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军妆 > 第1396章

第1396章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三章合一起了,9000字大章。

    ---------------------------------------

    “小语……”看着女儿素面朝天的样子,舒母一脸的无语,敢情,折腾了这么半天,就折腾出这么个结果来?

    舒语明白妈妈的意思,咧嘴苦笑,不是她不想好好打扮一下,实在是手抖,越扮越吓人,索性,就不扮了。

    “咚咚咚……”

    “姐,姐夫,我们来了!”

    听到张小凤的声音,舒妈妈觉得脑仁都疼了,自从阳小宝和叶伟分手,二妹就赖上她了,大有她不给阳小宝找个好婆家,就不算完的架式,任她怎么拒绝,人家就是当听不明白。

    舒语上前拉开房门,张小凤打量她一眼,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夸:“我们语语真是越来越漂亮了,你看这小脸,跟剥了蛋的壳一样儿……”

    阳小宝翻着白眼儿打断她:“妈,是剥了壳的蛋!”

    “对对对,你看我这张嘴,一急,就搅缠不清了……,唉呀,这是……是语语的男朋友吧?你好你好,我是语语的二姨,这是我女儿小宝……”

    舒语一头黑线的看着她二姨,感觉脸都丢到姥姥家了,看样子,要是阳小宝能把她的位置抢而代之,她二姨会非常高兴的。

    “小凤……”舒妈妈面色不悦的扯了扯张小凤,可对方好不容易见着了真人,哪舍得就此偃旗息鼓?“我们家小宝也是单身,语语男朋友有没有合适的男孩子介绍给我们小宝?都是亲戚,要是亲上加亲,就更好了……”顺着自己的心意说完,才看向舒妈妈。“姐,怎么了?”

    舒妈妈:“……”好吧,她的认知再次被刷新了。

    “二姨,连多兴的兄弟们都结婚了,亲上加亲是不可能姐了。”舒语说着看一眼时间,“我们有事儿要出去,没时间招待二姨和小宝。”

    “什么事儿?”张小凤追问道。

    舒语忍着翻白眼的冲动。道:“二姨。你什么意思我们都明白,可是,就你这急哈哈的样儿,谁敢揽你的差事儿?”

    “小语。你这么说就不对了,以前你没找到男朋友的时候,二姨可是扒心扒肝的为你操心,现在轮到小宝了……”

    “行了二姨,你别说了,我们是真没时间。”舒语边说边招呼舒爸舒妈,“爸,妈,赶紧的吧。别让人久等。不礼貌。”

    话没说完被打断,张小凤就觉得一股子气堵在心里,上不来下不去的,嘴唇都紫了。

    “妈,你怎么了?”阳小宝发现了张小凤的异样。急的赶紧从包里找速效救心丸塞张小凤嘴里,“妈,我说了多少遍了,我自己的事儿自己解决,你就非要扯着我来求他们,你爱操心,你以为别人都和你一样爱操心啊?以后你也少操点心,行不行?”

    看到张小凤的样子,舒妈妈也急了,妹妹心脏不好,万一真出点儿什么事儿,她这辈子都得亏心,就赶紧上前轻抚着张小凤后背:“你说你年纪一把了,气性还是这么大,感觉怎么样?要不要去医院?”

    “不用,死不了。”张小凤长长舒口气,道,“姐,我知道你烦我,可是,你想想当初小语小文婚事没解决的时候,你是什么心情?

    我这会儿的心情和你那时候是一样一样的,就这么一个闺女,我是真怕她把自己给耽误了,这孩子不像小语那么柔和,也不像小文那么开朗,倔的和头驴一样,到现在了,还想着等叶伟出来去找叶伟呢。

    你说叶家都成那样了,她嫁去干什么?我不是嫌贫爱富,我就是觉得,叶家能做出那样的事儿来是人品不好。

    闺女找婆家,别的事儿都可以凑合,唯独这人品不能凑合,我就是寻思着,能赶紧给她找个合意的,让她绝了那门心思……”

    舒语在一边听着,那叫一个瀑布汗,她二姨把阳小宝描述的那么痴情,却又要赶紧给她找个合心的,绝了心思……,心里装着一个男人,还能接受另一个男人吗?当别人是傻子么?

