿?没听说。”

    “真的没听说过。”瑶光赶紧附和。

    “太可笑了,枉堂哥把你们都当做朋友。”朱江林恨恨的看着几个人,眼眶子红了起来,“知道我为什么考gf大吗?因为从小到大,我和堂哥关系最好,我们兄弟俩几乎无话不谈。

    从他考上gf大,我就拼了命的学习,想着来到他的身边互相有个照应,没想到的是,我考过来没多久,他就离开了,他把你们几个当做朋友,你们呢?当他是什么?”

    朱江林话音落下,星弄和瑶光齐齐垂下了脑袋,洛叶轻叹一声,看向朱江林:“事情已经是这样了,想办法挽回才是最重要的,我想知道,他到底是休学还是退学?还有,他现在在哪儿?”

    “他从医院开了一张证明,休学了。”朱江林声音猛然提高,“你应该清楚,在这所学校,休学意味着什么。”

    “朱伯伯知道吗?多长时间了?”

    “大伯不知道,堂哥上个月递交的申请,我想告诉大伯,可是堂哥威胁我,如果我敢露了一个字,他就消失。”朱江林拧了拧脑袋,“我一直想找你。可惜,您实在是太忙了,要不是这次的选拔,估计还找不到您,我十分的怀疑,军校的纪律是不是只针对平民百姓的孩子。”

    “学校没通知他的家人?”洛叶自动忽略了朱江林的抱怨。

    朱江林摊摊手:“谁知道堂哥怎么谈的,反正,大伯他们不知道。”

    ……

    老川菜酒店。

    傍晚六点半,正是上座的高峰时期,酒店的大堂和包间坐了满满当当的客人。训练有素的服务员,身着黑裤白衣,穿梭于各桌之间。倒是忙而不乱。

    领班将一份单子递给送菜回来的朱江雨:“小朱,205也交给你,能忙过来吧?”

    朱江雨痛快的接过单子:“没问题。”

    “去忙吧。”

    “好。”朱江雨应答着去了厨房。

    配菜工小鱼接过他手上的单子瞄瞄:“小朱,行啊,就你这这个月能拿不少钱,开了工资。请大家去大家乐happy怎么样?”

    朱江雨笑着点头:“好啊,没问题。”

    “瞎胡闹!”大厨房老江拍小鱼一巴掌,看向朱江雨:“小朱,工资拿的多是你辛苦所得,别听小鱼的。把钱好好攒着孝敬父母是正道儿,再说了。就你这年龄,没几年也该娶媳妇了,不攒点儿家底怎么行?”

    小鱼不服气的看着老江:“师傅。您总是劝我们攒钱攒钱,可我就觉得吧,趁年轻不好好玩儿,等以后成了家被媳妇管起来,再被孩子拖累着。想玩都没的玩,也太亏了吧?”

    “臭小子。要是你爸妈也是这样想,你能长这么大?”老江瞪他一眼,“都二十二了,也不知道收收心,我看啊,就你这样的,再这么下去,想娶媳妇--难!”

    小鱼得意的笑笑:“师傅,您这就是门缝里看人了,告诉您吧,我已经有女朋友了,您的担心,根本就没必要。”

    “小鱼,师父今儿个把话撂了这里,你要是不正儿八经的攒点钱,你那女朋友,迟早得飞了。”

    “师父,您怎么能这样诅咒我?”小鱼瞪一眼嘻嘻偷笑的配菜工小月,“我说,看我被师傅诅咒,你就这么高兴?”

    “小月是我的徒弟,你再敢拿她撒气,看我怎么教训你。”小月的师傅,大厨老年不让了。

    “年师傅,我错了,我错了。”小鱼赶紧求饶,这老年护犊子护得紧,他怎么给忘了?

    老年看向朱江雨,“小朱,你和小鱼不一样,你虽然话不多,但能看出来,是个肚里有墨水的,听叔一句劝,为了有个好前程,换个体面些的工作吧。”

    朱江雨感激的笑笑:“谢谢年师傅,我知道您是为我好,可我觉得,和大家在一起,挺开心的,我想再待一段时间。”

    老江也道:“小朱,老年说的是,你在这儿做服务员,屈才了,早些做打算是正道儿,没个体面的工作,好姑娘是不会嫁给你的。

    咱们也是看你勤快踏实,又有能力,才出这主意的,咦......”老江拍拍脑门,“对了,差点儿忘了,分店副经理李珊珊辞职了,小朱,这可正是个好机会,你去找老板谈谈,没准儿有戏。”

    小鱼疑惑的盯着老江:“师父,大家都知道,李经理是拼了命才爬到那位置的,怎么会舍得辞职?您确定没搞错?”

