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军妆 > 第1329章 自在(祝大家新的一年事事顺利!)

第1329章 自在(祝大家新的一年事事顺利!)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二更三更合一起。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

    “小宝儿去找你了呀。”洛叶故意瞪大眼睛看着夜轩,“怎么,你进来的时候没遇到他们吗?”

    “啊?”夜轩明显蒙了,摸着脑袋一脸迷糊的看看小妻子,再看看苏莎和苏妙,“什么……什么意思?”

    “傻儿子,这会不是你儿子和你闺女游泳的时间吗?”苏莎一脸无语的看着儿子,“你是不是眼里除了你媳妇就别人什么也没有了?”

    “妈,您还真说对了,那俩小东西必须要排我媳妇儿后面。”夜轩说着坐到洛叶身边,“你小侄子长的可壮实了,比咱家小南小北出生的时候要壮实多了。”

    洛叶冲他翻个白眼儿:“我要是生俩那么壮实的,还有命吗?”

    “嘿嘿……”夜轩讨好的笑着,“我没说要你生俩那么壮实的,我就是给你描述小侄子的情形,我也没别的参照物,可不就拿咱家小南小北做参照了吗?”

    小两口打情骂俏的功夫,苏莎和苏妙姐妹俩笑着退了出去,“现在不吃醋了?”出了门口,苏妙取笑妹妹道。

    “有什么好吃醋的,儿子儿媳感情好是我最高兴的事儿了,小轩那熊脾气,也就叶儿能镇住了。”苏莎边说边笑,“你说真是一物降一物,家里谁敢违背小轩的意思呀?原先我还想,给他娶很好。一定要娶个听话没脾气的,要不然,还不得整天打啊。结果呢,发现自己净是瞎操心。”

    “呵呵……”苏妙笑起来,“看你现在说的开心,当初可是抹着眼泪和我说,以后这儿子就不是你的了,心里一点你的位置也没了。”

    “姐,那都是多少年的陈芝麻烂谷子了。您还记着。”姐妹俩边说边进了厨房,夜老太太正站在炉子边拿个勺子细细搅拌着砂锅里的鱼汤,看到俩人过来。就招呼,“过来帮忙尝尝我熬的这火候怎么样了。”

    “闻着就香。”苏莎吸吸鼻子,“妈,您这技术是越发的厉害了。叶儿要是让您养刁了胃口。以后不吃别人做的饭可怎么办?”

    “那我就天天给她做。”老太太呵呵笑着,“能伺候我孙媳妇和我乖孙,那是多大的福气,我可是盼了不是一天了。”

    “叶儿真是咱们家的福星,她来了以后,咱们家什么都顺了。”苏妙笑眯眯的打量打量老太太,“夜婶,您这脸色可是越来越红润了。不知道的,没准以为您才五十多岁呢。”

    “小妙。你这张嘴啊,就是会哄人。”老太太舀一勺子汤出来,看看色泽和浓稠度,又让姐妹俩尝了尝咸淡,便分别装到碗里和保温桶里,一份给洛叶,一份给影诺。

    “我给送过去吧。”苏妙道,“反正我也往那边走。”

    “那不行,我必须要去,这事儿可马虎不得。”苏莎边说边去换鞋子,“妈,叶儿那份就麻烦您给端过去了。”

    候在边上的两位张妈和李妈一脸幽怨的看向苏莎,怎么可以这样呢,难道她们是摆设吗?

    “孩子太小,过一段时间再由你们给往里送东西。”苏莎冲俩人笑笑,招呼苏妙,“姐,走了。”

    ......

    病房里,影诺已经醒来,盯着躺在自己身边的小毛头,一脸的幸福。

    洛枫歪坐在她的身边,一下下的轻顺着她的头发,也等于在给她按摩头皮,视线同样落在小毛头身上,神情和妻子如出一辙。

    几位长辈们则聚在茶几边,闲话家常。

    上官云航一个人留在鲁东,现在好不容易见到了妻子女儿和老上司,当然有说不完的话,刚到的时候心思都在女儿身上,这会儿顺利的做了姥爷,整个人就松驰下来了。

    小护士们进进出出的,都一脸小心,谁也不想做第二个被炒的鱿鱼。

    突然闯进来的星弄,把正要出门的一个小护士吓一大跳,“对不起对不起。”星弄向她道个歉,三两步跨到了影诺身边,“诺诺,我来晚了,对不起,让我先看看我小外甥,啧啧,好丑!”

