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军妆 > 第1100章 男人的心思也难猜

第1100章 男人的心思也难猜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明朝伪君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杨见莹宣布散会的同时,会议室的门被推开,五名脸色严肃的中年男子走进来,径直走向杨见莹和王家园,当中一位亮了亮手中的证件:“杨见莹同志,王家园同志,有些问题需要两位协助调查,麻烦两位移驾配合一下。”

    看到伸到眼前的证件,王家园的脸色立时就变了,嘴里却是不服气的嚷着:“什么问题,不可以在这儿说吗?”

    “不好意思,这些问题的确是不可以在这儿说。”中年男子淡淡的扫他一眼,“麻烦家园同志配合我们的工作,要不然,后果请自负。”

    “你威胁我?”王家园边说边掏出手机,“我让能管得着你的和你说话,我看你是不是还这么嚣张!”

    杨见莹则是脸色笃定的盯着几人,似乎面前的一切和他无关。

    五位男子也没急着行动,任由王家园拨通了电话:“老领导,我这儿来了五个人,打头的叫荆门……”话音在这儿嘎然而止。

    荆门淡淡的扫一眼王家园,“还要不要再打电话了?”

    “我跟你们走。”王家园瞬间如苍老了五六岁,“我会配合你们的调查的,能不能麻烦你们不要告诉我的家人?我父母的身体都不太好,我不希望他们受到惊吓。”

    “如果真孝顺,为什么要这样做?”荆门转而看向杨见莹,“见莹同志要不要打电话?”

    “不需要!”杨见莹淡淡一笑,“清者自清,我没什么好怕的。”

    荆门唇角勾起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冲另四名中年男子点点头,一行人便带着杨见莹和王家园出了办公室。

    刹那间,办公室内众人看向夜轩的眼神便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如果说今天的事儿和他没关系。打死他们都不相信。

    这个年龄做到常务副市,家里的背景肯定不简单,这个他们早就想到了,但是,能强悍到上任半个月就把一二把手送到纪委去喝茶,那背景绝对是通天了!

    不管最终的结果怎么样,也不管这位常务副市会在这儿任职多久,巴结讨好是绝对没有错的!

    “夜市长,文件没下来之前,市里的工作就要您来负责了。”这是反应最快的。

    “是啊是啊。夜市长,您给咱们指点指点吧,下面要先做哪些工作?”这是赶紧附合的。

    “夜市长。您一来的时候我就看出您不一般,我相信,您能坐到今天的位置,绝对是凭自己的努力得来的,我最佩服这样的年轻人了!”这是倚老卖老的。

    “呵……”矫娇嗤笑道。“陈副市长,您刚才好象一直在和夜市长唱反调儿,改的可真快!”

    陈晓明不以为意的摆着手:“这不是没办法嘛,家里负担重啊。”

    夜轩冷眼瞄一圈儿,合上手里的文件,一声不吭的往外走。王朝中赶紧跟上去。

    “夜市长,等一等。”矫娇急急的追出去,“您要不要先布置一下后面的工作?”

    “夜市长。夜市长……”

    夜轩皱皱眉头,停住了步子,面无表情的回头盯着矫娇:“矫副市长,去找过我母亲和我妻子?”

    “啊?”矫娇一愣,随之娇笑起来。“市长倒是娶了个漂亮的小妻子。”

    夜轩周身冷气散发:“如果再有下一次,我会让你后悔一辈子。”

    矫娇脸上的笑意被冻住。半晌,对着夜轩走远的背影呐呐的开口:“不知好歹!”

    看看腕上手表,她改变主意,决定中饭回家吃,转手将材料交给一直跟在身后的秘书小蔡:“定好的中饭你们解决了吧。”

    “是,谢谢市长。”小蔡是一名二十多岁的圆脸小姑娘,应答一声,也不多驻留,便回了办公室。

    矫娇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她极不喜欢这位小秘书,跟了她这么长时间,一直是这么副子冷冷清清的性格,哪象别家的秘书,唯恐老板不喜欢,恨不得多出两张嘴两只手来为老板服务。

    倒不是她宽容,实在是秘书处一直没有合适的女秘书,若是找名男秘书,传出什么不好听的话,对她的前程绝对不会是什么正面影响。

    微微叹一声,她转身往外走,在大厅的位置,恰好遇到夜轩三人,脸上迅速堆起笑意:“市长,这是要带阿姨和洛小姐去吃饭?”

    她的称呼是洛小姐!

