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军妆 > 第1430章 报应

第1430章 报应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今日更新到。

    -----------------

    “老太爷爷!”

    老太爷刚走出门口,两个小黑影向他冲过来,刚才还一脸郁闷之色的老太爷,立时欢喜的嘴都合不拢了:“慢点儿慢点儿,太爷的乖宝孙儿,都小心点儿,别摔着,可千万别摔着……”

    对儿子孙子重孙子都严厉的老太爷,到了重重孙,却是怎么也严厉不起来了,每每和俩小家伙在一起,就开心的和弥勒佛似的。

    夜老爷子夜老太太和苏莎夜家安都站了起来,脸上挂着欢喜的笑容,正期盼的事儿,立马实现,还有比这更美好的吗?

    洛叶和夜轩冲一众迎出来的长辈打过招呼,簇拥着进了屋子,小南小北一左一右偎着老太爷,夜老太太和苏莎便抢占了老太爷两边的位置,巴巴的盯着俩小家伙儿。

    “叶儿,小轩,回来怎么也不提前打声招呼?”夜老爷子问道。

    “给大家个惊喜嘛。”洛叶一脸的歉意,“是我们不孝,这么长时间都没回家看看,太爷爷,怪我们了吧?”

    老太爷笑的眼睛都眯眯起来:“刚才我还在骂你们呢,没想到,接着就出现在我面前了,看来,以后我想你们了,骂两句就管用。”

    “太爷爷骂我们什么了?”洛叶笑着打趣,“反正有了小南小北,太爷爷眼里就没我们了。”

    老太爷摸摸小南小北的脑袋:“南南,北北,你妈妈吃你们的醋呢,笑话笑话她,哈哈哈……”

    一百多岁的老太爷,笑起来声音依然洪亮,这使得大家的心情就更加舒畅。还有什么比一家人健健康康的在一起来的重要?

    吃过午饭,小南小北和洛叶夜轩陪着老太爷回房睡午觉,小北抱着老黑猫。一脸的心疼:“黑黑,你比我走的时候瘦了些。是不是想我了?”

    “呜……”

    老猫发出的声音低沉喑哑,如诉如泣,听得洛叶一阵揪心,她从女儿怀里接过老黑猫检查了检查,暗自叹口气,如人一般,年纪太大。身体各项机能都跟不上了,这还是老太爷拜托了战老每年给老黑炙几次,并且每天服用延寿食物的结果,要不然。估计这会儿它早就不存在了。

    “老黑陪了我这么多年,对它,我也尽了心了,就算它真的离去,也没什么好难过的。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谁也逃不过去的。”

    “太爷爷……”洛叶的心莫名的颤了颤,她总觉得老太爷这话里潜藏着其他的意思,可老太爷的身体,看上去真的不错。她很想替老太爷把脉试试,可是,又怕引起老太爷的反感,一时之间,纠结的要命。

    “放心,太爷爷暂时还没事儿,就是看你对老黑不舍,劝你几句。”老太爷爽朗的笑起来,“我这个老不死的,还得再活些年,等我家小南小北都成了家,才能放心离开。”

    洛叶长长舒一口气:“太爷爷,让您吓死了。”

    “看我老了,就害怕了?”老太爷笑着摇摇头,“生死的事儿,不是怕就不会面对的,当然,我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没事儿的。

    但有件事我得和你说说,你大姥爷情况很不好,最多也就还能有一个月的寿命,要不要和你姥爷说一声,你自己决定。”

    “大姥爷?”洛叶愣一愣,“前几天我见过温雨,没听她说过呀?”

    老太爷摇摇头:“她应该是不知道的。”

    “您怎么知道的?”夜轩问道。

    “你以为我不出门,就什么都不知道了?”老太爷白他一眼,又忍不住叹口气,“以前多要强的个人,现在瘦的就剩了一把骨头,到了这个时候了,人就知道后悔了,见到我,哭了,让我别把他的事儿告诉温老头,说他没脸见他。

    原本,我是寻思着打电话和你们说一声的,正好你们回来了,就去看看他吧,我知道,你们不喜欢他以前的行事方式,但到了这个时候,没什么好计较的了。”

    洛叶点点头:“好,我们下午去看看他,他现在在哪家医院?”