    “讨厌,不准说我儿子丑。”影诺故意嘟起嘴巴一脸不满的瞪着她,“你这是笑话我的宝宝没有洛洛的宝宝好看呢,你歧视人。”

    星弄就撇嘴:“切,小南小北也丑。”

    “我要向洛洛靠状。”影诺边说边拿出电话拨号,“我要告诉洛洛,你笑话小南小北丑,哼,回头看她怎么收拾你。”

    “我说的是出生的时候丑,又不是说现在,快一个月没见了,肯定长的特别好看了吧,对了,你别给她电话,一会我去突然袭击她,这讨厌鬼,扔下一摊子事儿给我,自己倒是有滋有味的做起妈妈来了,太过份了。”

    “球儿,你是不是也着急了?”洛枫好笑的看着她,“一进门就火药味儿十足的,我看你真的是着大急了。”

    “着急了就赶紧生一个,你爸爸妈妈也着急呢。”

    “爷爷,洛叔叔,温阿姨,上官叔叔,王阿姨……”温馨一说话,星弄才发现屋子里还有一堆人,遂不好意思的笑着向大家打招呼。

    话说她下了飞机就一路飞奔过来,这脑子让风吹的有些迷迷糊糊的,刚才闯进来的时候,直冲目的地,就没发现这一屋子的长辈,她可是当着他们的面儿,说某人的坏话来着……

    “温阿姨,嘿嘿……”某球上前搂住温馨胳膊,讨好的笑着,“我是开玩笑呢,您可别生我的气,其实,能帮到洛洛是我特别开心的事儿,就是她这会儿在家带宝宝。我看不到宝宝有些着急,我没别的意思。”

    “谁说你有别的意思了?”温馨好笑的看着她,“球儿。你什么时候也变的这么吞吞吐咕小心翼翼的了,我还是喜欢我们风风火火的球儿,那才是你。”

    “这不当着您的面儿,说您女儿的不是了嘛。”星弄故意扭捏扭捏,“担心您生气,担心您回去告状,所以……”

    “好了好了……”温馨急急的做个停的手势。“球儿,你还是别和我装淑女,阿姨心脏不好。受不了,真受不了。”

    “难得我温柔一次,阿姨还不接受,那就没办法了。”星弄说着又蹭到影诺的床边打量呼呼大睡的宝宝。随之猛的一拍脑门。“差点儿忘了,唐唐让我代她向你们道个歉,她和付默去南海了,结果,飞机晚点,估计今天是回不来了。”

    “你们一个个的,都不够重视我,洛洛生产的时候。也没见你们晚点儿。”影诺哼一声,“你们大小眼看人。回头我也要大小眼看人,我们家小宇以后也大小眼看你们!”

    “小醋娘子,什么时候都改不了你这吃醋的习性。”星弄吃吃的笑起来,“好啊,我就等着你大小眼看我了。”说着赶紧敛了神色认真的解释,“你原先说的预产期是明天,我是按照明天的日子定的飞机票,唐唐也是,哪知道你家小宝贝就等不及的早出来了,我临时改机票也没的改,本来我们可是打算提前一天过来,在家里陪你一晚上,第二天一起来医院的。”

    这点儿星弄倒不是找理由,洛叶是和预产期完全吻合,所以,大家算是堪堪的赶了回来,影诺这边算是早产了一天,结果,大家就都给误了,洛恋现在应该还在法国飞往国内的班机上呢。

    她这段时间一直在帮莫尼克办手续,希望能把他接到国内来疗养,但是因为牵涉一些敏感问题,哪怕有夜家帮忙,莫尼克要过来也还需要一个月左右。

    说到误点儿的事,影诺和星弄不约而同的就想到了洛恋和莫尼克钱夏之间的纠结,洛恋上次和洛叶谈过后,听从洛叶的劝告,先去找钱夏细谈了一次。

    事情太突然,钱夏肯定是一下子难以接受,洛恋就让他考虑考虑再给她答案,并且表示,她会尊重他的决定。

    钱夏当然很痛苦,和洛恋关系好的几个人,他就和洛叶影诺比较熟,可这俩一个坐月子,一个是待产孕妇,他大概是也不好意思找他们谈,又发泄不出来,就自己去酒吧喝酒。

    结果,就让狗仔给拍了,上了报纸的头条。

    这事儿引的钱副主席大发雷霆,直接禁了他的足,他的工作也暂时被停了。

    得知这一切的时候,洛叶让夜轩帮忙去找钱夏谈了谈,结果是,他自己表示,既放不下洛恋,又接受不了她把另一个男人接过来共同生活。

    哪怕那个男人是瘫的,他也接受不了。

    钱副主席在夜轩离开的时候直接说,麻烦他转告洛恋,要是把那个男人接到国内来,就直接了当的告诉钱夏,俩人分手得了。

    这事儿其实也不能怪钱副主席,搁任何一个人,都接受不了,这要是被钱家的对手做点文章,钱家的脸面往哪儿搁?

