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军妆 > 第851章 群迎

第851章 群迎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坐下没一会儿,李父又站起来探身往外看:“霞霞怎么还没来?”说的是大女儿李泽霞。

    “那妮子什么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准在家描眉画眼的,看着吧,不到六点她是不能过来。”李母就叹一声,“你说,霞霞到底随了谁?咱家也没个又懒又馋又爱打扮的,她这到底是随了谁了?”

    “随她小姨……”李父嘀咕一句坐回椅子上,来回蹭蹭屁股,“你忘了,她小姨就和她差不多。”

    “这扯哪儿去了?”李母说着忍不住笑起来,可不是,自家亲小妹和女儿还真是一个脾性,打小就是又懒又馋又喜欢偷奸耍滑,偏生的,便宜还老让她占了去,反正她这个做二姐的,没少被她算计。

    自家闺女倒没小妹那么多心眼儿,但那懒和馋,还真是一样一样的,还有那爱打扮。

    哎,也就仗着嫁在自己村子,离得近,弟弟又是个有出息的,婆家基本上能忍就忍了,要不就她那脾性,不说被人扫地出门,基本也得不了好脸色。

    “姥姥,姥爷……”

    老两口正说着呢,小壮壮扎煞着小手跑过来了,身后紧跟着打扮的花枝招展的李泽霞。

    “姥姥,姥爷,我妈给换的新衣裳。”壮壮显摆的摞起衣襟,“过年穿的,还没穿过呢。”

    “霞霞,今天是小坤相亲,你打扮这个样子干什么?”李父瞄着画的一张脸雪白的女儿,一脸的不悦。

    “爹,我这不是为了给弟弟涨面儿吗?到时让人女方一看,他姐穿的破破烂烂的,脸上连点粉都没有,多寒碜?”李泽霞得意的转个圈儿,“娘。我这是买了打算过年穿的,还好看吧?”

    李妈打量着女儿那一身,就有些皱眉头:“你那裤腿也忒紧了吧?还有那棉袄,腰那儿是不是瘦了点儿?”

    李泽霞就挑挑眉:“娘,你可真落伍,这裤子是带弹力的牛仔裤,穿上好看,这棉袄也不瘦,今年流行卡腰的,显人苗条。”

    “好看个屁!”李父眉头拧的死紧。“都是当娘的人了,也不知道检点些,穿成这个样子。壮壮他爸能高兴了?”

    “爹,这都什么年代了,你还这老眼光?壮他爸高兴着呢,买回去我就穿给他看了,他夸我这衣服好看呢。”

    李父就哼一声。伸长脖子往外瞄着,不愿意再搭理她。

    李泽霞拿起盘子里的瓜子嗑着,还不忘了撇嘴,“爹就是偏心眼儿弟弟,我做什么都看不顺眼。”

    “你就没做什么顺眼的事儿,让我怎么顺眼?”李父正急着呢。听女儿这样说,火就不打一处来,“你说说你。上学的时候,我供没供你?可你呢?心思用哪儿了?

    不是打扮就是谈恋爱,去给你开家长会,那就是等着被批的,你知道给你弟开家长会是什么感觉吗?

    光荣!每次去都是表扬他学习又进步了。不管咱村的还是外村的家长,看我那眼神儿都是羡慕!

    你还有脸和你弟比。要不是你弟有出息,你以为老赵家能容了你这懒散的?嫁过去了,就要尽好做媳妇的本份,别整天提起懒馋就想不到别人!”

    李泽霞把瓜子“啪”扔回盘里:“娘,你听听,每次爹有心火就这么数落我一顿,再以后壮壮都懂事儿了,爹这么不给我留面子,让我怎么在儿子面前有威信?”

    “就你这样的娘,还想有威信?”李父指着盘子里李泽霞扔的一堆小瓜子,“这是招待客的,你这抓了把大的挑吃了,剩一堆小的在上面,让人怎么寻思?”

