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军妆 > 第1106章 帮忙

第1106章 帮忙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除了你小姨家的事儿,还有别的要我做的吗?”矫娇很快调整了情绪,认真的看向江安平,“以前都是你照顾我,现在,换我来照顾你,如果真的当我是妹妹,就不要客气。”

    “没别的了……”顿了顿,江安平还是忍不住提醒一句,“娇娇,你很优秀,一定会有优秀的男人喜欢你。”

    “我明白你的意思……”矫娇苦笑,“我对他的感情并没深到非他不可,只是这么些年,突然遇到这么一个,各方面都让我满意的男人,却发现已经成了别人的丈夫,心里有些难受罢了。”

    江安平释然的笑起来:“我就知道,你肯定比我要强。”

    “不是……”矫娇认真的看着江安平,“我说实话,如果你不是我的哥哥,经过了这么些事,我有可能真的选择你。

    虽然短时间内没有爱,但只要相处久了,感情会慢慢深厚的,以前,是我搞错了自己要的到底是什么。

    老公,是一个疼我爱我宠我真心待我的男人,而不是拿来攀比的物品,以前的我,还是过于虚荣了些。”

    江安平的眼圈红了起来:“娇娇,能得你这么一句话,我,没有遗憾了,但,我却更觉得对不起你,我心胸太狭窄……”

    矫娇打断他:“咱俩就不要来回的批评与自我批评了,不管以前怎么样,谁对谁错,都已经过去了,我们要往前看,相信我,会有一个美丽温柔的女孩子,做我嫂子的。”

    “但愿吧……”江安平苦笑,“对于这事儿,我已经不敢想了。”

    “为什么不敢想?哥长的这么帅。要是不敢想,该让多少女孩子伤心?”

    看着笑的毫不设防的矫娇,江安平怔一怔:“要是……要是以前我们也这样相处,该多好?”

    “瞧你,又去想些有的没的了!”矫娇瞪他一眼,“再这个样子我可不理你了!”

    “认识你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看到你这么小孩子气的模样儿。”江安平说着连连打自己的嘴,“都是我的错,又开始回忆了,不过。这也不能怪我,人年纪大了,都爱回忆。”

    “让爸听到。看他不拍扁你……”矫娇小心翼翼的瞄一眼江安平,“可不可以允许他,偶尔来看看你?”

    江安平毫不犹豫的点头:“当然可以!当年的事儿,也不能全怨他,相信。现在他的心里也不好受,如果见到我,能让他心里的负罪感轻一些,我不介意经常看到他。对了,你刚才说他要和你妈妈离婚,对吧?”

    “对。”

    “回去告诉他。已经负了一什女人,不要再负了另一个女人,爱情面前。偶尔的自私,是可以原谅的。”

    “谢谢。”

    “不要谢我,我还是那句话,如果我妈妈不那么自卑,足够强大。也不会是这么个结果。”

    “那也要谢谢。”

    “好吧,我接受。”江安平脸上一片轻松。“这么些年了,我从来没象今天这么开心过,没有负担的活着,真好。”

    “你没负担,我可就要有负担了……”矫娇做出苦瓜脸,“又要劝那老两口复合,又要去忙工作,还要照顾你,哎,我哪还有时间找男朋友?哥,要是我这辈子嫁不出去,老了咱兄妹一起过,人家不是有姐妹兄弟相伴着养老的吗?咱们兄妹也是一样!”

    “好,你怎么说咱就怎么做。”

    “我要信了你就麻烦了,就算你答应了,嫂子也不会答应……”矫娇笑着起身,“没别的事儿我就先回去了,改天再来看你。”

    “好。”江安平起身往相反的方向走去,到了门口,又回头痴痴的盯着矫娇的背影,待她到了拐角,才赶紧转回身子去……,看着他高大的背影消失在门后,娇娇幽幽叹一口气,他刚才的视线她又怎么能没发现?

    一段刻骨铭心的感情,哪有那么容易放下?要不然电影电视中也不会出现类似情况下,或自杀或疯癫的戏码了,艺术高于生活,却又来源于生活,既然那样演,自然就是有现实基础的。

    她没有他那么深的感情,体会不到他的心境,不过,相信那种感觉一定不好受,现在的她只能寄希望于他早一些解脱,真正的把她当成妹妹。

    而她,也会让自己早一些找到归宿,只有那样,才能让他更快的走出来,才会有心情去寻一个合适于他的女子。

    以她的判断,江安平的刑罚不会超过三年,若是表现的好,一年半左右就能出来了,时间,眨眼就过去了,她,绝不能再耽误他。

    从小,她羡慕别的人有哥哥护着,原来,她一直都有……

    ……

    江安平的小姨和小姨父住在这个城市最北边的沧口区,车子根本拐不进去,矫娇只好把车子找个空地停下,徒步行进。

    越往里走,她的心情就越窒息,他那样的帮她,可是却从没向她寻求过帮助,让最疼爱自己的小姨小姨父住在这种地方,他的心里一定很难受吧?