    “怀孕了,为了孩子。”老江简短的解释。

    小鱼恍然的点点头:“原来是这样,可就算她辞职了,也轮不到小朱吧,分店副经理要有经验,小朱才做了个把月,谁会服气?”

    老江指指冒着热气的大盘子:“小鱼,传菜。”

    “师父做的这酱骨头绝对是一绝,天天吃都不吃不够。”小鱼说着将盘子递到朱江雨面前,“203的。”

    “好。”朱江雨应一声,端着盘子迅速离开。

    老年盯着朱江雨的背影,咂巴咂巴嘴:“你们发现没有,这小子走路的姿势,还有气势,很有股子军人的感觉。”

    老江摆摆手:“老年,他不愿意说肯定有不愿意说的原因,咱们就别瞎猜了。”

    小鱼往外瞅瞅,神秘的压低了声音:“年师傅,您还真猜对了,他就是当兵的。而且我断定,他肯定是得罪了首长,被开除了,不敢和家里说,就来咱们这儿混日子。”

    老江瞪他一眼:“你就是个乌鸦嘴,不能说几句好听的?”

    “我可不是瞎猜,有件事儿吧,我一直憋着没说,前天晚上他偷偷摸摸的打电话,被我听了几句。他和家里人说‘放心吧,学习挺好,训练也挺好。’你们说。这话的意思还不明显?”

    ”行了,你就装作不知道,别给乱传。”老江说着拍他一巴掌,“认真点儿,看你切的那土豆丝。都快成土豆棒子了。”

    一名女服务员走了过来:“年师傅,32桌的粉蒸肉好了没有?客人等急了。”

    老年指着时间,不紧不慢的道:“再等一分钟,这道菜,急了可吃不到好味道。”

    “您总是这么认真。”女服务员好笑的摇摇头,“其实。一般的食客,差那一分钟,哪能尝出什么来?”

    “话可不能这么说。咱们厨师做的就是个良心活儿。”

    一名身着深蓝西装的男子走了过来:“老年,快点儿,什么良心不良心的,如果因为你这一分钟,丢了一桌客人。你觉得合适吗?”

    “王经理,马上好。”老年看了看时间。吩咐道,“月啊,还有一分钟出锅。”

    “是,师傅。”小月利索的取了盘子放在桌台上。

    王经理皱皱眉头:“二厨的,都抓紧点儿时间,这个时间过来的,有几个是真心吃菜?有酒罩着,人的味觉没那么灵敏,别那么死板丢了客人。”

    老年淡淡扫他一眼:“王经理,我不能砸了自己的牌子。”

    “自己看着办吧。”王经理瞪他一眼,转身去了一厨房。

    “自己看着办吧。”小鱼学着王经理的语气说完,撇撇嘴,“你们说,他一大堂副理,有什么资格跑了后厨来指手画脚?”

    老江瞪他一眼:“傻瓜,王经理这是提前上任了。”

    “您的意思是说,分店副经理?他?”

    “你敢说你的心思没活络?只不过你知道自己不合格没办法就是了。”老江瞪他一眼,“只可惜,你不争气。”

    小鱼狗腿的笑着:“师傅说的是,要是我成了分店副经理,师傅们就再也不用看脸色了。”

    老江冷哼一声:“指望你不如指望小朱有希望,我让他去试试自然是有道理的,咱们老总曾是军人,对军人有着特殊的感情,而小朱,才来了一个多月,各方面就已经超过老员工,这样的人,不放到领导岗位上,太可惜了。”

    返回的朱江雨不好意思的笑着:“江师傅,您太夸奖我了。”

    老江认真的看着他:“小朱,如果真当咱们这些人是朋友,你就去和老总谈谈,怎么样?”

    ……

    第二天早8点半,朱江雨早早的将属于自己的卫生区打扫完,便赶到总店办公区,候候了总经理林锦光的办公室外。

    9点整,林锦光准时到达,看着坐在门口的朱江雨,爽朗的笑笑:“小朱,一大早就等我,是不是有什么事儿?”

