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军妆 > 第933章 可怕的真相

第933章 可怕的真相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应该不是假的,据他自己说,他被丢的那年是五岁,九年以后找回家,过程中受了很多苦……”顿一顿,温雨压低了声音,“他一直怀疑是太奶奶,所以……”说到这儿摊摊手,不再继续。

    “难怪……”洛叶一脸恍然,如果是这样,温大老爷的性格倒是可以解释得通,而且,他怀疑是太奶奶所为也算人之常情。

    “这事儿,京城温家的人都知道,他从不背讳,在小辈儿面前常说这事儿。”温雨又补充了一句。

    “嗯,这象他的作风。”对此,洛叶倒是不意外,以温大老爷的性格,要是不这样做,反倒是不正常了,“在那种环境下,你能成长成这样,倒是真的挺让我佩服的。”

    “我为什么这样,你是清楚的......”温雨的眸中多了一丝忧伤,“也不知我爸妈,到底是不是......”

    洛叶关切的揽住她肩膀:“小雨姐,这事儿我会帮你的。”

    “叶儿,谢谢。”除了感谢,温雨实在不知道说什么能以表达自己的心情。

    “跟我还客气什么?”洛叶边说边往外走,“我要是再不走可真就要爽约了,对了,要是我刚才猜对了,咱们就一起吧。

    这个季节也没什么好玩的地方,逛街绝对不是姥姥喜欢的,去和老头老太太们聊聊天嘛,还不错。”

    温雨眉眼间立时带了笑意:“嗯,我也觉得这个主意好,正好,我也特别喜欢你那些好朋友 。”

    “哟,听小雨姐的意思,想要和我俩争宠?”

    “我要真敢和叶儿争宠,估计你那些朋友能把我放锅里蒸了。”温雨说着就流露出艳羡之色。“有一个知已朋友,我也就知足了。 ”

    “怎么,我不算小雨姐的知已朋友?”

    “算,当然算。”温雨脸上的失落就淡了些,是啊,那么私密的事儿都告诉了对方,哪能不算知已?

    听说带自己去养老院转转,温老太太那是一百个乐意,看着自家老太太走出去时那虎虎生风的步伐,温老爷子忍不住自责。早知道老太太这么喜欢找老头老太玩儿,哪还用等到今天才带她去养老院?唉,自己还是太粗心了。都没搞清楚老伴儿的真正需求。

    “有本事都闪出去,把这个家留给我,我更开心。”不等温老太太身影消失,温大老爷悠悠的开了腔,显然。别人舒服,他就不舒服。

    温老太太的脚步就顿了顿。

    “姥姥,家里有姥爷、小舅、小舅妈,可可姐也在楼上,小南瓜待会儿会带小咪回家来玩儿,二哥中午大概也能回来。明天情情姐要回老家,做为准二嫂,临走之前肯定要来家里告辞的。”洛叶赶紧道。

    “老头子。你和我一起去养老院吧......”温老太太就转身看向温老爷子,“咱们不在家,孩子们没那么多拘束,能玩的开心点儿。”

    温老爷子略一琢磨,点了点头:“好。”他们越是表现的不在意 。某位人士心里应该就越不舒服,他之前怎么就没意识到这点儿呢?

    “走吧。都走了,正好把这家留给我。”温大老爷边说边舒服的躺在沙发上翘起了二郎腿儿,那模样儿,要多气人有多气人。

    “咣!”

    “哎......哟......”

    “姥爷,这沙发应该换个重点儿的,我这不小心碰了一下子,竟然就翻了......”洛叶说着脑袋往沙发下面瞄瞄,“下面的人没事儿吧?”

