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军妆 > 第713-714

第713-714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叶儿小姐,我叫张朝中,是大少爷安排我过来接叶儿小姐的。”车子开出一段儿路程,司机才开口报出自己来处。

    洛叶淡淡扫他一眼:“你说的大少爷是哪一个?”

    “大少爷说了,这个,您能分辨出真假。”张朝中从口袋里掏出一枚印有夜家独有印章的名片递给洛叶,上面刻着编号和名字,并当事人的照片。

    接过来细细看几眼,洛叶“嗯”一声,还给了他。

    “大少爷一共安排了九辆车子,叶儿小姐在远州的这段时间,咱们都是远州市的出租司机,只有车牌号和人完全对起来的时候,叶儿小姐才可以相信,我能不能先带叶儿小姐去认识一下其他的八名司机?”

    “好。”洛叶点头应允。

    司机悄悄舒口气,车速明显快了起来。

    洛叶往驾驶台的证件上看了看:“证件都没有问题吧?”不是她信不过夜轩,这么短的时间,要把这一切安排妥当,实在是不太容易,她还是慎重一些的好。

    “车子是昨天晚上买下来的,今天一早去过了户,司机的工作证也都是真的,我们几个会轮流候在文工团大门外的,叶儿小姐放心,这么分散的情况下,肯定不会引起注意。”张朝中详细的做了回答。

    “洛洛,他......他说的是你的未婚夫吧?”赵倩倩忍不住问道,眸中是掩饰不住的震惊,还夹杂着一丝羡慕。

    “算是。”洛叶点点头。

    “想的实在是太周到了。”赵倩倩倒吸一口气,“我跟你一起出任务,倒真是沾光了。”

    洛叶撇撇嘴:“雷局肯定早就知道了夜轩的安排,老狐狸!”

    “怎么说?”赵倩倩一脸的纳闷。

    “他让咱们做一些秘密调查,没有信得过的司机。怎么行?”

    “噢噢噢......”赵倩倩连连点着头,“我还以为,雷局是担心咱俩有车不合逻辑,故意不安排车子,让咱们搭出租呢。”

    张朝中迅速接话:“这种小地方,平时一刻钟过往一辆出租就不错了,到了阴雨天,一个小时没一辆车经过,是非常正常的事情,那多误事儿?”

    车子开到一个偏僻的院子停下来。里面靠墙一溜停着八辆出租,八名司机齐刷刷的从车里钻了出来:“少奶奶好!”

    “你们是怕我不出事儿?”洛叶恨恨的瞪着几人,“谁的主意?”

    “主意......主意是我出的!”一名身高一米六五左右精壮男子举了举手。

    “你们怎么排的班儿?”洛叶看向张朝中。

    “我是第一天。李宋杰第二天,张光北第三天......”张朝中一一报上来,那名出主意的精壮男子就是张光北。

    “好,张光北调最后一天,闭门思过七天。休息一天,第九天上岗。”洛叶说着转身往外走,“张朝中,带我们四处转转,先了解一下情况。”

    “是!”

    “少......叶儿小姐,您......您放过我吧......”张光北急急的追上来。想要拉住洛叶,却又不敢,只好侧着身子边跑边念叨。“叶儿小姐,叶儿小姐......”

    “好了好了,你别念叨了......”洛叶无奈的停下脚步,“你还是排在最后一天吧,不过。这些天也别闲着,四处打听打听事态的进展。

    不同的人了解到的情况是不一样的。你回去也和其他人也交待一下,不上岗的时候,就四处拉客人探听消息,这可是获取情报的最好方式。”

    “是!”张光北一脸喜色的立定了,“叶儿小姐放心,这事儿,我在行。”

    张朝中点点头:“的确,他对这种事儿最在行了,八十岁的老太太都能和他聊的热火朝天,推心置腹的把家底子报给他。”

    “老大,你那是寒碜我呢?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什么惯犯,专套别人的家底儿,伺机作案呢。”张光北嘀嘀咕咕的又往前挪了两步。

    张朝中赶紧把车子拐出院子,往后视镜瞄瞄,舒口气:“叶儿小姐,您实在是太聪明了,把他排在后面,是非常有必要的,就他那张嘴,和唐僧绝对有的一拼,要人死命了。”

    洛叶斜瞄他一眼:“那你干嘛把他排第三天?”

