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军妆 > 第945章 拉郎配

第945章 拉郎配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白燕的奶奶竟然拿着孙女的照片去参加姚谦益的妻子海选,这则劲爆消息使得众人都无语了。

    不管怎么说,白家也曾是大户人家,现在虽是比以前差了许多,可好歹也还是很多人家羡慕的对象。

    白老太太这样一做,让白家人的脸面往哪儿搁?或者说,她这样做根本不是为了给孙女选丈夫,而是为了恶心白家的。

    细细一想,众人也就明白过来,肯定是白老爷子坚决要离婚,白老太太眼看着白家的宝贵与她无关,就下了此狠手。

    她当然知道,白燕不可能嫁给姚谦益,那就是个炒作大王,可她,要的就是这个炒作大王的大嘴巴。

    只要把她的行为广播出去,那么,白家的脸面也就荡然无存了,所谓天下最毒妇人心,说的应该就是白老太太这种女人。

    这样一想,白燕还真是挺可怜的,遇到这样没底线的奶奶,能怎么办?她尽力想着让爷爷奶奶合好,应该就是不希望白老太太做出更离谱的事情吧?

    “算了,这次就饶过她吧,郁闷。”星弄说着加大声音,“不过夜老大,你可不能因为这个就同情她。”

    “你想多了。”夜轩幽幽的道。

    “叶儿……”

    洛叶打断一脸担心看着她的温可:“姐,每个人都有面对困境的时候,但,这不能做为别人忍让的理由,所以,我不会因为她遇到这种事儿,就无原则的忍让。”

    “那我就放心了。”温可长舒一口气,“我还担心你听了这个,就心软让朱红雨放她进女子特战队呢。”

    瑶光“切”一声:“借用夜老大的话,你想多了。咱们洛洛才不是那种无原则忍让的小白花儿呢。”“

    “时间差不多了,大家冲洗一下撤吧。”洛叶说着起身去了冲洗间,众人也赶紧从水里钻出来。

    虽说花奶奶和吉爷爷已是年过花甲,但洞房还是要闹一闹的,不过年龄摆那儿,总不能大半夜的去闹洞房。

    几人冲洗完回到正厅时,众人正坐那儿闲聊,看到一群小辈儿回来,不自觉得都流露出笑意。

    温老太太看向温馨,轻叹道:“今年你们不在这儿过年。家里可就没那么热闹了。”

    “妈,我们会回来过十五的。”温馨赶紧表态。

    温老爷子摆摆手:“小馨,你公公那人开通。咱们却不能过于不讲究,老爷子为了你们,几年没回老家过年了。

    今年就随老爷子的心意,他愿意在老家住到什么时候,你们就尽力陪到什么时候。不差这一年。”

    “就是,我也就是说说。”温老太太拉着女儿的手,“人老了都念旧,你公公肯定也念着那些老乡亲呢,陪他多住些日子,对身体好。”说着看向洛叶。“叶儿,听说你还给你爷爷找了几个玩伴儿?”

    “是啊,还是从情情姐老家找的。”洛叶边说边冲星弄瑶光使个眼色。站起身来,“坏了,有东西忘拿了。”话音落下,人已经闪了出去。

    “我们也去帮着找找。”星弄瑶光赶紧跟上,影诺见状。扫一眼江洋,也颠颠的跟了出去。

    老太太就呵呵笑起来:“瞧这几个孩子。好的都要穿一条裤子了。”

    “是啊,我可真羡慕他们,我爸妈打小就限制我交朋友,结果到现在,我连个知心的朋友都没有。”江洋说着坐到温馨身旁,“婶婶,您也不象以前那么亲我了。”

    “瞧这孩子说的,呵呵……”温馨笑一句,便不再说话。

    江洋见温馨不接她的茬,便拉住对方胳膊:“婶婶,我家也没什么亲戚,我打小就羡慕别人串亲戚,过完年我想去婶婶家住几天,行吗?”

    “江洋!”江政喝止一声,不好意思的冲大家笑笑,“这孩子越大越不懂事儿了,呵呵 ……”

    “我怎么不懂事儿了?”江洋嘟起嘴巴,“您和妈都快把我教傻了,上学的时候,让我一门心思放在学习上。

    好吧,我按照你们说的做了,可现在毕业了,你们看看,我和叶儿他们比起来,差多少?

    人家叶儿过了年都要结婚了,我呢?八字还没一撇,再这样下去,我这辈子恐怕要一直单身了。

    你们不为我操心,难不成还不让我自己想办法?婶婶…… ”说着看向温馨,“我特别喜欢你们家的氛围,真的特别喜欢。”

    温馨只好装糊涂:“洋洋喜欢我家的氛围,有时间就去我家玩儿。”

    “我就知道婶婶对我最好了!”