    “把......沙发......扶起来,我快被压死了!”温大老爷闷闷的声音从下面传出来。

    “姥爷,咱们回来的时候,直接去家俱城看看沙发好不好?”洛叶边说边用脚又蹬了一下沙发,沙发便直直的再往前窜一截儿,“看,这沙发实在是太轻了。”

    温雨紧随其后也蹬了一脚,脸色立时就变了,沙发看上去是红木的,可洛叶刚才那一脚也太轻松了,是以,她便心生好奇的也想试一试,难不成,是她看走眼了?。

    事实证明,她没看错,这沙发的重量,和她原本的想像,是完全一致的!那,洛叶的身手……

    原本温雨对洛叶所取得的成就虽然佩服,但觉得,如果自己有洛叶的背景,也不见得比对方差多少,现在看来,差的还真不少。

    想想自己多活一世,还不及这个比自己小好几岁的小表妹,温雨就觉得脸颊在发烧。

    温老爷子和温老太太脸上没什么太大表现,可心里,同样是震惊不已,一直知道,自家这小外孙女身手不错,可是, 他们还真没想到,能不错到这个程度。

    “张妈,一会儿找人把沙发扶起来。”温老爷子冲站那儿嘴巴张老大的张妈吩咐一声,便带头往外走去。

    “老二,我要把你的丑行告诉所有人,你就是这样对待你大哥的,我现在算是明白了,你和你娘一样的蛇蝎心肠……”

    温老爷子眉头微微一皱:“张妈,沙发放着吧,等买了新的回来,让工人给把旧的抬出去。

    老大,你要是再吆喝,我保证, 这沙发会一直翻在那儿,愿意出去说我的坏话就去吧,我无所谓。”

    “老二……”

    沙发底下闷闷的唤一声,再就没音了。

    张妈扎煞着手,看看沙发,再看看门口,不知道怎么办了,老爷的话当然要听,可是,沙发下这个人要是给压死了,可怎么办?正挣扎间,洛叶出现在门品:“张妈,你去忙你的吧。”

    “是!”张妈如蒙大赦的回了厨房,叶儿小姐既然这样说了,那就代表这件事儿,她是绝对不用插手了。

    “叶儿,大爷爷这样会没命的,你过来帮忙把沙发扶起来,大爷爷明天就走。好不好?”

    “叶儿……”

    “叶儿……”

    温大老爷唤了几声,简直要气得冒烟了,这些人竟然真的把他晾在这儿就走了?他好歹也是京城温家的掌舵人,他们……他们竟然这样羞辱他!

    “爷爷,我很想帮你,可是我力气实在是不够。”正在温大老爷感觉到绝望的时候,温雪的声音悠悠的传了过来。

    “雪,去找护卫人员帮忙,让他们帮忙把沙发扶起来,这些个杂|种。竟然这样对我,爷爷保证,他们一定会后悔的……”

    “爷爷。你认为护卫人员会听我的吗?”温雪脑袋低垂下,盯着温大老爷的眼睛,“您还好吧?”

    “好什么好?”温大老爷气得啐一口,“让我得了机会,绝对让老二体验一下这种感觉。”

    “底片。您放在哪儿?”温雪道。

    “小雪,这时候你怎么问这个?”

    “不这个时候问,要什么时候问?”温雪眸中多了一丝嘲弄,“爷爷,你到底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清醒?

    你真的觉得,你还有机会让二爷爷尝这种滋味吗?现在的你对他而言。和一只蚂蚁没什么两样。

    如果我是你,绝不会再做无谓的幻想,一笔写不出两个温来。京城温家沙市温家本就是一家子,何必要分的那么清楚?

    只要和二爷爷关系搞好了,以后,我们小辈儿的来往的好,再以后。温家就只有一个温家,爷爷。识时务者为俊杰,您说呢?”

    “你个小丫头,竟然教训我?”温大老爷气哼哼的道,“我和他闹到这个程度,还能成为一家人吗?”

    “那是因为您一开始就做错了。”温雪索性盘腿坐在地上,“温雨也是咱们温家的人,她已经成为了二爷爷的孙女儿,这说明了什么?

    爷爷,您对我做的那些事儿,我不想再计较,只要您把底片交给我,那么,修复关系的任务由我来完成,如何?”

    “你就别做梦了,老二的脾气我比你清楚……”温大老爷哼一声,“你现在的之急,是想办法把我救出来。”

    “这个,我做不到,如果不告诉我底片在哪儿,以后,我不会帮你做任何事儿。”温雪说着起身,拍拍屁股,“爷爷,我不陪你了。”

    “小雪!”温大老爷就觉得血往脑门上涌,“想想爷爷对你的好,你真的就这么绝情?”

