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军妆 > 第942章 劝/去

第942章 劝/去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重新传了,心急下,又传乱了,已经改了。

    ---------

    “那还好。”洛叶松一口气,“妈,放心吧,我们都是经过专业训练的,不会有事儿的。

    这样说吧,要是当时是我遇到了,现在那歹徒肯定在监狱蹲着呢,放心吧,能伤着您女儿的人还没生出来呢。”

    “小轩都不敢那样说,你成心想气死我?”温馨瞪一眼女儿, “反正你啊,就是倔,认准的事儿,谁也别想给你改了。

    你说,我和你爸都没那么倔,你这到底是随了谁呢?”

    不待洛叶回答,温老太太先摇了摇头:“小馨,你说正刚和你都不倔 ,好好想想,真是那么回事儿?”

    “妈……”温馨尴尬的咳一声,“我们俩那时候不是年轻嘛,你看现在,我们哪还倔了?”

    “我老了?”洛叶装模作样儿的摸摸脸颊,看向夜轩,“唉,帮忙看看,我是不是一脸皱纹了?”

    “去去去……”温馨推推女儿,“别在这儿气我了,出去看看,到吃饭时间进来喊我们。”

    温老太太怕闹腾,是以,洛叶和温馨才会陪着她回屋里静静,至于夜轩,是被洛叶扯进来的。

    原因嘛,夜大帅哥伫了外面,江洋总喜欢过去找茬,洛叶索性不给江洋机会,她那样做,或者是在嫌洛叶不帮她的忙吧。

    人啊,钻了牛角尖是实在没办法,洛枫根本不喜欢她,她怨恨的什么劲儿呢?至于夜轩,要不是碍着江政是他的老领导,估计他早就把江洋给扔出去了。

    宴会厅里此时一番热闹的景象,星弄瑶光影诺战豪曲悦陆路等及温家一众小辈儿。全都充当了服务员。

    看到俩人出来,星弄抢先几步,把一只盘子递给夜轩:“别偷懒,赶紧的,上菜。”

    夜轩一声不吭的接过盘子离开,星弄得意的笑笑:“小样儿,帅就牛了?姑奶奶偏偏要治治你,谁要是敢往上凑,姑奶奶就揍死她。”

    洛叶捏捏她脸颊:“累了就休息会儿,服务员完全够用的。你们这是凑什么热闹呢?”

    星弄咧嘴笑笑:“象咱们,想要出去打工勤工俭学都不成,这也算是体验一下吧。”

    “呃……”洛叶表示无语了。敢情,这些少爷小姐们是在羡慕勤工俭学端盘子端碗的同学呐,那话计,真让他们去干,估计没两天他们就够了。

    前世。为了执行任务,她可是去体验过,那绝对不是人干的活儿,不是说累不累,而是别人对你的态度。

    如果从小生活在普通人家的孩子还好说,象他们。哪能受得了那些闲气?

    “我去看看花奶奶和吉爷爷,要不要一起?”

    两位老人毕竟年纪大了,折腾了一上午。就先送回房休息了,等午宴开始的时候,再把他们请出来。

    “当然,等我一下,去洗洗手。”星弄说着一阵风似的跑进了洗手间。洛叶便慢悠悠的踱了出去。

    “洛洛……”曲悦跟了过来。

    “大少,感觉怎么样?”洛叶上下打量着他。“以前在良友没干过这种活计吧?”

    “我还真干过,不过不是在良友,是在曲氏……”曲悦摊摊手,“你以为我真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少爷?