    上搭下挂的衣服害得她要低着脑袋才能进去,一个破旧的四合院门旁,写着津水路27号,正是江安平小姨和小姨父住的院落。

    此时,院子里正是一片热闹景象。

    “素媛,以后常回来玩儿。”

    “肯定肯定。”

    “运林,你这运气真让人眼馋,不过,以后在大街上见了,可别不认识咱们这些老伙计。”

    “哪能哪能,在这住了这几年,你们就是我在这个城市最亲近的人,哪能不认识你们,那还是人吗?”

    “运林,听说安平出了事,是真的吗?”

    “胡说,安平好好的呢,哪能出事儿?要真出了事儿,能把我们接到那么好的地方住?给我们找那么好的工作?”

    “也是也是。我这不是听小苗说的嘛,他大姑父在市里上班,是他说的,我就信了几分。”

    “那是妒忌,妒忌安平干的好!”

    “是这么个理儿。”

    “……”

    听着院子里的七嘴八舌,矫娇已经猜个*不离十,显然,有人已经先于她把江安平的小姨小姨父给安排好了。

    这个人是谁,她当然也能猜得到,微微叹一声。她悄悄退了出去,相信,江安平的小姨小姨父。是不乐于看到她的。

    不管有意无意,江安平母亲的死,都和她的妈妈脱不了干系,虽然江安平安慰她说,性格因素也占主要原因。可她,不能真的就当事实是那样。

    人的性格,和成长的环境有很大的关系,而有些与生俱来的东西,谁都没有选择的权利,你让一个乞丐和一个富翁站在一起。要是乞丐觉得自己丁点儿都不比富翁差,只有两种可能,过于自大。和真正淡定。

    没有强大的实力做依托,能真正的淡定起来吗?或者说,能有淡定的底气吗?

    或者,她的想法有偏颇,但她。就是这样想的,所以。她更加的不能坦然的认为,她的妈妈真的没有错儿。

    上了车,她拨通夜轩电话,随之,却又立即挂断,改拨了洛叶的号码,响过两声,电话被接起来,“矫娇,找我有事儿?”清甜的声音似乎有着安抚人心的魔力,她心里的烦燥立时去了大半儿。

    “夜夫人,是你们做的吧?”

    “呃……,如果你说的是江安平小姨和小姨父的事儿,没错,是我们做的,还有,以后你喊我洛叶好了。”

    “呵呵……”矫娇忍不住笑起来,“看来,你对我是真的放心了。”

    “没错,信得过你,就不用宣示主权了,我还是喜欢别人喊我洛叶,那是我的名字。”

    “那是我的名字”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使得矫娇的身子一振,唇角的笑意更加深了起来:“洛叶,有一天,我也要骄傲的说,叫我矫娇,那是我的名字!”

    “你会的。”

    “谢谢!”

    “没什么可谢的。”

    “不,如果不是你,结果……”顿一顿,矫娇才道,“结果,肯定不是现在这个样子,或者,我已经不在了也说不定。”

    “矫娇,那是我的职责,你不用谢我。”

    “江安平表弟的工作,是不是也安排好了?”矫娇转换了话题。

    “嗯,他的工作我已经安排好了,矫娇,我们这样做,并不是为了向你显摆什么,我也不瞒你,良友,温馨苑都和我有关系。所以,这事儿由我们来做,任何人都没法抓我们的错处。

    当然,我不是置疑你的能力,但你和你父亲都是从政的,你们家亲戚也没有经商的,如果让你去做难免要欠人情意,这……没必要,对吧?”

    “良友和温馨苑都和你有关系?”矫娇的声音陡然加高。

    “是,我都有股份。”洛叶索性说的直白一点儿。

    “那……”矫娇的声音带了犹疑。

    “有话请直说,我不喜欢拐弯抹角。”

    “我有个朋友,我最好的一个朋友,一直想去温馨苑工作,能不能麻烦你帮帮忙?”

