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军妆 > 第1098章 婆媳齐上门

第1098章 婆媳齐上门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明朝伪君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西江市政委副市长办公室。

    夜轩看着手中的一份材料,眉头越皱越紧,做为空降干部,受到的排斥可想而知,他又不想搬出背景压人,是以,想要真正打开局面,绝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儿。

    从选择从政的那天起,他就做好了面对此类困难的准备,也做好了凡事循序渐进的原则,只是,手上这份材料上所说的事情,太触及他的底线了,三个亿的修路款,竟然只修了二条十公里长的水泥路!

    “王秘书,你过来一下。”夜轩头也不抬的喊了一声。

    坐在外间的王朝中迅速出现在夜轩桌前,他今年二十五岁,毕业两年,一直做公共秘书,成为夜轩的专职秘书刚刚二周,对于夜轩能挑中他,他兴奋激动了好几天。

    “看看这个。”夜轩把材料递给他,这是封秘密举报信,而且是专门写给夜轩的,因此,身为秘书的王朝中之前只是用技术手段验证了信的安全性,对于内容,是没机会过目的。

    一扫标题,王朝中就明白过来,当即道:“市长,这条路离我家很近,修好刚刚一年上,但是已经坑坑洼洼的不成样子。”

    夜轩起身:“带我去看看。”

    “是!”王朝中应一声,出去拨打电话给司机江安平。

    ......

    市委书记办公室。

    西江市市委书记杨见营半躺在老板椅上,端着一杯龙井时不时的啜一口,秘书向金兴接个电话,轻手轻脚的进来汇报:“老板,夜副市长去映泉镇了。”

    “毛头小子!”杨见营淡淡的盯着窗外,“刚来了半个月就想动刀子动枪,唉。又是一个急着自杀的主儿。”

    向金兴一脸谄笑:“老板说的是!”

    杨见营挥挥手:“随时向我汇报消息,出去吧。”

    “是!”

    两三分钟后,杨见营笑眯眯的拨通了市长王家园的电话:“家园市长,小夜去映泉镇了,你知道吗?”

    “知道!”王家园粗门大嗓的道,“书记放心吧,他那车子绝对会给他意外的惊喜的。”

    挂断电话,杨见营脸上的笑意更浓了,手叩着桌子轻轻哼起了小曲儿。

    此时,夜轩和王朝中江安平正乘坐着一辆破旧的桑塔纳2000往市外走。“拐到昌平路去。”眼看着车子就要驶出市区,夜轩突然道。

    “是!”司机江安平问也不问的就往昌平路拐。

    “左拐......前面右拐......进院子去。”夜轩指挥着车子进了一个隐蔽的大院儿,指了指停在院里的一辆崭新的北京吉普。“换车!”

    “是!”江安平眸中的讶异一闪而过。

    “你要不要先向王市长报告一下?”夜轩幽幽的道。

    刚要下车的江安平身子僵了僵,转过头,貌似疑惑的盯着夜轩:“市长,您的意思是让我现在先向王市长汇报?”

    夜轩淡淡的盯着他:“尽职尽责才好嘛。”

    “市......市长......”江安平面色惶惑起来,“我......我......”

    “你竟然身在曹营心在汉?”王朝中一脸怒气的道。

    夜轩一头黑线。这形容......,王朝中也意识到自己用词不怎么恰当,讪讪的笑着,“市长,我的意思您懂的。”

    夜轩好笑的扫他一眼,转而神色冷然的看向江安平。“给你一次选择的机会,自己看着办吧。”说完径直下车,坐上了JEEP的驾驶位。王朝中瞪一眼愣呆呆坐着的江安平,坐上了JEEP的副驾驶位,犹豫了犹豫,道,“市长。我也学出驾照来了,要不我开?”

    “学完驾照开过车?”夜轩问话的同时将车子打着了火。

    “没有。”王朝中一脸的不好意思。继而又解释,“不过,我学车的时候,总被教练夸来着,考证也是一次过的。”

    “行,回来的时候给你机会。”话音落下,车子原地甩尾,轰鸣着窜出了院子。自始至终,院子里没有一个人出来瞄一眼。

    “市长,这是您的车?”王朝中兴奋的上看看下瞄瞄,终是没忍住好奇,问了出来。

    “我妻子的。”夜轩道。

    “您......结婚了?”王朝中瞬间瞪大了眼睛。

    “我结婚了怎么会让你那么奇怪?”

    “不......不是......市长太帅了。”王朝中嗑嗑巴巴的道,说完他直想抽自己的嘴巴子,这是什么话?

