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军妆 > 第926章 爱的是谁(二合一章

第926章 爱的是谁(二合一章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你认识洛洛?还认识我?”唐洛努力站直身子,仰起脑袋,打量着扶住她的男子,半晌,摇摇头,“蒙人的吧?我不认识你。”

    “蒙人能蒙的那么准?”男子一脸的无奈,“我是齐斌,在京城的时候,咱们一起吃过饭,当时还有夜轩、洛叶、付默,你仔细想想。”

    唐洛皱眉努力回想一会儿,眼泪哗哗的流下来:“我想起来了,你是齐芊芊那坏女人的哥哥,你和她一样坏,就喜欢惹的别人不开心,我打死你,打死你……”

    “唉,你冷静一下,这是在公众场所,这样的表现, 要是被人看了笑话,过后你会后悔的,麻烦你冷静一下……”齐斌边躲闪边小声劝着。

    拐角两名身着西装的男子面面相觑,老板交待他们尾随着唐小姐,把她送回去,可遇到眼下这情形,他们该怎么办才好?

    “小牛,你好好看着, 我赶紧给老板电话,老板可是说过,不是万不得已的情况,不让咱们现身……”

    “荆哥,你赶紧的,他们一起走了,这是要去哪儿啊……”被称为小牛的男子急的推一把打电话的男子,“我先跟上去了,保持联络。”

    “大少,你要去哪儿?”见曲悦起身往外走,星弄赶紧跟了上来,“我接个电话……”曲悦边说边按了接听键,听几句后,脸色严肃起来,“你们跟好了,如果那男的要带唐小姐出酒店,就在他上车时把他拦住,我马上下去。”

    “怎么了?”待曲悦挂断电话,星弄急急的问道。

    “唐唐在楼道遇到一男的,拉扯了一会儿,竟一起下楼了。球儿,我得去看看。”曲悦边说边往电梯口跑。

    “我和你一起。”星弄迅速跟了上去。

    俩人下到一楼时,恰好看到唐洛扯着一男子的胳膊,身体大半挂在对方身上,拖拉着腿往外走。

    “跟出去,要是在这儿闹起来对唐唐不好。”

    “我知道,难不成我在你眼里就那么不靠谱儿?”星弄不悦的瞪一眼曲悦,感觉受到了极大的歧视。

    “这不怪我,主要是你不靠谱的时候太多了。”曲悦是一丁点儿情面都不给她留。

    星弄恨恨的哼一声:“活该洛洛不喜欢你,这么毒舌。哪敢喜欢?”说完后见曲悦的步子明显顿了顿,就有些后悔,犹豫一下。扯扯对方衣袖,“大少,其实你挺好的,我刚才是开玩笑。”

    “我还没那么脆弱。”

    眼见着唐洛和男子出了转门,曲悦赶紧加快了步子。给他打电话的小荆从一旁闪过来:“曲总,小牛说,他们好象是认识。”

    “嗯?”曲悦眉头微微一皱,“男的叫什么名字?”

    “小牛不敢靠的太近,只是通过俩人的表情,判断俩人认识。”小荆说着赶紧补一句。“小牛在这方面基本没出过差错。”

    “嗯 。”曲悦点点头,加快了步子。

    ……

    扶着唐洛出了门口,齐斌左右看看。没见有车子开过来,眉头就微微皱了皱:“你这司机也太不负责任了吧?赶紧给他打电话。”

    “还挺凶的。”唐洛笑嘻嘻的戳戳齐斌胳膊,“问你个问题啊,你,是不是也暗恋过咱们洛洛?”

    齐斌眼神微不可查的黯了黯。笑道:“喝醉了还管这么多闲事儿,我和夜轩是好哥们。抢兄弟女朋友的事儿,我可做不出来。”

    “别转移话题,我说的是暗恋,又不是追求……”唐洛嘟嘟嘴巴,“大男人,害什么羞,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痛快点儿回答我,不行吗?”

    “你再纠缠这种问题,我现在就给洛洛电话。”齐斌无奈的叹一声,“唐大小姐,麻烦你赶紧给你司机打电话,好吧?”

    “切,你就那么烦我?”唐洛身子晃了晃,手伸包里划拉划拉,掏出个化装盒,便开始在上面按来按去……

    齐斌一头黑线,这姐们,到底喝了多少酒,就醉成这样了,关键,她那些朋友怎么就放心让她自己走?

    “算了,我还是给洛叶打电话吧。”齐斌说着,往后看看,冲站了门口的门童招招手,“麻烦你帮我扶她一下,我打个电话。”

    待他话音落下,柱子后面迅速闪出几个人。

    “颜星弄?曲悦?”

    齐斌打量着俩人,眉头就微微皱起来:“你们和她一起喝酒来着?她醉成这个样子,你们怎么会任由她自己离开?万一出点儿什么事儿,你们这辈子能安心吗?”

