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军妆 > 第951章 相聚/商谈婚事

第951章 相聚/商谈婚事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咚咚咚……”

    正和叶婶腻歪着的洛叶,听到叩门声,一把按住打算起身的叶婶:“有我在,哪能劳您大驾。”

    “这孩子……”叶婶笑笑,还是站起身来,“这个点儿过来的,估计是你江婶。”

    果然,洛叶拉开房门,就见江妻正笑吟吟的站在门口,手里还端着一盘刚炸好的沙丁鱼,“江婶,这是送给我吃的?”洛叶笑着打趣。

    “是啊。”江妻推她一把,“你挡着让我怎么进来?”说着看向叶婶,“老江给我打电话,说是叶儿来了你这儿,我正好在炸沙丁,想起这丫头爱吃,就给送过来了。”

    叶婶转身去厨房拿筷子:“叶儿这孩子就是讨人喜欢,到哪儿都短不了嘴。”出来时走的有点快,便将韭菜馅的鲜味也带了出来,江妻忍不住笑道:“嫂子调的三鲜馅要包饺子对吧?叶儿有口福了。”

    “原本是打算包包子的,不过叶儿喜欢吃饺子,就重新和面包成饺子,待会让江副司令和小洋也过来吃,这馅绝对够了。”

    “嗯,让他们都过来,今天可是沾了叶儿的光了。”

    “……”

    听着两人的对话洛叶就一头黑线,她那么象吃货?不过心里却觉得暖暖的,江婶和叶婶都记得她爱吃什么,若不是真心的疼爱,哪会记得这么清楚?

    相较起来, 自己给予她们的,可就太少了。

    这一世和江妻交集不多,但前世的时候,她可是没少吃江妻做的饭,江妻的性子虽说有时比较暴躁,但心地善良,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

    而且她有一最大的特点——护短。估计这也是洛叶不帮着江洋撮合,她会不高兴的关键原因。

    在她心里,自家和洛家关系那么好,自家女儿是先与上官影诺认识洛枫的,那无论如何 都要给自家女儿一个机会才好。

    至于叶婶,不管前世今生,那都是没的说,如此想着,洛叶便道:“叶婶,我去和面。咱一会儿开始包,这么多人吃饭,要早点动手才是。”

    江妻就是微微一愣。若有所思的看看洛叶又看看叶婶,随之把筷子递给洛叶:“来,尝尝江婶炸的这沙丁怎么样,我放了鸡蛋炸的。”

    洛叶夹一条尝尝,点头:“好吃。江婶的手艺没的说,好了,我先和面去,剩下的留着吃饭的时候大家一起吃,可不能只我自己吃独食。”

    “叶儿,今晚不回家吃饭行吧?”江妻还是忍不住问了起来。先前她和叶婶说留叶儿吃饭只不过随便说说,因为她知道今天夜家和洛家的长辈要聚一起商量俩小的婚事儿,这种时候。作为事主的洛叶和夜轩怎么可以不回去呢?

    而且在她特别奇怪,洛叶和叶婶间的关系怎么会这么亲近?感觉上,比和她的关系还要亲近。

    “我们吃完了接着回去,不会误了事儿。”洛叶边说边进了厨房,叶婶跟进去拦住她。“这孩子,还当真要和面啊。你出去坐着,这活叶婶干,对了,叶儿今晚有什么重要的事儿?真的不会耽误了?”

    洛叶亲昵的搂住叶婶脖子撒娇:“天大的事儿也不及吃到叶婶包的饺子重要。”

    “这话叶婶爱听。”叶婶喜的眼睛眯成一条缝,把洛叶往厨房外推,“出去陪你江婶说话去,等和好了面咱们一起动手。”

    江妻便拍拍身边的位置:“来,陪江婶说会话。”

    “好啊……”洛叶张罗着把面板擀面杖摆好了,才坐下,“江婶今年过年打算在哪过?”

    “你江叔叔不能离开,年就只能在这儿过了,到时和你叶婶家凑一起,也挺热闹的。”话虽是这样说,可一看江妻的神色就知道,不能真正的一家团圆,她是很遗憾的。

    江政的父母早就去世了,是以,现在两口子的长辈就剩了江妻的父母,而江妻是独生女,两个老人自然就当江政和亲生儿子一样。

    偏偏的,两位老人对于年在哪儿过非常执拗,觉得离了故土过年就没了年味儿,是以,洛叶特别能了解两位老人的心情,一年到头就盼着过年一家子团聚,可是江政的职位决定着,回家过年的机率非常小,是以老人几乎是年年盼,年年失望。

    想了想,洛叶便问道:“叔叔几年没回家过年了?”

