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军妆 > 第1390章 处理(6000+)

第1390章 处理(6000+)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二章合一起了。

    ------------

    “他说的是真的。”蓝明亮看向洛叶为堂弟作证,“我二叔二婶的身体不好,又只有他这么一个儿子,如果他真的出事,他们大概也活不下去了。”

    “明知道这样,你还把他带下水?”洛叶冷哼一声转身离开,向东和云秀秀赶紧跟了出去。

    “别走,你们别走啊……”蓝明伦慌的追过去,“咣!”的一声门关上,他扑在上面边哭边喊,“我认罪,我认罪你们放我出去啊……”

    “行了!”蓝明辉打量他一眼,“你再喊也没用了,别丢人现眼了。”

    “哥,你救我。”蓝明伦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哥,你一定要救我,我还年轻,我不想就这样在里面待着,哥,我还没结过婚呢,要是现在关起来,等我出去了谁还会嫁给我?哥,你救救我啊,你必须救救我啊……”

    “住嘴!”蓝明辉被他嚎的心烦,就大喝一声,“你是不是个男人?给我站起来!”

    “站起来有什么用?”蓝明伦破罐子破摔的道,“站不站起来,有什么区别?你明知道我爸妈那么疼我,还把我往火坑里带,你怎么能这样,你得对我负责,你必须对我负责!”

    “你忘了你求着我拉把你的时候了?”蓝明辉冷哼一声,“你忘了吃香的喝辣的过好日子的时候了?蓝明伦,做人要有点儿良心,我这些年对你是怎么样的,你心里应该明白。

    你嫂子一直看不中你,不让我把你带在身边,说你结结巴巴的丢我的脸,可是我听了吗?明知道这一切都是靠了我老岳丈的余荫。可我还是违背了我妻子的意愿,这事儿你不是不知道吧?

    只想共富贵,不想同患难,你以为这天底下真的有这样的好事儿吗?你以为我真的是傻的,就应该巴巴的挣了钱养你,养你们一家?”

    “你比我大那么多,道理比我懂的多。为什么不提醒我呢……”

    站在监控室里的洛叶。看着兄弟俩争执的画面,无语的摇了摇头,看向站在一边的年轻警员,“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信息。记得报告我。”

    “是!”小警员敬个礼,激动的脸通红,也不知道是因为被需要而激动,还是因为见到了美女激动。

    其实,以洛叶手上的资料,已经完全可以把蓝明辉蓝明伦兄弟移交,但是,就蓝明辉刚才的表现说明,还有事儿是她这上面不包括的。否则。他不会突然就守口如瓶了。

    出了监控室,洛叶看向云秀秀:“陪我去蓝家一趟吧。”

    “好。”云秀秀眸子闪闪的看着洛叶,“您还是那么善良。”

    “这和善良无关,我们总要尽一下责任。”洛叶叹口气,往外走。

    “洛处……”向东追两步。巴巴的看着洛叶,“要不要我一起去?”

    洛叶冲他笑笑:“向处,你忙你的,我这边有事会过去找你的。”

    向东的眸中的失望一闪而逝,看向云秀秀:“云秀秀同志,好好配合洛处长的工作,要是有什么困难,立马给我打电话。”

    云秀秀赶紧站直了身子:“处长,我知道了。”

    “你怎么做警察了?”上了车,洛叶疑惑的问云秀秀,“我记得你原先是在家族企业中帮忙来着,是吧?”

    “是,我原先是在云氏上班,后来发生了一些事儿,我就考取公务员,做了一名普通民警,我喜欢现在这样简简单单的生活……”云秀秀冲洛叶笑笑,“长这么大,我发现,这几年是我活的最平静最舒心的几年。”

    “那就恭喜你了。”洛叶冲她笑笑,“咱们也有四年多没见了,说真的,这次见到你,我感觉你比以前变了不少。”

    云秀秀就笑:“是变老了吧?”

    “开玩笑了,你这个年龄和老还扯不上关系,记得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是特别温柔绵软的女孩子,现在嘛,精明干练了不少。”

    “呵呵……”云秀秀苦笑着摇头,“这都是吃亏吃出来的,当然,我说的是以前吃亏,你是不是很奇怪我为什么会放弃曲悦?”