    舒妈妈哪能不知道妹妹这一番表白是什么意思,心里那叫一个气啊,你表白自己闺女不要紧,为什么要把别人家的闺女捎带上垫底儿?

    虽说女儿没认识女婿之前的相亲没什么好避讳的,可这么当着面说出来,女婿心里能高兴吗?要不是怕张小凤犯心脏病,她真想把她骂出去。

    忍了又忍,她舒妈妈忍下一肚子的怒气,耐着性子劝妹妹:“你别急,小宝这么优秀,肯定能找到合意的男人。”

    “姐,我说这么多了,你怎么还这样?”张小凤眼泪“刷”就下来了,“你放心,以后小宝的事儿我再也不在你面前提了,要不是觉得和姐亲,我能这么没脸没皮的求吗?姐也是当娘的,怎么就理解不了我这当娘的心呢?”

    “行了行了,你也别委屈了,我帮你说还不行嘛……”舒妈妈站起来,看向站一边有些不自在的连多兴,“小连,你是第一次见你二姨,但是,你二姨念叨你好久了。

    她是盼着你能在部队帮小宝张罗个好亲事儿,我们怕你为难,就一直没提,今天正好都遇上了,那我就正式说说。

    你二姨和小宝的脾气,你也能看个差不多了,反正,你就琢磨琢磨,你战友里有没有喜欢这种性格的,要是有,就给牵牵线儿。”

    张小凤抹了眼泪,堆一脸的笑:“最好是校官,当然,实在不行,尉官也可以,一般的士官,就算了,呵呵……”

    阳小宝撇了撇嘴,没吱声。就她自己来说,是真的不愿意通过舒语舒文找另一半儿,凭什么,她的幸福要靠别人施舍?

    可是。她老娘说了,要么,自己找个比舒文舒语男朋友强的,要么就听她的,否则,就别想从她那儿拿到补助。

    为了自己生活质量,她只好顺着老娘的心意来。反正。介绍了也要相看,合适就谈谈,不合适就当混顿饭吃,她也不亏什么。有什么大不了的。

    连多兴听这半天,早就听明白了,这会儿就笑着点点头:“妈,我听您的,帮忙琢磨琢磨,二姨,您的要求我也知道了,一时半会儿,我也想不出来有没有合适的。这样。我一定留心,您看行不行?”

    “行,行,您只要肯帮忙,我们就感激不尽了。”张小凤眉花眼笑的站起来。“你们是不是要去买结婚用品?我和小宝都没事儿,可以帮着搭把手。”

    自家妹妹什么性格舒妈妈是再清楚不过了,显然,这是担心刚才的答应只是权宜之计,就想一起跟着,多和连多兴套套近乎。罢了,反正俩孩子的婚事儿已经板上钉钉,告诉她也无妨。

    出乎意料,听了舒妈的解释,张小凤并没有死乞白咧的要跟着,而是识趣的带着女儿退散了,这倒使得舒妈百般纳闷。

    “小语,你说你二姨是不是变性了?”瞅着女婿和丈夫聊的热闹,舒妈就凑女儿耳边小声表示了自己的疑惑。

    明白老妈的意思,舒语却故意装糊涂:“妈,你的意思是,二姨现在变成男的了?我没看出来呀,再说,她每天都过来,也没时间去医院变性,您说是不是?”

    “小语!”舒妈瞪女儿一眼,“我不是和你开玩笑!”

    “这么严肃干什么?”舒语悄悄擦擦手心的汗渍,她这不是太紧张了,才故意找点儿轻松的话题逗逗自己的乐吗?

    “我明白了……”舒妈猛的一拍脑门,“你二姨肯定是去找你姥和你姥爷汇报去了,不信你看着,一会你姥就打电话了,肯定要怪咱们不通知她!”