    夜轩好笑的摇了摇头,没吱声。

    王朝中就更忐忑起来:“市长,我的意思是......您,您只比我大一岁,您就到了这个级别,肯定是一直忙工作来着,就觉得您肯定没结婚。”

    “嗯。”夜轩应一声,将车子驶上了通往映泉镇的支道。

    “整个办公区的女同事,都......都特别关注您,还有人说专门查过,您没结婚。”牙一咬,王朝中实话实说了。

    “谁去查的?”夜轩脸色冷下去,他的资料大部分都是保密的,至于他和洛叶的婚事,为了避免有心人查到他身后的背景,也全都屏蔽掉了。

    这样做是为了工作的方便,也是为了保护家人,可是,知道有人特意去查这件事儿,他当即就不高兴了。

    “是矫副市长。”

    ......

    沙市距离西江市只有一百多公里,以洛叶的车技,只用了一个小时十五分钟,便到达了西江市政府办公大楼。

    “同志,请出示您的证件!”

    门卫礼貌的道。

    因为是办私事儿,洛叶着的是休闲装,开的是一辆挂普通牌的奥迪A4,被要证件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儿,不过,好的衣着气质加上车的档次摆那儿。门卫的态度是极其谦和的。

    当然,也不排除人家门卫的素质高,待人就是这么热情。

    身为猛虎的队员,洛叶的证件是通行无阻的,不过,她却不想整的整个大院的人都知道,夜轩的妻子是军队特权人员,是以,她礼貌的递上身份证:“我是夜轩的妻子,麻烦您给他打个电话。就说他的妻子和母亲来看他。”

    “夜市长的妻子?”门卫明显愣了愣,随之道,“夜市长在半小时前出去了。”

    洛叶看向苏莎:“妈。我们去找他还是?”

    “先去他办公室看看吧。”苏莎想了想,掏出自己的身份证和工作证递给门卫,“我是他的母亲,您做个登记,放我们进去。行吗?”

    门卫有些为难的挠着脑袋:“夫人,不是我故意为难您,只是,规定摆那儿,我没有权力这样做,还请您原谅。”

    “好吧。我给我儿子打电话,让他和你说。”苏莎无奈的拨通了夜轩电话,“小轩。我现在在你办公公大楼的外面,你和门卫说一声,放我们进去......,对,我和叶儿一起来的。没通知你是想给你个惊喜,是我不让叶儿说的......好。我们等你。”

    有了夜轩的电话,婆媳俩顺利的被送到了夜轩办公室,娘俩刚坐了十分钟,门口传来轻轻的叩门声,洛叶便起身去开了门。

    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手里提了一个袋子站在门口,冲洛叶礼貌的笑着:“您好,我是办公室主任杨琪,夜市长刚刚给我打过电话。”

    “你好。”洛叶让开门口,“请进。”

    杨琪和苏莎打过招呼后,便把袋子里的东西一件件的往外掏,红茶、绿茶、花茶、黑茶.......摆了一桌子,请婆媳俩挑选。

    洛叶随意的拿了一筒绿茶:“就这个吧。”

    “好的。”杨琪应答着。就去张罗着泡茶。

    “不用麻烦您了,我们自己动手就好。”洛叶上前拦住他,“您去忙自己的工作吧,我们会照顾好自己的。”

    “那不行,夜市长不在,这是我应该做的。”杨琪笑呵呵的道。

    “咚咚......”

    “我去开门。”杨琪急急的冲到门口,拉开门,脸上迅速堆起笑容:“矫市长您好。”

    “听说夜市长这来客人了,既然夜市长不在,我就过来招待一下。”

    “不是......”

    “不是什么不是,杨主任,你去忙吧,这儿交给我。”

    杨琪只好苦笑着回头和洛叶苏莎告辞。

    待他出了门口,一名三十岁左右的女子进来,身姿婉约,长相甜美,视线转到洛叶身上的刹那,眸中明显流露出羡慕?=妒忌?

    “两位好,我是西江市的副市长矫娇,夜市长是我的分管领导,他不在,我应该代他招待客人。”

    “不用了,我们自己招待自己就行。”洛叶淡淡的瞄着她,“夜轩也给你打过电话,让你过来照顾我们?”

    “没有......”矫娇眼神中闪过一丝不悦,“市长办公室中原则上是不允许客人久待的。”

    言外之意,她过来是监督的?

    洛叶好笑的摇摇头:“我是他的妻子,也不允许久待?”

    “是的!”矫娇点点头,“家属也不可以。”

    “这位市长,你不是对我儿子有什么想法儿吧?”苏莎眼神锐利的盯着矫娇,“如果你有那种想法儿,我劝你趁早灭了这个念头。”

    “您是?”

