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军妆 > 第1244章 激动的老太爷(二合一章 )

第1244章 激动的老太爷(二合一章 )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嫣儿,你不能这样啊,姑父对你怎么样,你自己心里应该有个数儿,你不能看姑父和你小姑离婚了,就把姑父对你的好全忘了。

    再这么耽搁下去,我这条腿大概就废了,希希还没结婚,我还得给她挣嫁妆,嫣儿,希希是你的妹妹,你不会盼着她受苦吧?……”

    王爱莲打断坐在那儿撒泼耍赖的前夫:“李柱,差不多行了,你要是真伤着了,能这么足的底气在这儿嚎?

    要是真为希希想,你就赶紧起来,该干什么干什么,别在这儿丢人现眼,你不嫌寒碜我都嫌寒碜!”

    “人家说一日夫妻百日恩,我们好歹也是几十年的夫妻,你怎么能这么狠心?”男人继续干嚎。

    “大柱,大柱,大柱……”

    一连串的急呼下,一名四十多岁,黑瘦黑瘦的女人跑了过来,上下打量着孙柱,“哪儿伤着了?大柱,你到底伤哪儿了?”

    “腿,我的腿。”孙柱苦巴着脸拉住女人,“小花,他们想不认帐,还说我是碰瓷。”

    “你们……”女人起身看到王爱莲,立时愣住了,随之怒气冲冲的看向孙柱,“我听说你伤着了,活都不干就跑过来找你,原来,你是借着这个由头,见你前妻呢?”

    “不是,我不知道她和这些人认识,我打扫卫生呢,这车突然就开动了,然后,就把我给撞倒了,还不想承认。

    我也没带电话,正好看到她在那边,就喊她过来了,寻思着,怎么着,我遇到这种事了。她也要搭把手吧?

    谁知道,她和这些人是认识的,不但不搭手,还明着说我是在装,你说我身为一名清洁工人,会做这种事吗?

    要是被领导发现了,我这活还能干下去吗?咱们还要供儿子上大学,我要是没有了这份工作,就靠你一个人,怎么行?”

    “你和他们是什么关系?”包小花就看向王爱莲。“好歹,你们也曾夫妻一场,遇上这种事儿。就算是为希希想,也不应该不管吧?”

    王爱莲一脸好笑的看着包小花:“不要和我提什么我和他夫妻一场的事儿,我不管你们现在处的有多好,反正我和他一起这几十年,就是在熬日子。

    我真的特别感谢你收留了她。终于让我解脱了出来,但是,这不代表着,你有资格来质问我,他是什么脾性,我应该比你更清楚。

    我和你打赌。他要是真伤着了,房子的一半产权我过户给你们,但是。如果他没伤着,你们就要把产权过户给我。”

    “我要你说实话,到底伤着了没有?”包小花看向孙柱 ,一脸的认真,“我不和你前妻打赌。但是,如果你撒了谎。产权必须过户给她。”

    “什......什么意思?”孙柱有些犯愣。

    “意思就是,如果你伤了,说明她冤枉了你,但是,毕竟是你对不起她,产权咱们不要,她必须向你道歉,如果你没伤,房子给她,但你必须在五年内给我挣一套房子出来,要不然,到时候咱们离婚。”

    沉默了一会儿,孙柱一GU碌爬起来,拿着笤帚和簸箕就走,包小花叹一声,迅速追了上去,俩人你推我一下,我推你一下的,渐渐走远。

    一切发展的,出乎大家的意料。

    都以为,包小花能嫁给孙柱这种人,大概脾气也是和他差不多的,或者,会借着今天的事儿,闹腾一番,但现在看来,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儿。

    这样的结果,让大家有一种,不知道说什么好的感觉。

    “人与人之间的缘份,真的是很奇妙。”王嫣冲大家笑笑,“我姑姑和他离婚,就是因为他太不靠谱,还打人,唉,可你看他在他现在的妻子面前,真的让我怀疑,他还是不是我认识的那个人。”

    王爱莲重重叹一声:“大概,我就是个没福的吧。”

    “谁说的?”说话的,是羊肉馆的胖老板,刚才,他一直跟着看热闹来着,见众人看向他,就不好意思的挠挠脑袋,“我看你就是个有福的。”

    王嫣笑呵呵的道:“虎子叔,你这话是个什么意思,能不能说的明白点儿?”

    “什么意思,你们当然明白。”石虎边笑边看向王爱莲,“姐,我那边缺个老板娘,你好好考虑考虑,我去忙了。”说完,逃也似的跑了回去。

    “真没出息。”王嫣好笑的摇摇头,看向脸羞的通红通红的王爱莲,“姑姑,您这第二春来的也太快点了,看来,我马上要喝您的喜酒了。”

    “瞎说什么呢!”王爱莲斥责一句,也迅速回了报刊亭。

    “我能不能问一句。”唐洛弱弱的举手,“为什么你们这儿的人,都不喜欢围观?”