    “是的,我曾经以为,你对曲悦会是绝不放手的,所以,你后来的举动我很奇怪,当然,如果我想知道我相信是能查到的,但,这是你们的私事儿,出于尊重,我不能那样做。

    所以,到了今天,你要是觉得可以告诉我了,就说出来,要是仍然觉得时机不对,就不用吱声,我这人,没那么强人所难的。

    不过,我还是要告诉你一个消息,曲大少也在a市,他是昨天过来的,正是遇上他去a市总店调查,才扯出了这个案子。”

    “我猜到他在a市了。”云秀秀不好意思的笑笑,“良友出了这么大的事儿,他怎么可能不在呢?”

    “也是……”洛叶不好意思的笑,“倒是我脑子不转弯了。”

    幽幽叹一声,云秀秀道:“其实,我和他分手的原因,很可笑,这也是我不说,他不说的根本原因,不是什么原则性的错误,可我就是过不了心理的关,他也觉得我无理取闹,从最初的小别扭,发展到最后,成了横在我们之间的一道沟壑,发展到最后,我们只能分手。”

    “和你分手后,大少空窗了三年多,然后谈了一个年纪比他小好几岁的女孩子,我没见过,但听星弄说,长的还不错。

    原本,我以为再见到大少的时候,他会有喜讯告诉我,结果,他昨天和我说,他们已经分手了。”洛叶叹口气,“曲叔曲婶这几年没少为他操心,说起来,大少也真是个不省心的。”

    “我妈妈和曲悦的妈妈是最好的朋友,小的时候,我们住在一个城市,我妈妈经常带我找曲悦的妈妈玩儿。

    他们聊天的时候。就让曲悦带着我,所以,我童年的记忆里,对他的印象是最深刻的,曾经,我幻想着,有一天遇到他。他能认出我。喊我一声秀秀妹妹。

    小的时候,他总是那样喊我的,可惜,我制造的相亲机会。他完全就是应付,他甚至完全忘记了我这个人,忘记了曾带我一起玩过。

    最初,我是很受打击的,可是,我太喜欢他,从小到大的梦想就是嫁给他,所以,我选择了主动靠近他。

    终于。我如愿以偿了。我以为,这一辈子,我们能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直到有一天,遇到了秦笑笑。她是我小学到高中的同学,也是我小时候的玩伴之一。

    只不过,从小到大我们虽然在一起玩,却总是互相看不顺眼,攀比和炫耀是我们相处时最喜欢做的事儿。

    那天,秦笑笑也带着他的男朋友,而当时,曲悦去了卫生间,我自己在那儿等他,秦笑笑就以为我还是单身。

    她向我介绍她的男朋友,炫耀他们的感情有多好多好,让我赶紧找一个,说女孩子过了二十四岁要是再不赶紧找,剩下的机率就越来越大了。

    她还说,像我们这种生活在金子塔尖的人,想要找个匹配的太难了,她很庆幸她在合适的时候,遇到了合适的人。

    她说这些,并不是真的对男朋友满意到怎样,而是,为了刺激我,打击我,如果以前,我肯定就不高兴了,可那天,我不但没有不高兴,还故意拉着她说话。

    我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让她看到我的男朋友,让她自惭行秽,让她明白,我比她更幸运,事实上,我也真的这样做了,曲悦找到我的时候,我就把秦笑笑向我炫耀的那一套,如数奉还给了她。

    没想到,因为这事儿,曲悦不高兴了,他说我太虚荣,他不喜欢这样的我,当时我也是急昏了头了,就回他,我当然知道你不喜欢我,你心里装着别人,怎么会喜欢我呢?

    他当时眼神可怕的盯着我看了半天,一言不发的就离开了,当时我也在气头上,就往另一个方向走,自己回了家。

    我以为他隔天会给我电话,结果,等了三天,我等来的是‘我们分手吧’这几个字,当时,我真的是觉得血一下子都涌到脑门了。

    恰在那时候,我爸爸的一单生意和曲氏发生了重叠,爸爸就让我商量曲悦,说云家这两年一直在走下坡路,这次,能不能高抬贵手,让云家顺利的通过去。

    说实话,当时我很为难,我不敢和我爸说,我要和曲悦分手了,我那么辛苦的才追到他,我家里人都知道。

    但是,我爸是不赞同我和他在一起的,觉得我倒贴的太厉害,以后就算嫁给他,也很难在曲家有位置,所以我当时最怕的就是,我告诉了我爸,以后我就再也不可能和曲悦在一起了。

    犹豫再三,我接下了爸爸的委托,以前,我并不受家里长辈的待见,自从和曲悦在一起后,我得到了比以前更多的关注,所以,我飘飘然了,我喜欢那种感觉,绝不允许自己失败。

    然后,我就带着父亲的嘱托去找曲悦,我象没事人一样和他说话聊天,他开始一声不吭,最后总算是愿意搭我的话, 这让我长长舒了口气。

    可是当时刚刚合好,我也不敢说我爸希望曲家放一马的事儿,然后,我就趁他去洗澡的时候,偷偷潜入他的电脑,调出了曲氏的合作意向书。

    结果,我不说你也能想到了,云氏中标了,而标书上的数额,都是只多零星的一点儿,恰好压住曲氏,这样的巧合,哪能让人不怀疑?