    夜轩淡淡扫她一眼,嗯了一声,脚步连停都没停的就往外走,苏莎原本就对她印象不好,自然也不会多说什么,至于洛叶,人家的敌意摆的那么明显,她又何必上赶着讲礼貌?

    矫娇轻哼一声,转身往停车场走去。

    “矫市长,您要回家吃饭?”江安平出现在她的专车旁。

    “你怎么在这儿?”矫娇正在气头上,语气也就不怎么好,“墙头草什么的,最让人讨厌了,你不明白吗?”

    “我是不是墙头草,矫市长您应该清楚......”江安平直直的盯着她,“给我车钥匙,我送您回家。”

    “不需要,我自己会开车。”矫娇边说边绕开他,“江安平我警告你,不要以为你得罪了夜轩,又失去了靠山,我就会收容你。”

    “矫娇,要不要这么绝情?”江安平的声音中带着淡淡的伤感。

    “江安平!”矫娇厉声训斥一句,眉头紧拧着,“请叫我矫副市长。”

    “我是为什么来这儿上班的,矫副市长难道真的不清楚?”江安平的笑容透着一股子苦涩,“高中三年,大学四年,毕业六年,我放弃自我,追随在矫副市长的身边,我给矫副市长带来了多少便利,矫副市长升迁的路上踩了多少人的肩膀,又是怎么踩上去的,矫副市长都忘了吗?”

    矫娇紧张的左右看看:“江安平,不准你胡说八道!”

    “我是胡说八道吗?您坦然的接受了我为您所做的一切,现在说我胡说八道。矫娇,我真没想到,你竟然会是这样的人,难道您在我面前有意提到一些人和事儿,随后又得到的东西,都是理所应当?”

    “江安平,我一直当你是正人君子,想不到你竟然这么的卑鄙龌龊,我真是看错你了!”矫娇说着推他一把,“让开。我要上车,我不想和你废话。”

    “您真的不让我送您?”江安平的眼神透出丝丝冷冽。

    “你想干什么?”矫娇盯着他,“江安平。你到底想干什么?你已经二十九岁了,不是情窦初开的毛头小子,求爱被拒便恼羞成怒,你不觉得丢人?”

    “丢人?”江安平眸中现出讽刺的笑意,“矫副市长这样说。我倒真是受宠若惊了,我敢向矫副市长求爱吗?”

    “你......”矫娇被噎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矫副市长,我最后一次问您,到底要不要我送您回家?”

    被他一而再的询问这件事儿,矫娇也觉得异常了,努力让自己心情平复下来。语气放缓:“江安平,不管你爱不爱我,但是我知道。这些年你一直在帮我。

    我不是不感激,可是,你也清楚,我父亲就我一个女儿,他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我的身上。那么,我未来的婚姻。是必须要带有一定目的性的。

    如果我有选择的机会,我当然愿意选一个象你这样一心一意爱着我、宠着我的男人,可是,我没有那个权力,我不能在耗尽了我爸的心血和人脉后,却无视他的意愿。

    人这一辈子,除了爱情,有亲情,对我而言,父母对我的恩情,我必须放在第一位。所以,还请你原谅,我真的不能给予在这方面的回应。

    如果,我是说如果,你因为见莹书记或者家园市长的事情受到牵连,我会帮你的。这个帮的意思,是尽我所能,让你受到最小的惩罚,这个,我可以向你打包票,安平,同学一场,咱们不要搞的太僵,行吗?”

    江安平的眸中现出一丝挣扎:“你说的都是真心的?”

    “认识我这么些年了,你何曾见我对你撒过谎?以前你那样待我,我何曾向你许诺过什么?包括,我有意无意想让你帮忙的时候,我都有没有向你许诺过什么?”

    沉默了好大一会儿,江安平的脸色松缓下来:“矫娇,对不起,我今天是精神绷的太紧了,我也没想到,一切竟然发生的这么突然,你也知道,我父母的身体都不好,如果我倒下了,我们那个家也就完了。

    为了你,这些年我不恋爱不结婚,已经很对不起他们,我真的不希望他们因为我,受到什么伤害,所以,刚才我才会在这儿等着你。

    其实,我也不是想要从你身上得到什么,你不会嫁给我,这个我早就知道,我就是想和你聊一聊,让自己的心情放松缓一些。

    再者,你对这方面比我要了解,我想听你帮我分析一下,我进去的可能性有多少,这样,我也好提前为我的父母安排一切。

    这些年,因为我姐总劝我婚事的事儿,我和她的关系搞的很僵,如果我真的要有什么事儿,我只能把父母拜托给她。我说这些的意思,你是明白的,对吧?”

