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军妆 > 第1332章 合好(6000+)

第1332章 合好(6000+)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京平路的一幢单身公寓内,钱夏懒散的靠靠在沙发上,手里晃着一杯红酒,大口大口的河着,对面的电视里,放的是洛恋参加大赛的录像。

    每次,她去参加赛事,他都会尽量请假陪她,如影子般,默默的录下点点滴滴。

    她站在领奖台上,长发及腰,风姿清雅,身后的一群美模在她的映衬下,立时变的苍白单薄起来。

    她高高的举着奖杯,说着感谢的话,有亲人,有朋友,却独独没有恋人。

    以前,他不在意,可是现在他突然觉得,这似乎代表了她从来没有正面承认过她,激动的时候,人的真情流露体现的是内心最真实的想法儿。

    她感谢最多的人,是洛叶。

    事实是,她也是真的真的从心底里感激洛叶。

    然后,是她的那一帮子朋友,每次,她都会激动的说出她们的名字。

    还有,一直跟随在她身边的烟烟,也是她每每都会提及的。

    逝去的秋秋,阿九。

    失而复得的爷爷奶奶爸爸。

    就是没有他。

    总是没有他。

    如魔怔一般,他越想越不是滋味,红酒已经无法满足他的味蕾,他起身去酒柜里取出了58度的白酒,特供的,他从爷爷那里偷来的,一直不舍得喝,今天,喝了吧。

    瓷白的小瓶子,闪着莹泽的光,他举着瓶子端详一会儿,傻笑:“想和她一起喝你的,看来。只能是我自己喝了 。 ”

    “铃铃铃……”

    他放下酒,摇摇晃晃的去开门儿。

    “你果然是在家里。怎么不接电话?”来的是他大学同学于思敏,也是他最好的朋友之一,俩人很变的来,唯独不来电。

    “电话?”钱夏摸摸脑袋,“没听到电话响。你来的正好,陪我喝酒。”

    “你这是干什么?”于思敏瞪着他,“我不是和你说过吗,要是真的爱她,就不要在意那么多,好好的和她在一起,她对那男人只是同情,你为什么就非要往不好的地方想呢?

    要是实在接受不了。ok,那就彻底的放开,不要再这么醉生梦死的折腾自己,你说你把自己折腾瞎了,管什么用?除了让她更不喜欢你,还能怎么样?”

    “你来教训我,我不喜欢你了,你走吧。”钱夏推着于思敏往外走,“不想见你。走吧走吧,你不是我朋友了。”

    “你还真是喝的太多了。”于思敏恨恨的推他一把,关上房门。去厨房调了一杯牛奶蜂蜜水过来,强行的搂着他的脖子给灌下肚儿,杯子空了的时候,她累出了一身的汗。

    “跟头死猪差不多,让你烦死了,我怎么就认识你这么个窝囊废?”把杯子放在桌几上。瞄着不停咳嗽的钱夏,于思敏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那是因为你没爱过。”钱夏瘪着嘴看她,“有一天你爱上一个男人,对方心里装着别人,你就明白我是什么想法儿了。”

    “我已经爱上了。”于思敏拿起桌上的白酒看看,索性启开瓶盖,给自己倒了一杯,细细品两口,点头,“不错,是好东西,全让你喝糟蹋了,这个我喝。”说完,一大口把一杯子全给干了。

    “喂!”钱夏刹那间清醒了,一把夺过酒瓶子,“是不是好兄弟?哪能你自己喝,这可是我一直都不舍的喝的,是我留着和恋恋一起喝的,谁让你喝了?!”

    “别那么小气,你再去你家老爷子那儿偷一瓶就是了。”于思敏一把抢过来,再给自己倒一杯,猛猛的灌下去,“钱夏,不要以为只有你失恋,好吧,你好歹还恋过,只要你愿意,现在你也可以继续和她在一起。

    我呢?你说我哪里差了?”于思敏指着自己性感的身材,“多少男人看到我就拔不动步子,可他,凭什么正眼都不多看我?”

    钱夏上上下下打量于思敏,长腿,细腰,翘臀,大胸,迷人的长发,精致的五官,唇红齿白,这个女人,真的是很有资本的!和她认识了十几年,从没见她对哪个男人动心过,一度,他还以为她喜欢的是女人呢,“哪个男人?我认识不认识?”钱夏问道。

    “不知道你认识不认识,反正,我以前不认识他,现在,被他玩的团团转。”于思敏长指挑挑粘在脸上的长发,“他叫齐斌,齐章的儿子,今年29岁,现任天云市的副市长,我前段时间不是陪领导去视察吗,你说抽不抽,我一眼就相中他了。

    可是,任我怎么着,人家就是纹风不动,我以为他有女朋友了,可是明查暗访,铁的事实告诉我,他是单身,绝绝对对的单身。钱夏,帮我个忙,行不行?”