    “三年了。”江妻叹一声,“前几天给老人打电话,一听今年又不能回去,老两口的情绪立时就低落下去了。

    没办法,自古忠孝两难全,他也是为了工作,前两年我和洋洋都是回老家过的年,今年再留他自己在这儿不象话。”

    这事儿洛叶也帮不上忙,只好转移话题:“洋洋姐在家干什么呢?”

    “她能干什么,缩屋里看闲书呢,哎,你说她比你大了四岁多,可是这为人处事儿上,倒象是比你小了四岁多。

    叶儿,别怪她做的不地道,也别气婶婶护着她,谁让她是婶的女儿呢,你说婶要是不护着她, 还有谁护着她?”

    “我知道。”洛叶点点头,“婶婶这护短的性格我又不是不知道,如果我做错了事儿,婶照样护着我,我知道的。”

    “你能这样想婶就放心了。”江妻眸光柔和的摸摸洛叶脑袋,“第一次见叶儿的时候……”她拿手比划了一尺长的模样儿,“就这么一小坨坨,转眼,叶儿这就要嫁人了。

    唉,要不人家说,不看着孩子不知道自己老没老,这时间,过的可是真快,没试着的,这就土埋半截了。”

    叶婶忍不住插嘴:“他江婶,咱们是老了,可是离土埋半截还早着呢,我呀,最起码,也要看着小墨成了家才能安心的走。”

    江妻笑起来:“嫂子,你这话说的那叫一个矛盾。小墨成家也就眼下几年的事儿,听听你说的,好象要几十年似的。”

    “那倒也是,对了,你刚才说叶儿要结婚了?”叶婶边说边扎煞着沾满面粉的双手从厨房走了出来。

    “是啊,洛家夜家温家的长辈今天晚上要商量叶儿和小轩的婚事,估计过完年没多久俩孩子就要办婚礼了。”江妻有些惆怅的叹一声,“什么时候,洋洋才能稳定下来。”

    叶婶在门口默默的站了一会儿,转身又回了厨房。不时的,还能听到她的轻叹声。

    江妻知道她的心思,苦笑:“嫂子。孩子们感情的事儿,还真是强求不得,不过,咱们俩还真是同病相怜,我们家洋洋喜欢小枫。结果也是一样。”

    “我打第一眼看到叶儿就喜欢,这孩子长的漂亮心眼好,当时我就想啊,要是小墨找这么个媳妇儿,我去了地下,和他爸也就有个交待了。哎!”

    洛叶不自在的站起来:“我去喊洋洋姐过来帮忙。”

    叶婶赶紧从厨房出来拦住洛叶:“叶儿,叶婶也就是说说,小轩是个好孩子。你和他在一起,指定能幸福了,婶放心。

    至于小墨,婶相信,总有一天他也会遇上他喜欢的。婶这就是触景生情的多说了几句,叶儿可不准逃跑。”

    “我知道。我不会逃的,就是……”洛叶挠挠脑袋,“就是听叶婶说这些,我心里有些难受,放心,我真的是打算去喊洋洋姐,不会逃的。

    就算做不了叶婶的媳妇儿,也能做叶婶的女儿, 我相信,叶婶是不会嫌的,对不对?”

    “当然,有这么个漂亮的女儿是叶婶多年的心愿。”叶婶手臂揽住洛叶,看向江妻,“他江婶,看看我们有母女相不?”

    “有,有,有……”江妻连说了三个有,又补一句,“你别说,细像像,还真是有母女相。”说着把家里钥匙递给洛叶,“叶儿,婶交给你个任务,陪洋洋聊会儿。”

    “好。”洛叶接过钥匙,向两人摆摆手,去了江家。

    “这孩子,真可人疼。”叶婶看着洛叶的背影消失,才收回身子关上门。

    “是啊,我们家老江可喜欢这孩子了,比对洋洋都好,不瞒您说,以前我和我们家洋洋没少吃她的醋。

    可是真和这孩子交往下来就发现,她好象天生的有一种吸引人的气场,不自觉的,就被她给吸引住了。”

    “对对对,我就是这种感觉,当年我一见到她,就觉得这孩子太招人喜欢了. ……”

    江妻笑着打断她:“嫂子,这话您今天说了好几遍了。”

    “哈哈……,年纪大了,絮叨了,哎,也不知道以后娶个媳妇会不会嫌我烦。”叶婶摆着手去了厨房,“我先把面和好,一会咱坐着聊。”

    “成。”江妻点点头,琢磨一会儿,突然道, “嫂子,你看我们家洋洋怎么样?”