    “齐大哥,您怎么在这儿?”星弄赶紧上前,笑着和他打招呼。

    “对啊,要是知道你在这儿,晚上一起吃饭多好。”曲悦也道,自打当年在火车上相遇,过后,俩人又有几次交往,虽算不上太好的朋友,但朋友,还是称得上的。

    “先回答我的问题!”齐斌对俩人却是极不客气。

    “我们派了人跟着她,打算把她一路送回去的,最主要的是,她出门的时候,也看不出太醉的样子……”曲悦边说边伸长脖子打量着正笑嘻嘻冲他竖中指的唐洛,“我说唐大姐,你这什么时候偷喝的酒?还控制的那么好?”

    “鄙视你!”唐洛再竖竖指头,“说是让我自己走,却派人跟着我,你不相信我,哼,我鄙视你!”

    “他让你把她送哪儿去?”曲悦索性不理她,看向了齐斌。

    “她说她的司机等在外面,可都出来这半天了,也没看到她司机的影子。”齐斌边说边摇头,“也不知她的司机是从哪儿找来的,素质也太差了吧。”

    “醉成这样子,回了学校还不被人看笑话?”曲悦说着看向星弄,“扶她回去吧。”

    “唐唐,今晚上我陪你一起睡。”星弄赶紧上前搀住唐洛,并冲齐斌感激的笑笑,“齐大哥。谢谢你哈,要不然,唐唐可丢大人了。”

    “不用客气。”齐斌苦笑着指指自己的衣襟,“我现在这样子,实在不方便再陪大家在一起。

    我今晚也住在这儿,不如这样吧,明天早上八点半大家一起吃早点,到时候再聊。”

    “喂!”唐洛大眼睛瞪的圆圆的,一脸怒气,“你们凭什么替我作主?我要回宿舍!”

    “为什么要回宿舍?”星弄轻拍着她。“难不成,你真不当我们是朋友,不愿意看到我们?”

    “不是……”唐洛呜呜的哭起来。“我留在这儿,就会想到当年他来这儿陪我的情形,越想,就越难过。

    我已经打算要放手了,所以。麻烦你们给我调整的时间,别在我的伤口上撒盐了,好吗?”

    “唐唐,要是想要伤口真正好,逃避不是办法,你不敢住在这儿。不敢面对,怎么可能真正走出来?

    况且,就你目前的状态来说。回到宿舍,只会让人看笑话,听话,留下来,有我和妖陪着你呢。

    唐唐。咱们不是说好了嘛,要做一辈子的朋友。你可不能中途把大家伙撇下自己走。”星弄边说边拖着唐洛往回走。

    “谁要撇下你们了,我只是需要时间调整……”

    “好好好,我明白,你需要时间调整,咱们一起调整,由我们陪着你一起调整,好不好?”星弄难得好耐心的哄着唐洛,将对方拖回了酒店。

    或者是酒劲儿太大,回到房间没多会儿,唐洛就睡了过去,星弄叹口气,拨通了瑶光电话:“妖,我不过去了,唐唐在2215房间,你待会儿也过来吧,顺便帮我和陆路说一声,让他自己回去。”说完也不等对方说话,就挂断了电话。

    曲悦也没回ktv,而是回到办公室拨通了洛叶电话,将唐洛遇到齐斌的事儿详细讲了一遍。

    洛叶恰好和夜轩、洛枫、影诺在一起闲聊,挂断电话后,略一沉吟看向夜轩:“你和齐斌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没有,他爸和他二妈来沙市看齐芊芊,他不好撇下他们来找我。”夜轩知道洛叶的意思是,以前他和齐斌是那么铁的兄弟,现在对方来了沙市怎么会不一起聚聚?

    “自杭指导离开,感觉上他沉闷了很多。”

    夜轩就轻叹一声:“他亲生母亲去世的早,他爸虽说对他不错,可毕竟工作忙,常常顾不上他,他二妈是个刻薄的,所以,他特别珍视对他好的人。

    而杭梦琳为了帮他,放弃一切跟随在他的身边,偏偏又在他刚刚接受,打算和对方好好在一起的时候永远离开这个世界。

    这让他,难以原谅自己,他曾和我说话,若是早知道事情会是这样,他就早接受杭梦琳,和杭梦琳结婚。

    那样,杭梦琳就有可能不参加那么危险的任务,那么,一切,也许就都不一样了。

    我曾经劝过他,不要把责任都背在自己身上,可惜,他看上去很随和,其实骨子里特别倔强,想不通的事儿,别人怎么说都没用。”

    “他倒是挺重情的。”虽说齐斌还没完全恢复过来,不过知道夜轩和齐斌并不是因为她的原因,变的生疏,洛叶就觉得心里轻松了一些。

    “他还是个很负责任的人。”洛枫接话道,“他离开任职的镇上时,不少老百姓自发的去送行。

    就现在这个社会来说,官员在离开时,能得到老百姓自觉的送行,可是比什么奖励都强。”