    告诉你吧,我从小学的时候,寒暑假就被发配到旗下的企业去做帮工,饭店服务员,宾馆服务员,我可是都做过的。”

    说着做个抖床单的动作,“告诉你,我铺床和铺桌子的技术,都是非常合格的。”

    洛叶促狭的笑着:“大少真能干。”

    “好吧,我这不就是不想让你把我当成什么都不懂的大少嘛,洛洛……”曲悦故意将身子往前探探,“告诉你,我很会照顾人的,你应该考虑一下。”

    洛叶下巴冲厅内夜轩的位置点点:“我觉得吧,你应该去和他说,看他乐意不乐意。”

    曲悦缩缩脖子:“拉倒吧,我虽然能干,可是在拳头上,进绝对没法儿和他比的。”随之神色一正,“洛洛,我找你是要说一下李晓燕的事儿。”

    “大少,你真会见缝插针。”洗完手的星弄走了出来,“就这么会儿功夫,你也要凑洛洛面前表忠心”。

    “球儿,怎么哪儿都少不了你?”曲悦无奈的看着她,“不笑话人,你是不是就不舒服?”

    “那是,不过,也要看笑话谁。”

    “我和你有仇?”

    “没仇,有怨,你说大家一起认识的,凭什么你就对洛洛矢志不渝了?”

    “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这是在吃醋?”

    “臭美吧,我吃谁的醋也不吃你的醋。”

    “……”

    对于俩人的斗嘴早就习已为常的洛叶,也不搭理俩人,转过身就往前走,星弄赶紧丢下曲悦追上去:“等等。”

    “洛洛……”曲悦也追上去,“我和你们一起去花奶奶和吉爷爷那边看看吧,正好路上和你说李晓燕的事儿。”

    “哼!”星弄回头瞪他一眼,“不让去,都不知道让着我。”

    曲悦赶紧道歉:“好吧,是我错了,以后我一定让着你,其实刚才,我只是为了找个理由跟着你们一起罢了。”

    “要跟着我们一起直接说就是了,干嘛要和我倔?”

    “直接说显得太正式了,洛洛会拒绝我的,那样我多没面子?”曲悦一本正经的道。

    “说吧。”洛叶无奈的扫一眼耍宝的曲悦,这家伙和星弄斗嘴的原因她也能猜到,开玩笑后让她选他后,怕她以后疏远他,就故意和星弄扯皮,这样,就更显得他那会儿是开玩笑,她自然也就不好意思和她生气了。

    这份心思,让她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这一生,她欠他的情,恐怕是还不上了。

    唉,想到这些她就头疼。

    或者,人就是这样,想要面面俱到是不可能的,只能本着自己的心意,顺其自然的往前走。

    若是因为担心这个那个故意和对方割裂,最终的结果,可能会更让人无法接受。

    曲悦将李晓燕打电话和他通报的事儿。具体向洛叶讲述了一遍, 然后道,“我想明天去李晓燕的老家看看。御膳的事儿还是不要拖,免得夜长梦多。”

    洛叶非常清楚农村某些老人的固执,便道:“你就这样去,估计是没用的,李晓燕好歹是上官庄镇的人。王老爷子都不买帐,他现在想的是孙媳妇儿,不是钱。”

    星弄疑惑的摸着脑袋:“我就不明白了,有了钱,他娶个孙媳妇不是很容易吗?”

    “你以为他傻?王乔宇到现在没有女朋友,肯定是因为他比较挑。绝不是有钱就能娶上媳妇的问题。

    而王家的老爷子这么坚持,肯定是看出来王乔宇喜欢上了李晓燕,那么。在他看来,给钱买方子,钱总有花完的一天。

    可是娶了孙子喜欢的孙媳妇儿,又是个能干的孙媳妇儿,王家总有一天能够出人头地。”

    星弄一脸的迷糊:“我不大明白。如果李晓燕嫁给了王乔宇,肯定要回老家。那么,他们王家又怎么出人头地?”

    “良友在云升市也有分店,上官庄镇属于云升市,如果李晓燕把方子献给良友,要求调去云升市做负责人,你认为,良友会拒绝吗?”

    “那老头不一般呐。”星弄一脸的讶异,“竟然能想到这一层,真是不简单,在我印象中,农村老头应该只看钱的,哪能看得那么远,看来,我又一叶障目了。”

    “家里能有那样方子的人,会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农村老头吗?”

    “那他以前为什么不把方子卖了?”