    “我明白.......”矫娇点点头,“高中的时候你学习明明比我好,可是,你为了我,每次考试都故意放水,大学的时候,你明明可以事事强过我,可是为了我,你仍然隐藏自己的才华。

    毕业以后,你可以留校,但你为了我,毅然决然的来到了西江市,因为担心别人说你借着我的背景往上爬,你什么都不求我,从最普通的司机做起。

    这一做就是六年,你从未向我抱怨过,我明白你选择做一名司机是为了什么,无非是这个职业可以探听到更多的消息 ,可以更多的帮到我。

    要是没有你,我的升迁之路没有这么顺,我更清楚的知道,以你的才华,在这儿待着太委屈了,可人都有劣根性,最初。你的举动让我感动,让我愧疚,可是久而久之,我便接受的心安理得。

    似乎,你不这样做才是对不起我,如果不是你今天念叨起这些,或者我会一直这样觉得,可现在,我是真的意识到,我欠你太多。这辈子。恐怕都还不上了。”

    “其实我从没打算让你还,只要你的心里有我,能看到我的付出。我就很开心了。”江安平长长叹一声,“如果这次我真的出了事儿,不求你帮我出面做什么,只求你能帮我姐解决一下工作的问题,让她有能力供养我的父母。让我的父母安享晚年,行吗?”

    “好,我答应你。”矫娇认真的点头,“这个,我肯定能做到。”

    “谢谢。”江安平闭了闭眼睛,“你这样说我就放心了。我等在这儿,要的无非就是这句话,从此以后。你不欠我任何事儿。矫娇,我还有最后一个要求,或者,这是我这辈子对你的最后一个要求,你。可以答应我吗?”

    “什么事儿?”矫娇的神色警惕起来,“如果我能做到的。我肯定会满足你,但是前提是不违背我做人的原则。”

    “你还是不信我.......”江安平的笑容满是凄凉,“矫娇,你跟我说实话,你答应我,是不是因为被我逼的没办法?你现在的心情,是不是特别轻松,觉得终于可以摆脱我了?”

    “没有。”矫娇赶紧道,“安平,你怎么可以这样误会我,我只是,只是习惯性的反问,好,我答应你,不管你提的是什么要求,我都答应你。”

    “让我......抱抱你。”江安平认真的盯着矫娇,“从最初对你好,我就知道,我们之间有着巨大的差距 ,永远不可能走到一起。

    但是,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想要对你好,我最大的梦想,就是有一天,可以抱着你,和你一起看日出,现在看来,抱着你看日出的愿望是不可能实现了,那么,就让我的愿望打个折,好不好?”

    “好。”矫娇现在巴不得迅速摆脱江安平,左右看看没人,迅速上前抱住江安平,接着放手后腿,可惜,江安平已经紧紧搂住她,她根本就是退无可退。

    “江安平,你想干什么?你放手。”矫娇的声音带了颤音。

    “我想抱着你,闭上眼睛,感受一个这个天地间只有我们俩的感觉。”说话音,江安平搂在矫娇腰上的手更紧了一些。

    “江安平,你放开我.......”瞄到远远的有人走过来,矫娇急的声音在打颤,“万一让人看到,我就别想做人了,江安平,你要是真的对我好,就不要这样,我已经答应了你的要求,你不能说话不算 话。”

    “矫娇,你有没有过一点点喜欢我?我说的是喜欢,和结不结婚无关。”江安平仿佛没听到矫娇的问话,继续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江安平!”

    “矫娇,不要这样,一辈子唯一的一次,让我,从心底里把这段情结放开,可以吗?”江安平说着,嘴巴凑到矫娇耳朵边儿吹口气儿,“不要逼我,现在我的情绪可是不稳,你想功亏一篑吗?”

    “江安平......”矫娇声音颤的更厉害了,“你怎么可以出而反尔?”

    “矫娇,是你在出而反尔吧?”江安平舌头在她耳朵上舔了舔,“明明答应了我,你又在这儿大呼小叫,所以,我很肯定,你说的那一切,都是假的。

    知道我的好,帮我姐介绍工作,都是你的权宜之计吧?其实你心里想的是我说什么你应什么,早一点儿摆脱我是正理,对吧?