    是啊,一般来说,发生了这种碰瓷、吵架一类的事儿,应该有很多人围观才是,而这儿,半天了,竟是没一个人过来围观,太出乎意料了。

    “你想围观啊?”洛叶白她一眼,冲王嫣摆摆手,“我们走了,回见。”

    “回见。”王嫣摆摆手,回了报刊亭,也纳闷的问他父母,“爸妈,咱们这儿的人,怎么都不喜欢围观了?”

    “不知道啊。”王父王母也是一脸的纳闷。

    离他们很近的几名高壮男子,嘴角不自觉的抽了抽,大少爷命令他们拦住一切靠向大少奶奶的闲杂人等,他们容易嘛?

    一家人正说着话,包小花又过来了。

    “有事吗?”因为先前的事儿,王爱莲对她并不是很排斥,再者,她也是发自内心的感谢,她把孙柱接手了,彼之蜜糖,吾之砒霜,她是真受够了孙柱了。

    “今天那些人,和你们是什么关系?”包小花问道。

    “我的朋友。”凤天至回答道。

    “你是?”

    凤天至指了指王嫣:“我是她的未婚夫。”

    “那......”包小花犹豫一下,道。“能不能麻烦你和他们商量一下,今天的事儿,不要告到单位去?”

    凤天至神色淡淡的看着她:“给个理由。”

    “他是为了我儿子,才那样的。”包小花叹一声,“我儿子还有一年就要中考了,他学习很好,特别希望能入读志鸿高中。对了,您知道志鸿高中的情况吗?”

    凤天至点了点头:“嗯。”

    志鸿高中是沙市的一所私立高中,师资力量堪称沙市高中中的最强,要想入读志和高中。除了要有良好的学习成绩,还要有强大的经济后盾——每年学费八万。

    志鸿采取的是小班授课,老师会根据学生的个人情况因材施教。英语老师全部是真正的外教,学校百分之七十的学生,可以考入常青藤名校。

    剩下的百分之三十中,最起码有百分之二十五,可以考入排名国内前十的重点高校。只有那百分之五,会入读普通学校。

    是以,志鸿高中是所有沙市中学生向往的殿堂,只要进入了志鸿高中,就等于一只脚迈进了成功的大门。

    “孙柱和我在一起后,待我儿子如亲生儿子一般。可是我儿子却不怎么接受他,因为我儿子和我说他特别想去志鸿,孙柱便觉得。这是改善他和我儿子关系的最好契机。

    但是,就他那点本事,哪能挣出志鸿的学费,所以,他就瞒着我。做这种事儿,每次。他都找那种看上去有钱的人下手,一般的不愿意耽误时间, 就会扔点钱给他走人。

    今天,他也不知道那是嫣儿的朋友,就想着,能开那么好的车的人,肯定也会不愿意耽误时间,后来,人家不给钱,他有些不甘心。

    正好看到了爱莲姐,就想着好歹夫妻一场,爱莲肯定能过去帮忙,唉,我已经说过他了,他也向我做了保证,以后再也不干这种缺德事了。

    至于以前敲诈的那几个人,他也没留地址,我们也说好了,要是以后遇到了,就把钱还给人家,他也知道害怕了,饶过他这一次,好不好?”

    “你说的,是真的?”王老太太看着包小花,一脸的不可置信,无论是从身高还是长相,这个女人和自家女儿都没的比,为什么孙柱对自家女儿和对这个女人,完全就是两个极端?

    “是的,我要是撒了一句谎,让我不得好死!”包小花郑重的看向老太太,“婶儿,我知道我和他都对不起爱莲姐,我也和他商量了,那房子,他放弃,算是对爱莲姐的补偿。”

    “不用了。”王爱莲摆摆手,“果然一物降一物,在这之前,要是有人告诉我,孙柱是这样的人,打死我都不会相信,可现在,我明白了,人,只有遇到了对的人,大概才能过好了。

    你也不容易,我说过,我挺感谢你把他接手,让我逃了出来,和他二十多年的婚姻,我没有一天是心情好的。

    可现在,我心里是真的轻松了,希希也大了,又懂事儿,我觉得,我也算是苦尽甘来了,那房子我会尽快卖了,属于他的那份,我一分都不会要的。至于他要怎么支配那份钱,我不干涉。”

    “这事你和他商量吧,我就不干涉了。”包小花转而看向一直沉默不语的凤天至,“先生,麻烦您和您的朋友求求情,好吗?”