    “妈,你才明白过来啊?”舒语耸耸肩膀,“二姨那么急的扯着阳小宝走我就猜到了,现在,她可找着光明正大的理由,让姥姥姥爷替她施压了。”

    “不行,我要赶紧关机。”舒妈说着掏出手机按了关机键,舒语想了想,也把自己的手机关了机,然后,戳戳舒爸:“爸,关机。”

    “为什么?”娘俩的谈话舒爸没听到,这会儿就一脸纳闷的回过头,“万一老江找不到我,他会说我是怕输棋,故意不接他的电话。”

    “爸,你是想让江叔怪您不接他电话呢,还是想让姥姥姥爷怪你不通知他们呢?”

    “噢噢噢。”舒爸爸连声应着把手机给关了,完事儿还各个键按着细细检查了一遍,“爸……”舒语看着她老爸的动作,囧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呵呵……”意识到自己的动作是有些夸张,舒爸爸不好意思的笑着,“我就是担心,万一只是进入了省电模式,呵呵……”

    连多兴嘴角抽了抽,努力控制着不让自己笑出来。

    “喂……”舒语戳一把连多兴,“我二姨家小宝的事儿,你别不当回事儿,但也别太当真,就是什么时候有那种,想找个势利眼丈母娘,外加缺心眼媳妇的,你就给他介绍介绍。”

    连多兴:“……”有这样的二百五吗?势利眼丈母娘,缺心眼媳妇,好像哪一个都不是正常人喜欢的吧?

    舒妈妈哭笑不得的看着女儿:“你二姨是有点儿势利眼,可是小宝哪儿缺心眼了?”

    “她要是不缺心眼儿,能找叶伟吗?”舒语叹口气,“妈,你还不知道吧,阳小宝和叶伟还没确立关系的时候,就知道叶伟经常做些欺负人的事儿了,可她不但不以为耻,还觉得那是本事。

    我姨父为什么把钱全亏进去了?就是她把叶伟家吹的那叫一个天花乱坠,偏生我姨父被我二姨压的,想发财想疯了,就把钱一股脑的投进去了。

    这下子可好,忙活了半辈子的钱,全打水漂了,要不是小宝那个缺心眼的,二姨一家现在至于落得这个地步吗?

    我前些天看到二姨父了,他在一个小酒馆里喝的烂醉如泥,我过去喊他,他根本就认不出我来。后来,是我打电话给二姨,二姨带着小宝把他接回家的。

    等二姨的时候,二姨父嘴里一直在瞎嘟囔,说他这辈子窝囊,后悔娶了二姨,说他对不起邵云梅。我回来没敢告诉爸和妈。就是不想你们也跟着瞎闹心。”

    “哎!”舒妈就叹口气,“你二姨父和你二姨认识之前,是有个对象来着,是你二姨一手把你二姨父给抢过来的。她这人啊,就是这么个脾性,看中的东西,要是抢不到手,她就睡不着觉。

    幸亏小宝不随她的性子,要不然,我得整天担心的睡不着觉。”

    舒语戳戳连多兴:“明白妈的意思吗?”

    明白不明白的都不好说什么,连多兴就装哑巴。

    见女儿还要追问,舒爸爸回头瞪她一眼:“不准欺负小连。你能遇上小连这么实在的。就知足吧,把他欺负走了,我看你上哪后悔去!”

    舒语好笑的摇摇头:“爸,您太冤枉我了,我这是要告诉他有多吃香。一不小心就被人给抢走了,这哪叫欺负他?”