    “绝情?呵……”温雪笑了起来,“爷爷,这俩字从您的嘴里说出来,真是太有喜感了。

    您这辈子对谁不是绝情的?小雨的爸妈,是你杀的,而我爸妈那么听你的话,是因为他们怕你杀人灭口。

    说实话,我一直在奇怪,人家都说虎毒不食子,您怎么就真的下得去手呢?还是说,他们根本就不是你的孩子?

    不瞒你说,这些年我一直在怀疑这件事儿,只不过,反正,做父母的能做到这么无情的,这天下找不出第二个来。”

    “你胡说什么!我什么时候杀了小雨的父母了?你那都是听谁胡说的?告诉我,你是不是被老二给灌了*汤,故意来诈我的?”

    “你,说的是真的?”温雨出现在门口,唇直哆嗦着。

    “是的。”温雪神色认真的看着她,“你的父母,是被他……一枪爆头,是我父母,亲眼所见!”

    “不……”温雨就觉得自己掉进了冰窖里,她想过很多种可能,唯独没想到这个。

    如此残忍的手法儿,要有多大的仇恨才能做到?她不信,她绝对不信!

    “你父母告诉你的?”洛叶从温雨身后闪了出来。

    “果然,你们的离开,只是假象。”温雪长长叹一声,“你们已经猜到,我的忍耐到了极点,爆发就在这几天,所以,故意设了这个局,对吧?”

    洛叶摇摇头:“我们也是出了门口,才突然意识到有可能会有戏剧化的改变,没想到,还真给我们料中了,而且,还是这么让人不可置信的结果。”

    “老大,你告诉我实话,小雪说的是不是真的?好吧。我这话问的好象有些多余,看你的表情我就知道,事情真的是小雪说的那样。

    可是,你怎么下得去手的?林中是你的儿子,你是怎么下得去手的?那要多大的仇恨,才能让你下得去这个手?”

    沉稳如温老爷子,此时的声音亦是抖的厉害。

    刚才,出了门口,她问洛叶,那沙发会不会把温大老爷压出点毛病来。洛叶告诉他,肯定没事儿。

    虽是这样说,他还是有些不放心。就算只是趴在底下动不了,毕竟温大老爷的年龄摆了那儿。

    万一时间常了引发什么老年病……毕竟是兄弟,如果对方真的出点儿什么意外,他还是不忍。

    是以,便站在门口迟迟的没动脚步。

    没想到。就听到了温雪和温大老爷的那番对话。

    他和温大老爷毕竟是兄弟,是真是假,从对方的说辞语调上,还是能分辨出来的。

    “虎毒不食子,你真的连个畜生都不如。”温老太太的眼圈儿红红的,事情的真相。让她难以接受。

    “你是知道的。”温雪看向洛叶,“就算别人不知道,你也是知道的。要不,你不会把他压在沙发底下。”

    “没错!” 洛叶并不否认,“我看出了你的挣扎,我也清楚,你是个人利益放在第一位的性格。

    从那天谈过。你就一直在犹豫,到底要怎么做。才能占得最大利益,这也是你一直没他撕破脸的原因。

    但,他这些日子的表现让你清楚,继续跟在他的身边,结果可能真的如我们所预料。

    所以,你害怕了,你不想让自己的人生,在花样年华就凋零,既然你找不到出手的时机,那我就帮你创造。

    这种想法,我没告诉任何人,包括我的姥爷和姥姥,好吧,我也是在赌,反正不管我猜没猜对,都没什么损失。”

    “你这丫头……”温老爷子虽是责怪的语气,眸中却满是欣赏,“不过,你倒是没让姥爷失望,唉,姥爷真是老了,都不及叶儿明察秋毫。”

    “因为我和温雪年龄相当,有些事情才能代入的去考虑。”洛叶不好意思的笑笑,“姥爷,你不怪我吧?”

    “要不是你,这事儿还不定什么时候才能真相大白,姥爷哪会怪你。”温老爷子看向趴了下面装死的温大姥爷,“到了这一步,你还要嘴硬下去?”