    “温叔、温婶,夜叔,温大哥,温大嫂……”江政站起身和一圈人打过招呼后,道,“我还有点事儿,就不多扰了。”说着扯起妻子,看向女儿,“江洋,赶紧走了。”

    在场的都是人精,一看江洋那样子就知道打的什么心思,他实在是没有脸再待下去了。

    “爸,我晚上想和叶儿聊天。”江洋不想走。

    江政脸拉下来:“江洋,如果还当我是你爸, 就跟我走。”

    “老江,干嘛对孩子那么厉害?她打小就喜欢叶儿,愿意和叶儿一起玩,干嘛要拦着她?”江妻边说边冲温馨笑笑,“嫂子,小洋就拜托您了。”

    温馨只好应答着起身相送,她能怎么办?江政是自家老公最好的哥们,她要是拒绝,那就等于否绝了洛正刚和江洋的兄弟情。

    ……

    “你就这么顺着她吧,等有一天真害了她,你就知道错了。”出了门,江政一脸怒气的对妻子道。

    “她有数儿。”江妻叹一声,“知女莫若母,你真的以为,她赖在那儿是为了和小枫有结果?”

    “不是这个是什么?”江政疑惑的看着妻子,“她说的,她做的,不就是为了这个?”

    “没错。她是喜欢小枫,说实话,我也没想到她能对小枫的感情深到那个程度,可是,她这次这样做,却并不是只为了她自己。”江妻摆摆手,“算了,不说了,你这个做父亲的要是非得我解释着才能理解她,就太没意思了。”

    “到底什么事儿?”江政眉头皱了起来。“我和正刚这么多年的朋友,我不希望因为小洋而发生什么变化。

    而且,感情的事儿是一点都勉强不得的。想想正刚和温馨,想想咱俩,你应该明白这个道理。”

    江政和妻子当年在一起也是受到了长辈的反对,不过俩人的坚持,最终使得长辈只能接受。

    这些年。俩人虽是聚少离多,感情却是一直很好,两口子红脸的时候非常少,也就这段时间,因为江洋的事儿,俩人有些分歧。才闹了几次小矛盾。

    不过,江妻每次虽然埋怨老公,但过后。也会主动求得老公的谅解,毕竟,她也是为女儿着急,是以每次,江政也都不和她计较。

    今天听她这样说。江政就觉得十分奇怪,他实在想不明白。女儿这样做,如果不是为了自己,那到底是为了什么。

    “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江妻说完这句话,便开始闭目养神,摆明了不想再说这件事儿,江政只好叹一声,把车子开了出去。

    心里却是有些后悔带妻子来参加婚宴,早知道,他自己来就好了,花奶奶和吉爷爷的婚礼,妻女不来也没什么。

    ……

    洛叶一行人溜出去自然不是因为丢了什么东西,这大喜的日子,请卢情情过来,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正在宿舍发呆的卢情情,听姚娟娟说下面有人找,以为是洛枫,当即脑袋一扭:“我没空。”

    “你没空我有空,告诉你,是洛洛,嘿嘿. ……”姚娟娟说完,也不等卢情情回答,便跑了下去。

    “死东西,也卢不等我。”卢情情一听是洛叶来了,赶紧穿上鞋子往下跑,跑两步想到自己头没梳脸没洗的实在没什么形象,便赶紧折回宿舍……

    “她说她没空。”姚娟娟冲洛叶摊摊手,“洛洛,不是我不帮你,这次的事儿吧,情情是真的很认真,我劝过她,可她就是想不开。

    其实,我们都知道,温肃和那个王东盈什么事儿都没有,可情情就是钻了牛角尖了,呃,说曹操曹操到……”

    “你们是温肃的亲人?”

    姚娟娟话音刚落下的同时,迎面过来的一女生停在了几人面前。

    洛叶打量打量她,身高有一六五左右,一双及膝长靴,黑丝袜,黑短裤,黑皮衣,肤色看不明白——化妆了,还是厚厚的一层,眉眼倒是很精致——当然也不排除是化妆的原因。

    见几人打量自己,女生容更加深了一些问道:“请问,哪位是温肃的妹妹?”视线落在洛叶身上时,眸光有微微的波动。

    “我是。”洛叶唇角勾起个笑意,“你找我有什么事儿?”

    “妹,你真漂亮,你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女孩子了。”女子上前一步,想要拉洛叶手腕,被洛叶闪了过去,也不尴尬,继续笑着,“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王东盈,是温肃的同班同学。”

    洛叶点点头:“嗯,那又如何?”