    连多兴唇角就勾起微微的笑意,他最初的时候对舒语只能说是印象还不错,既然老大开口让他处处,他就处处。

    但是,真处下来他发现,这,就是他一直想要找的另一半儿。

    大多数时候,她是文静的,像一株静静盛开的白玉兰。

    只有和至亲的人在一起,绝对信得过的时候,她才会表现的像一朵红牡丹,艳丽,夺目,让人心旷神怡。

    他喜欢这样的女人,人前的时候不张扬,美丽只在最亲近的人面前才绽放。

    爱情,大概就是这个样子的,想起对方的时候,心里会格外的柔软,在一起的时候,哪怕不和对方说话,也觉得特别踏实。

    相信,父母会为自己高兴的,等了这么多年,自己等到了,他们也等到了。

    当车子进入别墅区的时候,舒语就忍不住紧张起来,她一路上和爸妈打趣逗乐,就是希望能让自己完全放松,可是人的情绪,真的是很难控制的,现在,她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跳出嗓子眼了。

    感觉到女儿的紧张,舒妈妈悄悄握住了她的手。

    舒妈妈手心也是湿的。

    难道紧张加紧张就等于放松?

    莫名的,感觉到舒妈妈手心汗湿的时候,舒语的心情,就没那么忐忑了,虽然还是有些紧张,但属于完全可控制范围。

    “我爸妈是特别好相处的人,他们一直在乡下种地,很早以前我就希望接他们到城市居住,可他们喜欢家乡的大院子,喜欢出门遇见乡亲的感觉,所以,一直生活在朴实的农村,要是礼节上有什么不同道的地方,爸妈多担待。”

    连多兴这是变相的安慰大家,但同时,也有着他真实的担心,相信父母心里也是紧张的,万一到时候出现什么差错,引起误会就不好了。

    事实上,所有的铺垫都是多余的。

    双方亲家一见面,就齐齐放松下来。

    连父连母看着舒语的眼神,那叫一个亲切,连多兴的妹妹,也亲热的拉住舒语,甜甜的喊嫂子……

    所有的担心,在这一刹那都放了下去,舒语是真的踏实下来了,她相信第一印象,这样的公婆,是她喜欢的,这一辈子的幸福,是可以看得见的,她终于可以放心的嫁了!

    而这一切,离不开夜轩和洛叶的帮忙,饮水思源,吃饭的时候,舒语第一个敬了洛叶和夜轩,她的声音诚恳而真挚:“夜哥,嫂子,谢谢你们,没有夜哥的帮忙,就没有我的幸福,没有嫂子的大度,就没有我的幸福,真的太谢谢你们了!”

    “为什么不谢谢我们呢?”小北抗议的举爪子,“老师,你是因为教了我们,才认识我爸爸妈妈的,首先谢的,应该是我们!”

    小南也举起爪子:“同意妹妹的说法儿。”

    洛叶和夜轩是开通的父母,而且,大家经过了那么多的误会还能坐在一起,就说明,都不是小气巴拉的,俩人就笑眯眯的任由小南小北闹腾。

    舒语就无奈的再举一杯,要敬小南小北。俩小东西懂得适可而止,就笑嘻嘻的端起小水杯:“舒老师,祝你和连叔叔幸福!”

    这样的俩孩子,丁点儿都不会让人觉得失礼,原本因为洛叶和夜轩的身份,大部分人都有些放不开,让俩小这么一搅和。气氛就真正好到不得了。

    “会不会有些羡慕?”见大家聊的热闹。东东就小声问舒文,“我们家只有我妈妈,将来咱们结婚,亲戚也不会多。你会不会遗憾?”

    “不会。”舒文悄悄握住东东的手握握,“我喜欢你,所以,属于你的一切,我都喜欢,只要和你在一起,别的,都不是事儿。”

    留意到婆婆眉眼中那难掩的一丝落寞,舒文就和东东换了位置。把自己和东东说的话。又和李嫂说了一遍。

    “好孩子。”李嫂眼眶有些微微的湿,“妈知道你的好,就是觉得,太委屈你了。”

    “不委屈。”舒文用力摇摇头,“我能有妈这样的婆婆。就什么都不委屈了。”