    叶婶就道:“挺好的,那孩子性子直实,也招人喜欢。”

    “呵呵……,嫂子喜欢我们家洋洋就好。”

    听江妻这样说,叶婶就明白过来她的意思,猛的一拍大腿:“是啊,这俩孩子可不就是现成的嘛,回头,咱们分头做做他们的工作,这知根知底的,可比找别人强。”

    “好嘞!”江妻声音立时热切了几分,叶墨的条件一点都不比洛枫差,女儿要真能和叶墨走到一起,她这做妈的可是绝对就没心事了。

    她当然知道叶墨喜欢的是洛叶,可是,眼看着洛叶就要和夜轩结婚了,他也就该死心了。

    这男人,要是死心了,也就能接受下一段感情了,就算一时放不下,也可以让洋洋等等。

    她相信,以叶墨的孝顺来说,就算他心里始终有洛叶,也不可能一直单身,只要结了婚,女儿真心对他,总有一天,他的心里会只有自家女儿的。

    ……

    洛叶打开江家房门时,江洋正捧着本书窝在沙发里瞄着,只是看她直愣愣的眼神就知道,心早就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洛叶也不吱声,悄悄的坐到她身旁,瞄了瞄书的皮面——《童话大王》。

    她的唇角就微微勾起来,江洋还是那个江洋,或者。爱情让她短时内迷失了自己,但是,只要引领得当,她又会恢复到以前的可爱。

    回过神来的江洋赶紧坐正了身子:“叶儿来了,什么时候来的?呵呵,我看书看得太入迷了。”

    洛叶也不揭穿她,便道:“我刚坐下,叶婶要包三鲜馅的饺子,咱们都去她家吃饭,我被撵过来请洋洋姐。”

    “叶儿。我真羡慕你,谁都喜欢你。”江洋叹一声,“什么时候。我也有你这好人缘就好了。”

    “洋洋姐人缘也不差,干嘛这样说。”洛叶想了想,还是道,“至于和我哥的事儿,只能说是时机不巧。缘份差了那么一点儿。

    我相信,洋洋姐一定会找到适合自己的那个人,也一定可以过的非常幸福的,有一句话不是说,只要我们相信,就一定会幸福。”

    “嗯。我也相信,上天不会太亏待我的,这两天。我也想通了,感情,是真的勉强不得。

    其实,前几天我就想通了,只不过嘴上不愿意承认。又不舍得一下子放手,然后和叶儿谈的时候。感觉叶儿一点都不向着我,就更嘴硬了。

    昨天我爸骂了我一顿,我也后悔的要命,叶儿,别生我的气了,以后咱们还是好姐妹,好不好?”

    “好。”洛叶点点头。

    “其实. ……”江洋认真的看着洛叶,“洛洛,你不要以为我是说好听的,我现在说的,真的是实话。

    其实,我那样坚持还有一个目的,我自小就认识小枫,初始是姐姐对弟弟的喜欢,不知不觉的就变成男女间的喜欢。

    开始的时候,连我自己都没搞明白,等明白过来的时候,又有些不好意思表白,后来觉得再不表白要晚了的时候,却是真的已经晚了。

    因为这种原因的错过,心里会有些不甘,可是,同时也特别盼着小枫能幸福,所以,我后来那样的坚持,那样的死皮赖脸,也是想考验一下上官影诺。

    我知道,她和叶儿是最好的朋友,所以,我担心叶儿在看待她的时候,会带了个人感情。

    而小枫,又那么听叶儿的话,所以,我一直担心,她骗了叶儿和小枫的眼睛,而女人,在面对情敌时的表现,是最真实的自我。

    事实证明,叶儿你真的没看错她,而小枫,也没看错她,昨晚我和我爸说这些的时候,他也叹着气说我太傻。呵呵……”

