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军妆 > 第1368章

第1368章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天唐锦绣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真相水落石出,舒语脸上的伤却不可能一下子好了,舒文劝她去夜家休养,她的第一反应就是拒绝,曾经对夜轩有过非份之想,这会儿,她便特别想要撇清自己。

    但她的脸肿成那个样子,回家是肯定不方便的。况且,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万一有人一知半解下乱猜,她的名声可真就毁了。

    看她一脸的纠结,舒文就继续劝道:“姐,你越是顾忌来顾忌去,越说明你心里有鬼,要是你真的坦坦荡荡的,就听我的,去夜家待几天吧。”

    “我还是找个宾馆住几天吧......”舒语叹口气,“小文,李东的妈妈是给夜家做事的,咱不能那么不知趣。”

    “姐......”舒文的脸色就黯下去,“你还是介意李东的妈妈是保姆,对不对?你是不是觉得,这样去夜家,会显得咱们特别没脸?”

    “小心眼儿!”舒语瞪她一眼,“保姆怎么了?要是夜家放出话去招保姆,应聘的能排十里地都不止你信不?我是不想让你欠情太多,以后嫁过去,总觉得矮人一头。

    公道的说,和李家结亲,是咱们高攀了,你看夜夫人对李东的态度就知道,李东的前途绝对是无量的。我敢打包票,李东的前途绝对比阳小宝的未婚夫叶伟要强。

    小文,你找到这样的好人家,姐是真心的为你高兴,你命比姐好,合适的年龄遇到了合适的人,不像姐,不但嫁不出去,还让人误会人品,要不然,路爱民也不敢那样对我。

    我有时候就纳闷了,我快三十了没男朋友到底招谁惹谁了,怎么就都觉得我到了这个年纪没男朋友就可以任意轻薄?

    似乎到了我这个年纪,应该是个男人送上门来就得赶紧收着。太可笑了。我还就不信了,这辈子要是遇不到我喜欢的,我就不嫁,我看他们能给我传成什么样子!”

    “姐......”舒文泪汪汪的看着舒语,不知道说什么好,任何的安慰都是苍白的,王芬那么肯定的诬陷 姐,就是因为姐年纪大了没男朋友,可这是姐的错吗?

    “咚咚......”

    舒文赶紧抹抹眼角去开门,洛叶站在门口。冲她浅浅一笑:“走吧,车子都过来了。”

    “我姐......”舒文有些为难的看着洛叶。不知道怎么解释才好。

    “不想去我们家,对吗?”洛叶问道。

    舒文就不好意思的点点头。

    舒语走了过来:“夜夫人,谢谢您的好心,我欠您的情实在是太多了,再这么住到您的家里去,我实在没脸。”

    洛叶了解的笑笑:“行,你不想住我家就住到良友吧。”

    良友?

    舒语脸色不自然起来。那儿可不便宜,最便宜的标间一晚上也要三百多,她这张脸要消肿估计小三天够呛,这可就是一千块钱......

    舒文也在考虑这个问题,又不好意思直接拒绝洛叶的提议,姐俩就眼神游移的站那儿,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费用你们不用担心,房间我给你们安排好了。”

    “不不不......”舒语连连摆手,“夜夫人。我们哪能让您掏房间费,算了,我也不在您面前充大脸,实话和您说,良友真不是我能住得起的,我现在一个月的工资也就是二千出头,这要是住上个三五天,我一个月的工资就没了,到时候还真就没法和我爸妈交待了。

    夜夫人,您看这样行不,我就去找个便宜点的旅馆,一晚上五十块左右的,学校旁边就有一个,那儿的老板我们也都熟,挺安全的。”

    “好吧,你自己决定。”既然舒语这么说,洛叶也不强求,她原本的关心就是冲着舒文和东东的关系,过于热络,反倒让人怀疑她的动机了,尤其是舒语曾对夜轩有过想法儿,她就更不好表现的太过了。

    李嫂跟在她身边这么多年,对她的性格也了解,该尽的心尽到了也就够了。

    接了电话候在外面的连多兴看到一行人过来,先是恭敬的对洛叶唤声嫂子,又对东东和舒文舒语点点头,拉开了车门。

    舒语脸肿着,不好意思和他直视,胡乱点了点头,道声谢就钻到车里面去,舒文则是俏皮的眨了眨眼睛:“连大哥您好,又要麻烦您了。”

    “没事儿。”连多兴扯出个淡淡的笑,“嫂子看得起我,那是我的荣幸。”他所说的嫂子,当然是指洛叶。

    东东悄悄拖住舒文不让她上车,冲连多兴笑道:“连大哥,我和舒文要回家取点东西过去,舒语姐就先麻烦您了。”拽丫头VS矫情男

    “行。”连多兴痛快的应一声,看向洛叶,“嫂子,我现在送她过去?”