    饭后,大家就着手商量舒语和连多兴婚礼的各项事宜。

    舒父舒母主动提出,婚礼回村子里兴行,因为他们明白,连父连母不想离开村子,那么,对他们来说最想看到的应该就是儿子可以风风光光的娶媳妇回家,让乡亲们不再说闲话。

    连父连母当然希望婚礼可以回村子办,但是,看到舒语这么好的儿媳妇,他们又担心,舒家的亲戚会觉得舒语嫁的不好,影响到舒父舒母在亲戚们心中的地位,所以,他们就坚持婚礼在城市举办。

    双方家长,都在为对方着想,看得洛叶和夜轩那叫一个开心,他们帮忙牵线搭桥,最愿意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

    最后,是由俩人出面给出了主意,婚礼在男方老家办一场,在女方城市办一场,这样,双方的亲戚朋友都能兼顾到。

    这个意见,得到了双方家长的一致……犹豫,他们当然希望这样,可是,双方的家境摆那儿,要真这么折腾下来,以后的日子怎么办?

    夜轩拍板道:“就这么定了,两边各办一场,婚礼的钱我和叶儿负责,以后舒文和东东的婚礼,也是我们负责。”

    这事儿是洛叶和夜轩早就商量好的,连多兴虽然是公职,但说实话,只要夜轩一句话,他会完全按照夜轩的意思来,这样的兄弟,一辈子一次的大喜事,当然要重视。

    连多兴虽然性格有点闷,但并不是个死板的人,老大是什么情况他又不是不知道,见自家爹娘还想推让,就制止道:“爹,娘,听老大的吧。”转而,又把同样的话和岳父岳母说了一遍。

    事情,就这样敲定下来。

    那么,现在最先面临的就是定亲宴,这个当然要在a市举办,到时候,舒家的亲戚朋友,连家的亲戚朋友,都要到场。

    地址,自然是在良友。

    不过,这个的费用,要连多兴自己掏,毕竟是他自己娶媳妇,要是事事都由夜轩洛叶操办,倒显得他没有诚意了。

    定亲的日子,选在了半个月后,连父连母要回老家和相近的亲戚们知会一声,并准备定亲的彩礼,到时候一起送过来。

    舒语舒文和舒父舒母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钟,车子停下,连多兴送他们上楼,舒语就拦住他:“你快回去吧,别让你爸妈他们等。”

    “嗯?”

    舒语赶紧改口:“别让咱爸妈等。”

    “不差这几步,我送你们上去。”

    连多兴这么说,舒语也就不再劝。

    走在俩人前面的舒文就回过头取笑俩人:“姐夫这是寸步都不想离开姐了?那干脆明天就和姐把证领了,那样就是合法夫妻了,就可以寸步不离了。”

    “谢谢提醒。”舒语瞪她一眼,“要不要明天一起领?”

    “你们用得着这么急吗?”舒妈头也不回的叹气,“女大不中留,不中留啊!”

    “妈,你忘了催着我们赶紧嫁的时候了?”

    “此一时彼一时嘛。”

    “爸,妈,大哥,大嫂,小凤……”看着门前站着的一片黑压压的人,舒妈妈被惊呆了,她怎么也没想到。她们家的事情会如此受“重视”。

    舒文舒语也加快步子上楼,就发现,她们的姥姥姥爷大舅大舅妈正面色沉郁的坐在她们家门口,他们的二姨则是一脸讪笑着。

    “那个,我就是和爸妈他们说了小语的喜事儿,然后,打你们电话打不通……”张小凤嗫嚅着。一脸的心虚。事情也超出了她的预期,要早知道这样,她就不去和娘家人添油加醋了,这下子可倒好。万一鸭子真的是自己的,再这样飞了,她可就郁闷死了。

    不管怎么着,大家得先进屋,舒妈找出钥匙开门,一大家子浩浩荡荡的往里走,舒语退后几步,冲连多兴道:“你就别进来了……”

    “小语,带着你女婿进来!”

    舒语姥姥严厉的声音传出来。没办法。舒语只好叹口气,和连多兴进屋。看着厅里黑压压的一片人头,她脑袋都大了,这叫怎么回事儿?看上去好像她做了什么错事儿,要三堂会审一样。

    “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妈吗?还有你爸吗?这么大的事儿。连通知我们一声都做不到,你到底把我们放在什么位置?”