    李泽霞就伸手在盘子里来回划拉划拉:“呶,这样不就行了?爹真是能小题大做。”

    李父气得额头青筋暴出来:“你看看,你看看,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好闺女,三十的人了,就这么个德性,老赵家不休了她,还真是太厚道了。”

    李母就嗫嚅着解释:“你焦心小坤的事儿也别把火都撒霞霞身上,她一直不都是这样儿?”

    “慈母多败儿!”

    “慈母多败儿!”壮壮有样学样的跟着吆喝了一句。

    “啪!”李泽霞就一巴掌呼他脑袋上,“小孩子家家的,有你说话的份儿吗?”

    “哇!……”

    “自己不成气,打孩子算什么本事?”

    屋里鬼哭狼嚎的,李母就觉得一脑门子的官司,只好试探着往外赶老伴儿:“他爹,估计坤子快回来了,要不,你出去看看?”

    “哥,嫂子,坤子回来了没?”李父还没出去,李小姑来了,冻得一张脸通红通红的。

    “小姑快上炕暖和暖和。”李泽霞说着就伸脖子往外看,“姑娘呢?”

    “坤子还没回来。”李父看一眼时间,“这个点儿,刚下班没几分钟,估计在路上呢。”

    李母嘴角就抽了抽,既然这么明白,刚才急疯疯的算怎么个事儿?不过,能有让自家老头子紧张的事儿,也难,如此想着,李母那笑意就不自觉的漾了开来。

    “瞧把嫂子给美的。”李小姑却是会错了意,以为李母是因为要相看媳妇儿高兴的。

    “是啊是啊。”李母顺坡下驴的应了下来。

    “小姑,姑娘呢?”李泽霞再追问一遍。

    “你这傻妮子,人家闺女哪能早到了?”李母就拍一巴掌女儿,“你弟还没回来呢,人家闺女哪能过来?”

    “霞霞,不是小姑说你,都当娘的人了,整天稀里糊涂的,也不怕人家笑话。”李小姑白一眼侄女儿,切入了正题,“姑娘和她妈还有我大嫂晚些时候骑车子过来,我这不炒了点栗子嘛,提前给你们送过来。”李小姑把手里的小袋子递给李母,“找个盘儿摆上,还好看。”

    说着,又在屋里四处瞅摸,炕上墙边桌子倒是没什么问题。瞅到地上的一堆瓜子皮儿,眉头皱了起来:“霞霞,赶紧找笤帚把这扫了,不用问也知道,这是你干的。”

    “哪那么多讲究。”李泽霞就扭着屁股去取笤帚来,腰四弯二不弯的把瓜子皮往簸箕里划拉了划拉。

    “看你干活那架式!”李小姑气得在她腰上拍一巴掌,“就不能下下腰?你说又不是你相亲,穿成这个样子干什么?”

    李泽霞就嘿嘿笑着:“给我弟涨脸。”

    “你是想着把姑娘给比下去,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小心思?”李小姑边说边冲她撇嘴,“霞霞。不是小姑打击你,和那姑娘,你还真是没的看。人家长的可水灵了。”

    “她多大我多大?”李坤霞就不服气的指指墙上的照片,“我也是从水灵时候长过来的。”

    “你和人家一般大的时候,也没人家水灵。”李小姑边说边比划,“人家那小脸儿,嫩的能掐出水来。你呢?能吗?”

    “她能掐出痘来。”李母指着墙上的一张照片,“呶,那是她二十四的时候照的,一脸的痘印子。”

    “娘,我不是你生的?”李泽霞气哼哼的扭着腰肢往外走,“我家去趟。一会儿再来。”

    “完了,又回去化妆去了。”李小姑懊恼的拍拍额头,“明知道她什么个脾气。我怎么就犯贱呢?”

    “回就回吧,反正她在这儿也帮不上什么忙。”李母说着把壮壮往炕头挪挪,“还没我小外孙听话呢。”边说边塞给小正太几个栗子,“趁你妈不在,赶紧吃。要不又让你妈给抢了去了。”

    “嗯。”小正太就小大人样的点着脑袋,“她就乐意和我抢吃的。每次来姥家让我说想吃什么,都是她的主意。”

    李小姑就好笑的摸摸他脑袋:“这小东西,贼精贼精的,当着你妈的面儿怎么不说?”

