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军妆 > 第1397章 帮忙

第1397章 帮忙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二章合一起了,这一段的内容和随后的大事件有着很大的关系。

    -------------------------------------------------------

    “就你表姐那脑子,能把男人吃的死死的?”张晓凤夸张的笑一声,“你就别给她脸上贴金了,要真有那本事,用得着熬到快三十了才找着男人?”

    “妈,这你就不懂了吧?人家那叫心气儿高。”阳小宝拿起个大苹果“咔嚓咔嚓”啃的那叫一个欢实,看她这个样子,张小凤火不打一处来,“啪”的一把打掉她手里的苹果,“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吃!”

    “讨厌!”阳小宝翻个白眼儿,重新从果盘拿一个大苹果冲张小凤晃晃,“吃苹果美容,妈不就是烦我找不着好男人嘛,我正在努力中。”

    “吃个苹果你就能找着好男人了?”张小凤也回敬女儿一个大白眼儿,“要真那么容易,妈去买一屋子苹果给你吃。”

    阳小宝一脸无所谓的点点头:“行啊,买又脆又甜的,说不准等我吃完了,好男人也就到手了。”

    “你想气死我是吧?”张小凤眼眶子“刷”的就红了,“你爸没出息,你也这么没出息,就我一个人努力,有什么用?

    我知道,你和你爸都嫌我烦,可是,要是我也和你们那样破罐子破摔,咱们家还有翻身的机会吗?想想以前回姥姥家,回奶奶家大家是怎么待你的?再看看现在?你真的愿意给别人做垫背的?

    说一千道一万。我这么窜来跳去的到底是为了谁?我和你爸都多半辈子过去了,白眼红眼的无所谓,可你呢?

    要是真嫁了个条件不好的男人,你这辈子就等着吃苦吧,就拿你大姨说吧,当年厂子里的干部和你大姨父都看中了她,可她呢。偏偏就跟了你大姨父,结果是什么?结果就是她跟着受了一辈子的罪!

    是,现在年纪大了,你俩表姐嫁的好,也轮着她享福了。可人这一辈子难道就活个老了舒坦?有句话是说,年轻受累老来舒坦才是福,可为什么不能年轻享福老了还享福呢?

    我找了你爸,虽然也不是什么有本事的,可是比你大姨父是不强了一大截子?想想你从小到大,短着什么了没有?再想想你那俩表姐。她们从小到大,有什么是可以和你比的?

    小宝,女人这辈子要想过的好。就得找个好男人,年轻的时候就那么几年,你要不趁着机会抓住了,以后就剩后悔了。

    小宝。妈早看明白你的心思了,嘴里说什么和叶伟散伙了你照样找个更好的,可心里真是这样想的?你要再这么耽误上两年,大概真就只能嫁给叶伟这样的了……”

    “叶伟这样的怎么了?”阳小宝把啃了一半的苹果“咣”的扔茶几上,气哼哼的盯着张小凤,,“妈。你忘了当初是怎么夸叶伟的了?就算他家出了事儿,也没你说的那么差吧?”

    “你看吧,你看吧,小宝,你还说对叶伟没什么了,妈说几句,你就护着不让了,这怎么行?你说说,这可怎么行?”张小凤边说边嚎,“我这命苦的呀,丈夫丈夫不争脸,女儿女儿不争脸,以后我可怎么过?”

    “妈,你刚才可是说了,你找我爸比大姨找大姨父强多了,现在,怎么又成了爸和我都差的让你过不下去了?”阳小宝叹口气,眸色复杂的看着张小凤,“我知道妈是为了我好,所以,我也一直在顺着妈的意思做。

    可是妈,有些事情,不是自己能控制的, 原本我真的以为,和叶伟分开是一件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儿,可是,我去看了他以后,晚上做梦我总是梦到他。

    叶伟是有很多缺点,但是,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他从来没有做过什么下我脸的事儿,无论在咱家还是在他家,他都给我撑足了面子。

    他家出事以后,咱们什么都没帮上,可他见了我以后,一句责问的话都没有,还叮嘱我,不要再找任何人插手他的事儿,如果我愿意和他在一起,是他的福气,如果我不愿意,他祝我幸福。

    如果他不这么说,我可以很坦然的离开他,可是,他这么说了,我就觉得我要是现在找男朋友,就是猪狗不如。

    但是,我又觉得,如果我不给自己创造机会,将来肯定会后悔,所以,妈让人给我介绍的相亲对象,我都有认真对待。

    但事实上,这段时间见的,除了歪瓜劣枣还是歪瓜劣枣……,妈你放心,如果有条件好的,我肯定会抓住,你女儿又不傻,也没有受虐的倾向,知道为自己打算。

    但是叶伟那儿,我想再给他一段时间,最起码,给他些信心,给他一个过渡,从认识到现在,他没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儿,做人,总要有良心。

    妈,不要再把自己逼的这么可怜,现在正是咱们家最困难的时候,你见天的去求这个求那个,我心里也挺不舒服的,咱们顺其自然,好不好?”