    而且,莫尼克的身份又是那么的敏感。

    但这事儿怪洛恋吗?

    也没法这样说,夜轩随后派人打听过,莫尼克之所以瘫痪,是为了保护洛恋的权益,直接的说,就是他是被觊觎洛恋手下企业s.s的对手给害瘫的。

    也正是因为了解这个内幕,洛恋才不顾一切的也要把他接到身边照顾,一是为了报恩,二是为了还情,三是的确有余情。

    这会儿说到这个话题,俩人便齐齐沉默起来。

    洛枫不太了解情况,见俩人突然不说话了,以为还是在为晚点儿的事闹小情绪,就笑着帮星弄倒杯水,又揽住小妻子哄道:“都当妈妈的人了,怎么还闹小孩子脾气?看,小宇都要笑话你了。”

    “不是......”影诺便轻叹一口气,“我哪有那么小心眼儿,我们是为恋恋的事儿烦心,算了。回头我再和你细说吧。”

    “好,不管什么事儿,你现在都别操心。不准唉声叹气的。”洛枫揉揉她的脑袋,“你要是不听话,小宇可就不高兴了。”

    “对不起,洛老大,你直接骂我吧,是我提起这话题的。”星弄自己待在这儿也别扭,就起身告辞。“我去看看小南小北,明天再来医院陪你。”说着附在影诺耳边小声道,“长辈们太多了。我不自在,明天瞅他们不在的时候我来。”

    知道星弄这么解释是怕自己多想,影诺就笑着冲她摆摆手:“我知道了,快去吧。小南小北现在长的可好看了。肉嘟嘟,粉嫩嫩的,我看着都想咬一口。”

    她话音落下的同时,房门推开,苏莎和苏妙姐妹俩进来了。

    “这汤,老太太是真上了心了,趁热喝吧。”苏莎把保温桶递给温馨,自己则拉着姐姐凑到床边看小宝宝。

    这边汤刚入碗。温家一大家子也到了,一进门温老太太和温老爷子就直冲床边。老太太嘴里还念叨着:“小家伙,怎么就抢先一天出来了,害得太姥姥都来晚了。”

    诺诺就不好意思的笑,显然大家都怕她误会呢,难不成,她给大家的印象就是那么小心眼儿吗?某人刹那间纠结了。

    星弄到夜家把这一切说给洛叶听的时候,洛叶就笑:“她就是嘴巴上喜欢争究两句,其实心里,根本没什么的,你们都误会她,没准真把她搞糊涂了。”

    “我看像,我和温阿姨回来的时候,她还在那儿一脸思考状呢。”星弄边笑边撵夜轩,“我要和洛洛说悄悄话,你能不能别像监工一样盯在这儿?”

    “我去给小南小北洗尿布去。”某轩现在脾气超级好,也不争究,拿起儿子女儿刚换下来月嫂还没来得及去洗的尿布就往外走。

    “先生,我洗,我洗好了。”帮着小北掖好尿布,月嫂甲急急的追了出去。

    夜轩摆摆手:“不用,我在家的时候,我儿子闺女的尿布要我洗。”

    “没事儿,他愿意洗你让他洗好了。”洛叶冲月嫂笑笑,“你出去吧,有事我会喊你的。”

    “是的,夫人。”

    “啧啧.....”星弄咂巴着嘴,上下打量洛叶,“少奶奶做的是越来越娴熟了,我说,以后你还能融入到我们普通百姓的生活中去吗?”

    “滚边儿去!”洛叶瞪她一眼,“请了月嫂来我要是敬着她当大爷,你觉得她还有法儿干活吗?”

    “嘿嘿......”某球傻笑着琢磨一会儿,认同的点头,“也是,什么身份说什么样的话,做什么样的事儿,还真就是这么回事儿,我现在处在你原先的位置,也可以做的有模有样了,告诉你,现在那些女兵们最怕的就是我了,她们都喊我阎王!”

    “噗!‘洛叶一下子就喷了,“你是不是误会了,人家喊你阎王是因为你姓颜,和杭梦琳那个阎王还是有区别的。”

    “嗯,应该是有区别的。”星弄叹口气,“洛洛,说真的,以前我特别讨厌杭指导,觉得她太没人情味儿。

    可现在,我竟然有些理解她了,做为军人,要是只讲人情味儿,那是对大家好,而是在害大家,执行任务的时候,对手可不管你是什么情况,也不可能听你有什么理由,那是生命与生命的对抗。

    细想起来,她也是个可怜人,开始不懂情,好不容易懂了,却又……,对了,她喜欢的那个叫齐斌的现在怎么样了?还一直单着吗?”