    “洋洋姐。”洛叶轻轻的揽住她,“你的确是挺傻的,对不起,我都没想到你会是这样的想法儿。”

    江洋释然的拍拍她:“你又不是我肚子里的蛔虫,怎么会想到我怎么想的?小傻瓜,叶儿,姐真心的恭喜你,就要做新娘了,姐相信,叶儿会是这世上最漂亮的新娘,最幸福的新娘。

    电视电影和童话故事里,王子和公主的幸福都是在结婚的时候结束, 可我相信,叶儿的幸福,会一直一直延续,永远没有结尾。”

    “这个年,我一定会过的非常开心。”洛叶长长的舒一口气,“说真的,虽然我对洋洋姐说话十分不客气,可是 ,心里却又忍不住为洋洋姐担心,知道洋洋姐真正的想开了,我也就真正的放心了。”

    江洋不好意思的笑笑:“我比叶儿大那么多,还让叶儿跟着操心,真是太丢人了。”

    “那有什么丢人的,女人面对感情的时候,不管多大,都是一样的,没准以后我也要洋洋姐劝我呢。”洛叶说着拉江洋起来,“走吧,过去一起包饺子,过年咱们不能一起过,今晚提前吃团圆饺子。”

    “好。”江洋痛快的起身,“和叶儿说开了,我这心里总算是松快了,打昨晚上和我爸聊了,我一直在琢磨,找个什么理由,再和叶儿谈谈呢。

    说真的,我特别不喜欢被叶儿嫌弃的感觉,唉,从小随我爸东奔西跑的,我就没几个好朋友,要是叶儿再嫌弃我,那可真是离孤家寡人不远了。”

    洛叶和江洋手拉手的出现在叶家时,叶婶忍不住笑道:“瞧这俩孩子,好的跟亲姐俩似的。”

    “叶婶,您要是先和洋洋姐认识,肯定疼她比疼我多,洋洋姐可讲义气了。小的时候,别人欺负我们,只要有洋洋姐在,就一定会帮我们找回场子。”

    “叶儿,你这是夸我呢还是贬我呢?”江洋一脸无语的看着洛叶,“我严重怀疑,你这是想着显示你是淑女而我是暴力女。”

    “不管淑女还是暴力女,我都喜欢。”叶婶笑着指指身旁的位置,“洋洋过来坐。”

    “哟嘿. ……”洛叶坐在江婶身旁,“我就说吧。有了洋洋姐,我立马就失宠了,唉……”

    “你这孩子……”叶婶无奈的摇着头。“要是失宠了,婶能包你最喜欢吃的三鲜馅饺子?”

    江洋迅速接话:“婶说的对,明明是万千宠爱与一身, 还来跟我争,叶儿真是太不知足了。”

    “这么默契?”洛叶瞪大了眼睛看向江妻。“江婶,你妒忌不?你闺女现在就和叶婶这么默契,你到底妒忌不?”

    “臭叶儿!”江洋气得瞪她一眼,起身去了厨房,“洗手包饺子,别在那儿猴精八怪的气人了。”

    洛叶赶紧跟进去:“好。洗手包饺子。”

    叶婶就附身往前冲江妻小声道:“你说叶儿这孩子怎么就这么聪明,咱们商量的事儿她明明就不知道,怎么就配合的这么好?”

    江妻无奈的笑笑:“嫂子。你表现的太明显了,连我们家洋洋都感觉出来了,何况叶儿?”

    “我表现的有那么明显?”叶婶说着不自觉的摸了摸脸颊,江妻赶紧拿纸给她擦擦,“瞧您。没粉也不能把面粉往脸上擦。”

    “洋洋姐,明天陪叶婶去买粉饼去。叶婶想擦粉了,你这做小辈儿的可要好好表现。”

    “行啊,明天你一起去。”江洋冲她撇撇嘴,又看向自家老妈和叶婶,“都不用含沙射影的,我已经看出来了,你们这是想撮合我和老叶呢。

    我告诉你们,趁早收了那心思,老叶那心里, 可是装着叶儿呢,而且,一时半会儿是放不下的。

    我虽然单身,但我也不是荤素不忌,趁人之危的事儿,咱可不能干,叶婶,我做您女儿行,别的,您暂时先别想了。”

    洛叶赶紧道:“叶婶,洋洋姐果然豪爽吧?一般的女孩子,就算看出来了,谁好意思这样说?”

