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军妆 > 第879章 凤冠霞帔/凤天至的真正来意

第879章 凤冠霞帔/凤天至的真正来意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岳琴手指划过几件红艳艳的衣服,忍不住低喃:“我……从来都没穿过这么漂亮的衣服。”

    “一会儿还有套更漂亮的。”洛叶边说边走了过来,举举手中电话,“小贺给我打电话,凤天至带着凤冠霞帔过来了。”

    “凤冠霞帔?”

    “凤冠霞帔?”

    “……”

    几人齐齐讶异的瞪大了眼睛。

    “没错,是凤冠霞帔……”洛叶笑着点头,“估计是齐奶奶的手笔,齐奶奶以前可是真正的大家闺秀,手巧着呢。”

    “真的?”洛恋眸子立时亮晶晶的,“以齐奶奶所处的地域来说,应该是汉绣,我超喜欢汉绣,可惜一直没遇到。

    明年巴黎的时装展,我想以中国风为元素,所以,我特别希望能有汉绣高手加盟。”

    “就算齐阿婆会,你算算她的年龄,能加盟吗?”洛叶白她一眼,“顶多也就是教教你游针绣法吧?”

    “那也行啊。”洛恋一脸憧憬,“只要阿婆教会我,到展会时应该能练的入眼了。”

    洛叶就点头:“也是,只要能入眼就行,反正老外也不懂汉绣。”

    “去你的,我这不是没办法的办法吗?”洛恋气得拍她一巴掌,“放心,我不会用粗劣的针法去丢国人的脸。”

    “恋恋,多注意身体,瞧你……”洛叶有些心疼的摸摸她的脸颊,自从神智恢复后,洛恋便成了标准的工作狂,除了偶尔回乔家和亲人团聚,其他时间都待在工作室,简直都快成了工作室的固定背景板了。

    洛恋璨然笑笑:“设计能给我带来成就感,我喜欢这种感觉。洛洛,放心吧,我不会有事儿的。”

    工作中的她,永远是那么自信明朗,可是其他的时候,她还是会常常发呆,满是迷茫的样子,或者,完全恢复真的需要时间,洛叶也不敢逼她。便转移了话题:“也不知道齐阿婆的凤冠是从哪儿来的,那可是个稀罕物。”

    星弄配合的点头:“对噢,你不说还真没想到。那东西现在真是不好找。”

    “戏班子里肯定有。”

    星弄就翻个白眼儿:“妖妖,齐阿婆又不是唱戏的。”

    “没有唱戏的就不可以从戏班子里买吗?”

    “就那小村子去哪找戏班子?”

    “洛洛不是说齐阿婆以前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吗?没准是那时候齐阿婆看着凤冠稀罕,就买下来了。”

    “切,大户人家的小姐能干那种事儿?”

    见两位大小姐争的不亦乐乎,洛叶无奈的做个停的手势:“等凤天至把东西送到看过了再争论也不迟。这东西,戏班子里的和货真价实的肯定有区别。”

    “那倒也是。”俩人齐声道。

    洛恋无语的看着几人:“我说,我没你们想像的那么脆弱,不用为了逗我就演这种戏码。”

    “谁演戏了?”星弄翻个白眼儿,“我是真那样觉得的。”

    妖妖紧跟着点头:“我也是。”

    “你们俩……”洛恋指着俩人,不知说什么好。刚才还争的面红耳赤,转眼就统一了战线,还说不是演戏逗她乐呵?不过。知道她们是好心,就轻叹一声,“放心吧,我已经好了,真正的好了。”

    “可你这个状态……”星弄满是担心的看着她。“瞧瞧你,腮颊都瘦的凹进去了。”

    “有吗?”洛恋照镜子仔细看看。轻笑,“骨感了穿衣服才漂亮嘛。”

    影诺翻着白眼儿撇嘴:“您这也太骨感了,乔奶奶看到你这个样子,肯定心疼的掉眼泪。”

    “奶奶……”洛恋的眼圈儿就有些微微的泛红,“她是真的心疼我,可惜,我总是让她操心。”

    洛叶揽住她轻拍着:“知道就好好调整自己,长辈们年纪都大了,心情好很重要。”

    “我知道。”洛恋绽出个勉强的笑意,“我一直在努力的调整自己,如果因为操心我,让他们的身体变糟,我会后悔一辈子的。”想了想,又道,“战平最近要过来一趟,你们知道吗?”