    洛叶点点头:“嗯,地址让舒语告诉你吧。”

    路爱民牵涉一些待查的问题,暂时不能回家,王鹏便负责搭车把王芬送了回去,路上,王芬一语不发,路柯明也缩在座椅里不吱声。

    王鹏就叹一声:“姐,要不先回家住几天?”

    “不去!”想也不想的,王芬就否决,“我现在住过去算什么?让你未来丈母娘看见了,又不知道要怎么笑话我了。”

    “姐,你到底是为别人活着,还是在为你自己活着?”王鹏无奈的看着她,“你总在在意别人说什么,别人怎么看,那以后的日子还怎么过?

    你应该很清楚,姐夫出了这次的事儿,你们家在亲戚朋友间的形象,和以前肯定不一样了,难不成,以后你就带着小明躲在家里不见人了?

    那等姐夫回来以后怎么办,你们都躲在家里,喝西北风啊?”

    “你不是说会帮我吗?”王芬道。

    “没错,我是会帮你,但你也不能就靠我养你们一家吧?一时行,一辈子,可能吗?”

    “后悔了?”王芬白他一眼,“那会儿说的那么好听,就是为了让我配合你立功的吧?现在你的功劳到手了, 就要翻脸不认人了?你可真是我的好弟弟。我可真是没白疼你。”

    “姐。咱能讲点理吗?”王鹏无语的看着姐姐,“咱就让和咱素不相识的司机师傅说说,做弟弟的,有没有责任养姐姐一家一辈子?”

    “你不用扯些有的没的,算了,你下车,我们不用你送。”王芬从后面猛的扯一把司机,“师傅,停车,让他下去。”

    司机有些犹豫的看向王鹏。

    “继续开吧。”王鹏叹口气。回头看着一脸怒气的王芬,“姐。我不说话了,行吧?”

    “呜呜呜......”王芬抱着脑袋闷声哭起来,路柯明被她感染,也开始吧嗒吧嗒的掉眼泪,他现在很惶惑,不知道以后会不会成为小朋友嫌弃的对象,像杨晓宁那样的生活落到他的身上。他从来都没有想过。

    出租车司机什么样的乘客都见过,对娘俩的号啕完全无视,只专心开自己的车,王鹏则担心自己一句话说不到姐姐心里,让姐姐更崩溃,干脆就什么也不说。

    如此安静的环境下,娘俩的哭泣声就显得尤其的突兀。

    半晌,王芬抹干净眼泪,脸色比刚才好了许多。她重重叹一声:“小鹏,对不起。”

    略一愣,王鹏赶紧道:“姐,我是你亲弟,和我说这些,多没意思。”

    “我知道你没错, 我也知道你姐夫是咎由自取,但是,太突然了,我一下子真的接受不了,和你最亲,我就忍不住的在你面前肆意撒泼。

    你说的没错,以后的日子还要过下去,要是我就这个样子自暴自弃,小明真就被我给毁了,我不能这么自私。

    司机师傅,右转去秦州路26号。”王芬说的地址,是娘家的地址,王鹏就悄悄松一口气,还好,姐姐总算是想通了,有时候,哭,真的是最好的良药。

    王父王母自儿子离开后,就一直提着心,现在看姐弟俩一起回来,赶紧迎上来,看到女儿那张肿涨的脸,老夫妻俩脸色都变了,:“出什么事儿了?”

    “爸,妈......”唤出最亲的俩人,王芬泣不成声。

    “怎么了?”王妈妈赶紧上前搂住女儿,“是不是路爱民那浑东西欺负你了?告诉妈,妈去给你出气。”

    “姥爷,姥姥,以后我要变的像杨晓宁一样了。”路柯明吸着鼻子看向老两口,“我爸爸犯了大错,也要坐牢了。”

    “什么?”

    老两口惊的脸色一下子都变了,虽说没沾着女婿的光,可是,女婿好女儿才能好,这消息,实在是让他们太接受不了了。

    “爸,妈,没那么严重。”王鹏赶紧安抚老两口,“小明被我姐给吓得,姐夫是犯了点错,但不至于坐牢。

    而且,姐夫交待了很多事情,戴罪立功,他应该很快就回来了,只不过,教育局局长这位置,是不可能再属于他了。”

    老两口听儿子这么说,就长长舒一口气,对他们而言,女儿一家平平安安的,比什么都强,能当官当然最好,要是当不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土豪,买画不?