    但事实上,我爸并不是这样欺负人,他是觉得,既然是曲家答应的,就没必要再当冤大头多加太多,只要能把工程拿到手就够了。

    那几天,曲悦很不开心,因为那是他接手曲氏后的第一单大生意,当然,在此之前我要是知道的话,我绝对不会那个时候挖他的墙角。

    忍不住愧疚,我就向他坦白了,他说他知道,因为那天我走了以后。他发现了他电脑里有被动过的痕迹,然后,他找了星辰的洛水帮忙远程了一下,找出了被动过的文件。

    之所以没改数据,他就是在赌,结果,他赌输了。他说最伤他心的。不是失了那单生意,而是,我会算计他。

    我当时也是有口难言,就这样。我们彻底分了手,洛洛,现在听我全部说出来,是不是有一种很滑稽很可笑的感觉?”

    “唉!”洛叶重重的叹一声,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怎么着,她也没想到会是这么个原因,不过,如果她是曲悦。大概也会选择分手的。

    原本就是云秀秀主动追的曲悦。结果,她又搞出这样的小动作,要是不被误会才怪呢?原本就不是特别喜欢,就是觉得还算靠谱,才打算在一起的。在发现了这种背叛以后,如何能再在一起?

    说起来,这俩人都不是闷的,在外人面前那叫一个话多,可是,为什么处理自己的事情就这么弱智?明明可以通过解释化除误会的事儿,偏生要闹到无法挽回,她还真是服了。

    同时,洛叶也有些后悔当年没有多劝劝俩人,或者说,后来过个一年半载的,没找云秀秀聊一聊,当时看曲悦的态度,只当是俩人间发生了什么无可挽回的事儿,事实上……,她越想越觉得这事儿狗血的吓人了……

    说话间,已经到了蓝明伦家居住的居民楼,一栋五层的老房子,外墙灰蒙蒙的。

    “蓝明辉家住的可是依山别墅,他不是说他处处为蓝明伦考虑吗,那为什么没有给蓝明伦也买一套像样的房子?”云秀秀说着冷哼一声,“唱高调,谁不会啊,真虚伪!”

    洛叶忍不住笑:“以前没看出来,你还真是个爱找抱不平的主儿。”

    “不是,我是那会儿还对蓝明辉产生同情了,绝得他和我一样,都是为了亲人,做了无可的挽回的错事儿,现在来看,他根本就是在装而已!”

    “其实,我倒是看法和你相反,我觉得,以蓝明辉的智商,应该早就料到他做的事儿离悬崖太近,所以,才故意把亲戚推的远一点儿。

    你资料应该没有详细的看吧,蓝明辉的父母,住的房子和蓝明伦家的房子也是差不多的,一年当中,蓝明辉会在冬天和夏天两个季节把父母接过去住,其他时候,就让他们住在破旧的小区,和邻居们一起打打乍下下棋。”洛叶看向云秀秀,“我这么说,你是不是对蓝明辉的观感有所不同?”

    “有点儿吧,觉得他还算是有良心,不过,我又觉得您现在的说法是在美化他,就他那样的人,要真是这样想还好了呢 。”

    俩人嘀嘀咕咕的爬上了楼顶,蓝明伦家住的是502,云秀秀就上前按门铃。

    “等等。”苍老的声音响过之后,大约有二分钟左右,房门打开,一五十多岁的男子,透过防盗门盯着俩人,“姑娘,你们找谁?”

    “您是蓝明亮的父亲?”洛叶问道。

    “是的。”男人点点头,“你们……”他的眸中刹时染上惊喜,不待洛叶说什么,急三火四的打开防盗门,“请进,请进,快请进!”