    “小宝,这种事儿是不能顺其自然的,女孩子过了24,就真的顺不起了,说的时候都会说什么,缘份早晚会来的,可是,早来的缘分肯定比晚来的缘分强。

    不要拿小语和小文比较,那种机率太小了,咱们赌不起,小宝,听妈的,以后多和小语小文走动走动,就算她们不介绍,你也可以通过她们去认识,好不好?”

    “好,我听妈的。”阳小宝嘲讽的笑笑,“我现在比任何时候都明白要找什么样的男人,以前围着我转的那些好朋友们,现在一个个都不敢接我电话。呵呵……”

    “那你还和叶伟……”犹豫一下,张小凤没再说下去。

    “我对他好不代表我会嫁给他……”顿一顿,阳小宝继续道,“这是我在还他曾经对我的好,陪他渡过最难熬的这段时间,我也就问心无愧了。”

    张小凤欣慰的看着女儿:“小宝,你比以前懂事儿了。”

    “成长果然是要代价的。”阳小宝感慨的叹口气。“不过,早一点成长总比晚成长要好,现在,我还摔得起跟斗。”

    在自己不经意的时候,女儿就长大了。一直以为非常了解女儿的性格,可现在看来,也只是自以为是的了解罢了,但不管怎么说,女儿有这样的变化都是好的,张小凤刹那间觉得压在心上的那块大石头移开了。

    “卡嚓!”房门拧开。阳红旗醉醺醺的走了进来,看到坐在厅里的母女俩,笑嘻嘻的晃晃手。“你们还没睡啊?那就陪我喝一盅!”

    “喝喝喝,你除了喝还知道什么?”张小凤气得上前推他一把,“这个家你到底还想不想要了?”脚下不稳的阳红旗晃两晃,一屁股坐到了地板上。

    “爸。没事儿吧?”阳小宝赶紧跑过去扶他,喝了酒的人死沉死沉的,她一个没拉住,不但没把阳红旗拉起来,还把自己也栽倒在了地板上……

    “哎呀 ,老阳,你这真是作死哟!”张小凤急的一边去扶女儿一边骂丈夫。“妈,别,别动我,疼,咝……”阳小宝吸着冷气,头上汗水滚了下来。

    “小宝,你别吓唬妈,哪里疼?快告诉妈?”

    “小腿……,腿疼……”

    “老阳!”张小凤急的推丈夫,“小宝可能是伤着了,你快点儿起来!”

    “啊?”听清妻子的话,阳红旗的酒劲儿一下子过去了,骨碌爬起来就想去抱女儿,可他这段时间太颓废,身子发虚,想要抱起女儿根本就不可能,急的冲妻子大喊:“120,打120!”

    张小凤也恍过神来,赶紧拨了120,想了想,又拨打了王绍文家的电话,请他过来帮忙把小宝给背下去,这样120来了也能快一点儿。

    ……

    舒语是被重重的敲门声惊醒的,吓得她骨碌爬起来,鞋都没穿就跑来开门,见舒妈站门口,就急的问,“妈,出什么事儿了?爸呢?”这么问着,她的脸都白了。

    舒文恰好也推门出来,就急的往父母卧室跑,舒爸爸正好要穿裤子,看到女儿冲进来,急的跳着高往上提裤子。

    “噗!”舒文边喷笑边往外走,“姐,爸没事儿,欢实着呢。”

    那边舒妈已经把事情和舒语说完,就回头无奈的看着小女儿,“你这冒失鬼!”

    “谁让妈搞的这么惊人的,到底怎么了?”舒文问道。

    “小宝受伤了,我让你姐给你姐夫打电话,看他有没有认识的医生。”舒妈妈叹口气,“走的时候还好好的,这怎么就把腿给折了?”

    “腿折了?”舒文一愣,继续追问,“送医院去了吗?”