    洛叶点点头:“是的,还一直单着,怎么,你有合适的人选介绍给他?”

    “没有,也不是没有,单着的适龄女兵多着呢,关键是,他心里能不能装得下,就他的条件,要想找,还不容易,哪需要别人介绍。”星弄边说边打量洛叶,“你说,他单着到底是为了你还是为了杭指导?对了,我印象中他不是谈过吗,怎么又不行了呢?”

    “分手不是很正常的事儿吗?”洛叶白她一眼,“他应该不是心里放不下的事儿,就是一直没遇到合适的,没准哪天一下子就结婚了呢,夜战平不就是吗,以前因为喜欢恋恋。一直就接受不了别人,七叔和七婶愁的啊,结果上个月人家把未婚妻领回去了。现在定下来了,年底结婚,你说迅速不迅速?”

    “年底结婚?”星弄就挣着手指头算,“现在是九月份,这不也就还有三个月?”

    “对呀,七叔七婶这两天就带他们回来让爷爷奶奶看看,说是爷爷奶奶要是中意了。就去女方家里下聘,随后准备结婚的事儿。”

    “这么说,有可能和恋恋遇上喽?”某球八卦细胞立时熊熊燃烧起来。“也不知道夜战平看到恋恋后会是什么感觉,啧啧,你说他心里还有没有恋恋的位置了?”

    “行了。”洛叶拍她一把,“我明白你的想法儿。总是希望他是深情的。可是,又希望他能找到自己的幸福。

    有时候怎么说呢,这世上的确有为了一段感情,矢志不渝的,但大多数,是当时觉得过不了这个坎儿,离了这个人就不可能再喜欢别人了。

    可事实上,过上几个月就会发现。对方的影子在心里越来越淡,选择别人也不是不可以接受的事儿。只不过,那个影子有的会在心里留一辈子,有的会在心里留一阵子,真正永远占满一辈子的,少到可以忽略不计。”

    “洛洛,你成功的打击到我了。”星弄脸搁在椅子背上来回蹭着,“也就是说,如果我和陆路分了手,几个月后他就能爱上别人,对不对?”

    “去你的!”洛叶推她一把,“谁让你往自己身上代入了?”

    “本来嘛,这事儿是和每一个人息息相关的,不过我相信,夜轩肯定是离了你就绝对不会再喜欢别人的男人,甚至,他也不会像凤天至那样,来个假结婚。

    以前,我还觉得,凤队那种,是最痴情的,可现在我越琢磨越觉得,夜老大这种才是,他绝对不会因为考虑别人的感受,就去做一个形式。

    反正不管怎么说,你都是最幸运的那个,爱上你的,都是专情到可以忽略不计的那类人,唉,人比人得死啊!”

    “你能再矫情点儿吗?”洛叶白她一眼,“有本事你把这话对陆路说去,看他会怎么着。”

    “不敢!”星弄吓得赶紧摆手,“我要是这么说了,他能给我来个自杀示威,他那种,属于心智还没成熟的,不敢乱玩儿。”

    “明白就行。”洛叶舒服的往后靠靠,“你呀,别再胡思乱想了,听从长辈的意思,早些把婚礼办了吧。”

    “万一我也怀孕了,女子特战队怎么办?我可是要帮你守好了,等你回去的。”星弄边说边冷哼,“这世上对你最好的是我,别不知足了!”

    “我知足,但是,你也不能为了我就耽误着,我可担不起这责任,球儿,女子特战队不是我们哪个人的,离了我们,队伍照样建设,有时候,我们并不像自己想的那么重要,只有在自己家人眼里,你才是最重要的。”洛叶一脸认真的看着星弄,“我说的这些,你好好想想,看是不是这么个理儿。”

    “喂,你当了妈怎么越来越罗嗦了?”星弄看向两个自娱自乐的小肉团子,“小南小北,你们的妈妈好烦人,我现在都替你们担心了,以后天天被唠叨,可怎么办嘛。”

    “小南小北,别听你球姨胡说八道,她自己长不大,还不让别人说,你们快点儿长,长大了你们替妈妈训球儿姨。”

    “讨厌,难道我就是天生被训的?”星弄一脸不悦的瞪着洛叶,“再瞧不起我,小心我把你儿子女儿给拐跑。”

    “喜欢小包子就自己生,拐我们家的算什么?”洛叶说着把小北抱起来,在她小脸上撮一口,“我们家小包子可香了,就是不让球儿姨亲!”

    星弄就伸着手想去抱小南,可是比划了比划,终是不敢下手,嘴巴往前伸了伸,又忍不住缩回去,哈口气自己闻闻,冲洛叶嘿嘿笑:“我口气挺清新的,让我也亲一下,好不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军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军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