    舒语姥姥七十多岁的年纪,声如洪钟,大着嗓门说话的时候,舒文就不自觉的往后退了退,要不是出于礼貌,她真的要找俩棉球塞进去了。

    “妈,我们是想等事情谈差不多了,再和您汇报。”舒妈妈赶紧道,“又不是孙子,您生这么大的气干什么?”

    “你这是什么话?”老太太的声音更尖了,“孙子和外孙女我们都重视,听你这意思,是嫌我们以前不重视小语和小文?”

    不待舒妈说话,老太太矛头对准了连多兴:“你就是小语女婿?”

    连多兴点了点头:“是的姥姥,我就是小语的未婚夫。”

    “嗯,不错。”老太太上下打量打量他,“模样长相人品啥的,都挺配小语,难为她等了这么久,总算等了个最可心的,以后要好好待小语,这孩子实诚,心眼好,你可不能跟她来那些乱七八糟的,别看我老太婆年纪大了,真打起人来,可是不含糊!”

    连多兴赶紧保证:“是,是,姥姥您放心,我一定好好待小语,一定不会欺负她,您老尽管放心。”

    “嗯,这还差不多。”老太太看向老爷子,“还行吧?”

    “差不离。”老爷子清清嗓子,看向舒语舒文,“姥姥姥爷过来,就是不放心你们,想亲眼看看你们找的女婿,活了这么大把年纪了,我们看人比你们看人准。

    小语女婿我看着了,挺好,小文,你女婿呢?什么时候带过来让姥姥姥爷还有你大舅大舅妈帮你相看相看。

    这是你一辈子的大事儿,要是找不着可心的,你可得遭一辈子的罪,咱晚点儿找不要紧,可不能过的不好。”

    舒文咧嘴一笑,凑到老爷子身边坐下,搂住他的胳膊:“姥爷,明天我就带他去看您。”原本以为是来兴师问罪的,现在看来好像不是,她胆子也就大了。

    “好,好。”老爷子笑的眼睛都眯起来,看向老太太,“走吧,我放心了,你呢?”

    老太太点点头:“我也放心了。”

    “那就走吧,这么晚了,孩子们明天都还得忙活,休息不好可不行。”老爷子边说边躬着腰起身,舒文赶紧用力扶起他,“姥爷,晚上留下睡吧。”

    老爷子瞪她:“净说好听的,就你们家这鸽子笼大的地儿,我们住哪儿?”

    舒文一脸认真的道:“姥姥和姥爷住我爸妈那屋,让我爸妈去我那屋里挤挤,我去姐姐屋里挤挤,这么一安排,不就都有地方了?”

    老两口就有些犹豫,其实,他们是想多了解了解未来孙女婿家的情形的,要是住下,晚上就可以和女儿女婿多聊会儿。

    看出姥姥姥爷的意动,舒语就上前道:“姥,姥爷,听小文的,你们留下吧,让连多兴送大舅和大舅妈他们回去,要你们一起跟着走,坐的还挤呢。”

    “行,那就麻烦小连了。”老爷子是个痛快人,听外孙女这么一说,当即拍了板儿。

    张小凤赖着不想走,被张老爷子一瞪眼。吓得乖乖退了出去。出了门上了车子,看到开车的连多兴,她又暗骂自己傻,这么好的机会,差点儿让她弄丢了!

    “先送大哥大嫂吧。”张小凤道。

    舒语的舅舅张大柱和舅母话都不多,听张小凤这么说,推让两句后。就遂了她的意。

    连多兴当然明白张小凤的意思。但是,有了舒语的态度,他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他话少。又不是缺心眼不会为人处事儿。

    留在家里的舒语和舒文此时却是有些担心,就和姥姥姥爷打小报告,把张小凤之前的举动详说了一遍,希望老两口能在适当的时机,劝劝她。

    “行,这事儿回头我说说她。”老太太就叹气,“她那些小心眼儿,当别人都看不出来,其实。就是都让着她把她给让的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姥。姥爷,你们那会的样子,可吓死我了。”舒文就拍拍胸口,“我还以为你们真生气了呢。”

    “当然是真生气了。”老太太白她一眼,“外孙女要结婚了。我们还没见过孙女婿,能不生气吗?要不是怕你们嫁错了人,当我真爱动弹?”