    “切,那是因为我自己深知,犹豫会坏了大事儿,我已经犹豫了一次,可不能再犹豫一次。 ”

    “哟,可真热闹,大家在说什么呢?”

    几人说笑着,江政和夜轩叶墨推门走了进来。

    “江叔叔,让洋洋姐向你汇报。”

    “汇报就汇报,以为我不敢?”江洋上前拖起叶墨的胳膊,见对方不自然的往外抽了抽,就瞪他一眼,“抽什么抽?姐看得起来才拖着你,告诉你,现在咱俩是鱼肉,要联合起来把事情说清楚了,明白不?”

    江政笑着坐在窗边的椅子上:“什么事儿,说来听听。”

    “大家伙儿都在撮合我和叶墨呢,也不想想,一个受了情伤,另一个也受了情伤,都又还没恢复过来,哪能往一起凑?”江洋说着看向叶墨,“老叶,我说的对吧?”

    叶墨扫她一眼:“哟,你恢复了?”

    “什么叫我恢复了?”

    “能光明正大的说自己受了情伤就代表着你已经决定不再去拆散别人了,那还不叫恢复了?”叶墨说着扫一眼夜轩,“别拿我和你比,叶老大会疯狂的。”

    ……

    “你和叶墨说什么了?”

    回程的路上,洛叶忍不住问夜轩。

    “也没说什么……”顿一顿,夜轩又道,“就是表达了表达我对叶儿感情的深度。 ”

    “太不仗义了。”洛叶撇撇嘴,“你这不是生生的往人家伤口上撒盐嘛,叶大哥可是喜欢我的,超级喜欢。”

    “叶儿 ……”夜轩无语的扫她一眼,“要不要说的这么直白?我说,你怎么会这么理直气壮?”

    “那是必须的,你看喜欢我的人,多么厚道,多么正直,多么有分寸,哪象喜欢你的,一个个。哼!”

    敢情,人家还在小心眼这个呢,夜轩苦笑:“我保证,永远不会再有那种事儿了。”

    “切,你的保证我听听就好,听说,在市委市政府上班的女同志们,最近上班都特别早,而且,还特别喜欢在上班前溜达着锻炼。嘿嘿……”洛叶坏笑着眨巴眨巴眼睛,“能不能告诉我,这是什么原因呢?”

    “你呀……”夜轩宠溺的摸摸她脑袋。“看出来了,你是真开心,是真的在意江政一家。”

    “是啊。”洛叶脸上的笑意敛了一些,她怎么可能不在意江家呢?前世今生,她都欠江政的情。哪怕江洋做了伤害影诺的事儿,她也无法真的把江洋棒杀。

    毕竟,江政和影诺一样,都是对洛叶极其不同的人,尤其是江政,如果没有他。前世,她根本就没机会为父亲报伤。

    如果不是她为父亲报仇,也不会有机会重来一次。

    那么。这一世的一切一切,也都不会存在。

    相对于同样重生的温雨来说,她是幸运的, 而且是极幸运的,要是初始的时候。没有江政的帮忙,很多事情。她根本就无法完成。

    就象温雨很多事情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就是因为自己的能力不到,又没有帮忙的人。

    所以,她对江政一家,如何能不在意?

    “其实,我对江叔叔一家并不够好。”洛叶忍不住叹了一声,“他是如何对我家的,你都清楚。

    那种恩情,我怎么报答都不为过,可是,在面对洋洋姐的感情时,我却做的很绝情。

    虽然说,我知道自己做的没错,可是心里,真的觉得愧疚,觉得对不起江叔叔……还有江婶婶。”

    前世,她在江家住着的时候,江妻对她,也是极其的疼爱,还有江洋,虽然偶尔会妒忌父母对她的疼爱,但,她自己也是把她当亲妹妹一样关爱。

    “好了,别想了,难道你拆散了洛枫和影诺就不愧疚了?这件事儿,无论走哪条路,都会有人受到伤害,你只是选择了正确的那条。”

    “我会慢慢调整过来的。”洛叶长舒一口气,转移了话题,“去我家过年的事儿,你要和你爸妈也知会一声。”

    “我爸妈不是你爸妈?”夜轩气得瞪一眼洛叶,“要说咱爸妈。”

    洛叶无语的盯着他:“我要是说去我家过年的事儿,和咱爸妈知会一下,你知道要和哪个爸妈知会?”