    朱江雨站了起来:“林总,我想做分店的副经理。”

    林锦光打量打量他:“进来说吧。”

    半小时后,朱江雨面色轻松的离开了总经理办公室。

    此时此刻,他是真的轻松。

    他和林锦光的相识,源自林锦光的父亲。

    离开gf大后,他因为心情烦郁,便去登山,恰好遇到了独自登山的林老爷子,一老一小难得聊的很投机,便相伴了一天。

    林老爷子的年龄,那也是阅尽世事,自然看出了他的难处,分手时,径直问他,愿意不愿意去他儿子的酒店工作,正为自己下一步如何走下去犯愁的朱江雨一口就应了下来。

    林锦光倒是问过他以前的事情,他的回答是,家里情况不允许他继续求学,便出来找工作,因为感觉现实和想像的有差距 ,只好去爬山解闷儿。

    他的这套说辞,林锦光显然是不信的,却也没多问,只是说了一句:“我相信我父亲的眼光。你想要什么职位,说给我听听。”

    他的回答是,普通服务员,对方显然很意外,看向他的目光,倒是多了几分赞赏。

    而他接下来这一个月的表现,林锦光自然是看得清清楚楚,所以,他才会开门见山的跟对方要求,他要做分店副经理。

    林锦光沉默一会儿。痛快的答应了他,给他一个月的试用期,如果合适。直接升任他做分店经理。

    之所以轻松,是因为他终于把自己的事情全部告诉了林锦光,这宛如把压在心头上的大石搬开,终于让阳光照了进来。

    听完他的讲述,林锦光拍了拍他。什么都没说。

    凭直觉,他知道,林锦光应该也是有故事的军人,只不过,还未到告诉他的时候罢了。

    …..

    朱江雨刚到分店门口,小鱼就急急的迎了过来。冲他直竖大拇哥:“朱经理,您真是我的偶像。”

    朱江雨诧异的看着他:“通知过来了?”

    “都已经张贴出来了,朱经理。您太牛了,真的,这速度,啧啧……”小鱼手舞足蹈的,如自己被选上了一般。

    难怪林锦光能在短短的五年。把一家老川菜扩展到六家,而且还家家爆火。凭这办事效率,就非一般人所能及。

    一路上,祝贺声不断。

    将至后厨时,和王副经理撞了个对着,对方一脸恨恨:“朱江雨,别得意太早,副经理到底是谁的,现在下定论还为时过早。”

    早就受够他气的小鱼做个鬼脸:“通知都下了,您怎么还这样说?”

    “井底之蛙!”王经理说着转身往外走。

    …….

    二天后,下午五点。

    朱江雨忙碌的穿梭于各部门间,上任两天来,他终于明白,有些事情,做起来远比看起来要难。

    首先,他资历太浅,老员工们心理上一时难以扭转过来,给他的工作造成了不少的难度。

    其次,王副经理不时的给他来点小绊子,小麻烦,而他,除了二厨的几个朋友,再就是服务员中有几个朋友,和王副经理的人脉根本就没法儿比。

    同时,他也明白了,王副经理那天是什么意思——身为林锦光大哥家女儿林晴的男朋友,对方的确有资格和他叫板。

    相信这两天,林锦光也被烦的够呛。

    一名服务员急急的奔到朱江雨身旁:“朱经理,林小姐在办公室等您。”

    “我知道了。”朱江雨通过对讲机吩咐几句,转身往办公室走去,该来的总要来,这位林小姐找来,是他早就料到的事儿。

    林晴今年23岁,自小家境优越的她,不喜读书,是以混到职高毕业后,便一直赋闲在家。

    王副经理是林晴职业高中的同学,两人从上学时就谈,算起来也处了七年多,打算今年结婚。

    朱江雨推开办公室门时,林晴正舒服的半躺在沙发上,欣赏自己刚做的手晶甲,听到门晌,林晴抬起头,愣了愣,笑着站起来:“你就是朱江雨?我爷爷的忘年交?”

    “是的,林小姐,我就是朱江雨。”朱江雨礼貌的指了指沙发,“林小姐请坐,有什么吩咐,请说。”

    “吩咐不敢有,就是过来看看,我爷爷和二叔喜欢的男人是什么样的,倒想不到,你长的还挺帅的。”林晴指了指身旁的位置,“过来,坐的离我近一些。”

    朱江雨礼貌的拒绝:“那不合礼数。”

    “别跟我酸,我告诉你,二叔欠我爸的人情,别的人都不能走后门,唯独我的人可以,我这话什么意思,你应该明白。”林晴说着,往边上挪挪,又指了指身边的位置。

    朱江雨脸阴了起来:“林小姐,请您自重。”

    “哈哈……”林晴笑的前仰后合,“我哪儿不自重了,你说说?”