    “京城医院肿瘤科1265床。”

    “太爷爷,您到底怎么知道的?”洛叶继续追问道。

    “怎么,怕我也得那种病?”老太爷笑着摇摇头,“到了我这把年纪,想得那种病也不容易,行,告诉你吧,我昨天去医院看老朋友,正好遇到他了,就进去聊了几句。”

    “哪个老朋友?”夜轩问道。

    “你们俩干什么呢?”老太爷瞪着重孙和重孙媳,“这是审犯人呢?难不成,我还没有自己活动的自由了,去哪儿,见了什么人,都必须一五一十的和你们汇报?”

    “太爷爷……”夜轩一脸的无奈,“我实在想像不到,谁有资格和您做朋友。”

    “是啊,活到这把年纪,想要有个朋友是挺难的……”

    “太爷爷,我不是那个意思……”

    老太爷瞪他一眼:“什么不是那个意思,不是那个意思你是哪个意思?事实上就是嘛,和我一般大年纪的朋友,哪还有活着的了?”

    夜轩只好沉默着不吭声,这会儿好像说什么都是错的。

    “人活到这个年纪,是有点儿孤单,所以,我就没事儿出去闲溜达,自己结交朋友,反正别人从外表也看不出我多大年纪。

    我去看的朋友叫于民光,今年七十六岁,我和他是在湘桥公园认识的,他和一老头下棋,我在一边观棋,那老头悔棋不下了,我就坐下和他继续。

    没想到,我们还挺聊得来,从此没事儿我就去找他下棋,有时候一下就是一上午,或者一下午,前段时间我去了几次都没遇到他,后来一打听才知道。他住院了。

    还好,只是肠梗阻,养一段时间就没事儿了。好歹,也算是一起玩的比较投机。我就去看了看他,没想到就那么巧,遇到了温老大。这就是全部的经过,放心了?”

    洛叶歉疚的道:“太爷爷,对不起,是我太自私了,这么长时间都没带小南小北回来。上次答应了带他们回来,后来没成行,太爷爷是不是特别失望?”

    “那是,不光我们。你爸妈和爷爷也失望的要命,他们提前就带着小宇过来了,寻思着在这儿住一晚上,第二天等你们来了一起团聚。

    哪想到,你们说不来就不来了。你妈嘴上说孩子工作重要,可背着人的时候,偷偷抹眼泪让你婆婆给看到了。

    孙子是孙子,外孙和外孙女是外孙和外孙女,看到了孙子。不代表不想念外孙和外孙女,还有啊,小宇也是一段时间在京城,一段时间在你哥哥嫂子身边。

    等你们年纪大了就明白了,人越上年纪,越喜欢孩子,能看到孩子,就是生活的最大盼头,你说盼着盼着,希望成了泡沫,那是什么感觉?

    你们忙事业,有上进心,是好事儿,但,不能本末倒置,人这一辈子,一百多年,听着挺长,一天天的过下来,试不着的就到头了。

    亲人之间能陪伴在一起的日子,顶多也就是几十年吧,这种事儿,错过了可就是永远错过了,我说这些呢,是不希望你们有一天后悔,能不能听进去,随你们的便。”

    “太爷爷,我们知道错了,我保证,以后我们再也不会这么久才回家一次了,其实这次就算您不说,我们也是这样打算的。”

    “是的太爷爷,我和叶儿都商量好了,以后休息的时候,就带着小南小北回家,或者,等他们再大一些,就让他们陪在太爷爷和爷爷奶奶爸爸妈妈身边儿,反正,他们都是懂事儿的孩子,也不可能因为不长期和我们在一起,就不认我和叶儿了。”