    沉默半晌,温大老爷悠悠开了口:“就凭那丫头几句话,你们就信了?哼,你们也不想想,我哪会杀了我自己的儿子?

    如果,你一定想要置我与死地,就动手吧,不用找理由,也不用制造假象,反正,我现在落你手里了,主动权自然也在你手里。

    唉,怪就怪我太念兄弟情谊,完全忽略了,现在的二弟已经不是以前的二弟了,怪我老糊涂啊!”

    “你倒真会为自己找台阶下……”洛叶上前把沙发扶正了,好笑的看着趴在地上的温大老爷,“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你果然是把这句话演绎的十分到位。”

    “小雪……”温大老爷坐正后,一脸凄然的看着温雪,“爷爷待你不薄,你怎么能这样陷害爷爷?”

    “我有害你吗?我只是说出实情,爷爷,如果你不把我们都当成棋子,我是不会这样做的。

    说实话,这些日子我非常的挣扎,我毕竟是京城温家的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道理,我还是清楚的。

    京城温家要是倒下了,那么我想要再过以前那种风光的日子,是不可能的,可是,这些日子我已经看得非常明白,只是不愿意相信罢了。

    而爷爷你,相信也看得非常明白,只不过,你比我还不愿意相信,还在时时刻刻做着一统温家的春秋大梦。

    且不说别的,单从后辈的作为上,咱们就差了不是一星半点儿,爷爷,从小,你有把我和温雨当成是孙女吗?

    对我们俩的教育,可谓是两个极端,以前,我不太明白,直到我知道,您亲手杀了小雨的父母,我才明白。

    您要的就是我们两个不成材,而原因,我也大致有了轮廓,只是。一直不愿意相信罢了。

    原因很简单,如果相信了,我就再也不能享受温家的风光,包括我父母,也是一直在自欺欺人罢了。”

    “你的父母和温雨的父母,并不是他的亲生儿子?”温雪的话说到这个份儿上,洛叶略一琢磨,便抓住了问题的重点。

    一直在默默流泪的温雨,死死的盯着温雪,唇哆嗦着。却怎么也说不出半个字来。

    就连温老爷子和温老太太,亦是一脸的震惊。

    “是的,果然还是你最聪明。”温雪唇角泛起讽刺的笑意。“我爸和小雨的爸,都是他捡来的,原因嘛,很难启齿。”

    “不准说!否则,你会生不如死!”温雪话音落下的同时。温大老爷愤怒的吼叫起来。

    “明白了,应该是你的身体出了问题,又不想让别人知道,就故意捡俩孩子冒充自己的孩子。

    然后,又不想这俩孩子继承了温家的遗产,所以。就想办法要除掉他们,我猜,小雨的父母应该是发现了什么。所以,才会被你给早早的灭了口。

    至于温雪的父母,应该是偷偷看到了那一幕,但他们选择了把这事儿埋在心里, 可是。事情在埋久了,心里负担便会越来越重。

    而他们把这一切告诉温雪的目的。自然是希望有一天,你再次杀人灭口的时候,能留下点儿破案的线索。大致,应该就是这样的。”

    “你……”温大老爷眼睛瞪得圆圆的盯着洛叶,愤怒、羞恼、不可置信……各种复杂的情绪尽现,显然,洛叶猜对了。

    “你……太聪明了!”温雪也道。

    “你太卑鄙了!”温老爷子看着温大老爷,重重叹一声,“我从来没想到,你竟然能荒唐到这个步数。

    将下到了地下,你如何面对老祖宗,还有,这些年,你的良心,难道一直都不受煎熬?”