    估计是没想到洛叶会这样回答,姚美盈愣一愣,迅速换上笑脸:“听你哥说他有个特别漂亮的妹妹,我就想认识一下。

    可是我跟他说了好多次,他总说妹妹忙,没时间,这事儿就一直耽误下来了,这好不容易遇上了,我当然不能错过。

    以后,咱们少了不常见面,说不准还能成为一家人呢,不过妹啊,先别告诉你哥咱们已经认识了,到时候给他个惊喜,好不好?”

    没有最强,只有更强!

    洛叶总算是见识到了,和这位姚美盈同学比,江洋、白燕,绝对是要甘拜下风呐。

    “和你成为一家人?”洛叶唇角勾起讥讽的笑意,“我看,你脑子是进水了吧?”

    “妹,怎么这样说话呢?”姚美盈拍拍脑袋,“我就知道,你哥那人总是糊里糊涂的。

    他是不是没告诉你,我正在和他交往。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今年过年他应该去我家拜访我父母,当然,我呢,也会留在你们家过年,妹现在明白了吧?”

    洛叶一看她眼神就知道,肯定是卢情情下来了,这些话,自然也是说给卢情情听的。

    “王小姐做梦的本事真不一般,我当然知道我哥有个交往的女朋友。但她不姓王。

    噢,对了,我哥的确跟我说过。有人在破坏他和我嫂子的关系,但是那人姓什么叫什么却没说,想来就是你吧?”

    “妹,看来你对我还不太认可,没事儿。咱们来日方长,我相信,你会喜欢上我的。”姚美盈笑着往着走两步,“这几位是妹的同学还是朋友?”

    星弄长长的喘一口气:“洛洛,我想说话!”来的时候,几人说好了。由洛叶出面解决就好,别的人就不要插手了,免的越说越乱。

    洛叶点点头:“说吧。”

    “这位大姐。怎么说您好呢?对了,您多大了?”

    姚美盈面不改色的笑着:“二十三。”

    “二十三啊?可您化的跟个鬼一样,我还以为三十二了呢,算了,年龄看着大就看着大吧。你说你大冬天的穿成这个样子,象是良家妇女吗?

    您这身打扮要是往饭店门口一站。保准有不少人会把您误会成那啥啥职业的,你的,唉,其实看您这打扮就知道,能把自己打扮成这鬼样子,当然就不在意别人说什么. ……”

    姚美盈打断星弄:“贬低我有意思吗?难不成,你也喜欢肃哥?”说着看向洛叶,“我猜对了吗?”

    “我明白我嫂子为什么会误会了,就你这种人,她哪是你的对手。”洛叶说着回头,一把扯过面色僵硬的站那儿的卢情情,“嫂子,你吃这女人的醋?”

    “我. …… ”卢情情唇哆嗦着,不知说什么好,没错,她是极端怀疑的,当然,她的怀疑不是说温肃喜欢上了姚美盈。

    而是,学校的人都知道,姚美盈是出了名的随便,而温肃那天会和她一起散步,或者,被她占了便宜也说不定。

    这是她绝对绝对接受不了的。

    没错,原本她就自卑,觉得自己配不上温肃,是以,真正走到一起后,她仍是在患得患失。

    这次姚美盈跳出来后,她的不自信便上升到了极点,她想要相信温肃,却是说服不了自己。

    “嫂子,你觉得她比你强?”洛叶再问道。

    “当然不!”这次,卢情情回答的非常肯定。

    “那嫂子为什么会觉得我哥和她有什么 ?”

    “我自认在品质上我比她强百倍,可是……”卢情情犹豫一下,还是道,“可是在容貌上,我觉得……我觉得我不如她。”

    “是吗?”洛叶摇摇头,“要不要我给你化个妆看看?”

    “我……”

    “你和我哥认识也这么长时间了,我哥是什么样的人你应该清楚,如果她是单纯的外貌党,你会喜欢他吗?

    且不说素颜的你不比她差,就算是你真的不及她漂亮,也不能这样怀疑我哥,这是对他的侮辱,你知道吗?”

    “是他让你来的?”卢情情看着洛叶,眸中满是期待。

    “不是。”

    卢情情脸便垮了下去。

    “虽然不是他让我来的,可我却是因为看到他的痛苦,才决定过来的。”洛叶长叹一声,“以之前的事例来说,我哥来了有用吗?我相信,他应该是努力了不少次了吧?”

    “对不起!”卢情情眸子变的湿漉漉的,“我不知道他会痛快,他,真的……真的为我痛苦?”