    “不知道。”洛叶摇摇头,“昨天还见战豪了,也没听他说,看来,战平是只想见你,那我们还是避了吧。”

    “我很矛盾……”洛恋轻叹一声,“对他,我真的没有太大的感觉,可是,有时又很享受他安慰我陪我聊天的感觉,哎,我自己都觉得自己太自私了。”

    “咚咚……”敲门声打断了几人的闲聊,烟烟走进来,“凤先生来了,让他进来吗?”

    “我们出去。”洛恋边说边急匆匆的往外奔,洛叶几人就相视无奈的摇头,这位大小姐,让那汉绣要迷死了。

    “快给我看看霞岥是什么样儿的。”凤天至刚要打招呼,就被洛恋一把夺过了手中的包裹。

    “她等这个等半天了。”洛叶笑着解释完了,上下打量凤天至几眼,“气色看上去不错。”

    凤天至狭长的眼眸中满是欢欣:“这段时间想通了很多事儿,气色当然就好了,小叶儿,有没有想我?”

    星弄抢先呛他:“想你个头啊,我们家洛洛可是有主的人了,您就别再费那没用的心思了,成吗?”

    凤天至打量她几眼,坏坏的笑着:“球儿,一段日子不见,你还是那么不淑女,我看,妖妖都比你有女人味了,再这样下去,小心陆路不要你了。”

    “切!”妖妖白他一眼,“别拿我当垫背的,您哪只眼睛看到我身上有女人味儿了?”边说边指指自己的板寸,“麻烦您说话前先看看我这儿的长度。”

    凤天至摊摊手:“我觉得这头型挺有女人味的,现在好多女人都喜欢理这个发型。”

    洛叶把手掌在几人面前晃晃:“你们几个,别打唧唧了,没看到老有人在往这边看?你们不怕丢人,恋恋还怕丢人呢。”

    “小叶儿,我可没打唧唧。”凤天至一脸委屈的盯着洛叶,“这么长时间不见。我挺想你的,可她们几个老是找我的茬儿。”

    洛叶无语的瞄着他:“凤队,呃,不是,是凤团,您停职的这段时间,都反醒了些什么?我怎么觉得你有点儿逆生长?”她就纳闷了,这位不是说想开了,以后就离的远远的,等遇到合适的就结婚嘛?这怎么反醒了一段时间。又退回去了?

    “不是逆生长,是真的想通了,没必要为了避开而避开。我还是会怎么想就怎么对待小叶儿,至于选择权,当然是看小叶儿的。

    反正啊,我不希望自己有一天后悔,当年太窝囊。君子留给夜轩做吧,我还是做小人好了。”

    “呃……”对于这样的人,洛叶决定无视了,径直走到洛恋身边,对方正拿着放大镜细细的研究呢,看那一脸的痴迷就知道。霞帔上的图案用的肯定是汉绣。

    洛叶一把将她扑拉到一边儿:“回头再研究,先让嫂子试试。”

    “对,对。嘿嘿……”洛恋讪讪的笑着,“我一看到自己喜欢的针法,就忘了,确定了是汉绣就好,晚上去问问齐奶奶。看是不是她绣的。

    对了,这个凤冠我也研究了。和唱戏的那种不一样,绝对货真价实,上面的这些珠子大部分是真的珍珠,这顶凤冠,应该挺值钱的。”

    岳琴手指颤抖的摸着那顶珠光璀璨的华贵顶冠,眸中满是激动:“以前听奶奶说过,她出嫁的时候,穿的就是凤冠霞帔。”

    “明白了,这个大概是齐奶奶的陪嫁。”

    “十有*是,做工可真精致。”

    “太浪漫了,洛洛,是不是应该准备顶轿子?”