    “哈哈哈……”温大老爷疯狂的笑起来,除了笑,再没别的。

    洛叶应皱皱眉头:“装疯啊?这倒是个好办法,不过,太聒噪了。”说着上前,给他身上扎了几针,笑声便嗄然而止。

    “我的底片……”温雪用力咬了咬唇,“我的底片,必须要毁掉,要不然……要不然……”她说不下去。

    “怎么会是这样?”温雨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这个真相,她实在是太难以接受了。

    温老太太怜惜的摸摸她脑袋:“不管怎么样,我都认了你这个孙女儿,你和小可是一样的。”

    “叶儿,兴亏你是我的外孙女儿。”温老爷子拍拍洛叶肩膀,叹了一声,没说下去。

    洛叶赶紧道:“姥爷放心,如果他有这样的外孙女儿,他也控制不了。”

    事情到了这一步,温大老爷自然是难逃法网,就算眼下没有证据,可是温雪的父母作证下,立案是没有问题的。

    “把我交出去,你的脸上也不好看,而且,有人会帮我对付你的。”装疯不成,温大老爷又开始发狠。

    “我脸上好看不好看是次要的,关键,要还小雨的父母一个公道。”温老爷子怜悯的看着他,“你这辈子,活的和畜牲有什么区别?

    不过,也兴亏你没什么太大的心计,要不然,祸害的人还不定多少呢,唉,都是我的错,要是我当年不让着你,也不至于让你的野心越来越大。

    到了今天,我也不妨照实告诉你,父亲去世的时候,亲口和我说过,你的心术不正,让我把京城的宅子收回来,只给你生活的经费就行。

    只是我觉得咱们是兄弟,你小的时候又受过苦,不想让你再误会我的母亲,哪曾想……”

    “要不是她,我绝不会是今天的样子!”

    “你错了!”温老爷子直直的看着他,“当年把你弄丢的,是你的亲小姨,和我母亲一点关系都没有。”

    “你胡说!”

    “这事儿父亲不告诉你,是有难言之隐,当年,你母亲去世后,你小姨想嫁给父亲,但被父亲拒绝了。

    后来,父亲和母亲结婚后,你小姨因爱成恨,想让父亲后悔一辈子,便把你带出去,送给了山里的穷苦人家。

    最终能找到你,是因为你小姨生了重病。临终前良心发现,告诉了父亲你的去向。

    她要求父亲不要把她的所做告诉你,父亲可怜她年纪轻轻就郁结而亡,便答应了,母亲知道这事儿,就非常生气。

    她觉得这是让她背黑锅,可父亲这人的脾性你也知道,他觉得他答应的事儿,就必须要做到。

    而母亲是那种虽然会和父亲争,却是绝不会忤逆父亲的女子。是以,后来你误会她,她都没有解释。

    这事儿。是她去世的时候,才亲口告诉我的,并让我也不准出说来,她说,她要遵守对父亲的承诺。

    其实到了今天。我反倒觉得,他们要是不这么执着,或者,你今天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

    当然,我当年肯让着你,也是因为我知道这件事情的真相。只是,我没想到,你后来的行事方式。会那么荒谬。唉!”

    “你胡说!”猛然得知自己多年来的恨,根本是莫须有,温大老爷目眦欲裂,“你绝对是在胡说!”

    “我是不是胡说,你应该有感觉。如果我要胡说,不必等到今天。要不是知道你杀害小雨父亲这事儿,我会一直沉默下去。”温老爷子叹一声,“说来,我也是迂腐了,以为重诺是必须的,却忽略了,有些事情,首先要分个对于错,才能决定要不要重诺。”

    “为什么……”温大老爷瘫软在地上,多年来支持他往前走的信念一下子破灭,他看上去立时老了好多。

    “我的底片……”温雪再次道。

    “别担心,我会帮你处理这事儿的。”温老爷子安慰的看向温雪,“孩子,这些日子你心里一直闷着,估计也没怎么休息过,回房睡一觉吧,醒来了,所有事情就都解决了。”

