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军妆 > 第1375章 质问(5K)

第1375章 质问(5K)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更到。

    ------------

    是啊,不管原因是什么,对一个十七岁的女孩子,怎么下得去手?王鹏叹口气,把当年的真相如实告诉了王芬。

    “你是说,那女孩子被她的父亲给下了迷药?”王芬不可置信的看着王鹏,“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父亲?路爱民知道她被下药的事儿吗?”

    “是。”王鹏点点头,“他应该得到了女孩子父亲的暗示。”

    “禽兽!”王芬咬牙切齿的骂一句,站起身来,“小弟,送我回家,现在。”

    “姐。”王鹏有些担心的看着她,“都这么晚了,要不,姐冷静冷静,明天再回去?”

    “我冷静不下来,小弟,我从来没想到我嫁的男人,竟然是这样的人渣,没错,我这人有些懦弱,有些胆小,有些不愿意面对现实。

    很早以前,我就感觉到了他的变化,可是,我不愿意相信,我不断的暗示自己,都是我多虑,是女人的小心眼儿。

    这一次,要不是亲眼看到,我还会缩在壳里不愿意面对,连小明都发现了,我还在骗自己,现在想想,我活的可真是够悲哀的。

    我对舒语动手,其实,是忍了好些年的火一下子都发到了她的身上,等我把路爱民的事处理完了,我会亲自去向她道歉的。

    她本就已经是受害者,再被我那么不分青红摸皂白的揍一顿......”王芬一脸自责的看着王鹏,“小弟,对不起,姐不但帮不上你,还总是给你惹麻烦。”

    王鹏冲她笑笑:“你是我亲姐,越是对我随意,就越代表了和我亲近。我又不傻,这道理当然明白,走吧。我陪姐回家。”

    王父王母回房后也睡不着,听着姐弟俩在外面嘀嘀咕咕的。老两口就忍不住挣起耳朵听,可惜,只能隐约的听到人名,别的啥也没听明白,待听到儿子拿钥匙的哗啦声,老两口急了,对视一眼。迅速下床拉开了卧室门。

    王鹏已经穿好衣服等着王芬,看到父母出来,无奈的笑笑:“爸,妈。你们睡觉吧,我和姐出去趟,一会儿就回来。”

    “去哪?”王父问道。

    “姐想找姐夫谈谈。”

    “这么晚了谈什么谈?”王父眉头皱起来,“有什么事儿不能明天说?”

    “等不了,我要现在去找他。”王芬从卧室出来。歉意的冲父母笑笑,“爸,妈,对不起,我这么大了。还总让你们跟着担心。”

    “没把小明吵起来吧?”王母问道。

    “没有,他已经睡着了,妈,要是小明醒了找我,你就告诉他我很快就回来了,明早我肯定会送他去上学的。”

    “行,去吧。”王母冲她摆摆手,拉着王父进屋,“孩子这么大了,让她自己处理吧,你就别跟着瞎掺合了。”

    王父生气的瞪一眼老伴儿:“她是我闺女,怎么叫瞎掺合?”

    “她是我闺女,怎么叫瞎掺合”这一句,立时让王芬泪崩了,咬咬唇,她扑通给父母跪下来咚咚咚磕三个响头,起身拉着王鹏往外走。

    原本还想说什么的王父,叹一声,叮嘱道:“小鹏,照顾好你姐,别让她吃了亏。”

    “爸,我知道。”

    待儿女的身影消失在门外,王父和王母叹口气,坐到沙发上发呆,经过这么一折腾,他们已经睡意全无。

    虽然没听清楚姐弟俩说什么,但是,能让女儿这会儿找过去,肯定是和女婿间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儿,女儿已经三十多岁了,就此离了婚,还带着信孩子......

    “你说咱家这叫怎么回事儿,以前小芬过的好的时候,小鹏总让咱们操心,现在小鹏好了,小芬又闹成这个样子......”重重叹一声,王母看向王父,“咱俩也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你说孩子们怎么就这么不顺呢?”

    沉默好一会儿,王父才道:“话说开了,说不定就好了,不一定有事儿。”

    “姥姥,姥爷......”路柯明推开卧室门走了出来,走到老头老太太对面坐下,打个呵欠,“你们怎么不睡觉?”

    “小明,是不是姥姥姥爷把你吵醒了?”王母心疼的坐到小外孙身边,“来,姥姥抱着你睡。”

    路柯明羞涩的笑笑:“姥姥,我都十岁了,不能让姥姥抱着睡了。”

    “为什么十岁了就不能让姥姥抱着睡了?”

    “太重了,会累着姥姥的。”路柯明拉住老太太胳膊,脸颊在她胳膊上蹭蹭,“我妈去找我爸爸去了,是不是?”

    犹豫一下,老太太道:“你妈妈和你爸爸之间闹了点儿小矛盾,需要好好谈谈,把问题解决了,才能带着你回家。”

    “姥姥,我都懂,我爸爸在外面有阿姨了,我妈妈要和他离婚,对不对?”