    “对对对,穿着凤冠霞帔,应该坐在轿子上。”

    “……”

    洛叶摆摆手,打断了众人的提议:“还是算了吧,要是惊动了记者,上了报纸,就不好了,齐大哥毕竟是军人。”

    其实,最主要的是,这种恋情,不见得每个人都理解,如果真的上了报纸,被有心人挖出来曝了光,齐行和岳琴要面对的就不只是乡亲们了,相信他们是绝对绝对不希望成为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的。

    星弄拍着脑门一脸的懊恼:“对对对,是我们鲁莽了。”

    “关键时候还是洛洛靠谱儿。”

    “就是就是。”

    “……”

    有句话叫越描越黑,星弄几人的附和,明显的带着掩饰的意味,岳琴略显尴尬的笑着:“我知道,我和齐行的感情,很多人不会理解,既然他已经决定面对,我也就做好了面对的准备。

    当然,就算是想要面对,我们也不想把这种感情拿出来让大家议论,所以说,洛洛的说法是对的,我们的婚礼,绝对不能另类张扬。”

    “不说这个了,我带嫂子去试衣服。”洛恋边说边牵起岳琴往试衣间去,并制止了要跟进去的洛叶几人,“你们不用进来,我一个人帮忙就好。”

    星弄就推着她想闯进去:“我们不插手,只是看看。”

    “不行!”洛恋坚决的制止,“说了不让看就是不让看。”

    洛叶拉住还想往里闯的星弄:“球儿,恋恋是想给咱们个惊喜,你就遂了她的愿吧。”

    “还是洛洛了解我。”洛恋说着“咣当”一声把门关上插紧,“试衣结果,明天揭晓,大家退下吧。”

    众人:“……”

    “洛洛……”星弄耸耸肩膀,“大家看不到试衣结果的罪魁祸首就是你,怎么办吧?”

    洛叶视线转向凤天至:“凤队,可以去门外等吗?”

    “好。”凤天至痛快的答应着退了出去。

    见洛叶来回打量房门,烟烟赶紧上前:“不能撞。”“谁说要撞了?”洛叶说着取出随身带的小工具包,找了螺丝刀子往下卸门旁的螺丝。

    “聪明!”星弄和瑶光也赶紧取了工具包上前帮忙,做为猛虎队员的她们,迷彩服和百宝箱差不多,各个口袋里都装着用处多多的各种工具。

    “你们……你们……”烟烟看着几人的动作,一脸的无奈,想了想冲里面喊,“小姐。您开门吧,要不她们就把门卸下来了。”

    ……

    “漂亮!”

    “华贵!”

    “象皇后娘娘!”

    “要是我结婚也穿成这样,就满足死了。”

    “……”

    洛叶、影诺、瑶光、星弄七嘴八舌的议论,使得岳琴脸颊泛起了红晕,略略忐忐的看着几人:“衣服这么好看,穿我身上是不是糟蹋了?”

    洛恋瞪她一眼:“嫂子瞎说什么呢,就是因为穿你身上,这些特质才真的体现出来了。”

    “对啊,我们夸的时候,就是连人加衣服一起夸的。难不成你以为咱们只是在夸衣服?”

    “就是就是,嫂子,您也太不自信了。我相信,明天齐大哥一定会被迷倒的,哇卡卡……”

    ……

    几人出去后,就见凤天至嘴里叨着根草,懒懒的靠在车前。加之他穿的是一套深灰色休闲服,整个就是一纨绔大少的模样儿。

    “哇,帅!”星弄忍不住打个响指,凑洛叶耳边小声道,“洛洛,公道的讲。凤疯子真不是个差的,要不,你再考虑考虑?”见洛叶眼神如刀的瞄向她。就赶紧缩缩脖子:“别当真,我开玩笑的。”

    洛叶冷哼一声:“以后少开这种玩笑,要不朋友没的做。”