    “他想卖,可是谁买?”洛叶笑笑,“你别忘了那方子有多麻烦,如果是一般的饭店,想实现也没能力。

    在云升市能有能力实现他那个方子的饭店,好象真的找不出来,去大城市找买家,没有引见的人,哪能卖上价去?

    就拿咱们来说吧,引进了那个方子,也不可能良友旗下的每一家店都有御膳菜单。”

    “明白了,主要是老头不认识有钱人。”星弄撇撇嘴,“那你们打算怎么办?真让李晓燕嫁给王老头的孙子?”

    “这事我们能做得了主?”洛叶瞪她一眼,“你一阵聪明一阵糊涂的,她的父母都无权作主,我和曲大少能作主?”

    “那怎么办?”星弄摊摊手,“我怎么听着象走入死胡同了,给钱,不行,娶李晓燕也不行,那只有放弃那菜单了,可惜啊,我还想尝尝皇帝吃的正宗的御膳呢,看来,只能是想想了。”

    洛叶看向曲悦:“李晓燕户口的事儿办的怎么样了?”

    “办好了,我放在办公室里。”

    “这样吧,今天忙完了,不行明天我和你一起去吧,这个菜单,值当的咱们跑一趟。”

    “你刚才不是说去了也没用吗?”星弄上下打量着洛叶,“洛洛,我知道你很厉害,可是,你这样去了有什么用,难不成,你想嫁给老头的孙子?”

    “滚边儿!”洛叶瞪她一眼,“你不斗嘴是不是牙痒痒?”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盒儿,“没事磨磨牙。”

    星弄打开小盒儿一看,是一粒粒炒的焦黄的大豆,遂取一颗扔嘴里,用力一咬,“嘎嘣!”豆粒弹开了。

    “要慢点儿,一点点的嚼。”

    “不吃了。”星弄把小盒子塞回洛叶手里,“这么难吃的东西,你放在身上,不会是给自己找罪受的吧?”

    “不吃拉倒。”洛叶将盒子装回口袋,“别人想吃还没份儿呢,你以为我闲得装这么一小盒儿豆粒儿?

    告诉你,这东西吃了可是有一堆好处,别说我没给你机会,现在反悔还来得及,否则,以后求着我也不给你。”

    “不就是几个破豆子嘛。”星弄一头黑线,“洛洛,你是不是真当我是傻的呢?”

    “球儿。你想多了,真的。”洛叶说着掏出小盒,取了一粒豆子放嘴里,慢慢嚼着,半晌,咽下去才道,“这个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让人心平静气。”

    “你心气不平?”星弄疑惑的打量着她,“洛洛,你遇到什么烦心事儿了?我怎么一直没看出来?”

    “身体的原因。有些焦燥,我就用这个办法,慢慢治好了。当然,最主要的是,这些豆子除了磨性子,对人身体也极有好处。”洛叶说着掏出一张纸递给她,“看看配方你就知道了。”

    看着写得密密麻麻的一张纸。星弄扫两眼,头就大了:“算了,我还是不看了,我也没打算学医。要不这样吧,再给我几粒尝尝?”

    “晚了,不给了。”洛叶一把夺回方子。“不看拉倒。”

    “洛洛,给我一个尝尝?”曲悦好奇的伸手,“既然这么有好处。给我个尝尝嘛。”

    “抢着吃的就是好的了。”洛叶说着掏出盒子递给曲悦,“呶,小心点儿,别嘣掉了牙。”

    她倒是没撒谎,这豆子真的是她用来磨性子的。自身体异变后,她总觉得心里常常象揣着一团火。让潘老和钟老庄老给把过脉,脉象正常,她也不能说出实情,只好去找夜老太爷,老太爷给想出的法子,就是吃这种用这种药材泡过的炒豆儿。

    既磨性子又败火,她吃了一段时间,倒是挺管用的,现在,基本不会出现心情焦燥的时候了。

    过完年,大家就要下部队实习了,星弄聪明是聪明,就是性子略略燥了点儿,这才是洛叶把豆子给她吃的原因。

    洛叶几人进了花奶奶和吉爷爷的院子,两个小姑娘赶紧迎过来:“小姐,爷爷和奶奶睡着了。”