    “是!”温雪顺从的回了房间。

    “叶儿,他的事由你来处理吧。”温老爷子也不待洛叶回答,便扶起老太太往卧室走去。

    “好吧。”看着坐那儿发愣的温大老爷,洛叶无奈的叹一声,这也是个可怜的,恨了一辈子,土埋脖子梗了才发现,恨错人了。

    姥爷把这事儿交给她的原因她也清楚,除了是GF大的学生,她还是猛虎的队员,这种案子,由猛虎来处理,是再好不过的了。

    想了想,洛叶给雷大伟打个电话,接案子,总要通过领导,而且,正好他女儿的事儿,她也要和对方通个气。

    ……

    “家里到底出什么事儿了?”洛叶的车子刚停好,洛枫和影诺便急急的跑了过来。

    一大早,洛叶让他们小两口先去了良友和曲悦等人会合,说她随后就到,可眼看着到点了,她却打个电话说家里有事,让他们先去养老院等着。

    清楚自家妹妹性格的洛枫心便一直提着,如果是一般的小事儿,妹妹绝不会用那种语气说话的。

    “唉!”洛叶先叹了一声,才将家里发生的事情简单和哥哥说了一遍,这事儿,迟早不是秘密,莫说是自家哥哥嫂子,就算星弄他们,也没什么好瞒的。

    “这这这 ……”洛枫接连说了三个这,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这事儿,太超乎他的认知了。

    而且,这计划洛叶从未和他提过,他是一点儿都不知道。

    “这简直比电影还精彩。”半晌,影诺才回过神儿来,忍不住道,“洛洛,你脑子是怎么长的?怎么就猜到温雪最终会倒戈?又怎么会猜到她竟然掌握着那么重要的秘密?”

    “我也没想到她能掌握着这么重要的秘密,这纯属于碰巧了,原本,我们只是想着让她和温大老爷反目,以导致温大老爷害怕下提前带着她离去,图个眼不见心不烦。

    可是没想到,我们下了那么多猛药之后,这俩的关系是疏淡了,却没象我们想的那样。

    早上让你们先走,我就是要留下和温雨再研究研究下面怎么走,没想到,研究的结果还没出来,事情就发展到了这个地步。

    现在才知道,后面没按照我的设想来走,是因为温雪知道这些秘密,温大老爷要带她离开时,她坚决的拒绝了。

    而温大老爷又没有办法强行带她走,是以,才会继续赖在那儿,还每天怪声怪调的气人,其实,他那是用以掩饰内心的慌乱罢了。 ”

    “原来是这样。”洛枫长叹一声,“其实,他也挺悲剧的,自己给自己设定了个悲惨的身世,然后,便一直活在自己的臆想当中。

    这一辈子,都是在为虚无的仇恨活着,结果最终,却是什么都没有得到。”

    “这种人一点儿都不值得同情,这世上,身世真正凄惨的多了,也没见别人变的象他那么不可理喻。

    就算是收养的儿子,也不可以一枪爆头,太可恨了,怎么下得去手?”影诺恨恨的挥挥拳头,“洛洛,绝对不能饶了他,一定要让他尝尝一枪爆头的滋味儿。”

    洛叶一头黑线:“莫说接下来案子的进展,我回避了,就算是继续由我来审,也不可能一枪爆头。”

    “你们不是特殊部门吗?”

    “好吧,你是美国大片看多了。”洛叶揉揉影诺脑袋,“算了,不说这些了,球她们该等急了。”

    ……

    一片片黄绿色的麦苗望也望不到边,两旁掉光了叶子的挺直的白杨树,一幢幢整齐的农家小院儿……熟悉的景物一一闪现在眼前,李晓燕心情激荡起来,好久没回家了,父母看到她们姐弟三人一起回来,该兴奋成什么样儿?

    “王老师,别气了……”从后视镜扫一眼脸色严肃的王乔宇,李晓燕忍不住劝道,“反正,咱们也顺利的回来了,至于钱没到帐的事儿,校长应该会给个说法儿的。”

    没错,一大早去银行,钱还是没有到帐,到了市里的银行,他们又去查了一下,还是没到。

    这让王乔宇不能不生气,如果没有李晓燕,他们现在应该流落街头了,学校到底拿他们当什么?

    ----

    抱歉,刚才操作的问题,好象把下面重复了,幸亏暖自己进去看了一下,要不然,可真麻烦了。

    感谢大家的支持,今天八千字,补上昨天欠的,爬走睡觉去了。

    ****

    《极品逃妃》作者;千岛女妖 简介;女特警魂穿皇二代,做个公主也不错,干嘛要去和亲?还遇上个拽王爷?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军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军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