    “我是夜轩的母亲!”

    矫娇明显愣了愣:“不是岳母?”

    “呵......”苏莎忍不住笑起来,“听你的意思,如果是岳母,你就要采取不敬的态度了,对不对?”

    “ 不是......”矫娇脸上明显闪过一丝不自然。

    没错,从夜轩到任的第一天,她就动了心思。

    她是原西江市市委书记矫正功的独生女,大学毕业后,来西江市任职,有着父亲的余荫,也升迁的自然比别人要快一些。

    现任书记杨见营是她父亲的故旧,因此。她的仕途一直是顺风顺水。

    正是因为这个,她才会对夜轩动心思,一名二十七岁的常务副市,说明了什么?

    从她自身一想,她就知道,夜轩身后的背景绝对是强过她的,虽说地头蛇们对夜轩不感冒,包括杨见营那个地头蛇,但是她相信,以夜轩的年龄。是没人能拦住她的。

    而她今年二十八岁,只比夜轩大一岁,从年龄上来说。合适的很。

    唯一让她不满意的,是夜轩太帅了,这让她很没有安全感,她总觉得,这样的男人。看看挺好,嫁他,却......

    可是,又一想,如果这样的一个帅哥能被她纳入家中,该是多有面子的事儿?而且。在西江市想找一个与她匹配的男人,实在是太难了。

    她如果不抓住这次的机会,下次再空降这么个年轻市长。还不知道要猴年马月了,她已经二十八岁,还有多少青春年华耗得起?

    本着这些个心思,她特意去查了夜轩的资料,看到婚姻一栏未填时。她只当是档案管理人员的疏忽,把未婚漏填了。

    本着女人的JIN持。她并没有急急的采取行动,她对自己的用地出很有把握,就西江市政府大院来说,她是最漂亮的。

    无论从身材还是长相上,她都是绝对的NO.1。

    这院里不知多少男人对她垂涎三尺,只不过,她的职位和家世摆那儿,有些人只是敢看不敢追罢了。

    这也导致她年过二十八,都还一次恋爱没谈过。

    十分钟前,有人说夜轩的妻子和母亲过来看夜轩,她连连确定了三遍,才信了这个事实,可是,又不怎么甘心,才特意跑过来看看。

    往这边走的路上她突然就觉得,如果夜轩真的在意这桩婚姻,就不可能在资料上不备注已婚,不填的原因,十有*是对这段婚姻不满意。

    往深里说,或者夜轩是迫与家庭的压力,不得不娶了某利益家族的千金,而这点儿,是她最不齿的!

    当年,她的父亲就想让她嫁给省里某位领导的儿子,结果,她以死抗争,她父亲只能妥协,把她留在西江市发展。

    好在,那位领导的儿子早就有心上人,因了那次的事儿,就娶了心上人,结果,结婚后才发现,心上人的家庭背景比她家强了不只一星半点儿。

    出于对她的感激或者是别的,仕途上也多多少少对她有了些关照,要不,以她二十八岁的年龄,怎么可能到了这个职位?

    思及这些,她对夜轩的这桩婚事就更加的排斥。

    在她看来,这种强行的联姻,根本就是强买强卖,是违背人的意愿的强买强卖,对于那种愿意为家族利益牺牲自己的千金小姐,她是极看不起的。

    因此,进了夜轩办公室后,她对洛叶和苏莎并不怎么尊重。

    好吧,她是理所当然的觉得,妻子和母亲一起来,那所谓的母亲肯定就是岳母。

    “我想问一下,夜市长和这位小姐的婚事,是经人介绍,还是自由恋爱?”矫娇看向苏莎问道。

    “和你有什么关系?”苏莎面色淡淡的盯着她,“你听不懂我的话吗?如果对我儿子有意思,请你趁早灭了这门心思,我最瞧不起的就是破坏别人家庭的女人。”

    “不是,我没有破坏夜市长家庭的意思,原本我是对他有点儿心思,但那时候我是以为他没结婚,而且,我查过他的资料,上面的确是没有备注结婚,所以,我绝对不是您说的那种破坏别人家庭的女人。

    我现在问您这些是想说,婚姻,是神圣的,不能做为交换的工具,您如果是夜市长的母亲,就应该把他的幸福看得最重,而不是把家族的利益看的最重。”

    “你有什么资格来教训我?”苏莎好笑的瞄着她,“你竟然也能做到市长的位置,我真就奇怪了,你是凭什么做到这个位置的?”