    “让她听到了回家会揍我,我才不说呢。”

    “这孩子,一点儿都不傻。”李小姑搂着小正太脸蛋儿来回蹭蹭,“来,老姑给你剥,这栗子沙甜沙甜的,好吃着呢。”

    “我长大了也给老姑和姥姥、姥爷还有小舅剥栗子吃。”小正太边嚼边咕囔不清的表态。

    “这孩子,嘴甜的。”李小姑笑得脸上的皱纹都堆了起来,戳一把忙活着收拾炕的李妈,“嫂子,你说这孩子到底随了谁?

    他妈那张嘴哪有这么甜?他爸就是个不说话的,你说,他到底随了谁,这嘴巴和抹了蜜似的。”

    “不正好随了你?”李妈就打趣,“我可是听你哥说,打小你这嘴甜,所以啊,大多数东西都进了你的嘴。”

    “我哥那是瞎说,咱娘和爹可都偏心眼的给他留着呢,咱这乡下有哪个老的不是亲儿子不亲闺女?就算是我嘴巴甜,也不及哥得的便宜多。”

    李妈一脸的好笑:“这一个个的,怎么还都攀起来了?先前,霞霞还在这儿和她弟攀呢。”

    “他娘,他小姑,快出来!快出来!”李父边喊边冲里面挥手。

    “出什么事了?”李妈一个箭步就迈了出去。

    李小姑拍拍小壮壮,也赶紧跟了出去,脸上流露出担忧之色:“哥,到底怎么了?”

    李父就指着胡同口:“来了两辆车,咱家坤子好象从车上下来了。”

    “那你还不快点去看看,在这儿傻站着干吆喝。”李母说着加快步子往胡同口走,“他爹,没听说镇上有大汽车吧?”

    李父紧跟在老伴后面:“这不我就没敢过去吗?万一是领导干部下来视察,咱这冒充的跑过去不好。”

    “也是。”李母就住了脚,李父一个刹不住车,伸着手就把老伴给搂在了怀里,恰好李泽坤拐过来,看到这一幕,嘴角就弯了上去:“爹,娘,嘿嘿……”

    “嘿嘿什么嘿嘿!”李父赶紧松开老伴儿,脸涨的通红,“这老婆子,走着走着就住了脚,也不跟我打声招呼,可真是的。”

    “你长眼不会看着点儿?”李母脸也涨的跟紫茄子似的,“我这不寻思着你说有领导,就不敢往前走了嘛,还不是怨你自己?”

    “小姑,您早来了?”李泽坤边说边指着跟上来的几人。“这位洛镇长爸妈已经见过了,这位是洛镇长的妹妹洛叶,这位是洛镇长的未婚妻上官影诺,这位是洛镇长的……妹妹的朋友朱红雨,这位是洛镇长妹妹的朋友的未婚夫薛锋起。”后面这俩介绍,可真够纠结的。

    “李叔,李婶,小姑好。”

    “李叔,李婶,小姑好。”

    “……”

    众人赶紧打招呼。李家几老见状就有些手足无措的回着。

    “哎,好。”

    “哎,好。”

    “爹。娘,小姑,您们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洛镇长正好在旁边,怕我冻着。就张罗着开车来送我了。”

    眼见着自家几老伸长脖子往外瞅着几辆车子,有些诚惶诚恐,李泽坤就简单做了一下解释。

    “这么好的车,咱们镇上头一次见。”李父手在身后搓搓,再搓搓。

    “李叔也喜欢车?”洛枫就问。

    “喜欢!喜欢!”李父点着头,嘿嘿笑着。“当年,我手扶拖拉机开的可好了,这都多少年没碰车了。”

    “那您还是别碰了。”洛枫边说边揽着他的肩往院里走。“等相完了亲,我拉着您老四处转转,好不好?”