    “好。”凤天至痛快的点头,看向王父王母,“爸,妈,今天早收摊吧,咱们先搬家。”

    王父王母对视一眼,再看向女儿,见女儿冲他们点头,也就不再矫情,利索的收拾了摆在外面的报纸杂志,把门锁了,随凤天至上车回家。

    此时,洛叶夜轩已经回到了温家大宅。

    好长时间没看到外孙女,老太爷和温老爷子温老太太都是极欢喜,温老太太拉着洛叶的手,怎么看也看不够的样子。

    华蓉就好笑的道:“妈,您晚上搂着叶儿睡吧。”

    “不!不!不......”被华蓉抱在怀里的胖小子一只手放嘴里,一只手挥扎着,呜里哇啦的叫起来。

    “小东西,你吃姐姐的醋呢?”洛叶好笑的把他接过来抱在怀里,小家伙才刚一岁,会吐几个字。话却是说不利索的。

    黑葡萄般的眸子,定定的盯着洛叶,突然,嘴角一咧,笑的口水哗哗直流,华蓉赶紧帮他擦:“脏死了,你这么脏,姐姐不抱你了。”

    “抱!抱!抱!......”小家伙嫩藕般的小胳膊又开始挥扎,大脑袋一个劲儿的往洛叶身上蹭,华蓉急的赶紧道。“叶儿给我吧,这死小子太脏了,也不知道随谁。”

    “没事儿。我不嫌我弟弟脏。”洛叶说着又无奈的笑着看向温老太太,“姥姥,我总觉得做他姐姐亏了。”

    “那你想做他什么人?”温桐从楼上下来,“难不成,你还想和舅舅一辈儿。让她喊你小姨?”

    “这都论的什么乱七八糟?”温老爷子瞪他一眼,“做爹的人了,说话还是这么不靠谱,难不成,你还想让贝贝做你弟弟?”

    理顺了好大一会儿,温桐才搞明白老爷子的意思。苦着脸道:“叶儿愿意喊我哥哥就喊吧,我没意见,反正我也没哪儿比她强的。尤其和夜轩比起来,我更是没什么可取之处。”

    “你还挺明白嘛。”华蓉笑着看向洛叶,“叶儿,让你小舅承认自己不如别人,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儿。”

    “小轩就是比我强嘛。”温桐笑呵呵的戳戳儿子温贝的小腮。“贝贝,来。笑一个,给爸笑一个。”

    “嗄嘎嘎......”

    胖小子便真的挥扎着胳膊嗄嘎的笑起来。

    “你们知道他为什么笑吗?”洛叶边笑边在温贝小肥腮上亲一口,“小舅给贝贝取的这名字占尽了便宜,听不好,便会听成北北,和小南瓜就成兄弟了,听好了,便成温宝的弟弟了,哈哈......”

    “对啊......”华蓉猛的一拍脑门,“我一直觉得哪里不对,温宝温贝,可不就像是兄弟俩嘛,”说着看向温老爷子,“爸,这样不好吧?”

    温桐迅速接话:“没事儿,温宝不会介意的,大不了等他有了儿子,就叫温尔。”

    华蓉好笑又好气的拍他一巴掌:“你是越来越没正形了,小心儿子以后都不尊重你。”

    “有了小贝贝,温桐直接也变孩子了。”大舅妈李爱媛笑着道,“等小贝贝上幼儿园的时候,直接让温桐作陪读好了。”

    “我看行。”温桐一脸认真的点头,“能做我儿子的陪读也是很荣幸的,而且,能再从小孩子做起,是多么幸福的事儿?”

    夜轩看一眼时间,站起身来:“姥姥姥爷,大舅妈,小舅,小舅妈,叶儿坐了几个小时的飞机,也累了,让她回房休息会儿吧。”

    “对对对,回房睡一会儿,你看我,光高兴去了,都忘了你坐好几个小时的飞机了。”老太太边说边抢先接过小孙子,“我来抱贝贝。”

    洛叶也的确有些乏了,也不和大家虚客套,便随夜轩一起回了楼上。

    服侍着洛叶躺下,夜轩道:“叶儿,一会我先去看看太爷爷,我看他好像情绪不高。”

    洛叶点点头:“你去吧,一个小时以后把我喊起来。”

    “好。”夜轩帮她掖掖被角,又在她额头上亲一下,才去了老太爷住的房间。

    老太爷正对着一盘残棋发呆,看到夜轩进来,冲他笑笑,指指身边的位置:“坐。”

    “太爷爷,您有什么心事?”夜轩问道。

    “也没什么事儿。”老太爷轻叹一声,“这段时间发生的一切,我都知道了,树大招风,辛苦你们了。”

    “都过去了,我们也没受到什么损失。”夜轩手在棋盘上挪一子,老太爷眼睛就一亮,随之敲着脑壳,“我怎么就一直没想到呢,小轩,你果然聪明,这可真是神来之笔!”