    “嘿嘿......”张光北不好意思的笑笑,“我那不是被逼没办法呢,不瞒您说,其他人跟着喊‘少奶奶好’,指定也是被他逼的。

    您是不知道,就他那脾气吧,若是提出什么要求,别人胆敢不答应,他绝对能念叨到让人崩溃还不算完,除非答应了他。”

    “倒也是个人才。”赵倩倩忍不住咂咂嘴,“原本以为我是个话唠,和他一比,我甘拜下风了。”

    “矿上的情况怎么样了?”洛叶拐入正题。

    “目前来说,陌生人根本进不去,不但煤矿封了,矿工宿舍区也不让外人进去,只要发现可疑人员,就会有人围过来进行审问。

    救援工作倒是进行的非常顺利,我们四处打听了一下,救生通道再有半天就挖通了,生命探测议测试的结果是,矿工们大多还有生命迹象。

    如果不出意外,大部分能救过来,至于会不会落下后遗症就没法说了,被困在井下的矿工家属都拿到了五万元的赔偿金,比原本承诺的又多了一些。

    今天上午,洛省长亲自赶到了救援现场进行现场监督,目前得知的情况,就是这样。”

    听到老爸也赶了过来,洛叶眼神闪了闪,陷入沉思。

    张朝中了解到的,应该基本真实,那么,也就说明了,现在的封锁,是矿上或者远州市里某些领导们。故意拦截上访人员。

    她和赵倩倩的任务,是查清楚矿主昝文兴背后的靠山,不出意外的话,这次救援结束,矿长昝文兴就会被撤职。

    到了这种时候,昝文兴肯定不会咬出身后的大靠山,想了想,洛叶吩咐张朝中:“去李宝汉家。”

    车子打个弯儿,径直往李宝汉先前指的位置驶过去,拐过路口前行一段儿。便是灰黑色的居民楼群,具体不知道李宝汉住哪儿,赵倩倩便下车向一位胖大婶打听。

    “闺女。你是宝汉家亲戚?”胖大婶一脸的神秘兮兮。

    “不是亲戚,怎么了?”赵倩倩反问。

    “一家子人正乱着呢,你这个时候去他家,人家哪有心思招呼你?”胖大婶啧啧两声,“宝汉是个好人。好人,没好报啊。”

    “大婶您什么意思?”消息从哪儿探听都一样,赵倩倩索性拉着胖大婶往边站了站,“我和我同事的工作关系刚调到这边文工团,和李大爷坐了一辆火车,路上聊的挺好的。他答应了我们以后可以常来他家坐坐。

    我们本来打算先去报到,可是看看时间,就想着偷懒一天。玩两天再说,这不,就想着来认认李大爷的家门,尝尝李大娘包的大包子,可现在听您这一说。倒是有点儿不敢去了,可千万别给他添了麻烦。”要在这边待一段时间。被人认出来的可能性几乎是百分*十,是以,赵倩倩自是不会撒谎。

    “唉,宝汉和他媳妇儿,都是个老实的,可生了俩儿子不省心,宝汉有病,本来应该在家养着,结果,俩儿子和儿媳指桑骂槐的嫌他不挣钱,没办法,他扛着个病身子跑出去打工了,留他媳妇儿在家帮着带孙子。

    这两年孙子大了,俩儿子一商量,便打发宝汉媳妇去了矿上帮忙,也算是赶在背点上了,宝汉媳妇下井去送点东西,结果就给埋底下了,宝汉弟弟也埋底下了。

    宝汉那会儿回来我看到了,估计,他当时是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儿,要不,哪还能笑得出来,唉,他那俩儿子是黑心肠的,拿了六万块钱,就不管他老娘了。”

    “不是五万吗?”洛叶也下车凑了过来。

    胖大婶恨恨的咬着牙:“五万那是赔命钱,外加的一万,是堵嘴钱,但凡拿了六万的,都是黑心烂肠子没良心的。”

    “按照您这说法,李大爷的儿子不通知李大爷,直接把钱咪下不就行了?”赵倩倩疑惑的道。

    胖大婶撇撇嘴:“估计是他弟媳妇托人通知他的,他那俩儿子,哪舍得跟他说实情?巴不得他不回来,把他|妈的命钱全分了。”

    “大婶家里也有在矿上的?”洛叶疑惑的道。

    “没有,我家里要是有人在矿上,哪敢和你们说这些?”胖大婶轻叹一声,“我男人早就没了,也是矿难没的,我们俩没孩子,现在我是一个人吃饱了全家不饿,我怕谁?

    你们俩能和宝汉认识,看你们的穿衣打扮,就知道不是穷人家的孩子,能来找他,就说明你们不是瞧不起人的,我看不惯宝汉那俩儿子那样待他,要是能搭把手,你们就帮帮宝汉。

    唉,可怜他媳妇儿,也不知道怎么样了,那也是个好人,一辈子扒心扒肝的为儿女操持,要是临了了得这么个下场,老天可真是不长眼。”

    “您说的对。”赵倩倩叹一声,“一路上看李大爷人挺开朗的,没想到他家是这么个情况,看他不舍得吃不舍得穿的给小孙子省着,还和我们说他俩儿子挺好的,就是穷点儿,当时就觉得他那表情不太对,却想不到是这个样子。”

    “他和他老婆就那样,在外人面前从来不说儿女的不是,要不是我们住得近的都清楚,还真以为他那俩儿子媳妇的都孝顺着呢。”

    “他胖婶,什么时候多了俩这么俊的闺女?”一名瘦巴巴的老太太从路口拐了过来。

    “五嫂子,我哪有那个福份?这俩闺女是来找宝汉的,让我给指指门儿,我就劝她们今儿个别去,宝汉家现在哪有心情招答人?”