    听着最喜欢的重孙媳和重孙的保证,老太爷叹一声:“你们俩啊,还是需要阅历,我说这些的意思你们还没明白。

    不是说小南小北陪在家里,我们就什么都知足了,工作重要,生活和亲人同等重要,你们俩在长辈们心里,和小南小北是一样重要的。

    估计现在你爷爷奶奶还是会说,工作重要,家里的事儿不用操心,可到了我这个年纪,就不会那么想了,一辈子走过来,什么都见过了,也就明白了活这一辈子最重要的是什么。

    太爷爷以前错过,吃过亏,栽过跟头,错过了许多,所以,不希望你们再去经历那些,尽量把自己悟出来的道理告诉你们,希望你们能少走点儿弯路。”

    “我们明白的。”洛叶赶紧道,“只不过正如太爷爷说的,我们还是阅历浅了些,有些事情很难一下子领悟到了,不过有太爷爷指点着,我们一定可以比别人少走许多弯路的。”

    “你们不嫌我烦就行,我要睡觉了,你们也去歇会儿吧。”老太爷说着摸摸小南小北的脑袋,“和太爷爷一起午休,好不好?”

    本来俩小东西还想去园子里疯一会儿的,听老太爷这么说,便乖乖的爬到了床上,一边一个搂着老太爷的胳膊闭上了眼睛。

    洛叶和夜轩便悄悄的退了出去。

    “你太爷爷的精神头是不如以前了。”回到厅里,夜老爷子叹一声,“当着他的面儿,我从来不敢说这种话,你们俩心里有点儿数,以后常回来看看老太爷,他最疼的最惦着的,就是你们俩了。”

    俩人齐齐点头,表示把老爷子的话听进去了。

    “叶儿,小轩,南南北北呢?”温馨急急的跑了进来,洛叶来的时候就给她打电话了,原本说好了下午带着小南小北回娘家的,没想到她这么急着赶了过来。

    “陪太爷爷睡觉呢,妈,看你跑出一头汗来……”洛叶拉住老妈上下打量打量,发现老妈没什么变化,才算是放下心来。

    “你爷爷在家等着你爸下班一起过来,我等不及,就先过来了。”温馨不好意思的冲大家笑笑,“这么大年纪了还这么疯疯癫癫的,真丢人哈?”

    “大家的心情都是一样的,有什么丢人的?”苏莎亲热的拉起她的胳膊,让她去自己身边坐,“本来说好了他们下午过去的,您这样就是为了让他们多在家里陪陪长辈,遇上您这样的亲家,我们可真是感激的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人的关系就是这么奇妙,原本苏莎把温馨当假想敌的时候,看洛叶哪哪儿都不顺眼,甚至,还多次破坏儿子的亲事儿。

    可自从得知温馨对丈夫从未有过想法儿,并且和温馨冰释前嫌以后,她就看洛叶和温馨哪哪儿都好,对方的用意不用说,她就能猜得到。

    这种不用解释的默契,让温馨也觉得非常开心,反正外孙外孙女也在睡觉,索性就和苏莎聊了起来:“咱这还不是互相的嘛,你们待叶儿和亲闺女一样,她过的幸福,我这当妈的就特别开心……”

    趁着这功夫,洛叶去给温老爷子打了电话,把温大爷爷的事情告诉了他。

    听外孙女说完,温老爷子叹一声:“叶儿,得了这种病,心情很重要,你和小轩先去看看情况,探探他的口风,如果他不排斥见到我,我和你几个舅舅就赶过去。”

    “姥爷,我知道了。”

    有小南小北在家陪着长辈们,洛叶和夜轩就一起去了京城医院,按照老太爷提供的病床号找过去,看到躺在床上瘦的皮包骨的老人,洛叶差点儿没认出来。

    曾经她很讨厌这个心里只有自己的自私老头儿,可是,看到这样的他,实在让人唏嘘,如果知道有一天会是这样的,他还会那样算计姥爷,和姥爷争吗?

    所有的阴谋算计争斗,在疾病和死亡面前,都会变的那么渺小,赢得了整个世界,失去了生命,又能如何?

    或者是感觉到有人的注视,温大爷爷脑袋缓缓的转过来,盯着立在门口的洛叶和夜轩好半天,又缓缓的把脑袋转了回去。

    “我遭报应了。”

    如果不是洛叶和夜轩的耳力超乎常人,根本就听不到他在喉咙眼里咕囔的这句话。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军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军妆最新章节