    “什么忙?”

    “接近他,看看他的反应。”

    “你怀疑……”钱夏瞪大了眼睛,“你竟然怀疑他喜欢的是……是男人?”

    “是啊,要不然你不觉得很不正常吗?我这身段长相在女人里绝对的可以算是顶尖了吧?可他竟然对我一点反应都没有。

    姐平时冷着脸都能勾的男人心动,现在主动贴上去他竟然可以无动于衷,我要说他没毛病,你信吗?不过,不管他有毛病没毛病,姐认准他了,哪怕他喜欢的是男人,我也要给他扭过来,实在不行,姐就变男人去时。”

    “不是吧你?”钱夏的酒是完全被她吓醒了,从来没想到这大咧咧的姐们,爱上一个人竟然是这么个表现……

    “有什么是不是的?”于思敏白他一眼,“所以说,你知足吧,洛恋只是善良了点儿,放不下曾经对他好的亲人,你就要死要活的。你不觉得自己很幼稚吗?

    你知道我现在怎么想吗?只要他肯理我,肯娶我。哪怕他心里装着别人,我也认了,当然,主要是我比你有自信,也比你有资本。我相信,假以时日,他不会不爱我的,只要他是男人,就一定会最终被我收服!”

    “你现在是因为找不到缝隙下手才会这样想,要是真的在一起了,就不这样想了,我追洛恋的时候。战平也在追她,我当时想的就是,哪怕她心里有战平,我也不在乎,只要能追到她,总有一天,她的心里会全被我一个人占满。

    可是,真的在一起了。心就渐渐的变的不满足了,我不喜欢她对别的男人好,甚至。她多看他们几眼,我心里都会隐隐的不舒服。

    我不断的劝自己,只要我对她好,她是不会移情别恋的,她不是那样的人,我要自信一点儿。可是,所有的心理建设,在她做出把莫尼克接过来这个决定后,完全崩溃了。

    莫尼克和她之间的事情我知道,那个男人对她的爱偏执到了极致,为了她,甚至可以杀了自己的两个妹妹!

    当然,他的那两个妹妹做的事儿的确是该杀,但是,不管怎么说,骨肉亲情摆那儿,他能为了恋恋,做出那样的事儿,你说真要接过来了,他会允许我和恋恋在一起生活吗?

    如果他能把对恋恋的感情转化成普通的兄妹情,我是不介意他和我们生活在一起的,甚至,我还会劝服我爸爸和爷爷,让他们接受恋恋的做法儿。

    可是,你觉得那样的一个偏执狂,有可能把那份感情变成兄妹情吗?如果可以,他就不可能落得这个下场了。

    我现在的纠结,就是不想有一天和恋恋的关系变的一发不可收拾,也不希望她会夹在中间左右为难,所以,不如我退出去,或者,这才是最好的办法。

    这是我想要保护恋恋的方式,可能,大家都觉得我是在妒忌莫尼克,不用可能,应该是肯定,连你都这样想,别人就更这样想了。

    其实,我只是不希望,有一天我们的感情被别人破坏的面目全非,连朋友都做不成罢了,当然,我也承认,我对恋恋的爱,没有莫尼克多。

    最起码,我要顾忌我家人的想法儿,我不可能为了她和我的家人断绝关系,更别提伤害他们,我要的,是和和睦睦生活在一起的一家人。”

    于思敏了然的叹口气:“这么说,你已经决定了?”

    “我还有的选择吗?”钱夏苦笑,“这好像是我唯一可以走的路吧?”

    琢磨了一会儿,于思敏问道:“你认为莫尼克是真爱洛恋?”

    “偏执的爱。”

    “那不就结了,明知道那是偏执的爱,你还把洛恋推到他的身边,或者,洛恋的这一辈子都会让他毁了,到时候,你不会后悔心疼吗?”

    “那我能怎么办?”钱夏痛苦的抱住脑袋,“他瘫了,不公平的地方就在这儿,如果他身体好好的,我当然不会放弃,可现在,你让我如何和一个生活不能自理的人去争?

    最关键的是,恋恋一门心思的要照顾这个生活不能自理的男人一辈子,三个人生活在一起,这事儿我只要想想,头就要炸!”说话音,钱夏一杯白酒狠狠的灌到了肚子里。

    “哎,难怪咱俩能成了多年的哥们,原来咱俩的气场太相近了,近到连恋爱遇到的难题都差不多。”于思敏笑着把酒灌进肚,“要不咱俩来个一醉解千愁?”