    “洛洛,你不爱我了,要是以前。你绝对不会用这个态度对我,我知道了。你认识的人越来越多后,我们就全排到后面去了。”

    说话时带的是哭腔,手也一直在抹眼睛,可是从手缝里露出来的骨碌骨碌乱转的眼珠子,充分曝露了某人假哭的真相。

    洛叶懒的理她,径直拉着岳琴上车:“嫂子,咱们回去吧,到了泡浴的时间了。”

    凤天至吐出嘴里的草根,上前一步扯住洛叶胳膊:“小叶儿,上我的车,有话对你说。”

    “我没话和你说。”洛叶白他一眼,“你变的越来越不靠谱了,我还是离你远点儿好。”

    “我很认真的。”凤天至神色严肃起来,“你应该知道我的品性,在你不乐意的情况下,我不会做出让你讨厌的事情来,要和你说的,不是我和你的事儿。”

    “好吧。”犹豫一下,洛叶还是答应了下来,遂将车钥匙交给星弄,“你来开车。”又叮嘱洛恋,“忙完了早点儿去温馨苑,姥姥姥爷会等咱们一起吃晚饭的。”

    岳琴要从温家大宅发嫁,是以,当晚要住过去,温老爷子温老太太知道了齐行和岳琴的事情后,都给予了充分的理解与同情,从温宅发嫁是他们主动提出来的。

    “什么事儿?”车子开出一段后,见凤天至沉默着一直不吭声,洛叶只好主动搭腔。

    “我还以为我不说话你会一直沉默呢。”凤天至唇角勾起来,“还好,小叶儿没我想像的那么讨厌我。”

    洛叶瞪他一眼:“说正事儿。”

    “劝夏映如回家吧。”

    洛叶疑惑的看向凤天至:“嗯?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儿?”

    “她这次出来是离家出走的,她的父母一直在找她,如果让他们知道是你收留了她,对你没什么好处。”

    “不是……”洛叶就抚抚脑门儿,“她来我这儿是得了她姨夫钱副主席的允许的,他们应该早就知道她在我这儿了吧?”

    “不,她的父母并不知道……”凤天至轻叹一声,“我回来除了参加齐行的婚礼,最主要的一点,就是劝你早点儿把夏映如送回去。

    钱家的确不足为惧,可是,那老狐狸根本是在利用夏映如的单纯,挑拨离间,当然,离间的不是你和夏映如,而是你和夏映如父母间的关系。”

    “我还是有些不太明白。”

    “夏映如的父母,以前是做期货生意的,等赚足了钱后,就金盆洗手做起了实业……”

    洛叶打断他:“这些我知道,直接说重点。”

    凤天至想了想就道:“你是不是觉得,夏家的企业名不见经传,和你和温家和夜家都没有任何的关系?”

    “夏氏企业我调查过,和我们几家的确没什么冲突,所以,我想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一向泰山崩与顶都可以嘻笑怒骂的凤队,这么重视。”

    “3a级的航母计划你知道吧?”

    “当然!”洛叶神色也凝重起来,“这个,和夏家有关系?”

    “夏映如的小姨,是研究团队的带队人,她今年33岁,是麻省理工的博士高材生。

    国家重金才把她聘回来,而她,最疼爱的就是夏映如,她一直希望夏映如能嫁给她最得力的属下。

    后面的,我不用说,你也能大致想到了吧?”

    “你的意思是,夏映如是逃婚出来的?”洛叶手撑起额头,“这事儿,在调查资料上并未被提及,有那么保密吗?”

    “有!”凤天至肯定的点头,“大家都以为,夏氏企业的发展,是因为钱副主席的原因。

    其实,真实的情况是,夏氏企业完全是夏映如的小姨一手扶植起来的,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夏家答应,将来夏映如结婚的第一个孩子,过继给夏映如的小姨,而能娶到夏映如的唯一条件也是,第一个孩子必须随夏映如的小姨姓……”顿一顿,“夏映如的小姨是国宝级人物,如果她不高兴了,某些人可能真的会下决心做出单相不到的事儿。”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军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军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