    “太爷爷是心不静。”

    “是。”老太爷索性也不再装,“看着贝贝那小东西,我这心里是痒的要命,可是,就那么一个宝贝,温家人都亲近不过来,我这么大年纪了。哪好意思往上凑?”

    夜轩轻笑:“您就是没能抱到他,心里不爽啊?”

    “你以为呢?”老太爷白他一眼,“这可是比什么都大的事儿。什么时候,你让我也过过瘾,说起来,太爷爷已经几十年没过那种瘾了。”

    “太爷爷,我和叶儿打算回京城了。”

    听闻夜轩突然转了话题,老太爷不悦的撇撇嘴:“我就知道,一说这事儿你就要跟我瞎扯别的,你们回京城的话。我也就不能住这儿了,我和你们一起回吧。我没听说特战队要入京训练啊,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儿?”

    “特战队的工作。叶儿想交给关晶负责,她想休个假。”

    “休假?”老太爷眸子就亮起来。

    “是啊,我岳父不是调到京城了嘛,他那么直爽的性格,叶儿不放心让他自己在京城。虽说有咱们家的人,但以我岳父的性格,肯定不好意思麻烦咱们。

    所以,叶儿就决定调到京城,等我岳父的工作稳定下来,她完全放心了。再回到工作岗位,至于到时候要不要去女子特战队,视情况而定。”

    “这样啊......”老太爷语气中明显有失望。“叶儿是个孝顺的孩子,这么做是对的,洛正刚的性子太直了,去京城,是需要有你们帮衬着。”

    “太爷爷。这话咱们私下说说行了,您可不能让我岳父听到。他会感觉没面子的。”

    老太爷哼一声:“你当太爷爷是傻子?这种事儿也乱说?”

    “也是,看来我是操心操习惯了。”夜轩拿起一个棋子来回晃了一会儿,突然道,“太爷爷,叶儿让你问你件事儿。”

    “什么事?”

    “这事还挺严重的,我一时没想好怎么说。”

    “说吧,小叶儿那孩子我了解,她问的,肯定是正事儿。”

    “您想做太......太爷爷吗?”

    “废话,我不就是你们的太爷爷吗?这是我想不想的问题?”老太爷气得在夜轩脑袋上弹一下,“有事快说,再卖关子我敲碎你的脑壳!”

    “我已经说了啊,您想不想做太太爷爷。”夜轩故意冥思苦想状,“我也搞不太明白我和叶儿有了宝宝应该喊您曾太爷爷还是太太爷爷,太爷爷,您说.......”

    老太爷重重的抓住夜轩胳膊,声音急促的道:“再说一遍!”

    “太爷爷,别......别激动。”夜轩吸着气把老太爷的手扯了扯,“您自己选一个吧,是曾太爷爷还是太太爷爷?”

    “有了?”老太爷的声音,颤抖的厉害。

    “是啊。”夜轩一下子搂住了老太爷,“太爷爷,高兴吧?哈哈哈,我也好高兴,我要做爸爸了,您不用羡慕抱不到小贝贝了,再过八个多月,您也有小肉团子抱了。”

    “你个傻子!”老太爷站起身来,不停的在屋子里兜着圈圈儿,“连个称呼都搞不明白,太笨了,真是太笨了,我重重孙要取什么名呢?哎哎呀,我取了那么多名字,怎么觉得都不好听呢?不行,我要重新查,我家小宝贝的名字可是大事儿,可不能取个小贝贝那样的,可不能冲着侄子的辈儿......”

    “太爷爷,您还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看着激动的语无伦次的老太爷,夜轩特别欢乐,原来,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老太爷,也有这么激动的时候儿!

    “太爷爷......”站在门口的洛叶,看着老太爷的样子,眸中满是愧疚。

    “叶儿,你怎么起来了?”夜轩赶紧上前扶住她,“不是说睡一个小时吗?怎么就起来了?”

    “叶儿,快回去睡觉,睡饱了再来陪太爷爷说话,现在你可不是一个人,听话,睡觉去。”老太爷想伸手扶洛叶,又有些不敢,就那么把手虚张着,随之,用力的推着夜轩走,“带叶儿回房休息,快点儿,带叶儿回房休息去,有啥话,都等叶儿醒了再说。”

    洛叶赶紧道:“太爷爷,我没那么娇气,我就是睡不着,才过来的。”

    “睡不着?”老太爷一下子紧张起来,“是不是哪儿不舒服?唉呀,不行,我要马上给老庄打电话,让他过来看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军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军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