    钱夏幽幽叹气:“要是永远不醒,多好?”

    “你做梦吧。”于思敏笑着摇头,“我可是想要好好活着,你别出这种馊主意,虽然爱的人没追到手,但也不至于活不下去了,我就是想喝一场,醉一场,醒了继续努力,总有一天,齐斌是我的男人!”

    “疯子!”钱夏无奈的摇头,“就你这疯劲儿,男人喜欢你才怪呢,你说你长的那么女人,性格就不能温柔点儿?为什么咱俩做了这么些年的朋友,却丁点儿感觉都没有?你没反思过这个问题吗?”

    “行了吧你……”于思敏推他一把,“就算是你对我有感觉,我也不会喜欢你的。你在我心里,就是和我性别一样的。明白不?”

    “喂,你骂人呢?”钱夏不乐意了,“我哪里不爷们了?”

    “好吧,是我太爷们了,行吧?”

    “行。为了俩爷们,干杯!”

    杯子重重的撞在一起,没一会儿一瓶酒就见了底儿,于思敏用力晃晃脑袋,傻笑:“我发现了,这好酒的最大好处就是,怎么喝,都不头痛。我现在头一点儿都不痛!”

    “我这好酒多着点,你等着,我再去拿,我决定了,醉一场,发泄一下,醒了以后好好工作,以后一个人过。再也不恋爱了!”

    “切!”于思敏冲他竖竖中指,“没出息,你就不能说。醒了以后去找洛恋,告诉她,无论她做什么决定,你都支持她?”

    “做不到,就不能充大头。”

    “钱夏,这就是我不喜欢你的原因。你总是喜欢想太多,是爷们,就别想那么多有的没的,先做了再说,车到山前必有路嘛。”

    钱夏提着一瓶子白兰地过来:“来,这个,我给你调鸡尾酒喝,咱俩也来点儿情调儿,看我多好,你说我不爷们,我还调酒给你喝。”

    洛恋开门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钱夏和于思敏抱在一起,哭的鼻涕眼泪都糊在一起,“你们这是干嘛?”她上前,一脸无语的问道。

    “你谁啊?”于思敏擦干眼泪,迷茫的盯着她打量半天,猛的一把推开钱夏,随之又用力戳他,“喂喂喂,你想的人来了,是我在做梦,还是我喝醉了,你不是说她在国外吗,这怎么就出现在我眼前了,是不是我喝的幻视了?”说着站起来,用力就冲洛恋撞过去。

    和酒鬼是真没法儿计较,洛恋吓得往旁边一闪,扯住她不让她摔个狗啃屎:“于思敏,你坐下,我给你们煮醒酒汤去。”

    二个小时以后,钱夏和于思敏像做错事的孩子般,身板笔直的坐在洛恋对面,脸上挂着一模一样的讨好笑容。

    洛恋面无表情的盯着俩:“我是谁?”

    “嘿嘿……”

    “嘿嘿…….”

    俩人齐齐傻笑。

    洛恋瞪着俩人:“说,我是谁?”

    “我想要娶回家的女人。”

    “我哥们想要娶回家的女人。”

    如此默契的回答,得洛恋看到他们不爱惜身体时的怒气消失的干干净净,就无奈的叹一声:“我又不是吃人的老虎,你们能不能坐的舒服点儿?”

    “是!”

    应一块,俩人齐齐往后靠,结果,脑子有点儿晕,靠大了,脑袋正好撞在沙发背上,俩人齐齐捂着脑袋ci牙咧嘴。

    “你们,为什么没在一起呢?”看着俩人如此的默契,洛恋心里真扔那么一丝丝的泛酸。

    “你别误会……”于思敏赶紧往边挪挪,离钱夏远一些,“我对他只是兄弟,我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只有兄弟情,没有别的,你让我和他在一起,就相当于俩大老爷们在一起,那是多恶心的事儿,对吧?”

    钱夏赶紧附和:“是啊是啊,恋恋,你能想像俩男人在一起的情景吗?”

    “那有什么?”洛恋却是一脸无所谓的挑挑眉毛,“那不是很正常的事儿吗?”

    很……很正常?俩人对视一眼,齐齐往外挪,离的更远了。这举动,看得洛恋笑起来:“行了,我不会误会你们的,要不然,我一进来看你们抱一起那么紧,肯定转身就走了,对吧?”

    于思敏点点头:“嗯,电视上都是那样演的。”

    洛恋冲她笑笑,转而看向钱夏:“,我来找你是想问问你,愿意一辈子和我在一起吗?”