    洛叶点点头,轻手轻脚的进房看了看,就见花奶奶身着大红缎子的套装,吉爷爷则是紫红色的缎子套装,相互依偎着坐在沙发上睡的正香。

    遂悄悄的退出去,招呼两个小姑娘:“十二点再把他们喊起来。”中午的吉时是十二时十六分,十二点喊起一对新人,应该来得及。

    三人回到宴会厅时,前来参加婚礼的客人已经全部到齐,看到洛叶,江政笑呵呵的冲她招招手。

    “江叔叔,江婶婶,什么时候到的?”洛叶亲热的坐在江政身边,不管江洋怎么样,江政始终都是她敬重的人,虽然江政的妻子脸色有些不太好,出于礼貌,她还是笑着打了招呼。

    “刚到没多会儿,叶儿,你江洋姐姐不懂事儿,别和她一般见识,怪就怪我和你婶婶没教育好她。”

    “呵呵……”洛叶扫一眼看都不看她的江妻,“江叔叔,您这话说的,您看婶婶现在都不理我了,您再这样说,婶婶就更不理我了。”

    “叶儿,你误会了,我是在生江洋的气。”江妻勉强挤出个笑容,“我让那丫头要气死了。

    说着不听道着不信的,净做些让人厌的事儿,这要是别的事儿,我和她爸还能帮着说说话。

    你说感情的事儿,我们哪插得上什么嘴?可那孩子就觉得我们做父母的不管她,不亲她,这不,我和你江叔叔来了,连看都不看我们一眼, 就躲一边去了,气死我了。

    叶儿比洋洋小了好几岁,可这处事儿上,洋洋和叶儿你,是真的没法儿比,唉,我和你江叔叔就她这么一个女儿,可愁死了。”

    “婶婶只要不怪我就好,我哥感情的事儿真不是我能管的……”洛叶往远处扫扫,就见江洋正跟在夜轩后面不知说什么,遂笑道,“洋洋姐好象有些误会我,我过去看看。”

    “唉!”江妻重重叹了一声,看向江政,“早先我让你提亲,你不当事儿,现在可倒好……”

    “行了,你闭嘴。”江政瞪她一眼,“这种事能勉强吗?”

    江妻就一脸的不服气:“小枫那么听叶儿的,只要叶儿劝劝他,肯定管用。”

    “你是来参加婚礼的还是来找不痛快的?”江政再瞪一眼妻子,“孩子不懂事儿,你也不懂事儿?”

    “我这不是替女儿着急吗?”江妻叹一声,“洋洋那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再这么下去,我真担心……”

    “与其担心,不如好好的引导。”江政和妻子说着话,视线却是一直盯着远处的女儿。

    洛叶到了夜轩身旁,冲江洋笑笑,“洋洋姐,江叔叔和婶婶已经到了,他们在找你呢。”

    “是吗?”江洋做出意外的样子,“什么时候到的,我没看见,唉,在这儿我也没个认识的人,只好跟在小轩身旁了。”

    “江洋姐,咱们都不是傻子,你和我哥哥成不了,和夜轩就更没有可能,所以,我劝你还是省省心,别做这些无用功了。”洛叶说着一把挽住夜轩胳膊,“你那会和我妈妈保证的话,忘了?”

    “她并没和我说话,也没影响到我做事儿。”夜轩也是一脸的无奈,江洋跟在他身旁,故意不吭声也不搭理他,他总不能无端的把对方赶走。

    对方安的什么心思他很清楚,可正如洛叶所想,江政是他最敬重的人,他实在不好狠下心把江洋扔出去。

    “走了,这边不用你忙活了。”洛叶边说边拖着夜轩离开,离江洋远了,才道,“我知道不怪你,我也知道她没搭理你,她就是为了气我的,嫌我不帮她,唉,走火入魔了,没办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军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军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