    “什么情况?”洛叶并没有贸贸然答应。

    “我们是小学到初中的同学,她……”顿了好大一会儿,矫娇才道,“她在高一的时候,受到侵犯,瘸了一条腿。她学的就是美容,她最大的梦想就是成为温馨苑的一名员工,可是……”

    “我明白了,你让她现在过来吧,我就在西江市的温馨苑,还有一个小时,我就要回沙市了。”

    “好,谢谢!”矫娇的声音都飞扬起来。

    “叶儿,你不觉得她这样帮一个朋友,不太对劲儿?”将儿媳电话听了个一字不落的苏莎,担心的道。

    “她和她那个朋友之间,肯定是有着特殊的感情,这个,我能感觉出来,妈,我们也要等人来了,看看才能决定。放心吧。”

    “叶儿,你真放心她?”苏莎还是有些担心。

    洛叶一脸的好笑:“妈,你对她没自信,难道对你儿子也没自信?”

    “这男人,和女人终归是不一样的,这个……”苏莎呐呐着,不知道怎么和儿媳讲。

    “我明白妈的意思,妈,以后我会常过来的,而且。这边有我的眼线,我才不怕呢,任何的风吹动。都别想逃得过我的火眼金睛!”

    “这还差不多。”苏莎松口气,“我就怕你不重视,其实,对小轩,我还是有自信的。那孩子,打小就是个有定力的,这个,我还是信得过的……”

    洛叶唇角不自觉的绽出笑意,婆婆大人,这是后悔刚才把儿子贬的过了点儿。又找补呢。

    二十分钟后,温馨苑在西江市的负责人刘雪碧带着矫娇和一名二十六七岁的清秀女孩儿进来。

    “洛叶,她是我最好的朋友。刘心心,她的手可巧了,而且特别软,只要被她做过脸的顾客,没有不成为回头客的。”

    “我……我能不能给您做一次脸?由您来考较一下?”刘心心羞涩的笑着。脸颊郁发的红了起来。

    “你确定?”苏莎笑着拉过刘心心,让她仔细看清自家儿媳的脸。“你觉得,她那脸做美容,会让你有成就感?”

    “对不起……”刘心心脸涨的通红,“洛……洛董,您……我……”

    “没事儿……”洛叶笑着摆摆手,“给我妈妈做吧,她说你合格你就合格。”说着看向苏莎,“妈,您可要公平评判,要不然,可就是对我不负责。”

    “放心吧。”苏莎笑眯眯的起身,“你好好视察一下自己的产业,我去享受享受。”

    “洛董……”刘心心征询的看向洛叶。

    洛叶摆摆手:“去吧,我妈是老大,她说怎么着就怎么着。”

    待房间里就剩了矫娇和洛叶,矫娇一脸的不自在:“洛叶,太麻烦你了,我太唐突了,真的是太不好意思了。”

    “客气大了可就假了。”洛叶瞄她一眼,“能不能留下,要看她的真实本事,没什么好谢的。”

    “你能让她来试,就必须要谢,要知道,以她的身体条件,根本就不符合温馨苑的招聘要求。”

    洛叶眉头微微皱了皱:“等等,温馨苑的招聘要求是什么?”

    “记得心心和我说过,要求年龄18-25岁之间,高中以上文凭,长相端庄秀丽,身姿优美……”努力回想了一会儿,矫娇歉意的笑笑,“我能记住的就这些,别的和心心不合格的关系不大,我就没记。”

    洛叶直接用手机打给了刘雪碧:“刘经理,你过来一下。”

    不到一分钟,刘雪碧气喘吁吁的出现在办公室:“洛董,您有什么吩咐?”

    洛叶了无笑意的瞄着她:“我们的招聘规定是谁定的?”

    刘雪碧迟疑一下:“是……我和杨经理。”

    “为什么要那样定?”

    “我们是全国的NO.1……”瞄着洛叶的脸色,刘雪碧的声音低了下去,“所以,所以我们就把条件卡的高了一点儿。”

    “美容师最根本的要求是什么?”

    “技术娴熟,态度亲善。”

    “那和身姿有什么关系?”

    “……”

    “刘经理……”洛叶叹一声,“我知道你们这样做是为公司着想,可是,你想过没有,这样做的事果,温馨苑在行业内将会留下什么样的印象?

    当然,也不是说任何人都可以到温馨苑来工作,我一贯坚持的原则就是,我们只用合适的人。所谓合适,就是能满足岗位需求的人,明白了?”

    “明白了,洛董,我马上去改招聘规则。”

    “等等!”

    洛叶无奈的看着她:“你也别矫枉过正,什么样的人都往里招,那样,温馨苑也做不长久。”

    “我明白!”

    “好,你去忙吧。”

    矫娇一脸好奇的盯着洛叶:“我能不能问问,你到底是做什么的?”