    “我两个爸妈都知会不就行了?而且,我有那么傻吗?”

    洛叶:“ ……”

    两人回到家已是晚上八点半,夜老爷子和夜老太太,洛正刚和洛爷爷都已经赶了过来。

    看到俩小的回来,众长辈们都满是笑意和俩小打招呼。

    待俩小找了位置坐好,夜老太爷轻咳一声,道:“叶儿,你们的婚礼想定在二月初九,那天是黄道吉日,更是你们俩的黄道吉日,有什么意见,你们可以提。”

    有意见有用吗?大家都同意了的事儿,他们有权反对吗?洛叶心中诽腹着,脸上却仍是笑盈盈的:“我们听长辈的。”

    老太爷看向夜轩:“小轩你呢?表个态。”

    “我听叶儿的 。”

    众人:“…… ”

    小南瓜就在一角哧哧的笑起来,感觉到温老爷子严厉的目光,赶紧止了笑声,脸憋的通红。

    不过看他瞄夜轩的那个样子就知道,没打什么好主意。

    老太爷点点头:“既然这么定下来,接下来你们就不用管了,具体的,我们会安排好的。”

    “谢谢太爷爷。”

    俩小赶紧表态。

    “谢我干嘛,我最愿意干的就是这件事儿,应该谢谢你们,总算让我盼到这天了,上次让老头子我给耽误了,这心里可是一直不好受呢。”老太爷哈哈笑着站起身来拍拍温老爷子,“小温啊,住在你这儿添了不少麻烦,这次让老头子我将功补过,行不行?”

    温老爷子赶紧起身,冲夜老太爷鞠个躬:“您能一直住在咱们家,又能让夜兄和嫂子赶过来商量,是瞧得起咱们,哪存在麻烦?

    至于俩孩子的婚事,咱们一起操持。”说着看向洛老爷子,“洛兄,在这儿我要特别感谢您,叶儿是洛家的孙女儿,这事儿您能放权给我们……”

    洛老爷子挥着手打断他:“温老弟,说这话就是你不对了,咱们做长辈的,就是为了小辈儿过的好。

    如果我张罗,那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明明知道我不是最合适的,还强拦着,那哪象长辈该做的事儿?”

    “老头子,你现在发现小馨的眼光比你的眼光要好了吧?”温老太太呵呵笑着,“有这样的亲家,孩子们哪能不幸福?”

    “这点儿我早发现了。”洛老爷子看向抿嘴笑的女儿,“小馨,爸再向你赔个罪,要不你妈晚上肯定吵得我睡不着。”

    听前半句睦,温馨赶紧起身,刚想说什么,结果一听后半句,又笑着坐下了,虽是笑着,心中却是泛起一丝酸涩。

    如果当年父亲就是这样开通,父母的感情就是这样融洽,姐姐绝对不会在大好的年华离去。

    成熟真的和年龄无关。

    就象她和洛正刚,若是没有女儿,今时今日也不一定能真正成熟起来。

    会议散场后,小辈们便聚了一起叽叽喳喳,列席会议的星弄和瑶光更是一脸的羡慕,几家的长辈处的如此融洽,洛叶以后的日子,绝对幸福,而嫁入洛家的影诺,也是绝对的幸福。

    星弄眼珠子转转,就叹着气道:“洛枫哥,当年我怎么没眼急手快的把你给拿下呢?”

    “哼!”影诺瞪她一眼,“你再眼急手快也没用,他是我的,别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了,小心回头我告诉陆路。”

    “醋娘子!标准的醋娘子。”星弄同情的冲洛枫摇着头,“你以后的日子,可想而知,我替你默哀三分钟。”

    “滚!”影诺伸腿就踹她,“还是先替你自己默吧。”

    星弄伸长了脖子喊:“洛阿姨,快看快看……”

    影诺伸到一半的腿赶紧缩回去。

    “嘎嘎嘎...... ”

    一听星弄这笑声影诺就知道,她上当了,想再伸腿踹,又怕正好赶点上,遂恨恨的瞪着星弄:“我都录音了,哼哼......”

    笑声便嘎然而止.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军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军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