    矫娇,不要反驳,和你认识这么些年,你是什么脾气我能不知道吗?如果你真的感受到了我的好,真的打算帮我,你不会是现在这个态度的。曾经,我们也做过一夜的夫妻,我很怀念。”

    “江安平你卑鄙!”矫娇是真怕了,她现在看清了走过来的人是谁,就算知道和夜轩之间不会有什么,但她也绝对不希望在夜轩心目中留下不好的印象。

    江安平也发现了走过来的三人是谁,遂压低了声音:“不要乱动,否则,我不敢保证我会做出什么样的事儿来。

    矫娇,你真的是犯贱,我想,如果夜轩想要抱你一下。你肯定会主动做我现在做的动作吧?”边说。他的唇边在也的耳际辗转,“或者,会做的更深入一些?要不,我现场演示给夜市长看一下?我相信,他会愿意欣赏的。”

    矫娇几近绝望,眼见着三个人的身影越来越近,她索性把脑袋埋在江发平的颈窝,咬牙切齿的道:“好,我满足你的愿望,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

    就在这一刹那。江安平反倒是放开了她,眸中看不出任何情绪:“矫娇,我已经知道怎么做了。再见!”

    “你个王八蛋!”矫娇一脚踹在他腿上,“到了这个时候,你说你已经知道怎么做了,你已经把我推井里去,然后你告诉我你不是故意的。你个王八蛋,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江安平一愣,随之反应过来,眸中多了讥讽之意:“矫娇,你真的是标准的政客,你的目的不就是让夜轩以为我是你的男朋友。然后,刚才的一切都可以顺理成章。

    我相信,回头。你就会炮制出已经和我分手的消息,这样,你就可以丝毫都不怕别人说什么了,对吧?”

    矫娇哼一声,坐进车里。启动了车子。

    江安平眸中闪过一丝不忍,随之却加快步子。与夜轩过来的反方向而去。

    矫娇启动车子,从夜轩三人身边经过时,不但没停下,反而加快了速度,洛叶眉头一皱,随之脸色大变:“赶紧给她打电话!”

    夜轩也听出了车子声音的异样,当即打通矫娇的手机,响过三声后,电话被挂断,夜轩只好再打过去。

    这次,矫娇倒是接了:“夜市长,有何吩咐?”

    “矫副市长,不要加速,千万不要再加速,你的车子发动机和刹车都被动了手脚,你不要拐出去,就在停车场转圈儿,等车子速度减下来,我想办法让你停下!记住,不要踩刹车!”夜轩生怕矫娇再挂电话,遂不做任何铺垫的一口气说完了眼下的情形。

    “你说的真的假的?”条件反射的,矫娇伸脚把刹车踩了一下,原本应该减慢的车速不但没有丝毫见缓,反而比刚才更快了些。

    “夜......夜市长,怎么办?”矫娇立时慌了手脚,声音都带了哭腔,“我真的停不下了,怎么办?”

    “我说过,你慢慢转圈子,等车速慢下来再想办法。”

    “这里面装了满满一车油!什么时候才能转完?......不好!”矫娇透过后视镜瞄一眼,急的大吼,“他来了,他追上来了,怎么办?夜市长,我该怎么办?”

    “稳住!”

    这个时候,江安平驾着车子追到了矫娇的后面,一下又一下的顶击着车子的后屁股,矫娇所驾驶的桑塔纳2000便左摇右晃的跑起了曲线。

    “啪!”子弹划过车窗,射到江安平的右臂。

    “你们都去死吧!”江安平右臂迅速被染红,他赤红的眼眸如地狱爬上来的厉鬼,盯着夜轩和洛叶等人站的位置,疯狂的冲过去。

    这个时候,不少的工作人员已经被吸引过来,如果再这么僵持下去,结果将会对夜轩的发展极为不利。

    洛叶不再犹豫,子弹迅速嵌在了江安平的左臂和肩胛,同时,四个轮胎也同时瘪了下去,刹那间,车子打着晃停了下来。

    一直盯着后面情形的矫娇心里总算安定了一些,认命的一圈儿一圈儿的在操场上转着圈儿,这个功夫,洛叶和夜轩已经将工作人员封锁在外圈儿。

    五分钟后,一辆黑色的商务车驶进来,动作利索的将受伤昏迷的江安平抬下去,和夜轩洛叶说几句,又迅速消失。

    场边的工作人员,心中的震撼可想而知,别的惊不到他们,可是,夜市长和他妻子都有枪,被他们看到了!

    而关键的是,他们用枪伤了人,却可以什么事儿都没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军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军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