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军妆 > 第1381章 谁先告状(5K)

第1381章 谁先告状(5K)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六更,俺所有的存稿都交上来了。

    -------------------------------

    挂断妻子的电话,蓝明亮又打给自己安插在里面的手下:“卫生局的一会儿就去了,你们做的利索点儿,别留尾巴。”

    “哥,你真厉害。”看着蓝明亮有条不紊的一个个安排下去,蓝明伦一脸佩服状儿,“哥这才能,做市长也屈才了。”

    “臭小子!”蓝明亮一巴掌拍在堂弟肩膀上,“就会胡乱夸人,不过说真的,要真让我去做市长,也绝对不会比那个夜轩做的差,毛头小子,有什么本事?”

    “就是!”蓝明伦重重的点头,“我也是这么觉得的,那天看电话,我爸妈还说呢,这市长哪有咱们家小亮像领导,呵呵.......”

    “你就说好听的吧。”蓝明亮笑着摇头,“当着我的面这么说说也就罢了,外人面前别乱说话,有时候祸从口中出,明白吧?”

    “哥,我知道。”

    俩人还坐那儿悠哉悠哉的聊天呢,突然几个大汉推开包间的门,亮了亮手中的证件:“蓝明亮,蓝明亮,你们涉嫌受贿,请跟我们走一趟。”

    “你们是谁啊?”蓝明亮眉头皱起来,“谁给你们的权力来抓我?”

    “呵呵......”年纪大点的男了忍不住笑,“你是不是电视看多了,台词学的倒是挺像的,行了,有什么话先留着,有你说的机会。”

    茶室的老板和蓝明亮是朋友,看着俩人被戴上手铐抓走,那叫一个目瞪口呆。敢情,这是要变天了?

    蓝明亮的妻子是市卫生局一处的处长。

    蓝明亮的妻姐是市教育局的副局长,听说刚刚担任代局长。转成局长是分分钟的事儿。

    蓝明亮的岳父是a市的老市长。

    蓝明亮曾经是a市地下王国的国王,只不过和妻子于茵结婚后。才洗白开始做生意,去年突然结束掉生意担任良友的总经理,还让大家意外的不得了呢,这怎么转眼间......

    此时,蓝明亮的妻子于茵正带着一队人马前往良友检查卫生,有了蓝明亮的指使,留在里面的几名心腹 。便按照以前的约定,把几个位置迅速搞成不合格。

    可惜,他们在投放的时候,就被抓包。关到了一间办公室。

    于茵不知道情况,脸黑黑的找到洛叶和曲悦,要求他们配合工作,接受卫生局的检查,然后。便带着人直冲目的地。

    洛叶好笑的看着于茵检查过程中脸越来越黑的样子,“善意”的提醒:“于处长,有件事儿忘了告诉你了,那几个地方,刚才有人想要制造点什么。被抓了,你难道和他们是同伙?”

    于茵就觉得心忽的漏跳了一拍,随之瞪一眼洛叶,底气不足的喊道:“你,你才是同伙呢!”

    “不是同伙,您为什么就冲那几个位置找呢?”

    “按照规定,这是必须检查的位置。”

    “噢噢噢,原来是这样,原来那几个人对卫生局的工作这么了解,真没想到,人家说树大招风,敢情,咱们良友也是树太大了,才招来了歪风?”

    “哼!”什么都没捞着,于茵冷哼一声,带着一队人马,灰溜溜的就走。

    “喂,你不再检查检查?”洛叶在后面喊道,“检查卫生难道只检查那几个地方,别的地方都不用检查吗?”

    于茵脚步顿一顿,风一般的飘出了良友。

    结果,她刚回到办公室坐好,局长便打电话给她,让她把手里的工作交接一下。

    “凭什么?”于茵气呼呼的闯到局长办公室,脑袋几乎伸到局长脸上,“你凭什么这样对我,别忘了,你还是我爸提拔上来的,我回家告诉我爸,看他怎么收拾你。”

    五十多岁的李局称脸涨的通红:“于茵,你给我坐下,看看你现在,这是个什么样子,要是老市长看见了,心里是什么滋味儿?”

    “你还知道老市长?”于茵讥讽的看着他,“要是还念着我爸对你的香火情,你现在就不应该这样对我!”

    “于茵,是上头的命令,我必须执行,而且.......”顿一顿,李局长叹口气,“你现在的行为越来越让人看不懂了,你说,你凭什么就领着人去查良友了?

    良友是什么性质的企业,那是你说查就查的吗?就算是为了老局长,你能不能做事前动动脑子?从小在老局长身边长大,你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儿来?”

    “原来是良友的人告我的状?”于茵哧笑一声,“就他们一告状,你就害怕了?你别忘了我们姓什么,就算是我们是外枝,那也不是一般人家比得了的。”

    “哎!”李局长无奈的摆摆手,“好了,你别和这理论了,你的工作暂停是夜市长的意思,要是实在不服气,你就去找他吧。”

    “找就找,谁怕谁?”于茵拔腿就往外走,到了门口,回头看着李局长,“对了,有件事儿你可能不知道,当年,我有个堂妹可是差一点儿就嫁给夜市长呢,要不是被狐狸精抢了先,他现在就是我妹夫,你说,他和我会不会有香火情?”