    当然,最好还是当官,可是犯了错,想当也当不了了,想些没用的,也没意思不是?

    “小鹏。”王老太太有些犹豫的看向儿子,“市长知道这事儿吗?”

    “知道,就是他去处理的,其实,他给了姐夫机会,可是姐夫......”王鹏叹口气,“是姐夫自己把自己给栽进去的。”

    王老爷子就重重叹一声,眸中的希翼一点点的淡下去,原本,老伴一提市长的时候,他还觉得,或者有市长的面子,女婿不至于一撸到底,现在听儿子这么说,就知道,这事儿,算是盖上章了。

    王芬跟着老父亲重重叹一声:“是路爱民自找的,我明白,要不是有小鹏,他绝对不只是被撸了官那么简单,市长念着情份呢,我都明白。

    我先前还埋怨小鹏,这会儿想想,我可真是糊涂,爸,妈。小鹏。对不起,这些年你们没沾着我的光,就跟着我受气了。

    路爱民那个人,其实就是个假清高,自家人的事儿他什么都不帮,只知道在外人面前摆面子,亏我以前还当他那是正直呢。

    要是真的正直,他就不会犯今天这样的错误,是我太相信他了,总是觉得。别人在冤枉他,总是觉得。我中意他,别人也中意他。

    小鹏,回头你替我向夜市长道声歉,把他小舅子的大姨子打成那样,我真是昏了头了,人家那么漂亮的大闺女,哪能看上你姐夫那半大老头子?

    要是说家里一穷二百。为了往上爬的女孩子也就罢了,就人家,有市长那样的大靠山,哪用得着巴结你姐夫、我可真是浑!”

    王鹏一头黑线,敢情,在他姐心里,还是觉得会有女人想方设法的巴结他姐夫......,不过,他姐这么想也没错。现在的确有些女孩子就是那样的,唉.....

    连多兴对a市的路况非常熟悉,舒语告诉他地址后,他点点头,便熟门熟路的往目的地驶去。

    舒语坐在车后座,打量着前面的连多兴,脸烫的要命,她哪能不知道大家让连多兴送她的目的,可问题是,连多兴知道吗?

    一张黑通通的脸上,五官很立体,任她如何打量,都没往她这边斜一眼,舒语就有些泄气,或者,人家对她是丁点儿意思都没的。

    难道她真的是到了年纪了,看到个像样的男人就想着把人家拐回家?刚才她还和妹妹说,哪怕单身一辈子,都不可能凑合。

    现在看来,她这个单身一辈子的可能性还真小,能入得了她眼的男人还真不少,问题是,入得了她的眼的男人,是否也能对她入了眼呢?

    总不能她主动的问,喂,你喜欢我吗?

    那跟个女神经病有什么区别?噢不,应该是女花痴才对。

    再想想学校的那些老师,想想曾经的同学......,一圈划拉下来,舒语发现,好像入了她的眼男人,也没几个,或者,她对军装的感情,决定着她对着军装的人才特别痴迷吧?

    前面有个超市,舒语赶紧道:“连大哥,停一下车,我去买点生活用品。”那间小旅馆里,除了被子褥子就没别的东西,包括毛巾和牙膏牙刷之类的,都要她自己买,万一妹妹为了给她创造机会,不过来,她可就抓了瞎了。

    连多兴把车子停在路边,冲她点点头:“我在车上等你。”

    “谢谢。”舒语冲他笑笑,下车去了超市。

    一样样的搜罗到筐子里,看着那一货架的方便面,她犹豫着要不要多拿一些,她的脸这个样子,这几天出门吃饭实在是不方便,可是她平时从不吃方便面这种垃圾食品的......

    “是你?”

    肩膀被戳一下,她回头,才发现又遇到老熟人了,她二姨给她介绍的那个极品男刘铭盛,可真是冤家路窄,怎么到哪都能遇到他?

    见她一脸茫然的样子,男人的脸上明显有些不开心了:“舒语,你不会吧,咱们才见了几天啊,你就认不出我来了?”

    “噢,你好。”舒语淡淡的点点头,心下道,你眼力倒是挺好使的,我脸肿成这样子你也能认得出来。

    “你脸怎么了?”刘铭盛指着她的脸问道。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舒语就觉得刘铭盛的眸中满是幸灾乐祸,她不太愿意搭理他,就提着筐子想要去结帐。

    “小盛,和谁说话呢?”伴随着苍老略带尖利的女声,一名六十岁左右的瘦削女人从货架那边拐过来,正好站在舒语面前。六宫无妃,千金凰后

    “娘,这是舒语。”刘铭盛赶紧介绍道,“舒语,这是我妈。”

    “伯母好。”

    出于礼貌,舒语只好和对方打招呼。

    “这就是你那个女朋友?”女人盯着舒语打量打量,眉头皱起来,“你这脸是怎么回事儿?女孩子家家,怎么能惹事生非打架呢?”