    “唉,可怜的宝汉媳妇儿。”瘦老太太躬着身子撇着外八子走过来,打量打量洛叶和赵倩倩,“你们是宝汉家什么人?”

    “路上认识的,俩闺女是大城市过来的。真水灵,是吧五嫂子?”胖婶抢先回答。

    “文工团?”瘦老太太愣了愣,摇头,“可惜了,真可惜了。”

    “怎么个可惜法?”洛叶眨巴眨巴大眼睛,“这位奶奶,您这是什么意思?咱们可是被人陷害才调过来的,要是再出了什么岔子,可怎么办?”

    “我就是随便说说。”瘦老太太摆摆手,迅速往前走去。

    “我也回去了。”胖大婶也迅速离开。

    “什么意思?”赵倩倩愣愣的看向洛叶。

    “估计是那个什么团长的缘故吧。看来,那个团长的背景,很让这些人害怕。”洛叶轻叹一声。“现官不如现管,这么个小地方,出了这么多问题,如果不是这次的矿难,还不知要被遮掩多长时间呢。”

    赵倩倩犹豫一下:“洛洛。咱们还去不去李宝汉家?”

    “去,当然要去。”洛叶看向她,“哪门哪户问出来了吗?”

    “没有。”赵倩倩猛的拍拍脑门,“刚才只顾着听胖大婶八卦了,没等着说门牌号呢,就被那瘦奶奶给搅和了。”

    “算了。往前走吧,遇到人重新打听。”

    俩人走出去十几米,总算又遇到一名三十多岁的少妇。听洛叶问李宝汉家住哪儿,少妇疑惑的打量打量俩人,报出了李宝汉家的门牌号,15栋102户。

    “去小铺买点儿零食一类的,要不然。咱们没准进不去。”洛叶扯着赵倩倩往不远处的小超市走去。

    “唉,给这种人吃一丁点儿都心疼。”赵倩倩捂捂脑门儿。“以前,我总觉得我家的亲戚不靠谱,总觉得我哥不争气,现在看看,他们还真是好的。”

    洛叶拍拍她:“有空的时候,再听你讲你家的苦难史。”

    “你以为我会没数儿的现在讲给你听?太伤自尊了。”赵倩倩捏捏自己额头,“难道,我就长的那么象个没脑子的?”

    “五斤饼干,两箱牛奶,一箱果粒橙,二包山楂片,十包署片......”洛叶一串儿的报下来,超市的老板娘眼睛都眯成一条缝了,这种地方,这类大主顾还真不是太多。

    别说老板娘,赵倩倩的眼睛也瞪的大大的,这就是洛大小姐说的,买点儿小零食?

    “洛洛,出差回去以后,你去我家作客吧,顺便也买点儿小零食。”出了门口,看看俩人拎着的几个大袋子,赵倩倩忍不住打趣。

    “没问题,去你家,我买大零食。”洛叶嘻嘻笑着,“就怕你到时不敢收。”

    “我还有不敢收的东西?”赵倩倩撇撇嘴,“你家的经济状况我多少也能猜到点儿,花这点儿钱,你根本看不在眼里,不赚折不赚,要向雷局学习。”

    洛叶点点头:“好,那就这么决定了,把良友猪圈里的大肥猪给你家送两头。”

    “呃......”赵倩倩愣一会儿,唇角勾了起来,“那也不错,你送吧,我提前联系好屠夫,猪到了楼下,就让他拉走,过磅,给钱,我再拿着钱去买零食。”

    “果然是被雷局给调教出来了。”

    说笑间,到了李宝汉家楼栋,五层高的灰黑色居民楼,西北朝向,俩人走进楼道,扑鼻而来的,便是一股子霉潮味儿。

    10户正冲着楼道,一扇黄黑色的木头门,没有防盗装置。

    俩人的心情,一下子沉了下去。

    虽然和李宝汉刚刚认识,来拜访,也是为了早日完成任务,可是,真正面对这一幕,想到那个善良的老大爷正承受着的一切,心情怎么可能还好得了?

    “咚咚咚......”