    “你这孩子......”老太太无奈的看着他,“这都是谁和你说的?没有的事儿,爸爸和妈妈不会离婚的,他们就是需要坐在一起好好谈谈。”

    “姥姥,你别把我当小孩子,我真的懂,还是我提醒妈妈的呢......”像模像样的叹一声,小家伙继续道,“其实,妈妈刚才换衣服我知道,她亲我的时候滴到我脸上泪水我也试到了,我就是装睡着了而已。”

    王父王母对视一眼,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十岁的孩子,竟然对这些都懂得,让他们意外的同时又觉得心酸。

    “姥姥,姥爷,你们不用担心我,其实,我比我妈妈坚强,我早就遇到过我爸爸和别的阿姨在一起吃饭,我还去和他打招呼来着,他当时挺慌的,还让我别告诉妈妈。

    本来,我是没打算告诉妈妈的,可是,后来我又遇到爸爸和和那个阿姨在一起。我就想,如果哪天爸爸突然提出和妈妈离婚,妈妈肯定会受不了的。

    我告诉妈妈。就是希望她有充分的心理准备,万一爸爸离开我们。她也不会痛苦的活不下去,反正,不管怎么着,我都会和妈妈在一起,陪着妈妈的。”

    才十岁的孩子,竟然说出这么一番话,老两口哑口无言的不知道说什么。

    “我们班有好多个同学的爸爸妈妈都离婚了。看多了,我怎么会不明白?”小大人的叹一声,路柯明拉信王父王母的手,“姥爷。姥姥,你们放心吧,就算只有我和妈妈,我们也会过的很好的。”

    “你这孩子......”王母把小外孙搂在怀里,感叹。“懂事的让人心疼,你爸爸可真是不知足,这么好的儿子,他怎么舍得不要?”

    “还没到那一步呢。”王父瞪一眼老伴儿,“就算小芬想离。你也别跟着瞎起哄,再怎么说,也是亲爹好。”

    “这还用你说吗?”王母也不示弱的瞪老伴儿一眼,“我这不是先往最坏处想嘛,要是他们能过下去,我当然不愿意他们分开,十几年的夫妻了,再找别人,不一定就比现在的好。

    小明这么懂事的孩子,要是摊上个不省心的后爸,小芬那心里能舒服了?一个女人要是一而再的离婚,别人会怎么看?”

    “你就不能想点儿好事?”王父眉头紧紧皱起来,“当着孩子的面儿,你都说些什么呢?”

    王母瞄一眼怀里的小外孙,也觉得自己的话说的太过了点儿,遂放缓了语气:“我这不是让你气得嘛,小明,姥姥就是气急了胡说的,别告诉你妈妈。”

    “我知道。”路柯明咧嘴笑起来,“我爸爸也不一定和我妈妈离婚,他现在不当官了,那个女人肯定就不和他在一起了,只要妈妈肯原谅他,他是不会离开我们的。”

    “也是。”王母在忍不住在小外孙额头上亲一口,“你这孩子,以前姥姥怎么没发现你这么懂事儿呢?”

    “小南小北聪明,他们总是劝我,我就明白了。”路柯明一脸自豪的看着老太太,“姥姥,我最好的朋友就是夜小南夜小北,他们虽然比我小五岁,但是他们可聪明了,学习好,懂的也多,我最喜欢和他们一起玩了。

    我爸爸出事后,老师对我不怎么热情了,可是小南小北对我还是那么好,我已经决定了,这辈子,我都要把他们当成最好的朋友。”

    “你说的夜小南夜小北是不是一对龙凤胎,小男孩儿虎头虎脑的很漂亮,小女孩儿的眼珠子是紫色的,也特别漂亮,是不是?”

    “姥姥也认识他们?”路柯明讶异的瞪大眼睛,随之恍然,“明白了,小舅舅现在是夜市长的秘书,他们是夜市长的儿子和女儿,姥姥认识他们也不奇怪。”

    “老头子,咱们家可真是沾了夜市长的大光了。”王母开心的看向王父,“咱家算是交了大运了。”

    “呵呵......”王父边笑边得意的挑眉,“我以前说他好的时候,你还说我这么大年纪了让一个小年幼轻迷的五迷三道的没出息,现在不觉得我没出息了吧?”

    老太太就打趣他:“你火眼金睛的,哪里是没出息?”

    路爱民和王鹏分开后,心里就一直慌慌的,他有心去找妻子谈谈,可是想到自己做的那些事儿,又没勇气,索性就把自己窝在家里喝闷酒。

    屋子里充斥着一股子浓烈的酒味儿,路爱民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王芬一看这场景,脸色立时就变了,三两步奔到路爱民身边儿,手在他脸上拍着:“老路!路爱民!路爱民你醒醒!”

    王鹏暗自叹一声,就看这架式,姐姐和姐夫怎么可能分的开?爱之深,责之切,这么晚了姐姐一定要过来,何尝不是放心不下姐夫?

    路爱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到近在眼前的妻子,有些不可置信的揉揉眼睛,眸中迅速涌上惊喜:“小芬?小芬你回来了?!”