    “伯母你搞错了,我不是他的女朋友。”舒语说着就想绕开老太太离开,老太太却一把扯住她,“什么意思?我老太太就那么入不了你的眼?”

    “伯母,我不是刘铭盛的女朋友,我是和他相过亲,但我们都觉得对方不合适。”舒语一脸无奈的看向刘铭盛,“赶紧和你妈解释一下。”

    “舒语,这就是缘份。你说要不咱们怎么就在这儿遇上了呢?对了。之前我和你说过,我家就住在后面的小区,你是不是故意找过来的?”刘铭盛一脸狐疑的打量着舒语,“后悔拒绝我了吧?”

    “就她,还拒绝你来着?”老太太看着舒语,瘪瘪嘴,“你不是快三十了?我儿子是中学老师,那可是很多女孩子中意的香饽饽,你还看不上我儿子?”

    “对对,是我配不上刘铭盛。伯母,您儿子那么优秀。会有更好的女孩子中意他的,您能不能放开我,我有急事,外面还有人等着我呢。”眼看着一些买东西的顾客故意凑过来看热闹,舒语是真急了。

    “老刘,这是你未来儿媳?”一名六十多岁的老太太凑过来,笑嘻嘻的打量舒语。再看一眼刘铭盛,“挺配,嗯,是挺配的。”

    “配什么配,你看她这张脸,女孩子家家的,不守妇道出去惹事生非,以后嫁到我们家,我可不能让她这么胡闹。

    小盛。带着你媳妇回家,待会儿我回去给她好好说叨说叨,到底能不能成为咱家的媳妇儿,看她的表现再说。”

    您能不能别自说自话?

    舒语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她的意思表达的够明确了吧?这老太太怎么能还这么误会呢?好像她真看中她儿子似的。

    不过想到相亲时刘铭盛的表现,她又觉得没什么好奇怪的,一个能奇葩到那样的儿子,怎么可能没有一个奇葩的妈?

    天啊,幸亏她不中意这男人,要不然,还真成了纠葛不清的帐了。

    她扔下筐子,拔腿就往外走,惹不起躲得起,她不买了行不行?

    刘铭盛赶紧追了出去,老太太则在后面喊着:“小盛,该管的时候就得管,要不以后受气的是你!”

    连多兴看着舒语跑过来,就探身帮她推开了车门。

    舒语跑上车坐着的同时,刘铭盛也紧紧的把住了车门,脑袋伸车里看看,咂咂嘴:“哟,我说呢,怎么看不上我,原来是找着大军爷了。”他冲连多兴笑笑,“兄弟,你给哪个领导开车的?”

    “连大哥,对不起,我.......”舒语急的都要哭了,这叫怎么回事儿,被刘铭盛这么一闹腾,她哪还有脸再想和连多兴的事儿?

    “这是谁?”连多兴问道。

    “她前男友。”

    “不是!”舒语赶紧否决,“我和他相过亲,是我二姨介绍的,可是我们当时都觉得对方不合适了,过后他却非逼着我和他谈谈试试,我已经拒绝他了,我也不知道会在这儿遇到他,要不然,我也不会跑这儿买东西。”

    “舒语,不能睁着眼说瞎话,明明就是你已经答应了和我谈对象,你怎么能脚踏两船呢?难道你真觉得找个司机比找个老师要光荣?”

    “刘铭盛,你别胡说八道,你中伤我不要紧,不准中伤连大哥,连大哥是.....是......”舒语突然发现,她根本不知道连多兴的职务,也没搞清楚他的军衔,听在刘铭盛耳朵里,却是理解成了另一层意思,“是什么?不就是司机嘛,当然,你也可以撒谎说他是首长,不过,呵呵......”

    “首长谈不上,但我也的确不是司机。”连多兴淡淡的看着他,“我的职务不方便对你说,但军衔可以告诉你。”说着他把自己的军官证掏出来,递给刘铭盛,“估计我空口说你又会说我在撒谎,自己看吧。”

    “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上校”

    看着这几个刺眼的大字,刘铭盛一脸的不可置信,如果这男人真的是上校,怎么可能看中舒语?

    ----------

    一起发了,还有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军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军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