    “我?”洛叶笑了笑,“今年毕业,正在实习中,是名军人,至于温馨苑,是我姥爷给我妈的陪嫁。”

    “原来是这样。”矫娇恍然的笑笑。“我还在纳闷,你能配枪,说明你的身份不一般,那怎么还可以经商呢,原来是这样。”

    “我在上高中的时候开始经商,上大学后就不怎么插手了,都有职业经理人在打理。”

    “你和夜市长倒是真般配。”矫娇一脸羡慕,“不怕你笑话,我对夜轩感兴趣,也是实在急了。我都二十八了,再有两年就三十了,唉。每次同学聚会,大家先是夸几句我的工作,接下来就是含讽带刺的笑话我嫁不出去,别提有多丢脸了。

    想着不去参加吧,可是为了以后的发展。又不能,所以,看到西江市来了条件那么好的钻石王老五,我就激动了。没想到,还给激动错了。”

    “这种事儿,要靠缘份。急不得……”说着,洛叶自顾自的笑起来,“劝人的时候都喜欢这样说。当事者的心里也很矛盾,一面为别人这样理解而开心,一面又会诽腹劝的人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对不对?”

    “哈哈……”矫娇开心的大笑,“您倒真是我肚子里的蛔虫。我刚才的确在想,您小小年纪用了那么优秀的老公。哪能明白我们这些大龄剩女的苦,话说的轻飘飘,压在我们身上却是沉甸甸啊。”

    “你想找什么样子的,我倒是可以帮你留意一下……”洛叶冲她笑笑,“我这可不是贿赂你,是看你性子真爽,挺对我的胃口,才有心帮你的。”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我不会误会的。”矫娇连声的解释着,“你能帮我我开心还来不及呢,哪能那样想您,再说了,就咱俩的年龄和相貌,您根本就没有那样待我的必要。”

    “人果然是做朋友才好。”洛叶真心的笑起来,“我一向很相信每一感觉,见你的第一面,虽然知道你对夜轩有企图,对你的态度也不好,但我还是让人可你,呵呵,看来我对了。”

    “还说呢,当时我一听说夜市长的妻子和母亲来了,脑子轰的就炸了,自己都搞不清楚怎么去找的您。

    其实,看到您的第一眼,我自己在心里先打退堂鼓了,但是本着输人不输阵的想法儿,我还是坚持和您辩驳了一番。

    而且,也自己给自己打气,觉得自己的判断一定是对的,其实啊,回到办公室我立马就泄气了。

    现在想起来,真是有意思,当时,可是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好不容易遇到个顺眼的,却是别人家的……”

    俩人说说笑笑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多年的朋友。

    苏莎做完美容已经是一个半小时以后,刘心心的技术果然没的说,别说以洛叶的眼神,就苏莎自己,都满意的不得了,直说自己要是住在西江市,一定要选刘心心做她的专业美容师。

    娘俩出了温馨苑,夜轩已经等在门口,看到矫娇,只是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便将视线转向了自己的小娇妻。

    “夜市长,以后您把我当爷们行了。”矫娇忍不住道。

    夜轩疑惑的看着她,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

    “您要是把我当爷们,是不是对我的表情能稍微丰富点儿?自打我见到您,就没从您的脸上发现过第二种表情,唉,要不是您的夫人过来,我都怀疑,您那张脸是不是铁打的。”

    夜轩嘴角抽了抽,拉开车门,让自己的母亲和妻子上车,又指指另一辆车:“是爷们,就开着这车回去。”

    矫娇:“……”

    待军绿色大越野一溜烟的窜没了,矫娇才回过神来,恨恨的跺跺脚:“我说,你也不怕我开着你的车回去,别人误会我和你的关系?”

    “娇娇,谢谢你。”刘心心不知什么时候出来,站在了矫娇的身后。

    “是我应该谢你。”矫娇搂住刘心心,“这么些年,我都没怎么管你,我真的是太冷血太情了,你不记恨我,你还当我是朋友,心心,谢谢你这么大度。”

    “你当时也是好心,怨不得你……”刘心心唇角勾起笑意,“而且,要不是那次的事儿,我可能还不如现在过的幸福,有爱我的老公,有可爱的孩子,我很知足,娇娇,你也一定要幸福!”

    “嗯。”矫娇就觉得鼻子堵了起来,声音也变的闷闷的。

    “老公?”刘心心的眼睛瞪的大大的,眸中是满满的惊喜。

    顺着她的声音看过去,入眼便是一大束火红的玫瑰,一个男人的脑袋从玫瑰 后面慢慢的闪出来:“心心,祝贺你,终于心想事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军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军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