    朱江雨面无表情的看着她:“林小姐,如果您来找我,是为了王经理的事儿,那我建议您,不如直接去找林总,只要林总一句话,我马上让位。”

    “有意思。”林晴坐直了,“说真的,来的时候。我的确是想看看你是何方神圣,竟让我爷爷和二叔都喜欢上了你。

    而且,因为你,我二叔第一次拒绝了我,现在,我倒有些明白了,你的性格比王良讨喜。

    说实话,和王良在一起这么多年,虽然他也有让我不满意的地方,我却从未动过分手的念头。

    可今天。因为你,我突然有了和他分手的冲动,朱江雨。我现在通知你,从这一刻起,你,是我的了。”

    “你脑子没问题吧?”朱江雨无语的看着他,“我想我必须很认真的告诉你。我,并不喜欢你,请你,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

    “你不喜欢我,不要紧,我有时间。也有耐心,总有一天,你会喜欢上我的。”林晴得意的挑挑眉毛。“放心吧,有我在,王良不敢欺负你的。”

    朱江雨看看时间,“林小姐要是没事儿,我要去忙了。现在正是上客的高峰期,我不能离开时间太长。”

    林晴摆摆手:“去忙吧。下班后我等你一起回家。”

    “神经病!”朱江雨小声嘟囔一句走了出去,心中暗道,这地方,也许要待不住了,早知道是这个结果,他还不如不抢这个分店经理。

    这原本就不是他想要的东西,只不过他从来到这儿,感觉自己受了林家的恩惠,再加上想要回报二厨的朋友们,才会主动要求做这个位置。

    半小时后。

    王良面色铁青的找到朱江雨,手指发抖的指着他:“小白脸,你行,你真行,做这种缺德事儿,不怕遭报应?”

    朱江雨淡淡扫他一眼,往后厨走去。

    “胆小鬼,心虚了才会往人少的地方跑吧?有胆在这儿和我说明白,告诉大家你到底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才做上了分店经理,朱江雨,那是鸭才做的下流勾当,看你长了一副鸭相,果然没白白……”

    被朱江雨冷冷的瞪着,王良的话卡在嗓子眼里不敢说下去,朱江雨比他高了半头,真要动起手来,注定要吃亏。

    他之所以喋喋不休的侮辱对方,就是清楚自己与对方在体能上的差距,才“君子动口不动手”。

    “是个男人,就做男人该做的事儿。”朱江雨冷哼一声,“不要以为,你在意的东西,别人也在意!”

    王良往后退了退:“既然不在意,你为什么要抢?”

    “来这种地方,和这种人理论,你不觉得丢了gf大的脸?”

    朱江雨愣了愣,猛的回头。

    洛叶,星弄,瑶光,朱江林正站在他的身后。

    “洛洛,星弄,瑶光……你们来了?”

    “很意外?”洛叶不满的瞪着他,“赶紧收拾东西,跟我们回学校。”

    朱江林讨好的笑着:“哥,洛洛已经帮忙把复学手续办好了,您别怪我出卖您,我也是不希望哥耽误了前程。”

    王良意外的指着朱江雨:“他……他是学生?”

    洛叶瞪他一眼:“你,道歉,刚才那说了些什么话?看你站这儿人模狗样儿的,说出来的话怎么那么不中听?”

    “凭什么我给他道歉?”王良打量打量洛叶,“我说,你不会是他的女朋友吧?啊……”

    星弄冲朱江雨拱拱手:“老朱,够爷们,不过,你这拳应该打的再狠点儿,最起码要打掉俩狗牙才行。”

    “你,你凭什么打人?”王良捂着嘴巴开始打电话,“我要通知总经理,马上通知总经理。”

    “不用你通知,我们会主动去道歉。”洛叶说着看向朱江雨,“走吧,我们进来的时候,稍稍打听了一下,这事儿,咱们必须向林总有个交待。”

    王良眼珠子转了转:“你们去吧,我不追究了。”

    星弄斜眼看着他:“你能追究着份儿吗?就你刚才那番话,可以告你诽谤,明白吗?”

    “你以为你是在美国啊。”王良小声嘀咕。

    “想试试?”星弄坏坏的笑着,“不后悔?”

    “我还有事儿,先去忙了。”王良急急的往前厅奔去。

    洛叶看向朱江雨:“你是不是要先去后厨跟大家告别一声?”

    “洛洛……”朱江雨犹疑着,“我……我暂时不想回学校。”

    “那你想怎么样?在这儿做你的副经理……”洛叶指指王良远去的方向,“和那种人竞争?”

    ----

    暖两章连更,特别感谢“永远的后雨季”小雨的打赏。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军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军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