    “当然。”钱夏想也不想的答完,又叹口气,“可是,三个人一起生活的日子,我真的是……有点儿接受不了,我不是接受不了那个男人,我是怕他吃醋做出什么事儿来,到时候,最受伤害的是你。”喝过酒,有些说不出的话也就可以顺顺畅畅的说出来了。

    “是我太想当然了,没有顾忌到你的想法儿,你看可不可以这样,我把莫尼克接到中国来,给他买一个房子。找两个照顾他的人,然后。每个月我去看他两次。

    逢年过节的时候,都是咱们在一起过,但圣诞节我陪他过,钱夏,如果没有他。这个世界上大概就没有我这个人了。

    现在,他落得这一步,我要是一点儿不管,真的良心难安,他的爱是有些偏激,占有欲也太强,但是,他并没做伤害我的事情。

    其实。如果他真的对我用强,大概,我早就成了他的人了,可他没有,所以,不管他怎么偏激,我都必须原谅他。

    但是我也知道,让你和他在同一个屋檐下。是对咱们三个人的不负责任,所以,我想了这个办法。如果你愿意,就这样操作,好不好?”

    “如果我不愿意呢?”钱夏反问道。

    “如果你不愿意. ……”洛恋轻叹一声,“那我,大概只有让自己一辈子良心难安了。”

    钱夏猛的瞪大了眼睛:“你的意思是,你的选择。是我,不是莫尼克?”

    “一直以来,我的选择就是你不是莫尼克,我对他,真的就是兄妹情,还掺杂着对救命恩人的愧疚感吧,要说男女之情,是真的没有。

    我和他之间的回忆都是灰色的,谁愿意总是去回想那些灰色的回忆,对不对?本来我是想,如果你不和我在一起,我就把他照顾到终老,到时候,如果你还单身,我就嫁给你,如果你结婚了,我就默默的祝福你。”

    “恋恋……”钱夏一把抱住她,“你个小坏蛋,你吓死我了,我以为你要把我扔了,害我这些天思前想后的那么艰难的在做离别前的准备。”

    “对不起。”洛恋轻拍着他,“是我钻了牛角尖,听不进别人的劝,也没有设身处地的为你着想,让你难过这么久,都是我的错。”

    “不怪你,是我不好,是我沉不住气,是我不够淡定,我应该好好和你聊,不应该和你说气话的……”

    “行了行了,你们差不多行了,顾忌一下我的想法儿,好不好?”于思敏愤怒的挥挥胳膊,“当着我的面儿秀恩爱,你们太不厚道了!”

    “恋恋,思敏一直在劝我和你好好的,现在,咱们的事儿解决了,能不能也帮帮她,你认识一个叫齐斌的男人吗?噢,是京城齐家的。”

    “我认识一个叫齐斌的,不过不知道是不是你说的那个齐斌……”洛恋比划比划对方的身高,描述了一下对方的五官,仔细回想了一下,道,“好像他是在哪个市做副市长,我听洛洛说过的。”

    “那应该就是一个人。”钱夏松一口气,“你认识就太好了,思敏喜欢上他了,而且下定了决心非他不嫁,你知道齐斌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以前有没有恋爱过吗?”

    “他的事儿我听星弄他们说过,最早的时候,应该是喜欢叶儿的,后来,和杭梦琳有了点儿感觉,哪想到,杭梦琳却在出任务的时候牺牲了。

    从那以后,他倒是谈过一个女朋友,但是,好像时间不长就分手了,不瞒你说,最初的时候,她们还想介绍我给他认识呢,是我一口给回绝了。

    他喜欢的是叶儿,叶儿是我妹妹,我要是再去和他相亲,你说多别扭的事儿,对不对?”

    “还好你没和他相亲。”钱夏一把搂住洛恋 ,“太危险了,差点儿你就不是我的了,能把思敏迷成那个样子,想来不是个简单的。”

    “恋恋……”于思敏一把将钱夏拨拉到一边,搂住洛恋的肩膀,声音甜腻的撒娇,“你是我兄弟媳妇,帮帮我,好不好?”

    “怎么帮?”洛恋一脸的纠结,“他那么心思深沉的,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把以前放下了没,你说我怎么帮?而且……”

    “不用而且,不管他心里装着谁,我都不介意,我要的,就是他娶我,你只要负责帮我把他约出来就行了,当然,你和钱夏要作陪,让他不能疯,多给我创造几次机会,相信他会接受我的。”

    听她这么说,洛恋就有些心动,就道:“容我想想,容我想想……”

    -----------------

    两更合一起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军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军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