    不待李局长说什么,于茵的身影已经消失在门外,李局长摇摇头,拨通了夜轩的电话,“市长,于茵去找你了,您也知道,我是老首长一手带起来的,对她来说,实在是没有什么威信。”

    “我知道了。”

    电话那端沉稳的声音让李局心里郁发的没底儿,就再补充道:“市长,她在我手下工作,我并没有放任她,今天的事儿,她没和我说就带着人走了,这的确是我的责任,您处罚我吧。”

    “行了。你的事以后再说,先这样吧。”

    听着电话那端的嘟嘟声,李局长愣了愣。再叹口气,但愿。他还能在这个位置上退休吧,不过,老首长是个有原则的人,他是被老首长带起来的,也从来没做什么出格的事儿,应该不会有事的......吧?

    于茵气呼呼的冲到夜轩办公室,根本不顾王鹏的阻拦。对于跟着进来的王鹏,一脸厌烦的道:“我有话和夜市长说,你出去吧。”

    王鹏站在那儿不动。

    夜轩定定的看着于茵,也不吱声。显然,这就是支持王鹏的意思了。

    既然夜轩不在意,她有什么好在意的?于茵就大马金刀的坐到夜轩对面:“夜市长,您知道我爸是谁吧?”

    “......”

    “您不回答就说明您不敢提我爸,对吧?我爸在a市担任了五年的市长。八年的书记,可以这么说,现在这一批处级以上的官员中,有百分之五十的都是他带出来的。

    他们都很尊重我爸,如果我爸发话。您说,您以后的工作,还能做的这么顺风顺水吗?”

    “......”

    “喂,你能不能说句话?”于茵气得拍着桌子吼道,“又不是哑巴,装的什么深沉?”

    “你说完了?”夜轩问道。

    “嗯。”

    “那可以出去了。”

    “你!”于茵恨恨的瞪着他,“你这样做肯定会后悔的!”

    “但愿吧。”

    “你这个忘恩负义的男人,当初,明明就是和我堂妹好的,后来却又娶了洛家的狐狸精,还让他们一家鸡犬升天,想想你自己做的那些事儿,你觉得,就算你现在装的道貌岸然的一,别人真的就会信吗?

    你出门去问问圈子里的人都怎么评介你?来a市工作,却不住在市府大院,你当大家都傻啊?是想金屋藏娇方便吧?

    你说,要是我把你这些事儿都报上去,你会有什么下场?现在我给你一次机会,错过了,就别怪我不客气!”

    夜轩面无表情的点点头:“行,我明白你的意思了,那你就尽管不客气吧。”

    “你......”原本觉得十分有把握的于茵,气得有些说不出话来,想了想,干脆甩门而去。

    “市长,这人脑子没问题吧?”目送她离开,王鹏一脸的无语,他长这么大,还真是第一次见这么理直气壮的不讲道理的女“官员”。

    “不管她,继续工作。”夜轩冲王鹏摆摆手,拿起电话打给洛叶,“于茵来找我了,估计回头于娜能找你。”

    “我知道了。”

    “那我挂了。”

    挂断电话,夜轩继续放心的安排下面的工作,这一次的大清洗,来的突然,也来的意外,既然来了,他就必须做下去。

    安排完一切,起身往外走,并吩咐王鹏:“你守在这儿,有人找我,重要的事儿就打我电话,不重要的放一放。”

    王鹏赶紧应一声:“是。”

    夜轩出了门就驱车来到市府大院,拜访于老市长。

    不管怎么说,于老市长在a市任职的那些年倒真的是兢兢业业,无论是官员还是百姓,对他的评介都极高,这次,他的女儿女婿折腾成这样,夜轩本着尊老的原则,还是决定过来汇报一声。

    于老今年已经七十岁,夜轩去的时候,他正坐在摇椅上看风景,他的老伴在前年已经去世,家里只有一个保姆陪着他。

    “于老,夜市长来看望您了。”保姆来到于老身边,替夜轩通报。

    “小夜来了?”于老视钱从外面收回,转头看向厅里,随之在保姆的搀扶下,从摇椅上下来:“小夜,今天刮的是什么风啊,怎么就把你给吹来了?”

    因为于、夜两家过往的关系,夜轩来到a市后,并没有前来看望于老,这会儿,看着老爷子脚步蹒跚的走过来,他的心里就泛起一丝自责。

    于家这些年已不同往日,他还有什么避忌的,如果早一些来看望老人家,是不是也不至于搞成今天这个样子?

    想想老爷子到了这个年纪,老伴去世,女儿女婿再出问题,这种打击,对他来说可想而知。

    一时之间。夜轩有些犹豫要不要把实情告诉他。

    “小夜,是不是有什么为难的事儿?”老人家年纪大了,眼神却挺好使。打量打量夜轩,就看出了对方的为难。鼓励的笑着,“不管什么事儿,都说出来,我老头子不是个不讲理的,只要我能帮忙的,我肯定帮,要是我家的兔崽子们犯了错。您也尽管说,我来收拾他们!”