    洛叶忍不住笑着打趣:“哥,看来你是很羡慕,放心,等你离开的时候,老百姓也会这样给你送行的。”

    “呵呵……”反正是在自家人面前,洛枫也不装,“叶儿你别说,我还真稀罕这事儿。”

    “那我过了年还是不要去了,免得老百姓给你送行的时候,我不自在。”影诺边说边打个哆嗦,“万一兴奋之下有人扔个鸡蛋鸭蛋啥的……啧啧……”

    “你说的那是贪官离场时的情形吧?”洛枫瞪她一眼,“哪有这样咒自家老公的?”

    “什么嘛!”影诺脸迅速红到耳朵根儿,“我们还没结婚呢,不要瞎说,也不怕人笑话。”

    洛叶赶紧摆手:“放心,我不会笑话的。我盼着哥早点儿把嫂子娶进门。”

    “再早也不及你早,我们的婚期是暑假后,你绝对比我们早,对了,日子定下来了吗?”说到洛叶的婚事,影诺立时变的兴致勃勃的。

    “还没有,这事儿总要过完年,长辈们聚一起才能定下来……”洛叶摊摊手,“相对来说,还是你们幸福。没有那么多的繁文缛节。”

    “你要是嫌烦,咱们可以把一些繁文缛节取消。”夜轩说着取出手机,“我给付默打个电话。把今天的事儿告诉他一声吧。”

    洛叶眸中就多了一丝感动,她其实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可是,毕竟付默是夜轩的亲表弟,而雷雨是一直视夜轩为亲儿子的雷大伟的女儿。她实在说不出让夜轩帮忙的话来。

    当然,她也可以自己给付默打电话,但那样,感觉可就完全变了。

    “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咱们可是要结婚的准夫妻,老公帮老婆排忧解难是应该的。”

    影诺打个哆嗦:“ 夜轩。你幸亏没当着唐唐的面儿说这么肉麻的话,要不,可把那丫头给刺激死了!”

    “先等一下。”洛叶按住夜轩放在拨号键上的手。“凭你的感觉,付默对谁的感情更深一些?

    我,心疼唐唐,也觉得雷雨做的不对,可是。如果这样争来的感情带着同情分,我估计骄傲如唐唐。以后是不会开心的。”

    沉默一会儿,夜轩才道:“说实话,这事儿我肯定感觉不出来,但是,和雷雨,也是很早就认识了。

    她是怎么样的脾气,我也大致清楚,能让她用出这种手段儿,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在付默的心里,她并不是最重要的那个。”

    洛叶眉头微微皱着:“其实我也很纠结,和她接触过几次,感觉上她不是个会装的女孩子,估计,她是真的非常爱付默,才会用出这个办法。

    不过,原本在这事儿上是唐唐理亏,可她用了这种不光彩的手段,就明显落了下乘。

    若是真的因为她的原因导致唐家和咱们几家出现嫌隙,就算咱们能原谅,估计雷局也不可能原谅她。”

    “我对雷雨不熟,我只希望唐唐幸福。”影诺眼巴巴的看着夜轩,“给付默打电话吧,唐唐为了他,这么痛苦,如果不是真爱,哪会这个样子?”

    “诺诺,我不是在摇摆,而是……”轻叹一声,洛叶摇摇头,“算了,这种事儿,想两全是不可能的。

    我也觉得付默和唐唐之间还有很深感情,只是他自己不知道罢了,否则,雷雨应该不会这么极端。”

    ……

    京城付默寓所。

    “到底出了什么事儿,说出来,咱们一起面对。”在雷雨再次把杯子碰翻时,付默终于忍不住了。

    自打来到寓所,雷雨就总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吃饭的时候打翻了汤碗,现在喝茶,又打翻了茶杯两次,若说她没事儿,打死他也不信。

    “我……”雷雨犹豫一下,“如果我做了什么让你讨厌的事儿,你还会继续爱我吗?”

    “我不想撒谎骗你,那要看是不是触及了我的底线……”付默直直的盯着她,“而且,关键要看你是不是故意的。”

    “跟我说实话,我在你心里,占的位置有多重要?我的意思是,我和你妈妈还有唐洛的位置,应该怎么排? ”

    付默纳闷的看着一直很大气,很直爽的雷雨:“怎么会问我这个问题?我说过,我和唐洛的感情已经过去,既然选择了和你在一起,我就不可能再和她有什么纠葛,难道,你不相信我所说的话?”

    “是吗?”雷雨苦笑着反问一句,“如果真的是那样,她每次来找你的时候,你为什么要去见她?如果是那样,我不让你和唐氏合作,你为什么置若罔闻?”