    “我......”矫娇也很生自己的气,她都不明白,自己怎么就莫名其妙的说了那些话,或者是一直期盼的金龟婿变成了别人家的金龟婿,让她接受不了?

    “行了,你不用说了,出去吧。我们自己能照顾自己。”苏莎下了逐客令。

    “对不起。”矫娇脸色赤行的往门口走去,拉开门后,又猛的关上,回头盯着洛叶,“不好意思,哪怕被骂,我也想再问一句,您和夜市长之间......”

    “不劳你费心。”洛叶厌烦的瞄着她,“我和他之间的事情,用不着任何人来多嘴多舌。而且,我最讨厌你这种女人,自以为是!”

    “你!”

    “出去吧!”洛叶挥挥手。“你自己想想,你有什么资格过来大呼小叫的质问我们这个质问我们那个?请你扪心自问,换你是我,你会怎么想?”

    “我......”

    “什么我你的,我不想看到你!”苏莎声音陡然加大。“出去!”

    任矫娇再厚的脸皮,也待不下去了,当即拉门,阴沉着脸出了夜轩办公室。

    “这死小子,才刚刚来上任半个月,就惹出这样的事儿来。我现在都后悔,我把他生下来的时候,怎么不把他的脸划花了?

    让他长的这么祸害。一个个的麻烦找上来,叶儿,等他回来了,妈一定好好教训他,这死小子。怎么就不长记性.......”

    “妈......”洛叶好笑的打断接近暴怒状态的苏莎,“这次的事儿估计和夜轩没关系。你想想,他来了才半个月而已,哪有功夫去招惹这个那个?光工作都够他忙的。

    至于这个女市长,大多事情都是她自己瞎想的,算了,别和她一般见识,我都不生气,妈生什么气,对吧?”

    “叶儿,妈是觉得委屈你了,这一次次一桩桩的,妈和你爸以前感情虽说不好,可你爸从来没招过这种乱七八糟的事儿,小轩这孩子,怎么就那么招这种事儿呢?

    你们以前没结婚的时候也就罢了,现在都结婚了,还有这样的事儿找上门,这死小子实在是该揍!”

    “妈......”洛叶忍不住笑起来,“看您这样发怒,我突然想起了一个说法儿,您可以当成笑话听听,不过,我却真的觉得很有道理。

    说的是,一个女的结了婚,以前的男朋友要是一直痴情的等着她,关心着她,别人就会说,这男人真痴 情,真是个好男人。

    一个男的结了婚,以前的女朋友要是一直痴情的等着他,关心着他,别人就会说,这狐狸精,真不是个好玩意儿,要离她远点儿。

    呵呵......,妈,您想想,是不是这么个理儿?您看凤天至那样待我,您可以宽容他,甚至觉得他挺不容易的,可是夜轩这边的,您就这么生气,呵呵......”

    “叶儿......”苏莎一脸无语的瞄着自家儿媳妇,“你也让妈长见识了,哪有这样说自己的?”

    “我只是就事论事罢了。”洛叶轻叹一声,“夜轩的长相是人尖中的人尖,大家都有眼睛,不可能扣住了不看他。

    而他,也不可能对谁都冷着个脸不搭理,尤其他现在是从政的,打交道的肯定不只男人,相信只要是女人,不管多大年龄的,都爱看养眼的。这是人的本性,不是咱们禁能禁住的。

    有时候我想想,夜轩也挺冤枉的,又不是他自己愿意长的那么祸水的,却总要遇上这种事儿被咱们埋怨,想想,他也挺难的,是吧妈?”

    “好吧......”苏莎好笑的拍拍她,“反正小轩遇上你,是他天大的福气,妈现在是真的这样觉得了。

    当然,妈不是因为你刚才的这一番说词,而是因为你对事对人的态度,要知道,一个男人娶到一个贤明的妻子,根本就是成功了一多半儿。

    而女人的天性决定着,十个女人有九个是善妒忌的,只不过程度有轻有重罢了,叶儿这种,真真是少找,除了不善妒忌,还能真的看开。妈现在算是服了。”

    “您把我夸的这么好,小心我以后找不到北。”

    “妈,叶儿。”房门推开,夜轩满头大汗的跑了进来,看看苏莎,再看看洛叶,一副子不知怎么办的样子。

    “怎么,看到我们傻了?”洛叶好笑的瞄着他,“夜大市长,你可知错?”

    “知错?”夜轩迷茫的看向苏莎,“妈,叶儿是什么意思?”

    “你自己的媳妇你不了解吗?还来问妈。”苏莎斜他一眼,“臭小子,刚才是不是想抱你媳妇,看我在这儿又不好意思?”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军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军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