    俩人进了屋子,便闻到一股子不怎么好闻的骚味儿。

    一名五十岁左右的女人坐在沙发上,表面看上去好像是正常人,可是,她身旁手所能及的地方,有一副子拐杖。

    看到洛叶和云秀秀,女人眸中的惊喜和男人如出一辙,急的她拄着拐站起来:“坐,坐,您二位请坐,家里脏 ,真是不好意思。”

    “阿姨气色不错。”上下打量打量女人,洛叶赞道。

    “天天在家捂着,吃好的喝好的,气色看上去也就好了,以前,我和明伦他爸上班的时候,还没现在看着年轻呢。”

    蓝母这话明显是在女孩子面前夸儿子呢,洛叶也不揭穿她,只是笑眯眯的听她说。

    蓝父倒了两杯水分别放在洛叶和云秀秀身边,自己悄没声的退了出去。

    和蓝母聊了一会儿,洛叶就松一口气,虽然蓝母对蓝明伦很疼爱,但是,对于他的工作还是稍有微词,她并不是嫌儿子的工作不好,而是因为太好才觉得不现实。甚至明显说出了自己的担心,——长此下去,万一出了事儿怎么办?

    听到蓝母说最后一句的时候,洛叶真想接上她的话告诉她,已经出了事儿了,节哀吧。

    蓝父比蓝母要精明,洛叶和云秀秀离开的时候。他跟了出去。直白的问洛叶,他们到底是来做什么的。

    “您大致应该猜到了,对吧?”洛叶冲他笑笑,“为什么这前不拦着。非要等到现在无法挽回了才担心?”

    “会……会怎么样?”蓝父唇哆嗦着问道,想到是一回事儿,真正面对又是另一回事儿了,他现在,最盼着的就是儿子能平安脱身。

    “现在不好确定,叔叔好好照顾好阿姨,要相信法律,不会放过一个坏人,也绝对不会错怪一个好人。”

    “好。好。好,我明白了。”蓝父眼神巴巴的看着洛叶,“您是我们明伦的?”

    天啊,到这会儿了还在这误会呢?云秀秀被蓝父给惊呆了,她以为。对方说了这么长时间,应该是猜到他们的身份了呢,没想到,人家猜到的是那种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类型。

    “我负责蓝明伦的案子。”

    蓝父:“……”

    一直到洛叶和云秀秀的身影消失,蓝父还呆呆的站那儿,他这都犯了什么抽啊?人家那么漂亮能干的女孩子,哪有可能看中他那结巴儿子?他还真是在做白日梦呢。

    “要不要和我一起去趟良友?”洛叶看向云秀秀邀请道。

    “合……合适吗?”云秀秀有些忐忑。

    “这有什么不合适的?不管你们俩还有没有做夫妻的缘份,朋友的缘份总不能断吧?”洛叶笑着摇摇头,“看你们俩都不是闷葫芦,却非得做出闷葫芦的事儿来。”

    “其实……”不好意思的咳一声,云秀秀继续道,“其实,分手的最初,我是在气头上,就谁也不想告诉。

    后来吧,我就盼着你们能有人来问问我,帮我和曲悦说合说合,结果,我等来等去,一个也没等着,最后,实在捱不住了,我就找到了曲家。

    那天曲叔叔和曲阿姨都不在,只有曲悦在家,他很冷淡的接待了我,任我说什么都不正经接话,我就知道,他是真的不喜欢我,然后,心也就淡下来了。

    再后来过了两年,我对他的思想越来越深,又去找他,结果,就正好看到他和一个年轻的女孩子在一起,我连出现都没出现,就走了。”

    “你的意思是,我来的正是时候?”洛叶无奈的笑笑,“你这性格也有够被动的,感情的事儿吧,虽说不能强逼,但也不能死等,你说是不是?”

    “是,道理明白,可就是拉不下面子来。”云秀秀不好意思的笑,“为这事儿,我妈有几个月不和我爸说话,嫌他用女儿的幸福来换取云家的发展,我爸嘴上不承认,但是,能看得出来,他也挺愧疚的。

    要是我和曲悦的关系能缓和一些,爸爸妈妈心里应该也能舒服一些,不过,我就是担心曲悦看到我后,会再次想到以前不愉快的往事儿。”

    “你想太多了。”洛叶好笑的摇摇头,“大少不是那么记仇的人,上次大概因为伤没好,又刚刚和你闹过,才那碰上对你的。”

    “但愿吧。”云秀秀还是有些惴惴。

    曲悦已经把良友的事情安排好,现在店里的员工一个个的都是干劲满满,他在大厅和贵宾区盯了一会儿,便放心的回了办公室。

    关杰来了,因为他识人不清,此时正被曲悦抓壮丁给各地区良友发通知,全面整顿,等待领导视察。

    洛叶带着云秀秀来到曲悦办公室的时候,就见曲悦悠闲的坐在老板椅上,嗑着瓜子,关杰则如受气小媳妇一般,缩在角落的秘书桌那儿打电话,声音中,透着说不出的幽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军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军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