    见他醒过来,王芬脸上的焦急之色缓缓的淡下去,一把将搂住他脑袋的手放开,退到沙发上坐下,冷冷的盯着路爱民不吱声。

    爬起来后,路爱民才看到站在玄关那儿的小舅子。“小鹏,你也来了?不好意思,我一个人心里闷。就喝多了,你快坐下。我去给你们烧水去。”

    王芬冷冷的道:“不用了,你坐下,我和你说几句话就走。”

    路爱民征询的看向王鹏,王鹏把脸扭到了一边儿,不和他对视,路爱民只好把屁股挪到沙发上坐下,如待审的犯人般看着妻子。

    “我就是想知道。 对于一个十七岁的女孩子,你怎么能下得了手?”王芬直直的盯着路爱民,“你当时,真的一点儿愧疚都没有吗?”

    “我.......”路爱民痛苦的抱住脑袋。“我当时真是昏了头了,很多次我做恶梦醒来,都是因为这事儿,可我当时,我真不知道我当时是撞了什么邪了!”

    “这样的借口。真的可以让你心里不再愧疚吗?”

    “不!”路爱民摇摇头,“这是我一辈子都还不了的债,我试着找过卢家父女,可惜,一直没有他们的消息。”

    “路爱民。我从十六岁爱上你,到现在正好二十年了,我一直以为,你是善良的男人,哪怕你对女色有些痴迷,可是,我始终觉得,你是个控制自己有担当的好男人。

    每当我感觉到蛛丝马迹的时候,我都不停的开解自己,是我多想了,我不能要求你除了我不看别的女人一眼,甚至,我会想,这是因为你职业的升迁,导致了别人的妒忌,才会中伤你。

    其实,卢小美的事儿,我隐约也听到过议论,但当时我不知道她多大,我也没从你身上找到什么破绽,我就骗自己说,那是不存在的事儿,我不能中了别人的圈套。

    现在想想,我真是太悲哀了,我一直活在自己臆想的世界里,正是我的这份懦弱,让你渐渐的大了胆子,落到今天的地步。

    二十年啊,我和我父母在一起的日子都没有和你在一起的日子长,我对你是什么样的感情,你不可能不知道,你做那些事儿的时候,真的就没有一丁点的想到会对不起我?

    你说你要做清官,不能用手中的权力为亲戚朋友开绿灯,好,我支持你,我假装听不出父母的意思,眼看着我弟弟有才无处施,我装作看不到,甚至,为了逃避这些,我尽量不回家。

    任何事情,我把你放在第一位,对于养育了我的父母,和有血亲关系的弟弟,我从未尽过做女儿做姐姐的责任。

    而这次你出了事,他们都不计前嫌的帮你,为你说好话,你说,我还是人嘛?而问题是,你说你要做清官,却只是对我家做清官,你的弟弟妹妹堂弟堂妹什么的一堆亲戚,哪个没得到你的帮助?

    以前我总是骗自己,他们和我弟不一样,他们只要做最基层的小职员就行,我弟本身就是副科级,让你安排,实在是为难你。

    现在想想,哪是我想的那样,根本就是你自私的只想自己,不想我们家,只对你家的亲戚尽责,却无视我家的亲戚,说白了,就是你瞧不上我,不尊重我!更不尊重我的家人!

    路爱民,我说的这些有冤枉你吗?如果你觉得我冤枉了你,可以反驳我。”一口气说这么多,王芬气得直喘粗气。

    “对不起!”路爱民愧疚的看着妻子,“我是对不起你,对不起岳父岳母,也对不起小弟,可是,我也要为自己申诉几句。

    我家的那些亲戚,都没有什么学历,打扫卫生的工作也适合他们,他们要的,就是有个铁饭碗,做什么都无所谓。

    可是小鹏不一样,他是名牌大学的毕业生,我总不能把他安排到抹他面子的职位,但是以我的能力来说,真的不可能把他安排到合适的位置。

    到了今天,我也不隐瞒我的私心,和小弟接触过几次我发现,他的谈吐能力远远超过我,本能的,我怕他超过我,这是我的狭隘,对不起!”

    这个原因,王鹏早就想到了,所以这会儿听到,也就没什么太大的感觉,如果说以前,他对姐夫不帮忙还有些怨怪,那么现在,他已经毫不介意。

    正是因为一直无人赏识,他才有机会得了夜市长的赏识,这可能就是人家说的,一个人的运势是有定数的,听着像迷信,细想想,似乎有着一定的道理。

    人的一生有好多岔路口,不同的岔路口会有不同的风景,是好是坏,谁也不知道,而他,就是在迟来的时间里,拐上了最正确的岔路口,对此,他很庆幸,也心存感恩。

    他从姐姐对姐夫的质问上也明白过来,他们绝对是散不了的,姐姐现在既是在质怨姐夫曾经的错,也是在对他的背叛难以释怀,假以时日,一切都会过去的。

    王芬还是跟着王鹏回了家,到家已经是半夜二点,老太太搂着小外孙睡在了儿子的房间,王鹏便去了父母的卧室和父亲一起睡,让姐姐睡在客厅。

    王父其实一直没睡着,听到儿子进门的声音,便“啪”的打开了灯。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军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军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