    “好,好,那敢情好。”见邻居们都探出头来一脸羡慕的看着自己。李父喜的眉毛都要飞起来了。

    “李叔,相亲的姑娘还没到?”影诺好奇的问道。

    李父就摆摆手:“没呢。说是和她娘还有她姑骑车子过来,估摸着还要待一会儿。”

    “这大冷天的,那咱们去接接吧。”朱红雨说着看向李泽坤小姑,“您是媒人是吧,那您陪我一起吧,我这车后面可以放两辆自行车。”她说的是薛锋起的军用大吉普。

    “哎!我就是媒人。”李小姑应答着,转过身子就往胡同口跑,这次作媒,脸可涨大发了!!

    洛枫推一把还在那儿愣着的李泽坤:“李哥,你也一起去吧,你可是事主,谁不去你也要去。”

    “这傻小子!”李父跺跺脚,“怎么也这么憨头?”

    “嘿嘿……”李泽坤不好意思的笑笑,赶紧跟了过去。

    “算了,咱们一起吧,别到时候装不下人。”洛叶说着边转身边摆手,“李叔,李婶,你们在家候着,咱们去帮忙接人去。”

    “你看看,你看看……”李父不知所措的扎煞着一双手,“这客人来了,哪好这样,哪好这样……”

    “对了李叔,有个喜讯是不是还没告诉你?”洛枫拍拍李父,“坤子升任副镇长了,您老现在是副镇长的爹了,婶是副镇长的娘了。”说完,扔下一脸呆怔的李父李母,迅速追了出去。

    “他娘,我耳朵没出问题吧?”李父边说边掐了老伴一把。

    “你耳朵出没出问题,我哪知道?干什么拧我?”李母还没怎么回过神来,回答的就有些无厘头。

    “洛镇长说咱们坤子升任副镇长了,我没听错吧?”李父说着真拧了自己耳朵一下,随之就咝咝的抽气。

    “我好象也听见这句了,说我成副镇长的娘了。”李母咂巴咂巴嘴,“他爹,咱俩要是都听着了,那就应该是真的。”

    “哎哟!”

    “你拧我干什么?”李母看着老伴儿,一脸的委屈,“下这么狠的力气,我都要被拧死了。”

    “我试试,咱们是不是在做梦。”李父长呼口气,“现在基本确定,不是梦,我也拧了自己一下,挺疼。”

    “二哥,二嫂,大冷天的你们这站了外面干什么呢?刚才来的是什么人?”旁边门吱呀一声就推了开来。

    “他五婶,刚才是坤子和洛镇长,还有洛镇长的朋友来了,今天不是咱坤子相亲吗?他们结着伴儿去接人去了。”

    李母竹筒倒豆子的说了个清清楚楚。

    “哎哟,你们家坤子可真有出息,哪象我们家元龙,哎,人比人,气死人呶。”被称为五婶的女人,夸张的摇着脑袋走了出来,“听声,好象是开着大汽车来的?”

    “是啊!”李母兴奋的点头,“一辆黑的,一辆绿的,都老大了,能坐好几个人。”

    “二哥和二嫂有福享了。”女人一脸羡慕的道。

    “就这点事儿,有什么福享?”李父边说边伸长了脖子往外看,李母就推他一把,“没那么快回来,你加件衣服去,别把你那老毛病给冻犯了。”

    女人赶紧道:“我家冻了几筐冻梨,一会儿给二哥二嫂捡一盆,二哥这嗓子,可是要好好保养,这冬天,见天的咳嗽可要人命了。”

    李父李母就悄悄对视了一眼,显然,刚才老两口的对话老五媳妇是听到了,只不过,他们不说,她不好点明了,却是已经开始巴结老两口了,这要搁了以前,别说一盆冻梨,就是一个,也难从她手里抠出来,难怪都愿望当官呢。

    不过,他们可不能给儿子惹祸端!

    “他五婶,那冻梨你还是留着自个儿吃吧,我们家里也冻了好几筐,够吃的。”李父说着就背着手往院子里走去,“我看看壮壮去,可别掉炕下面来了,摊上那么个不着调的娘,这孩子要是没个老人疼,得受多少渴哒。”

    ----

    两章连更了,特别感谢“永远的后雨季”小雨的厚赏!特别感谢粉红给暖,正版订阅的亲们。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军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军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