    “妈,是我的错。”舒妈妈嘴里这么说着,心里却是有些百思不得其解,自家俩闺女的事儿,她不是不希望父母帮着操操心,可以前她提这事儿,老两口都是一副子可有可无的态度,要不然,她这次也不会连知会他们都不知会他们。

    “姥姥,以前您和姥爷好像不太爱管我们的事儿,现在怎么?”舒文问出了舒妈的疑问。

    老太太和老爷子对视一眼,就叹气:“要是当时我们也和你妈妈一样天天逼你们找女婿,你们真的会高兴?

    我和你姥爷不是不替你们急,可我们认识的人,真是没有能配得上的,与其找些歪瓜劣枣相亲,还不如先单着。

    这女孩子见天的相亲也不是什么好事儿,尤其你们那二姨,嘴和个鸡腚似的,有点东西就得吐露出去。到时候给传的沸沸扬扬的,还怎么找好婆家?

    可这道理,我们也没法儿说啊,都是自己的孩子,我们心里明白就行了,说多了,只能让孩子们之间处的不好。

    现在有我们,都还走动的好好的,等我们都没了,你们兄弟姐妹之间都闹的僵乎乎的,那还叫一家人吗?

    现在呀,反正你们也闹腾成这样了,我就实话说了你们也明白,小语妈,你二姨是个什么脾气你也知道,别和她一般见识。

    她这会儿也是心里苦,原本是你们兄弟姐妹几个里过的最好的,结果现在成了最差的,她那心里哪是个滋味儿?

    有时候说话办事的,就难免会带出些情绪,多担待她点儿,当然,她想不开的时候,就晾着她,什么时候看她能相明白事儿了,适当的拉扯她一把,行不行?”

    “妈,我会的。”舒妈眼眶子通红的看着老太太,心里愧疚的要命,她一直觉得,因为她生的是女儿,所以婆家和娘家都不待见她,现在看来,好像是她自己钻了牛角尖了。

    说起来,她对不起的还有俩女儿,因为她自己这么觉得,就一直和女儿也是说,姥姥姥爷不喜欢她们……

    哎,人活明白了,真不是件容易的事儿!

    “又受气了吧?自找的!”

    张小凤回到家的时候,阳小宝正坐厅里看电话,看到她一张黑成锅底的脸,就有些幸灾乐祸。

    “你是不是我闺女,要不是为了你,我犯得着这么瞎忙活?”张小凤想起连多兴的态度,越想越来气,就道,“小宝,你看着吧,你大姨他们,有哭的那一天!”

    “怎么了?”阳小宝闲闲的看着她,“说来听听。”

    “连多兴看着挺老实的,其实,根本就不是个善茬子,告诉你,今天是他送我回来的,我呢,当时就想着,这是个机会,正好,我和他好好提提你的事儿。

    结果你猜怎么着,我说半天他也不吱声,后来,我忍不住了,问他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他就和我装糊涂,问我问他什么意思是什么意思。

    我说,就是让你给小宝找男朋友的事儿,你觉得这事儿能不能成?他就说,这事儿我会努力,但是,成不成,就不是靠努力能做到的了。

    反正,那意思就是,不想帮忙呗,当着舒语和你大姨他们的时候是一套,不当着他们的时候又是另一套,这样的男人,舒语要是能玩转了,我倒过头来走。”

    “我当什么事儿呢。”阳小宝索然无味的把身子靠回去,“你怎么到现在还搞不明白,这根本就是我大姨一家不想帮忙,是舒语不让连多兴帮忙,我看是好把连多兴吃的死死的好不好,你可真够傻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军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军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