    “他喜欢的是我,妹,感情是勉强不来的,你干嘛要做这个拆散别人姻缘的坏人呢?”姚美盈看卢情情的表情有了松动,赶紧上前一步,“卢情情,我才是他最爱的人,他只是不敢在家人面前承认罢了,你也知道,我们在一起了。”

    “洛洛!”星弄气得牙根直疼,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洛叶咳一声,冲她点了点头。

    “啪!”

    毫无准备的姚美盈捂着火辣辣的脸颊,愣在当场,她怎么也没想到。对方会冷不丁的动手。

    “你再做这么不要脸的事儿,看我不抽死你!”星弄说着拖起她便往校外走,“奶奶个熊的,气死姐了,世界上竟有这种女人,姐今天真开了眼了,今天姐要不把你抽的找不着北,姐就不叫颜星弄!”

    “你凭什么这样对我?”反应过来的姚美盈反手就往星弄脸上抽去,“敢抽姐的人你是第一个,今天姐要不把你抽的找不着北。姐就不叫姚美盈!”

    太有才了,竟是把星弄的话原封不动的学了一遍,只不过。唯一不同的是,她的手腕被星弄牢牢的抓住,想抽也抽不到。

    “姚美盈,如果你再敢做这种缺德事儿,小心你这张脸!”星弄说着把她一推。退到洛叶身边,“好久没这么痛快了,真过瘾。”

    影诺一头黑线,来的路上,这家伙就讲条件讲了一大堆,要求暴力行动由她执行。

    否则。她就要在洛叶的婚礼上大大的发飙。

    考虑到自己的婚礼比对方先举行,洛叶只好应了对方,这也才会出现刚才的那一幕。

    当然。这姚美盈也是不要脸到极致了,否则,洛叶也不会让星弄动手。

    卢情情原本就没自信,她再这么一掺合,那根本就是在折腾温肃。象温家这种家教甚严的家族,只要把女孩子带回家。得到了长辈的认可,就绝不会再做三心二意的事儿。

    可卢情情不了解,自然就会过不了这个坎儿,她想不通的时候,任温肃怎么解释,她也不会听进去。

    如果事情折腾得久了,最受伤害的是温肃,万一卢情情放弃了,有心人那么一散播,事情最终的结果有可能变成全是温肃的错。

    这正是先前所说过的,人们总是同情弱小,俩人分手,大家绝对不会相信是卢情情主动放弃的。

    而且关键是,因爱生恨的例子太多了。

    不过通过这件事儿,洛叶也觉得,当年温肃和卢情情之间的事情,定的太急了,卢情情的心态根本就没调整过来。

    她今天过来帮着请卢情情过去,就是觉得,这事儿由她来做最合适——温家的长辈们肯定是不能出面的,温肃自己的解释没用,温严虽说过年会回来,可他是男孩子,不方便,温可的性子略软了些,面对王东盈这种人,也只有受制于人的份儿。

    是以,她才会自作主张的赶了过来,实在是,现在再不处理,年前她就没时间了。

    明天一早要和曲悦去李晓燕的家乡,办完御膳的事情她就会直接回鲁东与父母会合回老家过年。

    年后回到沙市,恐怕要正月十五左右了。

    年关年关,对于恋人而言,过年也绝对是个关,是以,她必须在今天把事情解决了。

    “妹,我要你给我一个说法儿。”

    不得不说,这姚美盈还真是打不死的小强,被星弄这样收拾了,竟然还能凑到洛叶面前要求一个说法儿。

    洛叶淡淡的看着她:“你想要什么说法儿?”

    姚美盈指指卢情情:“你是铁了心要支持她?”

    “她是我哥的未婚妻,已经举行过定婚仪式的未婚妻,我不支持她,难不成我要支持一个第三者?”

    “我早就喜欢温肃了,是她挺了我的足好不好?”姚美盈一脸的委屈,“要不是我休学了一年,哪能轮到她?”

    还有这情况?洛叶眉头微微皱了皱,看向卢情情:“她说的是真的?”

    卢情情摇头:“我不知道,我和他不是一级的。”

    “没错,她是休学过,但是,温肃和她之间,从未有过什么。”说话的是闻讯赶过来的卢东东。

    姚美盈不屑的冷哼一声:“你是卢情情的哥哥,当然要向着她说话。”

    卢东东不搭理她,径直看向洛叶:“洛董,我的人品你应该了解上,我不会因为情情是我妹妹就信口开河的,我也知道,温肃和这女人丁点儿事都没有,可偏偏情情钻了牛角尖,唉!”

    “你姓洛?”姚美盈脸上的笑意一下子收回去,直直盯着洛叶,“你姓洛怎么会是温肃的妹妹?”说着看向卢情情,“你也太卑鄙了,竟然找人来演这么一场戏,你以为这样,温肃就会回到你身边了?我告诉你,假的始终真不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军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军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