    “于老,今天才来看您,真的很不好意思。”夜轩歉意的笑着。“不瞒您说,我过来还真的是关于您家女儿的事儿.......”

    待夜轩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讲完,老爷子坐在沙发上的身子明显矮了一截,半晌,重重叹一声:“是我教女无方啊。早就知道她是什么脾气,却总希望她年纪大些了就懂事儿了,没想到,却错的这么离谱。

    小夜你放心处理,我老头子这一辈子就没做过对不起党对不起国家的事儿。现在,儿女做出这样的事情,我愧对党愧对国家啊!”

    “于老,您女儿这边基本不会有太大的问题,毕竟她牵涉的都是小问题,您女婿那儿.......”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老爷子重重一拳砸在茶几上,“当年小茵中意他,我是一百个不愿意,小茵她妈妈宠孩子,就一个劲儿的劝我,说蓝明亮以前是走错了道儿,只要有小茵看着,好好工作,前途不会差了,对小茵也不会差了。

    我再不答应,她就拿出以前我忙工作顾不上孩子顾不上家,她们娘几个吃了多少苦的事儿说我,没办法,我就答应了这门亲事。

    那臭小子也在我面前发过誓,以后绝对不再碰犯法的事儿,我信了他,而他一直在我面前也表现的不错,向别人打听,也也都是夸奖的话。

    现在想想,我还真是糊涂啊,他在我面前能不表现吗?别人在我面前敢说他的坏话吗?我这一辈子的名声啊,全毁在他们手里了。

    小夜,幸亏你发现的早,还来得及挽救,要不然,我万死难辞其咎啊,该坐牢坐牢,该判刑判刑,我要绝对不会有一丝一毫的怨言!”

    老爷子都这样表态了,夜轩也就不再说什么,而且,他看得出来,老爷子并不是在唱高调,是真的从心底里对女儿女婿的做法儿愤怒。

    “于老,您有什么需要就向我提,我这边能做到的,一定会帮您安排。”想了想,夜轩又道,“我看您在家里也有些闷,要不,您隔一段时间去良友疗养院住一段时间?”

    “真的”于老的眼睛一下子亮起来,“小夜啊,不瞒你说,我一直想要去良友疗老院待着,可是吧,想到之前咱们两家的关系,虽然我们是外枝,可毕竟也是于家的人,就怕引得您这边误会,所以就一直没提,既然您提出来了,我可就不客气了。”

    夜轩就笑:“我马上让我妻子给您安排,放心,肯定安排您和熟悉的老伙计待在一起。”

    “对了,你妻子不会嫌弃我这个老头子吧”于老一脸担心的看着夜轩,“说起来,她和于家的过结可是也不浅呢。”

    “那都是老黄历了,她现在和于娜关系还是不错的。”夜轩笑着拨通洛叶的电话,把于老爷子的情况一说,洛叶便痛快的告诉他,马上给安排。

    夜轩挂断电话,冲于老笑道:“老市长,回头疗养院那边会派人来接您,我呢,就不在这儿打扰您了。”

    夜轩的这句老市长,唤的于老眼眶子都红了,用力的点点头:“小夜,谢谢你,我记你的情,一辈子都记着。”

    “于老,看您说的,就是举手之劳。”

    “那我能不能有个要求?”于老指了指站在一边,一脸忐忑的保姆,“老王家里情况很特殊,能不能让她去疗养院工作?

    你放心,她手脚挺利索,做起事儿来也认真细心,肯定不会拖了良友的后腿。”

    “行,那就让她一起去吧,要不这样,到了良友,还是让她照顾您,回头我和我妻子说一声,让她安排下去。”

    “谢谢,谢谢,太谢谢您了!”被称为老王的保姆,扑通一声就给夜轩跪下了,惊的他赶紧上前扶起她,“您这是干什么,快起来快起来。”

    于老就叹:“唉,老王是个苦命人啊,这工作对她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以前没来我这儿工作之前,她的工作总是换来换去的。

    不是她不好好干,是家里有个瘫着的婆婆和一个腿脚不利索的男人,她每周都得回去照顾照顾。

    一般的雇主就不喜欢她总回家,其实,一周也就是回去一次,给娘俩买买菜,买买米油啥的。”

    显然,老爷子这是向夜轩解释老王保姆每周要回家一次的原因,也是希望夜轩能准了老王保姆每周能回家一次。

    这个年纪了,承担着这么重的担子,夜轩当然不会拒绝,当即答应:“行,每周休一天休两天都行,这个王大妈和疗养院的领导商量就行。”

    “谢谢,谢谢……”

    似乎除了这俩字,老王保姆已经不知道说什么。

    “你怎么在这儿?哈,恶人先告状?”伴随着喝问声,于茵出现在门口 ,气呼呼的瞪着夜轩,一副子要把对方活剥皮的感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军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军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