    “谁呀?”一个尖利的女声传出来。

    “我们来找李大爷。”洛叶应声回答。

    房门吱嘎拉开,一个头上满是卷的中年女子出现在门口,身形肥胖,肚子鼓的象是怀孕了六个月,模样儿倒还长的不错,肤色白晳,弯月眉,一双杏眼略显无神,鼻子虽不算高也不算挺拔,但搁在这张脸上。还算是不错。

    “您是李大爷的儿媳妇吧?”赵倩倩问道。

    “对,你们是谁,找他什么事儿?”女人看到俩人手里的东西,脸上多了笑意,“我知道了,你们就是给了我公爹烙饼的那俩姑娘吧?”

    烙饼?洛叶和赵倩倩小脸同时垮了垮。

    “对,我们就是给李大爷烙饼的姑娘,他说我们以后休息可以过来玩儿,正好没事儿,我们俩就想先来认认门儿。他不在吗?”洛叶边说边往里探脑袋。

    “不在,他去我三婶家了。”女人看一眼时间,“估摸着也快回来了。进来坐吧。”

    “好。”俩人应答着进了房间。

    这应该是套小套一,一卧室一厅,厨房和卫生间紧挨着,因为是一楼,房间里很潮湿。墙皮子剥落的象蛤蟆皮般鼓着,看着心里有凉嗖嗖的感觉。

    “大嫂也住在这儿?”洛叶打量一圈儿,问道。

    “不,我是过来帮公公看房子的。”

    “还有饼吗?”

    卧室里跑出俩个身上脏乎乎的男孩儿,一个约莫十二三岁,一个约莫十岁出头。看长相,应该是这胖女人的儿子。

    “没饼了,但是给你们买了零食。”洛叶将手里的一个袋子递给俩孩子。看向胖大嫂,“听李大爷说他有两个儿子,我们想把东西,分别给俩家的小孩儿,请问您是老大还是老二?”

    “我是爸的大儿媳妇儿。老二家的住的离这儿远,一个月不见来一次。小妹要是信得过,就把东西留给我,隔天上班的时候,我给老二家的带过去。”

    嗯,带过去的意思可以理解为,带回自己家里去,洛叶心中暗自嘀咕着,唇边却是挂着甜美的笑容:“当然信得过,那就麻烦大嫂了,以后我们会常来打扰,也不知道您会不会烦?”

    “不烦不烦,这么俊的姑娘来咱家,高兴着呢,不过,我那男人不成气,你们不用搭理他。”

    洛叶和赵倩倩差点儿就吐了,敢情,她以为她家老公是香饽饽,谁见了都想往上扑?得,不用问也知道,这女人是个标准的醋坛了。

    “大嫂,我们来是找李大娘的,如果李大嫂对我们还算喜欢,也间或着找李大嫂聊聊天,至于李大哥,我们姑娘家家的,哪好搭理他?”

    胖大嫂轻抽着自己嘴巴:“对对对,瞧我这人,就是不会说话,我的意思是怕我那口子说错了话,惹的俩位小妹心烦。”

    “李大爷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洛叶看一眼时间,眸中现了急色。

    “不急不急,小妹再等一会儿,我保证,不出半个小时,我公公肯定就回来了,唉,不瞒你们,我们家最近遇上了点儿难事儿,男人都聚了一块商量呢。”

    “路上的时候,倒是听李大爷说过,他的弟弟得了重病,好象不太好,还说是他儿子打的电话。”洛叶边说边打量胖大嫂的神色。

    果然,胖大嫂眼神闪了闪,轻啐一口:“我公公身体不好,我男人和我小叔子的意思,是想着等事情定个差不多了,再找我爹回来。

    结果,我三叔那边的,沉不住气,就把我爸给招回来了,还装成我男人的声音,他家我二弟和我男人的声音一个样儿,平时连我都分不出来,隔着个电话,我公公哪能分清了?

    这不,就急哈哈的赶了回来,这兴亏没出事儿,就我公公那身体,是不能犯急的,唉,他们吧,只为了自己的利益,一点都不考虑别人家的情况。”胖大嫂说着抹了抹眼泪,“我公公和我婆婆都是苦命人,我们小的也都是苦命人。”说着戳一指头忙活着吃东西的两个儿子,“这俩,也都不是争气的,想想,我就愁啊,小妹,看你们都不是一般人,将来,可要多帮衬帮衬嫂子……”

    “咚咚咚......咚咚咚......”

    房门突然被敲的震天响,伴随着一个女人的尖声喊叫:“李翠花,你给我开门,妈还没死呢,你就想着先来把房子占了,你有没有良心,爹妈可是生了俩儿子,你以为你先来了就是你家的了?赶紧给我开,要不我一脚把门踹开......”

    ----

    后面两章,又修了修错别字,呃,亲们再重新过一遍也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军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军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