    “我……”付默叹一声,“好,以后她来找我我不再见她,和唐氏的合作就限于这一次,以后,但凡和唐氏有瓜葛的生意,我就不接。”

    雷雨眸中现了一丝笑意:“我这样做是不是有些霸道?”

    付默笑笑:“也不能这样说。你这样做,只能说明了我还没给你足够的安全感,说明我做的还不够好。”

    “你这样说,我就放心了,不过……”犹豫一下,雷雨道,“不过,我还是要把我做的事情告诉你。

    我知道,在我说出来之后,你肯定会生气。但是,如果这样隐瞒下去,我会觉得对不起你。”

    “说吧。什么事儿搞的这么神秘兮兮的,等会,我先接个电话……”付默说着赶紧起身,抓过手机看一眼,“是大表哥。”说话间按了接听键。“哥,这么晚了给我打电话,是不是有什么喜事儿?……”

    挂断电话后,付默脸阴的象要滴出水来。

    “出什么事儿了?”雷雨见他听着听着脸色大变,以为夜家出了什么不好的事儿,遂道。“我的事情以后再说。”

    付默冷冷的看着她:“为什么要那么做?”

    “嗯?”雷雨一愣,随之明白过来对方说的是什么,就觉得子血迅速涌到头顶。脑袋里刹时变的晕晕的,她的声音也如远在天边,“我刚才……就是要解释这事儿。”

    “有什么好解释的?”付默眸中多了痛楚,“咱俩感情的事儿,怎么可以牵涉到那么多家族?

    你想过没有。要是你真的如愿了,成本有多巨大?如果有一天。几大家族知道罪魁祸首是你,你爸爸的脸面要往哪儿放?

    信不过我,我做的不对,你都可以和我算帐,可你这个样子,算是怎么回事儿?和你在一起, 就是觉得你挺大气,挺通情达理的,没想到……”

    “你听我说……”雷雨急急的抓住付默的胳膊,泪水就涌了出来,“咱们刚在一起的时候,我特别开心。

    真的,长这么大,我就没那么开心过,那个时候,你关心我体贴我,什么事儿都顺着我。

    我觉得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可是,好景不长,唐洛如苍蝇一般缠了过来。

    几乎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她会晃到咱们身边亮亮相,而你,坐着发愣的时间也越来越长。

    我和你说话,你虽是在回答我,却明显的心不在蔫,有时候坐在你的对面看着你,我会觉得你那么陌生。

    我发现我一点儿都不了解你,不了解你的心里是怎么想的,问你,你就总说,要好好的和我在一起。

    可是,这个所谓的好好的在一起,是个什么标准?难道是你心里想着别人,身体却要和我在一起吗?

    如果是那样,我不要,真的,所以,越来越烦燥下,我决定自己解决这个问题,恰好在那个时候,我得知江洋喜欢洛枫被拒绝。

    就想到了利用她来帮我达成心愿,因为江叔叔在沙市,她要去沙市做手脚,绝不会引起注意,相反,要是我跑到沙市去,绝对的就会打草惊蛇。

    虽是这样安排下去了,我的心里却是一直不轻松,我也觉得,如果因为我自己感情的事儿,影响到几大家族的利益,我会愧疚一辈子。

    所以,这些天,我总是心神恍惚,想要取消计划,又不甘心……”沉默好大一会儿,雷雨才继续道,“今天,我实在受不了内心的谴责,才决定过来找你聊聊,把事情的真相告诉你。

    由你,来把一切告诉洛叶,这样,就可以把损失降到零,我自己不找洛叶,是我觉得没脸见她。

    付默,我所说的,全都是真的,我已经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你原谅好不好?当然,前提是你真的爱我。

    如果,你的心里爱的不是我,那么,我也不会再强求下去,这段日子,是我一生中最难过的日子。

    可以这样说,和你在一起的最初,是我一生中的天堂,和你在一起的事来,则成为了我一生中的地狱。

    这种煎熬,我再也受不了了,该做的我也做了,该争取的我也争取了,如果这样还是不能如愿,说明,我们真的是没缘份。”

    原本一肚子怒气的付默,听雷雨说了这些,渐渐平静了下来,和对方在一起这么久他非常清楚,她骨子里是骄傲的,她能做出这些,说明自己做的,是真的伤到了她。

    换句话说,若不是真爱,她不会走上这样的极端,她不是乔小婉那样的性格,一个直爽的女孩子,做出这种阴暗卑鄙的事儿,要经受怎样的心灵煎熬?

    可是,他爱她吗?

    -----

    今日两更到,特别感谢“永远的后雨季”小雨的打赏。

    书荒的亲可以看一下暖的完本小说《重生之赵小涵向前冲》,爽文甜文,重生萌宠帅哥一应俱全,亲,包养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军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军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