    “嗯,送去了,值班的医生说了,就算是骨折,今晚上也不能手术,要等明天上班再说,你二姨着急,怕把小宝的腿给耽误了,让我求你姐夫帮忙,别的时候我能拒绝,可这时候你说……”舒妈再叹口气,“我也知道这会儿打电话给你姐夫不好,可要是不帮,小宝还那么年轻,万一真落下什么毛病,咱也得跟着亏心一辈子。”

    舒文就冲舒妈翻个白眼儿:“妈,您不用解释,这时候帮忙是应该的,我又不是不通情理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心肠有多硬呢。”

    舒妈就不好意思的笑:“我这不是担心你嫌妈说话不算话嘛。”她之前刚向俩女儿保证过,以后不再出头张小凤的事儿,结果转眼又要为张小凤麻烦人,就有些心虚。

    “这是两码事儿,妈,你太让我失望了,竟然这样想我……”舒文不满的“哼”一声,回房去了,舒妈以为她真生气了,就跟在后面解释,“文文,妈妈不是的,妈妈就是想把自己的想法儿告诉你。”

    “妈……”舒文止住脚步,回过头,“我是您的女儿。不用这么小心翼翼的对我,还有,我没有生气,就是打算回房换身衣服,总不能穿着睡衣去医院吧?”

    “好好好,你去换衣服吧。”舒妈开心的笑着退后一步,冲小女儿挥挥手。“快去吧。”

    “切。”舒语撇撇嘴,回了房,心里却决定,找个时间一定要和老妈好好谈一谈,以前。她们姐妹都没找男朋友的时候,老妈总是刀子嘴豆腐心的指责她们,虽说有时候说的话不好听,她们都很生气,可最起码,老妈从来不在她们面前掩饰情绪。

    可是自从她和姐姐的另一半确定以后。老妈对他们好像越来越客气了,这种感觉,她并不喜欢。一家人,怎么可以这样呢?

    舒语姐妹和舒爸舒妈下楼等了有二三分钟,连多兴就过来了。

    坐上车后,舒语忍不住问道:“怎么这么快?”

    “正好出来办事儿。离的近。”连多兴哪能说实话,他们这开车的速度,是一般人能比得了的吗?大晚上的,车少,他对红绿灯又熟,完全控制在绿灯状态下一路窜过来,别人半个小时的路程。他只用了八分钟,这要说出来,可不把大家给吓坏了?

    不疑有他,舒语就没再追问。

    “小连,麻烦你了……”

    连多兴打断舒妈的客气:“妈,咱们是一家人了,您还这么和我说话。”

    “是是是,一家人了,我不和你客气。”舒妈妈欣慰的看一眼大女儿,心中暗自感慨,以前唠叨的时候,何曾想过,女儿能找到这样的幸福?

    二十分钟到,车子停在阳小宝就诊的二医——这家医院离阳家比较近。

    大家赶到约定的骨一科,远远的就看到张小凤正在和一名中年女子争执,“二姨。”舒文远远的喊了一声。

    “大姐,你们可来了……”张小凤跑过来拉住舒妈妈的手,又冲后边的连多兴道谢,“小连,大晚上的麻烦您,真是不好意思,要不是小宝的情况紧急,我也不会这样……”

    舒语打断她:“二姨,也不是外人,别客套了,小宝现在怎么样?”

    “小语,二姨就知道,没白疼你,小宝现在正在病房呢,疼的厉害,可医生说不能打止疼针,可是就这么干熬着,哪是人遭的罪?”张小凤边说边引领着大家往病房去。

    阳小宝躺在靠门口的病床上,阳红旗正半躬着身子帮也擦额头上的汗水,看到一行人进来,阳红旗的面色立时激动起来,“大姐,求您帮帮忙,救救小宝,这孩子疼的把嘴唇都咬破了。”

    张小凤这才意识到,她还没来得及问,请来的医生什么时候到呢,就看向连多兴:“小连,医生什么时候能过来?”

    “应该快了。”连多兴看一眼时间,“我在这边认识的人也不多,接到妈的电话,就转求了老大,他说帮忙安排,具体的我也没问,放心吧,一会儿肯定就来了。”

    “噢,是你大哥帮忙请医生啊?”张小凤有些失望的问道,她还以为连多兴可以直接请军医过来呢,看来,本事也就那么的。

    “是的,是他帮忙请。”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舒语姐妹和连多兴赶紧迎出去,正好夜轩和洛叶及一名三十岁左右的男子也到了近前。

    “这是钟医生。”洛叶介绍道,“也赶巧了,他正好过来办事儿,就让我们给拉过来了,钟医生可是国内有名的外科专家,在骨科方面也很有造诣。”

    这话,当然是说给随后出来的张小凤和阳红旗听的。

    朝中有人好办事儿,二十分钟后,阳小宝被推进了手术室。

    张小凤站在外面,不时的悄悄瞄洛叶和夜轩,她是第一次见这二位,但她这人眼毒,一眼瞅出来,那大高个男人是谁。

    心中的惊骇可想而知,一直知道大姐家的小语小文找了很能耐的女婿,可是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能耐到这程度,竟然和市长是一家子!

    她原先求大姐帮忙为叶家求情的时候,也不过想瞎猛碰个死老鼠,现在才明白,这哪是瞎猫。根本就是大老虎!

    阳红旗眼拙,但也知道,能被连多兴称为老大的,肯定不是一般人物,就站在一边,嚅嗫着不敢上前。

    舒语和舒文根本就没想到洛叶和夜轩能亲自过来,激动的就不知道说什么好。至于舒爸和舒妈,早已经惊的脑子都不打弯了。

    虽然去过,见过,但是在真正知道了对方身份后,再这样见面。他们的震惊绝对比张小凤还要强烈,除了震惊,还有的就是感动,再掺杂着一丝无措,是以这会儿,他们根本就说不出一句话来。

    连多兴跟在夜轩身边那么多年。对于老大能做出这样的事儿来,没有太多意外,但也有些不好意思。毕竟这么晚了,把人家好不容易团聚的夫妻给拉出来,太不道义了。“老大,大嫂……”他讪讪的笑着不知道说什么好。

    “行了。别说客套的了。”夜轩扫他一眼,“我们来的时候,让良友做了夜宵送过来,待会你带他们去吃饭。”

    “您和大嫂呢?”

    夜轩就故意瞪他一眼:“你还想让我们在这陪一晚上?”

    “不不不……”连多兴连连摆手,“老大,大嫂,要不是因为钟医生。我就让您二位现在回去了,可那毕竟是老大的妹夫,那个,嘿嘿……”

    “行了,你都开口了,能不给你涨脸吗?”夜轩唇角带了笑意,“你那电话也会打,正好,他过去坐了还没有十分钟,就让我们给拉出来了。”

    连多兴就更激动的不知道说什么好,老大的亲妹夫来给手术,老大和大嫂亲自陪着……再想到他的婚事,眼睛就有些涩涩的。同时也更加坚定了,无论到什么时候都坚定的站在老大身边的决心。

    对钟亦来说,这是小手术,半个小时后,阳小宝就被推出了手术室,他摘下口罩,对大家笑笑:“放心吧,手术非常成功,病人恢复后是不会有影响的,至于腿上的缝合疤,也不会很明显,如果配合一下按摩,有两三个夏天就基本看不出来了,不影响穿裙子。”

    “谢谢,谢谢……”

    除了这几个字,张小凤和阳红旗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阳小宝推入病房的时候,洛叶和夜轩就趁乱带着钟奕离开了。

    待大家回过神到处找他们的时候,早就已经没影了,当然不会有人怪他们不说一声就离开没礼貌,要不是为了让大家伙儿自在一些,他们也不会用这种方式,再者,也是不愿意听他们说太多谢谢吧。

    “大姐,姐夫,小连,小语,小文,谢谢你们,要不是你们,小宝这条腿还不定怎么着呢。”张小凤把感谢的话全送给了舒家一大家子。

    阳红旗到这会儿还是迷迷糊糊的,就跟着妻子一起道谢,待妻子把夜轩等人的身份小声告诉他,他完全石化了……

    “早知道我就不来你们家了,这可真是没事儿找事。”回去的路上,钟奕打量着夫妻俩取笑道,“你们至于吗,这种八杆子打不着的亲戚朋友,也要帮忙,太闲了吧?”

    “你正好在,救人的事儿,是做医生的职责吧?”洛叶回头看着他,撇撇嘴,“别告诉我,你已经把医德都吃到肚子里去了。”

    “哈哈哈……”钟奕就爽朗的笑,“洛洛,你还真是没变,和以前一样可爱,不过,你自己懂医术,应该也清楚,病人的这种骨拍,晚几个小时手术,也不会有什么影响的。”

    “但是能让病人少受点儿苦,何乐而不为呢?”

    “唉,遇上了,我当然要出手,我这不是在感叹我的运气嘛,幸亏清竹没来,要不跟着这么一折腾,又要好几天睡不着了。”

    洛叶就一脸担心的问道:“清竹情况还没好转啊?”自怀孕后,夜清竹的睡眠就非常差,有丁点儿动静,她就一晚上睡不着,并且会连续失眠几天。

    钟老和战老都也给看过,结论是,完全属心理上的,只能孕妇自己调整,后来洛叶又麻烦冯老去给看了看,结论也是一样的。

    后来问夜清竹才知道,她是前两年出任务落下的后遗症,没办法,她也想调节,可就是调节不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军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军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